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什么是公民社会?]
徐水良文集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以下近四百篇文章,尚未恢复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关于“三农”问题(代序)
·关于银行股份制改革问题
·反对台独
·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随感
·中国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祖国、国家和国家的各种含义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关于“一二三理论”一点说明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再谈占领制高点
·对杨大斌《研制中国合理化制度样本的建议书》按语
·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
·泛蓝出路何在?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撤离沦陷区
·大家都来认真学习
·为《网路文摘》写的几个按语:
·简评冼岩文章
·按语辑录
·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
·简评冼岩文章
·简谈文革
·读田晓明《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有感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什么是公民社会?

徐水良

2008-1-4日

   什么是公民社会?杜光先生把公民社会定义为一个由合格公民组成的社会,这也是中国推动“公民社会”的许多人的看法。其实,这是很错误的。这就把不能形成公民社会的责任推给老百姓。

   而什么是合格公民?有标准吗?按中国主张这种观点的朋友们的说法,即使在最先进的民主国家,也有很多很多人不是合格公民。相反,至少在法律方面,大多数到海外的华人,都是模范的守法公民,他们就不是合格公民?

   再举例说吧,二次大战后,同一个国家德国,同一个城市柏林,一分为二,西边立刻形成公民社会,东边却长期不能形成公民社会。难道居住东边的都不是合格公民,居住西边的就是合格公民?

   当美国初步实现民主社会和公民社会时,公民的整体水平,还远不如当代的中国。

   其实,所谓公民社会,就是由公民组成,公民可以行使公民权利、当家作主的社会。这就需要社会把自己的公民当作公民,而不是当作奴隶,剥夺公民权利的社会。能不能形成公民社会,责任主要在社会制度,在统治者。

            ——徐水良2008-2-4日

杜光:三个简短发言

   一、推进启蒙运动,发育公民社会

   (2008年1月12日在"2007年度十大网络公民"颁奖大典暨《网络公民》高层论坛上的讲话)

   今天会议的主题是网络公民,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组合概念。怎样通过网络来培养公民意识,发育公民社会,确实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问题。什么是公民社会?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它是一个由合格公民组成的社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但具有公民的法定资格,不一定就是合格的公民。那么,怎么样才算是合格的公民呢?我想至少应该具备这两条:一、知道自己的权利,并能够行使它,捍卫它;懂得自己的义务,并能够遵守它,履行它。二、能够站起来生活,而不是低头躬腰,更不是跪着生活。按照这两条标准来衡量,当前我国合格的公民恐怕不会很多。所以,要发育公民社会,就有一个把不合格的公民提高成为合格公民的问题。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很有必要进行一场新的启蒙运动,也就是新的思想解放运动,把公民从弯腰下跪地生活的精神奴役里解放出来,摆脱奴隶主义;同时,使广大公民敢于行使和捍卫自己的权利,善于遵守和履行自己的义务,摆脱蒙昧主义。网络则可以为启蒙运动提供无限广阔的平台。

   什么叫启蒙?启蒙就是启迪蒙昧,改变蒙昧状态。专制制度是一个"使人不成其为人"的制度,长期生活在专制制度下的人,人性、理性不时被践踏,取而代之的是奴性、兽性。被笼罩在蒙昧主义、奴隶主义阴影里的人,既不能自由地行使、捍卫自己的权利,不会遵守、履行自己的义务,也不能独立地申述自己的主张,只能生活在唯权唯上的奴隶状态里。这种状态,既有两千多年封建专制主义遗存的毒害,也有苏联新专制主义的影响,而更为明显的,便是把这两者结合起来、通过五十多年的政治运动和思想教育而形成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蒙昧主义和奴隶主义。因此,新启蒙运动的任务,就是要祛蔽启蒙,祛"奴性兽性"之蔽,启"中国特色"之蒙。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它面对的是一个强有力的庞然大物——一党专政的专制制度。专制制度有制度层面的东西,也有意识形态层面的东西。启蒙运动主要是解决意识形态层面的问题。只要大家的思想认识提高了,从官员到民众,都能够站起来生活,独立地思考自己和社会的命运,懂得自己的权利和义务,并且切实地去行使它、履行它,那么,制度层面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要解决意识形态层面的问题,除了吸取现代人类社会的文明成果和我国几千年的优秀文化遗产外,特别需要做两件事:第一件,回顾、总结五十多年来的历史过程,从其中发现、领悟有用的教训;第二件,清理一党专政的专制主义给我们打造的思想镣铐,与它们彻底决裂。而要做好这两件事,又应当遵循两条原则:一是揭示真相,二是探求真理。坚持"两真"原则,是新启蒙运动获得成功的不可缺少的前提,也是培育公民社会的非常重要的条件。

   章诒和曾经多次谈到,解决中国的问题必须突破四大禁区:反右,大饥荒,文革,六四。所谓突破,无非就是揭露真相,发现真理。今年是反右五十周年,虽然舆论导向告诫大家,对反右运动要"淡化",但海内外还是出版了一些有关的书籍,发表了一些纪念文章;有些当年的蒙难者还与国外的专题研讨会相呼应,举行了纪念集会。这就表明,反右的禁区开始有所突破,而其他三个禁区却至今没有松动。这四个禁区涉及的内容非常广泛,例如毛泽东的千秋功罪、共产党的历史责任,对"三大改造"的评价,中国社会的性质以及制度形态的特征,等等。也牵涉到某些理论的是非。如: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和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理论,究竟是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还是诱使知识分子上钩的诱饵;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是保持社会发展的支柱,还是巩固专制制度的法宝?现行宪法是保障人民权利的根本大法,还是确立一党专政合法性的法律依据?如此等等,都同四个禁区有关,都存在着揭示真相和探求真理的问题,也都需要通过启蒙运动,解放思想,才能了解真相,认识真理,跳出蒙昧主义和奴隶主义的泥淖。

   总之,要建设公民社会,培育合格的公民,就需要有一场广泛、深刻、群众性的启蒙运动,通过揭露历史真相,探求科学真理,把名义上的公民,从蒙昧主义的囚笼和奴隶主义的枷锁中解放出来,成为具有独立精神和自由民主意识的、名副其实的公民。不经过这样一个精神上脱胎换骨的洗礼,就谈不上合格的公民和公民社会。而要实现这个目标,除了充分依靠网络这个平台外,当前最迫切的任务是争取开放报禁,开放档案。这是显而易见的,我就不多说了。

   二、从人权保障看宪法的两面性

   ——2008年1月18日下午在"刑事诉讼被害人权益保障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接到通知的时候,我曾经很犹豫:我对于法律缺乏研究,恐怕不适合于参加这样的会。但考虑到两点,最后还是决定参加这个会。一是今天到会的大概都是积极参与维权运动的积极分子。对那些运用法律知识来为受害者仗义执言、伸张正义的律师们,我向来深怀尊敬之情。他们既是在维权运动中身先士卒、冲锋陷阵的先锋,也是出谋划策、把维权运动引上理性、非暴力轨道的军师。我很愿意借这个机会,向他们表示诚挚的敬意。决定我参加会议的另一个因素,是我在同辈的朋友中,能够有共同语言、可以畅所欲言的不是很多,所以,很希望能够在参加会议的过程中,结交一些中青年的朋友。来到这个会上,发现与会的不但有法律界的朋友,还有许多新闻界的青年朋友,这使我感到分外高兴。

   刚才听了汪海洋先生的案情介绍,真是惨无人道,天理不容,我对年方五岁的被害者深表同情。由于我不懂《刑事诉讼法》,不能从法理上对案件进行分析,今天只是从宏观上就人权保障问题谈一点看法,而且只从一个角度——人权保障和宪法的关系来谈。

   人们谈到人权保障,很自然就联想到宪法。宪法已经明确地规定了公民的各项权利,它是我们争取公民权利的重要依据。这当然不错。但是,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也应该看到,这十多年来,毛派(通常被称为左派,名不副实,应正名为毛派,因为他们的基本目标是使中国倒退到毛泽东时代)攻击改革,一个最重要的武器就是宪法,什么"违反无产阶级专政"啦,"背离社会主义道路"啦,"违背马克思列宁主义"啦,总之是"反对宪法",因为这些原则都是已经写入宪法的。所以,我们这些主张改革、主张民主自由的人可以把宪法当武器,那些反对改革、反对民主自由、维护专制体制的人也可以把宪法当武器。这就表明,宪法既有民主性的一面,也有专制性的一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一部具有两面性的宪法。

   我们先来看看它的民主性的一面。

   我国最早的宪法,是光绪34年(1908年)颁布的《宪法大纲》。那里就已经规定了臣民的权利和义务:"臣民于法律范围以内,所有言论、著作、出版及集会、结社等事,均准其自由。""臣民非按照法律所定,不加以逮捕、监禁、处罚。""臣民之财产及居住,无故不加侵扰。"还注明"其细目当于宪法起草时酌定"。承认"臣民"的自由权利,是我国自西学东渐以来的重要政治思想成果。1912年3月11日公布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更具体地提出12条人民享有之自由权,迄今为止的所有宪法里关于人民自由权利的规定,那时就已经有了。这个事实说明,包括人民自由权利在内的宪法传统,在我国已有整整一百年的历史。一百年来的十几部宪法,包括经过多次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都在条文里规定了人民享有各种自由权利。但是,在人们的实际生活中,这些权利却都没有得到切实的遵守。近几年来,每年数以万计的群发性事件,京城和省城的上访人员络绎不绝,都在向我们倾诉着公民权利遭到践踏的违背宪法的事例。为什么呢?

   最根本的原因是国家制度并没有改变,都还是专制制度国家,光绪34年的《宪法大纲》就规定"君上神圣尊严,不可侵犯"。中华民国成立后的宪法虽然都在第一条宣布"中华民国永远为统一民主国"或"中华民国为三民主义共和国",实际上实行的却仍然是专制独裁的制度。1954年制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苏联宪法》为榜样,在宪法的正文前写了几段序言。后来虽然几经修改,但它的基本精神却始终未变,那就是通过叙述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取得革命胜利,并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此证明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与此相适应,把旨在巩固专制制度的意识形态也写进序言,如1954年宪法的"过渡时期总路线"、1975年宪法和1978年宪法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1982年宪法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具体的表述是:"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后来的几次修改,只是在毛泽东思想后加上"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一类东西)。

   现行宪法序言里关于一党专政合法性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叙述,完全是为巩固专制制度服务的,充分体现了宪法的专制性。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现行宪法的两面性,即民主性和专制性,始终是不平衡地存在着的,长期以来,都是专制性压倒了民主性。也就是说,一党专政的专制体制和四项基本原则,压倒了公民的自由民主权利。因此,要使宪法条文里的公民自由权利成为现实,就必须改革专制主义制度,首先要废除现有的宪法序言。1913年的《天坛宪法草案》和1923年的《中华民国宪法》,序言就很简单:"中华民国宪法会议,为发扬国光,巩固国圉,增进社会之福利,拥护人道之尊严,制兹宪法,宣布全国,永矢咸尊,垂之无极。"短短四十几个字就把制宪的宗旨讲清楚了。现行的宪法序言不废不改,人民的自由权利就得不到保障,宪政民主更无从谈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