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徐水良文集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徐水良


2008-2-4


   这是互联网上发表的《警惕中共媒体之警惕民粹主义》,发帖人:三哥。文后附有刘晓波文章及中国大陆发表的有关民粹主义的资料和文章。这些资料和文章,或者是布尔什维克的观点,或者受俄国马克思主义观点的严重影响。即使反列宁主义的,也不例外。在三哥文章之后的跟帖,有安魂曲的文章。这里合并在一起发表。中共之所以掀起反民粹主义反绝对民主的合唱,显然是为了反对中国老百姓(人民大众)及其民主化要求。
   作为八九民运的事实叛徒,和八九民运的精神叛徒,作为某势力扶植起来的反对派花瓶的领军人士,刘晓波先生图穷匕首见,不惜抛掉过去的假面具,不惜暴露自己的真实面目和本质,竟然搬来苏共和中共一贯的理论破烂,极端仇视大众,献媚中共权贵,甘当中共走卒鹰犬,积极投入当前中共发起的反民粹主义,反绝对民主的合唱,这样的人,竟然自称自由民主人权人士,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些共产党的一贯的破烂理论,包括反“民粹主义”,反“绝对民主化”等等等等,大家早已千百遍领教了。刘晓波竟然有脸拿出来当作新式武器!中国另一个列宁式的政党国民党,因为没有理论,只能搬过去他们熟悉的苏共反民粹主义等等破烂理论,还可以理解。刘晓波竟然无知到这种程度,竟然全部搬用共产党的破烂理论,来反对大众,反对中国老百姓,反对民主,反对真正的反对派人士,看来已经完全是黔驴技穷!
   当然,除了共产党的破烂货以外,刘晓波也有他自己新的东西,这就是任何民主国家的政治人物都不敢讲的,甚至连共产党也不敢讲的,那些仇视大众,仇视人民的言论。

警惕中共媒体之反民粹主义


               (网上文章)
   目录:
   徐水良: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三哥:警惕中共媒体之警惕民粹主义
   (姜力钧: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新闻稿)
      (附:关于民粹主义的相关文章和资料)
   安魂曲:刘晓波这样的自封精英,实为中国民主化的绊脚石

三哥:警惕中共媒体之反民粹主义


   (本文正文原标题:在博讯《姜力钧文集》中是《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新闻稿》,不包括附件)
   2007年,中国大陆民间维权迅速波及全国各个角落的一年,也是天网人权义工艰苦抗争、前赴后继走入班房的的一年。
   2008年2月1日,中共官方媒体《人民网》等陆续推出【2007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称“民众维权意识空前增强,但需警惕民粹心理”。
   该报告还引述“法学家”之口借重庆钉子户事件称“如果说连法院也不理睬,法院裁决了我也不动,这是民粹主义,而不是以民为本。”
   《人民网》要干什么?
   人民网号召警惕民粹心理,喉舌跟进
   众所周知,当今中国的司法系统并不独立,公检法司都归当地中共党委一元化领导,法院只不过是地方党委的一个分支机构,任何一个法官乃至法院院长都没有独立审判的权力。在这种没有司法公正、缺乏舆论监督前提下的所谓“法院裁决”,乃是官僚及专制主义“精英”剥夺千百万草根民众利益的遮羞布。
   有趣的是,中共《人民网》警惕民粹主义后,一些外围媒体出于各自的目的,立即加入了大合唱,其角色不言自明。
   2007年,我们与维权民众在海内外、体制内外良知人士帮助下共同取得了造福湖南花垣县20多万民众的【大批武警彻底摧毁湖南花垣非法矿洞】、【深圳元升工人维权获3000万】等诸多重大胜利。11月6日,温江农民拉开中共建国以来第一起农民夺回土地大行动【石破天惊成都数百农民夺回土地做主人】。为防止夺回土地做主人行动迅速波及全国,幻想“始终代表”的温江区党委书记李刚先生不仅指责农民维权为民粹主义,还信口雌黄“六四天网是李洪志在美国投资几十亿搞的,是专门反对共产党、勾结境外敌对势力的【组图:天网义工组团前往温江考察灾情】。”
   而这一切都是与冻结天网人权资金、屏蔽天网人权网站同步的。
   从抓捕高智晟、郭飞雄、严正学等朋友,海内外各界已经看清镇压维权人士的基本套路:文人抹黑,外围媒体传播,抓捕判刑。
   不过,官方与外围媒体的合唱,不仅充分证明民间维权正在中国大陆取得巨大成功,也让海内外朋友明白:在中共官方媒体不便也不敢发声的问题上,谁是抹黑民间维权、镇压异议人士的先锋。
   我们认为:成都读书会书友、天网人权义工、辽宁蚁力神灾民、被非法拆迁或被依恶法强制拆迁户、北京及全国各地的访民不是民粹主义;我们认为:成都失地农民、黑龙江、吉林、河南的失地农民、山东烟台失地农民、江苏无锡失地农民以及全国各地农民维权也不是民粹主义;我们认为:深圳外资工人、湖南云梦工人、重庆矿业工人、攀枝花公路工人、各地石油工人以及全国各地工人维权也不是民粹主义;我们认为:云南被买断工龄干部、各地军转干部、各地民办教师、各地买断工龄银行职工的维权都不是民粹主义……
   总之,“做托的同志们”应该明白,当今中国的首要问题是专制主义而非民粹主义。迄今为止,我们在全国范围内也没有发现一个维权群体是什么民粹主义。同时,我们更应高度警惕的是,那些虚拟各种理由阻挠中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既得利益集团将以反“民粹主义”为借口,对风起云涌的非暴力维权运动展开新一轮围剿和镇压。
   显然,那些污蔑中国民间维权的御用喉舌有如螳臂当车,不仅无法改变9年天网“与无权、无势、无名的弱者同行”的坚强决心,也挡不住中国民间维权飞速前进的坚定步伐!
   附录1

人民网《2007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2008年02月01日


   http://media.people.com.cn/GB/22114/52789/115416/6852601.html
   附录2

刘晓波: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现代政治学的源头之一是卢梭。卢梭从“人性善”出发,把人类不平等和一切邪恶的起源归结为私有制及文艺科学等文明成果,他提倡回归自然的浪漫主义。他在《爱弥儿》的开篇就说:“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了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他要强使一种土地滋生另一种土地上的东西,强使一种树木结出另一种树木的果实……如果你想永远按照正确的方向前进,你就要始终遵循大自然的指引。”“上帝创造万物,都使之为善;而人滥于施为,便成为丑恶的了。”
   这种浪漫主义,只具有审美价值而不具有政治价值。由此出发,卢梭式民主来自“公意至上”,带有绝对民主的民粹主义色彩,是个大而化之的伪命题,看似正确而实则荒谬。因为,仅仅从在技术上讲,这种公意很难界定,绝对民主更无可能。
   自由民主社会是众说纷纭的社会,从来没有统一的“公意”,至多只有“多数的意志”、“少数的意志”和“相互冲突的意志”。多数意志也大都是集合在某一重大社会问题下的共识,而非集合在所有社会问题下的共识。比如,四十年代的中国,中国的多数意志集合在抗日的民族主义旗帜下,但在解决国内政治的重大问题上,国民党政府并未获得多数民意的支持。再如,现代民主国家每次大选选出的总统,代表的也仅仅是多数民意而非全民意志。而且,其支持者之所以投票给他,也不是因为认同他的全部政见,而仅仅是认同他政见中某一部分。
   所以,卢梭的“契约论”最终也就只能走向贤人政治。卢梭论证说,缔结契约就是每个人把个人的一切权利转让给全体。既然每个人都向全体奉献,也就等于没有任何人向别人奉献,人人可以获得平等之权利。人们以交付出天赋的“自然状态”下的平等和自由来换取共同契约中的平等和自由。在这个契约中,全体公民为主权者,国家代表着主权者的最高的共同意志和共同利益;而国家本身无法行使主权,主权的行使必须少数统治者来承担,所以,国家就要由道德贤者来统治,于是,主权在民的公意落实为国家管理权就变成了圣贤的统治权。卢梭式民主走到最后,就变成了典型的“贤者救世论”,在实践中很容易导致个人独裁。事实上,没有分权制衡的制度保证,任何统治者都不会成为“贤者”。相反,有了制衡统治权的制度保证,任何人执政者——无论是贤哲还是不肖者——也不能为所欲为。
   从防止公权力不被滥用的角度讲,宪政体制的关键在于:宁要一个可以也不要关进笼子的魔鬼,也不要一个可以为所欲为的天使。
   绝对民主在根基上是民粹主义。从历史经验上看,民粹主义首先是一种仇恨情结,他们厌恶贵族、权势者、有产者和知识分子等精英,而同情平民、无产者、甚至流氓地痞,也就是无产业无知识的大众。更有甚者,民粹主义不光是同情,还特别煽情地在道德上无限制贬低精英而无限制地抬高大众,赋予了大众以无穷的创造力和最优越的道德感,最后发展为“大众崇拜”:大众不仅是主人,而且是创造历史的动力。
   换言之,民粹主义的正面是“人民崇拜”,反面是打到精英,特别是经济精英和知识精英,所以,民粹主义具有强烈的清教徒主义、反智主义和平均主义的倾向。民粹主义蔑视和仇恨任何有产者,无论是物质财产还是精神财富的拥有者。民粹主义从仇恨物质财富的拥有者出发,进而把仇恨推广到知识文化领域。在他们看来,知识分子也是有产者,拥有并垄断了精神财富,所以,要把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拥有者统统要踩在脚下。在这方面,中国古代传统就具有浓厚的民粹主义色彩,“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就是这种民粹主义的经典表述。
   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中都有浓重民粹主义的成分,马克思的无产阶级最先进、因而最革命的理论,列宁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理论,都是在道德上拔高无产者的民粹主义。但与马、列相比,毛泽东思想中的民粹主义可谓登峰造极。
   许多研究毛泽东的外国学者都认为:毛泽东是一个用马克思主义包装起来的民粹主义者。蒋介石败于毛泽东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蒋不善于利用传统的民粹主义资源,更不善于煽动底层的民粹主义情绪。从战争年代起,毛泽东就毫不含糊地肯定下层民众的造反式革命,称赞流氓无产者的“痞子运动好得很!”他说:高贵者最卑贱,卑贱者最高贵;老农的手和脚最肮脏,但灵魂最干净。他高喊: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他进行革命的动员模式是“走群众路线”,他收买追随者的口号是“为人民服务”。
   农民出身的毛泽东将传统的民粹主义发展为极端的仇富情绪和反智主义。毛泽东不仅要打到地主和资本家,也要消灭个体性的小商小贩,甚至在人民公社运动中,连农民的那点可怜的“自留地”和自养家禽也要当作资本主义的尾巴割去。同样,毛泽东对知识和文化的拥有者的整肃,也贯穿于他从打江山到坐江山的整个政治生涯。早在延安时期,他就发动了针对知识分子的整风运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变成了指导文艺创作的“圣经”,“为工农兵服务”成为反精英文化的意识形态基础。他要求文学艺术的通俗化和知识精英的平民化农民化无产阶级化,他要把知识人改造成革命者,把文艺和学术作为政治斗争的工具,“以笔做刀枪”地投入暴力革命,进而把知识人变成依附在政治权力之皮上的毛。1949年掌权以后,他更是发动了一次次针对知识分子的政治运动,从思想改造运动到反胡风,从反右到文革,毛泽东式反智反精英反文化运动一步步走向登峰造极。他把知识分子赶到农村、工厂和五七干校,接受大众的改造;他把知识分子打入劳改农场和监狱,剥夺其人身自由;他强迫知识分子在群众大批判中低头认罪,让知识人尊严扫地。毛泽东玩弄知识精英和人性改造的个人欲望满足了,带给中国的却是精神荒漠化和一片文化废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