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透视爱情]
徐沛文集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透视爱情

   
   女大十八变,我变来变去都一直在出嫁和出家间游弋。只不过二十年前似乎出嫁是必经之路,有妈妈的张罗,有男生的追求。而我这个四姑娘虽象《红楼梦》中的四姑娘向往出家,但却象宝玉一样在与异性亲友的厮磨中长大。二、三十年来,我不仅自己体会爱情,还研究别人的爱情,为我提供素材的不仅仅是以海涅为首的六位德国诗人,但我对他们的作品和生平的了解足以让我写出一本学术专著,并以此变成德国文学博士。我也得以搞清爱情的来龙去脉。
   
   在十九世纪前爱情在文学和生活中都不起主导作用,在欧洲和在中国一样婚姻主要以伦理道德为基础,多由长辈作主,也讲门当户对,白头偕老。是法国大革命后,歌德他们那代才把爱情提到了文学主题的高度。爱情自此耀武扬威,甚至无视伦理道德,主宰了不少人的生活,上演了多种悲剧。歌德的成名作《少年维特的烦恼》可算作此举的代表。他讲述了维特沉醉于对他人的未婚妻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里不能自拔,最后自杀的个人悲剧。我不喜欢歌德,就是因为他这些只有情欲没有智慧的作品,我喜欢的康德无暇顾及他,大概也是觉得这位才子感情有余,理智不足。然而歌德的名气比康德的要大得多,否则何谓曲高和寡?
   我所研究的六位德国诗人或多或少算是歌德的后来人。爱情都曾一度主导这批浪漫派诗人的生活。其中的一位也象维特一样自杀身亡,年仅二十六岁。另一位因此离婚,开创了离婚在德国的先河,三十六岁时死在产床上。她让我想起徐志摩,这位在中国以爱情为借口而离婚的先例,他死于空难时也是三十六岁。这些浪漫派诗人年青时都敢目无上帝,海涅最为著名。海涅还曾一度为共产主义所迷惑,并与马克思相交,但很快就与其分道扬镳。海涅在出最后一本诗集时专门著文表示他信仰上帝。就是说海涅与另三位诗人在过了青春骚动期后都重新信奉上帝。他们的作品和生平启示我宁信上帝,勿信爱情。

   
   更何况我一直就对爱情充满困惑。我从小爱才,谁懂得多,我就喜欢谁,谁会我不会的,谁就吸引我,这一来让我有好感的人不少,也不乏男性。上大学后我妈开始为我的终生大事操心,而我还是今天觉得甲英俊,明天觉得乙幽默,各有千秋,我不知跟谁谈恋爱和怎么谈恋爱。况且对方也在选择。有时我看上了丙,而追求我的却是丁。大四时,我开始与一位我从未见过面的北大研究生在纸上一唱一和。我们的红娘来自奥地利,她先在他校,后到我校讲学,觉得他和我十分般配。果然他的信让我一看就爱。他的书法、文笔和想法都让我喜爱。所以我以为我爱他,我们什么都谈,当然也谈情说爱,可是在他千里迢迢来与我相会时,我却发现他对我的期盼让我难以承受。谈情说爱让我产生灵感、美感、好感、情感、唯独缺少性感,因为那时我已目睹好些女生因偷吃禁果而饱尝苦果。而禁果在我看来并不能让人充实,相反使人空虚。我也不能想象我能承担生儿育女的责任。可别人谈情说爱不就是为了结婚生育?我困惑极了!
   
   好在我开朗大方,勤学好问,有了疑问,便到处打听。但打听来打听去,都没有满意的答案。日子还得照过,恋爱也照谈,还换了一个对象。虽然也谈到了婚嫁,但最终没有出嫁,倒是出国了。没有了结婚生育的社会压力,我得以在人海和书海中继续寻找答案。
   
   二、三十年的上下求索让我得出:爱情似火,不难点燃,更易熄灭,不小心则会引发火灾。只有在道德基础上,爱情才能象灶火一样给家庭生活带来温暖。可我追求的不是灶火,而是佛光,是长明的智慧之光。
   
   菩萨保佑,在我满三十六岁前,终于如愿以偿找到能满足我的追求的法轮功,从此我不肯再在爱情上浪费时间。
   
   四十岁那年,为了满足我妈的愿望,我决定豁出去,嫁给最穷困的追求者,然而老天不答应,办不了结婚证,于是,我乐得云游四国后,又重回德国,继续在闹市中独修。
   
   每当我妈继续象过去一样逼迫我时,我总是坦然自若地笑着说,“哈哈……我一个人过得很自在,嫁谁能让我这么开心?哈哈……我只想成仙,无心嫁人,妈,你就饶了我吧,就当我出家了吧!”
   
   2008年2月定于莱茵河畔

此文于2008年03月1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