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透视爱情]
徐沛文集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郑重声明(3)
·郑重声明(4)
·郑重声明(5)
·郑重声明(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透视爱情

   
   女大十八变,我变来变去都一直在出嫁和出家间游弋。只不过二十年前似乎出嫁是必经之路,有妈妈的张罗,有男生的追求。而我这个四姑娘虽象《红楼梦》中的四姑娘向往出家,但却象宝玉一样在与异性亲友的厮磨中长大。二、三十年来,我不仅自己体会爱情,还研究别人的爱情,为我提供素材的不仅仅是以海涅为首的六位德国诗人,但我对他们的作品和生平的了解足以让我写出一本学术专著,并以此变成德国文学博士。我也得以搞清爱情的来龙去脉。
   
   在十九世纪前爱情在文学和生活中都不起主导作用,在欧洲和在中国一样婚姻主要以伦理道德为基础,多由长辈作主,也讲门当户对,白头偕老。是法国大革命后,歌德他们那代才把爱情提到了文学主题的高度。爱情自此耀武扬威,甚至无视伦理道德,主宰了不少人的生活,上演了多种悲剧。歌德的成名作《少年维特的烦恼》可算作此举的代表。他讲述了维特沉醉于对他人的未婚妻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里不能自拔,最后自杀的个人悲剧。我不喜欢歌德,就是因为他这些只有情欲没有智慧的作品,我喜欢的康德无暇顾及他,大概也是觉得这位才子感情有余,理智不足。然而歌德的名气比康德的要大得多,否则何谓曲高和寡?
   我所研究的六位德国诗人或多或少算是歌德的后来人。爱情都曾一度主导这批浪漫派诗人的生活。其中的一位也象维特一样自杀身亡,年仅二十六岁。另一位因此离婚,开创了离婚在德国的先河,三十六岁时死在产床上。她让我想起徐志摩,这位在中国以爱情为借口而离婚的先例,他死于空难时也是三十六岁。这些浪漫派诗人年青时都敢目无上帝,海涅最为著名。海涅还曾一度为共产主义所迷惑,并与马克思相交,但很快就与其分道扬镳。海涅在出最后一本诗集时专门著文表示他信仰上帝。就是说海涅与另三位诗人在过了青春骚动期后都重新信奉上帝。他们的作品和生平启示我宁信上帝,勿信爱情。

   
   更何况我一直就对爱情充满困惑。我从小爱才,谁懂得多,我就喜欢谁,谁会我不会的,谁就吸引我,这一来让我有好感的人不少,也不乏男性。上大学后我妈开始为我的终生大事操心,而我还是今天觉得甲英俊,明天觉得乙幽默,各有千秋,我不知跟谁谈恋爱和怎么谈恋爱。况且对方也在选择。有时我看上了丙,而追求我的却是丁。大四时,我开始与一位我从未见过面的北大研究生在纸上一唱一和。我们的红娘来自奥地利,她先在他校,后到我校讲学,觉得他和我十分般配。果然他的信让我一看就爱。他的书法、文笔和想法都让我喜爱。所以我以为我爱他,我们什么都谈,当然也谈情说爱,可是在他千里迢迢来与我相会时,我却发现他对我的期盼让我难以承受。谈情说爱让我产生灵感、美感、好感、情感、唯独缺少性感,因为那时我已目睹好些女生因偷吃禁果而饱尝苦果。而禁果在我看来并不能让人充实,相反使人空虚。我也不能想象我能承担生儿育女的责任。可别人谈情说爱不就是为了结婚生育?我困惑极了!
   
   好在我开朗大方,勤学好问,有了疑问,便到处打听。但打听来打听去,都没有满意的答案。日子还得照过,恋爱也照谈,还换了一个对象。虽然也谈到了婚嫁,但最终没有出嫁,倒是出国了。没有了结婚生育的社会压力,我得以在人海和书海中继续寻找答案。
   
   二、三十年的上下求索让我得出:爱情似火,不难点燃,更易熄灭,不小心则会引发火灾。只有在道德基础上,爱情才能象灶火一样给家庭生活带来温暖。可我追求的不是灶火,而是佛光,是长明的智慧之光。
   
   菩萨保佑,在我满三十六岁前,终于如愿以偿找到能满足我的追求的法轮功,从此我不肯再在爱情上浪费时间。
   
   四十岁那年,为了满足我妈的愿望,我决定豁出去,嫁给最穷困的追求者,然而老天不答应,办不了结婚证,于是,我乐得云游四国后,又重回德国,继续在闹市中独修。
   
   每当我妈继续象过去一样逼迫我时,我总是坦然自若地笑着说,“哈哈……我一个人过得很自在,嫁谁能让我这么开心?哈哈……我只想成仙,无心嫁人,妈,你就饶了我吧,就当我出家了吧!”
   
   2008年2月定于莱茵河畔

此文于2008年03月1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