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声援公审江泽民]
徐沛文集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声援公审江泽民

   
   
   正在受中共迫害的仁人志士,肯定是度日如年,但对我这样流亡海外的自由人而言则正好相反,可谓度年如日!
   
   又是圣灵降临节!在欧洲一年有不少因敬神而定立的节日,上周是耶酥升天节。即使是不信神的人也有一天假,可以随心所欲地度过它。我最后收到的这封请帖是个以庆祝夏天为名的烧烤聚会。

   
   而夏天两字让我想起此时是美国芝加哥法庭受理江泽民所犯群体灭绝罪一案的时刻!罪大恶极的江黑心接到被控告的消息后就在竭尽全力地阻止诉讼成功。这是一场强权与人心,假恶斗与真善忍的较量。我希望仁人志士都能予以声援。同时我也上网与大家交流半年了,感想很多,但无暇顾及,所以我决定用下文来庆祝圣灵降临节。
   
   在一位朋友不理解我为什么假日不和他去游山玩水而要呆在家里继续独自面对电脑时,我说,过去我东游西荡,是因为我在寻找出路,现在我得救了,却发现无神论者象那些“泰坦尼克”的乘客一样不知道巨轮已撞冰山,注定要沉。看他不明白我的意思。于是我解释道,象人会生老病死一样,地球也会成住坏灭。人类社会现在又已发展到了该被毁灭的地步,其标志就是神给人定的道德规范不再为世人所遵守,在西方同性恋可以结婚,在中国更是无法无天,引用让我感动的文章《既要抗炎,更要抗暴》里的话说便是“黑白难分,黑白混淆有时甚至黑白颠倒的世界”。人可以不信神,但触犯了天法,造了孽,就得还,所以天灾人祸不断。中共恶霸不仅自己无视古训天理,还剥夺老百姓上救生艇的权利,想害大家与他们一起同归于尽。在这样的时刻我怎么能不抓紧时间告诉人们所处的险境?当然愿不愿听我的呼唤,是每个人的自由!
   
   本来我以为在目睹了共产主义给各个以它为教的国家带来的深重灾难后,中国知识份子也会认识到无神论的错误。可惜这半年来发现网上作者即使看清了共党的非人性,也还坚持马克死的唯物世界观,然而不摒弃无神论,就不可能真正摆脱共产党的魔掌。
   
   在共产党用暴力和谎言夺取中华大地后的半个世纪以来,国民所受的是违背中华传统的无神论教育。他们把中国的传统文化污蔑为“封建迷信”和“封建礼教”,大破“四旧”,老一辈知识分子不是肉体被消灭,就是精神被阉割。李慎之这样的笔杆子和我生父之类的枪杆子为共党打下了江山,都是共党的工具。他们不懂四书五经,谈何传授下辈。在德国有位在毛泽东时代深受迫害而逃离大陆的中国知识分子。他的“叛党叛国”株连全家,家人因此坐牢,丧命!但因为现在他可以回国住上海的高级宾馆,而在49年前他却没资格,所以这位知识分子为共党专政涂金抹粉,居然在文章中声称去中国领事馆抗议中共迫害“真善忍”的外国法轮功弟子是被人雇佣的!与他相比,不信法轮功但反对镇压老百姓的李慎之实在难能可贵。
   
   我在大陆大学毕业,却没在学校里学到孔孟之道,相反批过“克己复礼”。好在我受中共党文化之毒害不深。到了海外后,我得以通过外国人和外文书认识中国文化。顺藤摸瓜摸到的是如西方圣经所诉般的神话和神根。而东方文化的神根更加玄妙。所以我把中国文化看作无色无味的空气,在血雨腥风中,就是说在以西方马列主义邪说为指导思想的中共专制下,人们很难意识到它。而我一到欧洲后便感到中国文化对我的熏陶并深受其益。中国文化也象一匹三彩的唐代陶马,在欧美侵略者的铁蹄和民族败类的“文明棍”下破碎了,但它却不会生绣发霉,谁有心谁就能发现它的踪迹,谁努力就能让它为谁重放光彩。因为神无时不在、无处没有!
   
   通过博讯我接触到几位仁人志士,却发现他们都不信神。我给清水君写去一封封电邮,想让他出面搞个与鲁迅的“左联”对立的作家联盟,揭露中共的暴行,弘扬华夏文化。并出于个人经验和古人教训“君子不结党,结党非君子”劝他珍惜自己的才华。况且依“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言,要治国该先修身。我婆婆妈妈对他吐露了不少衷肠,但这一切到他那儿一简化就成了他文章中之“女博士法轮功”云云,把史无前例的修炼大法和我这个刚入门的修炼人对他说的私话混为一谈。
   
   我慨叹太多的才子佳人都为“五四”以后,尤其是中共专权以来的无神论教育所障碍而看不到法轮功的真相。还有人在说什么“法轮功不自觉地沿用中国农民起义的半宗教形式,形成组织……”
   
   对此我只能打一个比喻:法轮功类似互联网,前者靠神力、后者靠技术。炼法轮功和上网一样,全是个人行为,功民和网民一样,没人组织,只是分别由法轮和电脑结成了自由群体而已!法轮功的各种抗议活动和网民联合抗议中共逮捕异议人士的运作相仿。在这一年多里我自愿参加过各种活动。第一次去联合国总部所在地日内瓦游行时,曾被因上过共特当而戒心十足的同修视为特嫌,加以防范,因为我不仅言谈举止不够“真善忍”的标准,而且热衷于打听别人的修炼情况。简言之,法轮功修炼者的群体松散自由,谁也不管谁,由自己靠师父。法轮功一切公开,消息来源于明慧网(www.minghui.org)。修炼法轮功的人很多,但谁也代表不了法轮功,只有师父说了算!这是什么样的组织呢?
   
   在终于看见一位反共斗士也得出SARS来自上帝的结论后,我高兴极了,赶紧向他致意。我和他一样都看透了中共的邪恶本性,都持坚决反对的态度,这在当今的中国知识分子中已属不易。而且他也相信预言。没想到在法轮功已传遍世界的今天他还闭着眼睛反对。看完他的长文后,我给他发去以下简答:
   
   谢谢你发来的批判文章。但你不愿看我的发言,我们就没法交流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活了近四十年,没人能改变我,我也不曾改变任何一个人,(我曾要我的追求者戒烟,可在我背后他们照抽不误!)而李洪志凭一本书和五套动作改变了连我在内的千万甚至上亿人,无数烟民酒鬼都戒了毒。总之,给他带顶“巨骗”的大帽子,把法轮功信徒比如在美国的医学教授封莉莉,台湾大学政治系主任明居正等说成“愚民”是中共作风,而不该是你这样的反共斗士所为。
   
   我正在准备出版我的第四本德文诗集。凭我个人的阅历,我觉得你似乎不了解中国古代的名诗人多是修炼人。奉上一篇相关的文章。
   
   不抛弃中共打造的封闭性思维模式就谈不上与共产党决裂!身边的德国人则不然,无论他们是否信神,是否对法轮功感兴趣,没人觉得我信神信法轮功就是愚民。那次我边游行边给一位替我们开道的徳国警察讲法轮功。本来他为周末加班极为不快,到我们游行结束时,他一再向我道谢并说我该把我给他讲的写本书。
   
   我从不在乎别人说我什么,因为我很自信。中国人中没几人有可能和有兴趣象我一样阅读包括马克死在内的影响了世界的西方人的原著,不是吗?正因为我站在巨人们的肩上才知我的渺小和神的伟大!
   
   圣灵降临节又在我一字一句敲打下这篇文章中逝去,我只感心有余而力不足。
   
   最后再次请大家声援公审江核心!人的正念是有力量的!神看的也就是人心!
   
   2003年6月首发
   2008年2月审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