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徐沛文集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如果说过去我读完袁红冰的作品后都无比畅快的话,那么,这次袁红冰《对海外民运的严峻审视》让我读后一点不快,虽然文采还是同样的飞扬。思考结果是因为袁红冰完全忽视了海外民运的正面力量,只是大大地渲染了混在民运中的形形色色的共特包括伪类的恶劣表现。
   
   本来我今年只想将零二年以来用中文撰写的随笔加以整理、修订,专心德文创作,可惜有关民运的看法却不适合用德文加工,更何况我曾用英文表达过相关看法,对中国民运感兴趣的德国人都懂英文,用不着我再花费精力。所以,我就再用中文写篇文章,以梳理与民运,与袁红冰相关的思绪。
   

   卍
   
   零六年在柏林的“全球支持中国民主化”大会期间,当一位来自澳洲的与会者在我面前骂袁红冰时,我脱口而出,我是袁红冰的粉丝……这是我第一次自称粉丝,我这么说主要是拒绝听谗言。我这样的人不是做粉丝的料,因为我只崇拜神佛,不崇拜人物,但我总爱看别人的闪光点,导致我也曾被袁红冰批驳的“伪类”迷惑。
   
   自从身为贵州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的袁红冰零四年在澳洲提出前往美国政治避难的申请后,我就一直在自愿为他辩护,因为凭我能读到的相关资料尤其是袁红冰自己的作品来看,袁红冰堪称中华英才,是中共及其爪牙的眼中钉,值得我维护。可不,袁红冰抵达澳洲到现在还不到四年,就已经发起了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办起了自由圣火网站……这在我眼里都大大增加了海外民运的力量,推动了大陆民主化进程。
   
   我自己从“六四”后就算反共分子,虽然很早就自动退出了因“六四”而成立的最大的民运政治组织—中国民主阵线,但在过去的近二十年里却参加过不少民运活动或曰反共活动,也见识过无数民运人士,其中包括伪类,他们与共匪区别不大,只不过自称基督徒或自由主义者。尽管如此,在海外却一直都有人在“搞民运”,一直在纪念“六四”,一直在支持本土的民运力量。没有海外民运的存在,袁红冰也不可能在澳洲落脚,并有所建树,不是吗?
   
   袁红冰给民运下的定义是:民主运动是为所有人的自由权利争取法律保障的社会政治运动。这当然不错,但在我看来有点狭隘,而我从一上网就在努力扩大海外民运的内涵,曾在《谁是共特?》一文中指出:“针对共特抹黑民运尤其是法轮功的现象,我也撰写了好些文章,特别强调民运可以简单地理解为民众维护自主权的运动,因‘六四’、法轮功或别的原因不再认同中共并各尽所能加以反抗的华人都属民运阵营。那些不属于某个政治组织或修炼团体的独知也在其中,比如张戎。 中共一直试图借助共特分裂和破坏民运,并且不少阴谋得逞:把清水君、张林、王炳章等民运志士关进了监狱,民运内斗不断……尽管如此,民运势力却在法轮功的反迫害运动中越来越强大。”
   
   法轮功学员创办的大纪元时报、希望之声广播电台和新唐人电视台等媒体无一不给民运各组织的创办人或领导者提供了平台,这些媒体的成员年纪在三十五岁以下的人不少;正在推动三退大潮的无数法轮功学员和已在大纪元上声明三退的三千一百四十多万参与者;还有刚到柏林为“奥运自由长跑”的前中国国家队蓝球队员陈凯以及他的支持者等等,他们在我眼里都属民运生力军,所以,与袁红冰相反,我觉得海外民运或曰中国民运还从未如此有过活力。
   
   诚然许多人尤其是法轮功学员与政治组织没有联系,但他们所从事的活动,即使只是坚持炼法轮功,也是在反抗中共暴政,当然就属民运范畴,更何况法轮功学员中也不缺民运的活跃分子,比如美国良知基金会主席、六四文化传播协会理事陈师众。需要强调的是法轮功作为佛家修炼大法超越一切包括政治,也因此法轮功学员中什么人都有包括共特,自然存在不同的表现和诉求,希望读者明鉴。
   
   总之,我不认为只有某个政治组织的成员才是“民运人士”,而是所有的在以自己的方式抨击中共、反抗暴政的各方人士都算民运人士,但缺乏起码的道德品质的人比如小骂大帮忙的吴弘达、余杰之流不属民运阵营。
   
   无论如何,我很高兴袁红冰象我一样推崇“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人格,也乐见袁红冰继续引领和推动民运,但请不要因共特的破坏或伪类的存在而忽视了属于民运阵营的别的个体和团体的作为,因为他们自己本身就不事张扬。
   
   二零零零八年元月 于莱茵河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