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心灵的拓荒者-一个把生命变为艺术的男人]
薛明德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0)(1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2)_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4)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3)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6)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55
·评艾中信谈新中国油画
·你们已经去了天堂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心灵的拓荒者-一个把生命变为艺术的男人

   谨以此文献给用生命捍卫文字的<<往事并不如烟>>作者章诒和
   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看法
   中国当代艺术受制于巳故毛泽东的两个讲话. 人死了30年仍阴魂不散, 一个是<<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1942年), 一个是<<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
    1988年底在黄山召开的<<中国现代艺术创作研讨会>>,1989年2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首届中国现代艺术大展>>,这个被主持人之一的原<<美术>>杂志主编高明潞先生在开幕辞中宣称:这个画展标志着中国走完了西方100年现代艺术的道路。
   前不久由数10个中国画家在纽约曼哈顿第5大道40街东15号2楼举办的深圳大芬村画展,主持者对外宣称:大芬村不全是商业的绘画,仍然有学院派的东西以及所谓的现代派。

   
   自1953年美术院校进行院系调整,就是一场反英美,反西方艺术的预演。那些留学英美西方,曰本的学者,艺术家们纷纷靠边站,取而代之的是那些分布在全国各行政区美术学院的马克西莫夫训练班的骨干队伍的形成的以候一民,李俊,蔡亮,魏传义,肖丰,全山石,罗工柳等为代表成为了正宗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为其特征的学院派,他们头上顶着苏俄的车尔尼雪夫斯基的---美是生活的泊来品,在契斯卡柯夫素描教学的支撑下,由此一批一批的美术学院毕业生就由他们生产出来。那些来自延安鲁艺的,来自山西八路军的政工干部则擎着毛泽东的尚方宝剑来管理美术学院以及各地的美术家协会。那个叫做候一民的教授后来做到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的位置,其人既画《〈刘少奇在安源〉》,亦画《〈毛泽东在安源〉》的画风,岂止是可悲,简直是面目可憎. 1964年贯彻阶级路线, 美术学院不再招收所谓黑五类子女, 招收进美术学院的学生应是被称做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那样的所谓又红又专的人. 一方面, 美术学院不是以培养艺术家为宗旨,只是党的事业中的齿轮, 锣丝钉那样的画画宣传画, 写写标浯, 怖置会埸的文艺工作者; 一方面, 文艺工作者由国家供养着, 只能依附在国家意识形态里变为党文化的捍卫者,愚忠的伪道士,几十年来中国人民与艺术绝缘与此不无关系。
    从1957年---1978年, 中国的美术学院是以画宣传画, 漫画突出无产阶级政治, 突出工农兵, 突出毛泽东思想为其主要特征的, 甚至把四川美术学院赵树同 叶毓山等师生搞的雕塑<<收租院>>吹棒为超越西方雕塑, 成为了中国无产阶级特色的经典。
    1978年3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行《〈法国十九世纪农村风景画展〉》,其中有马奈,莫奈,西斯莱,德兰等早期印象派的作品,这是中国第一次与西方的现代派艺术面对面。展览结束时各美术学院派出了技术高强的教师对那些写实主义的大幅主题画进行了临摹复制,而无视印象派的优秀之处,因为视其为资产阶级文艺思想颓废设落的东西。
   1979年3月2曰,来自重庆市的薛明德率先在北京西单民主墙举办了《〈巡迥露天画展〉》,接着有北京的任之俊在民主墙搞了《〈七十年代肖象画展〉》,之后有贵阳尹光中等《〈五人油画展〉》,还出现了一个《〈自然-人-社会〉》摄影展。这些都是私人的,非官方的展览,别开生面,引起了中国社会义仍至世界的强烈反响。
   同一时间, 美国波斯顿博物馆美学家科珠恩夫人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后来在上海画院向封闭的中国人介绍了英美, 西方近100年来的现代艺术: 装置, 行为, 观念, 光效应, 波普, 达达等无奇不有, 光怪陆离, 令人目弦的诸风格, 流派.
   随着中国的对外开放, 派出了文化艺术考察团前往西方, 比如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 现任中国美术馆馆长的范迪安, 回国后把西方的现代派浮光掠影地介绍给中国同行, 甚至到中南海为江泽民, 胡锦涛的政治局委员们讲授西方艺术史, 尤其是现代派.
   最近, 有一则报导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取消了流亡美国的美学权威李泽厚先生的学部委员资格是处于政治原因, 固然成其理由, 不过, 读过李泽厚先生书的人, 我还是认为他长期以来一直是为社会主义现实主义, 毛泽东思想做文艺理论的辨护, 他鼓吹的辨证唯物主义, 历史唯物主义, 他宣扬的审美---主客体统一论,成为当今高等教育的必读. 就是在纽约, 在大芬村画展厅里摆卖着他的<<美的历程>>等多本著述,从这里可以看到他只能与大芬村为伍。几年前, 李泽厚先生在美西的一次讲演中对他的听众讲道: 审美一定是引起快感的, 美国那么多现代艺术品引不起他的快感, 所以谈不上是艺术. 他把美感等同快感了, 你说胡涂不胡涂, 李泽厚。
   对中国当代艺术发生影响的朱光潜先生, 主张审美是个人意志, 是主观的, 先验的形而上, 却遭到严厉批判,因为朱先生与英美,西方的文艺思想一脉相承。
   李译厚,蔡仪,王朝闻,蔡若虹,姚文元等都是毛泽东文艺思想的帮闲,是毛泽东痞子文化豢养的御用文人,自1949年以来在中国痞子文化里直到如今,他们仍在兴风作浪。
   发生在21世纪07年1月,有个叫做邬书林的他代表出版总署因人禁书查禁章诒和著《〈伶人往事〉》,《〈如焉〉》等8部优秀著述就是当年暴君毛泽东指控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的现实翻板
   Xuemingde 01. 2007.
   
   
   
   
   

此文于2013年01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