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党的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党的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

   
    当下,中国国内网络媒体流行一位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的语录:"网上一些人是在胡说八道","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如今"记者不报道大好形势光添乱"。此事发生在2007年年末,陕西绥德职业中学校长找县长签字要国家助学金,被控为"妨碍"县长办公拘留。此事件在网络、报纸等舆论媒体曝光后,今年1月6日,绥德职业中学校长高勇已经被撤销了拘留决定和停职处分。近日,《南方人物周刊》对此进行回访,却遭到了有关领导阻挡。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当地接待记者一位宣传部长竟说出上述令社会舆论哗然的语录。这些语录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反响,就在于它充分泄露了党管制新闻体制下,宣传部门惧怕、厌恶新兴网络媒体的心态,即网络时代给他们"添乱";媒体监督给他们"添乱";记者报道给他们"添乱"。由此宣传部门惧怕、厌恶新兴网络媒体的心态,也就内涵了三种抵制意味,即对网络时代的抵制;对媒体监督的抵制,对记者报道的抵制。看来党需要媒体"只帮忙、不添乱",就像党也要求八大民主党派"只帮忙、不添乱"一样。
   
   
    仅宣传部长的"记者不报道大好形势光添乱"一句精彩的语录,已是对党领导的新闻工作和深受管制的新闻工作者的全面否定了。我们的党如此"伟大、光荣、正确",怎么会领导、管制出如此一批"光添乱"的媒体与记者队伍。我们不仅要问这是党领导的成功,还是领导的失败?成功肯定是谈不上了,如果是失败,党领导还有意义吗?

   
    记得去年5月24日,原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及妻儿被"双规"后,时任郴州市委宣传部长的樊甲生下发了"三不准"文件:即不准给外来媒体提供新闻线索;不准接待外来媒体记者;不准与外来媒体记者联系、合作等,这被视为典型的党管制新闻范例。还有去年年底,安徽省枞阳县宣传口发出了一份关于正确对待新闻舆论监督工作的"若干意见":对中央、省外媒体以及其他新闻媒体涉及问题严重、影响较大的报道采访,被采访单位主要负责人必须亲自热情接待,全程陪同采访。如此领导"全程陪同采访",其实就是全程监控,由此以来谁还敢对记者讲真话?
   
    最近广州日报发表了一篇《"叶公好谔"是舆论监督的拦路虎》文章,该文披露记者近日在安徽省六安市采访,由于涉及到当地政府一个职能部门的投诉,市委宣传部一名领导软硬兼施阻挠记者发稿,甚至当面辱骂、威胁记者(新华社11月3日)。
   
    看来,如今的中国老百姓真的是与"亲爱的党"离心离德了,党的宣传部长斥责记者们"光添乱",而老百姓则谢天谢地,终于看到有良心记者的"添乱",才使得一些真相大白于天下,就如黑窑奴工、城管杀人等等。也正是这些所谓"添乱"的新闻舆论监督,依法对社会公共权力机关及公职人员进行的监督,才使得社会的正义与良知得以彰显,致使黑暗曝光于天下。
    其实舆论监督本来就是由宪法延伸出来的权利。新闻舆论监督作为一种独特的监督形式,其公开性、广泛性和及时性的特点,已经成为遏制腐败、矫正谬误、表达民意、推进民主的利器。媒体"添乱"不是太多,而是太少。眼下,记者揭露真实,却被党的宣传部门判定为"添乱",公众舆论批评又被宣传部长侮为"胡说八道",可见他们与媒体新闻和公众舆论关系的对立。曾经深受读者欢迎,敢于直面现实,触及敏感话题的《冰点》周刊被宣传部强行停刊整顿,一度聚焦了人们对中宣部滥权的思考与抨击。从《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到《新京报》、《百姓》杂志等遭整肃,早就凸现了中共宣传部门在掌控意识形态领域,打压新闻媒体,封杀思想、言论自由的恶劣作用。当今中国在中宣部主控下,思想、理论、文化、出版、新闻媒体各领域,因背离"主旋律"遭整肃,被强令闭嘴的无计其数。无怪乎焦国标先生的《讨伐中宣部》文章那么受人欢迎了。
   
    在中国特色的"党的喉舌论"作用下,新闻媒体和新闻工作者的采访权至今没有法律上的明文规定,现有的舆论监督权利,只能从宪法的言论自由权中间接地推定出记者的采访权。这是中国特色新闻制度上的一个法律漏洞。因此,中国只有制定新闻法,明确保护记者的采访权,记者们的"添乱"才会不受打击报复。
   
    当下中国值得注意的是,较之党务宣传部门,政务口的新闻管理意识发生了一些微观性的变化。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王国庆曾在中央电视台《新闻会客室》中受访时直言,中国一些地方官相信,地方上发生的"不好的事情",90%能"捂住",只有10%问题会"倒霉地"被披露出去。王国庆说:"在信息传播还受到比较大局限的时候,是这种情况。现在越来越难了。互联网传递信息,那是以秒计算的,上面可以图文并茂、声音、传活动画面都没有问题。另外还有手机、短信,可以打电话,手机上面可以传照片,还可以传画面。""(现在)你还想捂住对自己有好处,应该是比较天真的一种愿望了。"
   
    在今天这样的全球网络普及时代,即一种不得不开放、不自由的信息传播时代,使得数以几亿计的智慧个体,普遍的、互动的得以会聚、合和,共同创造着谁也无法抵抗的全球信息透明现实。回首中国过去的几年,网络公民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地从幕后走到了前台,不仅是平民百姓,而且是各类精英都加入了博客的行列,从文字网站到视频网站,从网络民意到电子商务,令人眼花缭乱,一发而不可收拾,逐渐形成了新兴媒体的社会主流力量,致使那些党报官刊所垄断的阵地,一个一个地沦陷,"红色记忆"在大陆已是四面楚歌。由此以来,不可避免地将带来党管媒体时代的结束。
   
    如今的网络技术,正在打开由少数政治精英垄断信息权利的黑箱密码。我们已经进入了"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网络社会。在网络平台上,网民声音无论多么嘈杂,都是真实的、自主的,这是人类文明的进步,是党管不了的,也是不应该管的。今天再提"党的喉舌论",就不可避免地要与"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时代要求发生冲突,导致"党的领导"发出"没有网络多好"的感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