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牟传珩: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 俞可平大胆颠覆"保稳定"观念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牟传珩:杜世成政绩下的阴影——青岛“PX”维权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再喋血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国人批判得够狠了”吗?
·牟传珩:《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民主墙运动”30周年文章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牟传珩:罢教浪潮席卷中国——国务院紧急下达“怀柔”意见
·牟传珩: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
·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牟传珩:中南海的真正“敌人”在哪里?——《零八宪章》遭打压启示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库恩受命中南海出书玄机——大陆爆炒洗红脑袋的洋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中共党内以"平反冤假错案"著称的总书记胡耀邦,在位时未及平反的一件党内最大政治冤案,就是中共历史上的"AB团"冤案。
   
   中共党内正式开始肃清"AB团"发生于1930年5月,当时先由赣西南特委领导,随之由白区而苏区、由党外而党内、由地方而军队迅速展开,到6月下旬,在中央苏区已相当普遍, 9月进入高潮。此事件曾造成江西红色根据地的严重危机和中共力量的整体削弱。据现有的历史资料和当事人的回忆资料记载,毛泽东当时是总前委领导,始终处于这场运动的组织者地位。毛认为赣西南苏维埃政府与地方军队中有大批AB团分子,甚至超过1/4,肃反运动有必要进一步加强。因此可以说,毛泽东专断、残酷、排斥异己的最早佐证,就是由他亲自领导"肃 AB团"大镇压。

   
   事发的起因是毛泽东反对李立三中央进攻武汉、长沙、吉安等大中城市的战略方针。这在中共红一方面军内部有不少争议,出现"骂前委反抗中央命令"的言论与不满前委领导的情绪,毛泽东与总前委认为这就是"AB团"的进攻。根据有关的党史资料显示,打AB团的直接原因是,毛在江西苏区的权威刚刚建立,却遭到敢于直批毛泽东的李文林为首赣西南地方红军和党组织对其权威的挑战。仅仅在一年以前的1929年,红四军曾一度将毛驱出红军的领导岗位,虽然后来又请了回来,但展示出反对毛的势力是非常广泛的。毛不能容忍任何挑战自己权威与意志的有组织反对力量膨胀,而不管这种反对力量是来自红军内部或是地方党组织。为了维护自己在根据地的权威,毛不惜采用极端手段镇压被他怀疑为异己力量的党内同志。因此,中共内部打 AB团,实质上就是毛的残酷肃清异己运动。
   
   这场打AB团肃反运动,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仅在特区苏维埃政府机关就枪杀、逮捕了部长6人,嫌疑犯六七人和25%的工作人员。与此同时,肃反的势头又指向主力红军。在不到30天内,红一方面军有几十个团长被杀,4000余名指战员被抓。有的中共老人回忆说,在当时政治保卫局所在地附近河滩上,尸横遍地,河上腥红。老红军萧克则回忆道:"军政治部告诉我们,你们那裏有AB团,并具体指出几个人……就凭这一句话,根本没有别的材料,就把他们抓起来了。提审他们时都不承认,一打,一审,就承认了,还供出十几个人的名字,又把那十几个人抓起,再打,再审,又供出几十个"。
   
   当时,最先被逮捕的除了江西行委书记的李文林、二十军政治部主任谢汉昌等120余人,以后逐渐株连被捕者达到 4400到5200人之间,被捕的人被"双手吊起来用牛尾竹竿子毒打",或者"用香火或洋油烧身","一批批一批批绑出去杀了",就像山匪一样残酷。面对如此残酷的镇压 ,毛泽东却毫不心软,更不反省,他在当年给上海党中央的信中说,一个月的工夫,在他的管辖下,整个"红军中破获AB团四千四百以上"。这些人中大多数被杀,所有的人都受到严刑拷打。毛对此反说,刑讯是天经地义的,受刑不过乱供本身就有罪:"是忠实的革命同志,纵令其一时受屈,总有洗冤的一天,为什么要乱供,陷害其他的同志呢?"
   
   当红军中曾经反对毛的人肃清得差不多了,他便又着手对付江西共产党人。毛泽东打 AB团,主要用的人叫李韶九。此人是毛的亲信,唯毛命是崇,受毛重用,因此爬到一方面军总行动委员会政治部主任兼肃反委员会主任的高职位上。在不少中共老红军回忆录中,都认为李韶久这个人"素来卑鄙龌龊",一位中共高官巡视员写道:"李在一纵大部分人不满意他,因李只於未出发前的训话非常的勇敢,作战则畏惧怕死"。1930年12月3日,毛泽东派李韶九去江西领导人所在地富田。当时毛给了李一张单子,单子上都是那些曾开会把毛的亲信刘士奇选下台的人。毛说那个会是反对毛泽东的"AB团取消派的会议"。他下令要"来一个大的破获,给以全部扑灭"。"各县各区须大捉富农流氓动摇分子,并大批把他们杀戮。凡那些不捉不杀的区域,那个区域的党和政府必是AB 团,就可以把那地方的负责人捉了讯办。"
   
   12月5日,李韶九带着一连人马日夜兼程,赶往富田,帮助江西省行委、省苏维埃政府和红二十军整肃AB团。李韶九到达富田,立即逮捕段良弼、李白芳、谢汉昌(红二十军政治部主任)、金万邦(省苏军事部长)、周冕(省苏财政部长)、马铭(省苏秘书长)、刘万清(原四军政治部主任)等8人。从7日到11日,李韶九不分白天黑夜,四处捕人、审讯。仅在省行委、省苏两机关和政治保卫队即破获"AB团"120余名。10日夜,李韶九下令枪毙要犯17人;11日夜,又下令处决24人,其中有省行委员7 名。毛泽东为通过残酷肃反来清除内部反对势力,12月8日又派总前委秘书长古柏到富田,加强肃反的领导力量。9日,富田肃反人员兵分三路,掀起更大规模的捕人狂潮。由于李韶九等人的滥捕、滥杀,终于酿成了富田事变。15日夜晚,事变者段良弼、李白芳在河西永阳召开扩大会议,宣布他们是合法的江西省行委。会上,省行委常委丛允中揭露说:李韶九捕捉AB团是受毛泽东指使,是毛泽东希望将江西老干部一网打尽,造成清一色的毛党,好安安稳稳地当皇帝。
   
   事情过后的1931年11月,中央苏区举行了著名的赣南会议,总结前一段时间的打AB团和富田事变。从流传到今天的会议发言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项英、任弼时等人都认为打AB团肃反扩大化的原因是帮派主义,毛泽东应负责任。当时中央派来的三人团之一的顾作霖,严词斥责毛泽东:"毛泽东从来不检讨自己,而一味武断的把反对你的同志当作反革命杀了!你是什么立场?"
   
   毛泽东领导的总前委肃 "AB团运动",导致了非常严重的政治后果。据萧克上将回忆,仅在其四军即打AB团,占全军人数五分之一。黄克诚在回忆录中引述一位红四军老资历干部何笃才的话,即批评毛泽东"过于信用顺从自己的人,对持不同意见的人不能一视同仁,不及朱老总宽厚坦诚",黄克诚说:"如果不是毛泽东在组织路线上失掉了一部分人心,要想在中央苏区排斥毛泽东,当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
   
   
   从1931年11月赣南会议结束后的数年间,到1935年的遵义会议召开为止,是毛泽东逐步淡出红军领导岗位的开始。但经过多年的斗争,权术老辣的毛泽东又改变了他在中共领导层内的孤立处境。特别是在延安整风运动中,毛泽东与刘少奇政治配合得很紧密。在刘少奇的全力支持下,毛泽东的个人主张与权威,在中共核心层内得以凸现。当年在赣南会议上当面严词斥责毛泽东的顾作霖,虽在1934年1月中央六届五中会议上当选为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但当选几个月后便神秘死亡,成为中共历史谜案之一。中共建制后,此谜案在党史上被埋葬,至今无人敢于问津。
   
   1935年遵义会议后至1937年间,毛泽东运用其在中共领导层中所获得的绝对优势地位,对中共政策及领导机构作出很大调整,这种调整在1938年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后迅速转变为毛泽东对中共政治路线、组织机构进行控制的权威资源。1938年秋,在延安举行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将毛泽东于1935年后在军权、党权方面的权力扩张予以合法化。到1941年 9月政治局扩大会议时,毛泽东当面向王明发起挑战,并获得全胜而告结束,极大地凸现出毛泽东在全党中的"教主"地位。1942年毛又为整肃异己,发起著名的延安整风运动。毛泽东在延安整风运动中有意放纵其专断的个性,使之有机地配合于自己的政治目的,再次专横地以我划线,创造并利用一切机会打击异己,并在延安和各根据地策动整肃全党干部的"抢救运动",制造出恐怖的政治气氛。由此可见,毛泽东1930年领导打AB团的政治大清洗和1942年策动全党整风运动,目的都是不惜借恐怖政治排斥异己,确立个人领袖权威。从此,中共高层再无可能对毛泽东的个人专断肃清异己行为予以有效的约束。毛泽东的极左式审干和肃反政策,经过全党整风运动,已固化成中共政党性格的一部分,这为1949 年后的中国必然制造出一大批政治冤案提供了合理性。
   
   1980年以后,胡耀邦执掌中共中央权柄,开始全面平反冤假错案。半个世纪前被误杀的所谓AB团的子女借机进京上访,江西省委党史室主任戴向青也搜集了大量有关AB团的冤案资料,同时送到了胡耀邦的面前。当时胡耀邦委派兼管党史的中央领导人冯文斌亲自前赴江西一一核实,归来后又将全部真情报告了胡耀邦。这份由胡耀邦派人收集的党史资料,后来被杨尚昆批转给党中央的有关负责领导们传阅。正当胡耀邦要为平反这件棘手政治大冤案,前后耗费了几年时间进行资料准备时,却遭遇了1987年中共党内极左派势力发动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胡耀邦被邓小平等政治老人逼迫下台,致使这一案件至今未能平反。 (首发《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