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重庆打黑“更大内幕没被揭露”——“律师造假门”再起悬念
·牟傳珩:二○○九年中國政壇謎局——紅牆大內鐘擺向左
·牟传珩:《新加坡宣言》争锋背后——中国会成为“新美国”吗?
·牟传珩:中国政坛两雄争锋前沿战——薄熙来、汪洋对比
·牟传珩: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牟传珩:为公权力枪口下的冤魂鸣笛——贵州省安顺市关岭枪杀案
·牟传珩: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
·牟传珩: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牟传珩:北京60年:河东又河西——从“政治挂帅”到“经济至上”
·牟传珩:中国教育灵魂的堕落——“两会”在即聚焦高校腐败
·牟传珩:“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揭秘谭作人政治冤狱
· 牟传珩: “两会”召开拉响民怨警报——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牟传珩:我有一条路——写在狱中思与诗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中国民众为何不信法制?——写给检察院高官的真实答案
·牟传珩:最烂春晚“亚克西”
·牟传珩:“两会”上的强军声浪 ——解放军报曲解“尊严论”
·牟傳珩 :「兩會」真假輿論對抗
·牟传珩:“非正常死亡”蔓延中国
·牟传珩:司法部为薄熙来背书——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
·牟传珩:阉割科学本质的“科学发展观”——胡锦涛逆“五四精神”而行
·牟传珩:刺向公权力的剔骨刀 ——辽宁拆迁血案再启示
·牟传珩:温家宝三哭胡耀邦
·牟传珩:杨佳血案诠释温家宝“尊严论”
·牟传珩:反普世价值声浪又起——红墙大内精神再分裂
·牟传珩:太子党、共青派与《零八宪章》——中共“十八大”前价值观对决
·牟傳珩:中南海已陷入「維穩怪圈」─世博會一片風聲鶴唳
·牟传珩:上海灯火辉煌下的污垢
·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牟传珩:世博上访到校园血案
·牟传珩:司法刑讯逼供黑幕——“后李庄时代”律师大阉割
·牟传珩:烽火环围紫禁城——“收入分配改革”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模式”走到了尽头——中国工潮蔓延催生独立工会
·牟传珩:中南海“维稳”在破局——恶性事件天天都有新纪录
·牟传珩:在逆境中升华的燕鹏——用信赖与支持为你喝彩
·牟传珩:“七、一”到来风云突变——紫禁城里烽烟再起
·牟传珩:又一个“中国特色”的牺牲品——刘贤斌被捕案件再启示
·牟传珩:苏州群体事件向政府要说法——“乘凉式散步”维权新模式
·牟传珩: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困境——北京发展模式错在哪里?
·牟传珩: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
·牟传珩: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
· 牟传珩:政治改革不能继续延误—— 政府尊重人权一刻不能懈怠
·牟传珩:城市“局外人”的尴尬境地——谁剥夺了农民工的文化权利
·牟传珩:谢韬老撒手人寰——留下“民主社会主义”冲击波
· 牟傳珩:温家宝「南巡」背後玄機
·牟传珩:破译共产文化分裂人性,控制精神魔咒——“党性”、“阶级性”、“被代表”与“被解放”批判
·牟传珩:李长春呼应薄熙来——重庆“唱红”文革主旋律
·牟传珩:胡锦涛温家宝对比阅读——两个“重要讲话”分歧在那里?
·牟传珩:镣铐哗啦中秋难——中国异见人士没有“团圆节”
·牟传珩:温家宝“政改”呐喊舆论冲击波
·牟傳珩:民怨擊鼓中南海——重慶刑訊逼供震驚中國
·牟传珩:中共给刘晓波获诺奖投了关键一票
·牟传珩:世界为中国异议人士喝彩——呼吁团结在诺贝尔和平奖的旗帜下
·牟传珩:刘晓波获诺奖令中国当局失措
·牟传珩:亮出旗帜:时不我待勇者胜——致温家宝总理的民间谏言书
·牟传珩:谁策划了拒绝政改“宣言书”?——党喉舌蓄意反击温家宝
·牟传珩:谁在抢夺舆论发球权——《人民日报》异声突起为哪般?
·牟传珩:薄熙來挑戰國家立法權威——重慶欲設「袭警罪
· 牟传珩:反“政改”声浪为何戛然而止
·牟传珩:阉割“自由思想”的杀手在哪里?——反思中国文化专制的苦难历程
· 牟传珩:寻找宪政共识的“刘晓波代价” ——诺奖为《零八宪章》群体塑雕揭幕
·牟传珩:中国制度内维权死路——公权力遭遇公民剔骨刀
·牟传珩:意识形态烟雾掩护下的权力世袭 —— “红二代”重庆聚首唱红中国
·牟传珩:诺奖折射北京立场的龌龊表达——人权日国内大规模侵犯人权
·牟传珩:应对中国特色的“合法性危机”——“普世民主”姓“宪政”
·牟傳珩:中南海「政改」泡沫破滅──「胡温新政」概念股無人再炒
·牟传珩:沉积成苔藓的囚徒故事——写在狱中的散文诗
·牟传珩:谁锁上了总理发声频道?——温家宝“两会”能否最后一搏
·牟传珩:失去正义阳光的国家——“全民弱势时代”呼唤公民社会
·牟传珩:中国特色一大怪:越反腐败越腐败——“美丽屁股”打败“绝对领导”
·牟传珩:《让子弹飞》冲击“主旋律”——恶搞“红色记忆”为谁献礼
·牟传珩:温家宝接见访民掌掴谁?——这样的“作秀”多多益善
·牟传珩:中南海舆论管控新动向——北京进入权力密室交易期
·牟传珩:世界“让茉莉花飞”——中国“央视”谎言还能维系多久
·牟传珩:我的《 “让茉莉花飞”》文章被封杀了!
·牟传珩:薄熙来“唱红”给谁听
· 牟传珩:在黑暗中寻找正义的阳光——迫害陈光诚召唤“茉莉花革命”
· 牟传珩: 正当性抗争伦理——“茉莉花革命”见证公民力量
· 牟传珩: “人大”代表缺席冲击波——中国特色“代议制”从内部纹裂
· 牟传珩:“茉莉花”香开中国两会 ——党报向代表委员传递政治暗喻
·牟传珩:温家宝答记者“最大危险在腐败”——“新四个坚持”叫板“五个不搞”
·牟传珩:北京拿什么确保“核安全”——中国核电 “大跃进”之忧
·牟传珩:“中南海声音”被世界边缘化——北京踩国际联军脚后跟
·牟传珩:有道伐无道,善莫大焉——“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改善民生”面对军方压力——透视国防预算攀升背后
·“加强创新社会管理”的玄机
· 牟传珩:中国红色文化的绝唱——重庆卫视舆论叫春遭唾弃
·牟传珩:“枪杆子政权”兔死狐悲——“票箱民主”席卷全球
· 世界绽放“艾未未微笑”——“中国特色”不容“特立独行”
·李庄PK薄熙来——中国律师遭遇政治天敌/牟传珩
·牟传珩:在“法律不是挡箭牌”的中国——“我爸是李刚”让法律“飞”
· 牟传珩: 我被“以言治罪”,两次重复起诉——公检法合伙制造政治冤狱
·牟传珩: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 ——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牟传珩:重庆“唱红打黑”全面崩盘——中南海力挺薄熙来遭阻击
·牟传珩:国内食品安全失控——中南海执政能力见底
· 牟传珩: 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牟传珩: 中国特色的“自杀式袭击” ——“政权机器和炸弹赛跑”
·牟传珩:中央政法委政治亮剑——“公民社会陷阱论”炮制出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中共党内以"平反冤假错案"著称的总书记胡耀邦,在位时未及平反的一件党内最大政治冤案,就是中共历史上的"AB团"冤案。
   
   中共党内正式开始肃清"AB团"发生于1930年5月,当时先由赣西南特委领导,随之由白区而苏区、由党外而党内、由地方而军队迅速展开,到6月下旬,在中央苏区已相当普遍, 9月进入高潮。此事件曾造成江西红色根据地的严重危机和中共力量的整体削弱。据现有的历史资料和当事人的回忆资料记载,毛泽东当时是总前委领导,始终处于这场运动的组织者地位。毛认为赣西南苏维埃政府与地方军队中有大批AB团分子,甚至超过1/4,肃反运动有必要进一步加强。因此可以说,毛泽东专断、残酷、排斥异己的最早佐证,就是由他亲自领导"肃 AB团"大镇压。

   
   事发的起因是毛泽东反对李立三中央进攻武汉、长沙、吉安等大中城市的战略方针。这在中共红一方面军内部有不少争议,出现"骂前委反抗中央命令"的言论与不满前委领导的情绪,毛泽东与总前委认为这就是"AB团"的进攻。根据有关的党史资料显示,打AB团的直接原因是,毛在江西苏区的权威刚刚建立,却遭到敢于直批毛泽东的李文林为首赣西南地方红军和党组织对其权威的挑战。仅仅在一年以前的1929年,红四军曾一度将毛驱出红军的领导岗位,虽然后来又请了回来,但展示出反对毛的势力是非常广泛的。毛不能容忍任何挑战自己权威与意志的有组织反对力量膨胀,而不管这种反对力量是来自红军内部或是地方党组织。为了维护自己在根据地的权威,毛不惜采用极端手段镇压被他怀疑为异己力量的党内同志。因此,中共内部打 AB团,实质上就是毛的残酷肃清异己运动。
   
   这场打AB团肃反运动,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仅在特区苏维埃政府机关就枪杀、逮捕了部长6人,嫌疑犯六七人和25%的工作人员。与此同时,肃反的势头又指向主力红军。在不到30天内,红一方面军有几十个团长被杀,4000余名指战员被抓。有的中共老人回忆说,在当时政治保卫局所在地附近河滩上,尸横遍地,河上腥红。老红军萧克则回忆道:"军政治部告诉我们,你们那裏有AB团,并具体指出几个人……就凭这一句话,根本没有别的材料,就把他们抓起来了。提审他们时都不承认,一打,一审,就承认了,还供出十几个人的名字,又把那十几个人抓起,再打,再审,又供出几十个"。
   
   当时,最先被逮捕的除了江西行委书记的李文林、二十军政治部主任谢汉昌等120余人,以后逐渐株连被捕者达到 4400到5200人之间,被捕的人被"双手吊起来用牛尾竹竿子毒打",或者"用香火或洋油烧身","一批批一批批绑出去杀了",就像山匪一样残酷。面对如此残酷的镇压 ,毛泽东却毫不心软,更不反省,他在当年给上海党中央的信中说,一个月的工夫,在他的管辖下,整个"红军中破获AB团四千四百以上"。这些人中大多数被杀,所有的人都受到严刑拷打。毛对此反说,刑讯是天经地义的,受刑不过乱供本身就有罪:"是忠实的革命同志,纵令其一时受屈,总有洗冤的一天,为什么要乱供,陷害其他的同志呢?"
   
   当红军中曾经反对毛的人肃清得差不多了,他便又着手对付江西共产党人。毛泽东打 AB团,主要用的人叫李韶九。此人是毛的亲信,唯毛命是崇,受毛重用,因此爬到一方面军总行动委员会政治部主任兼肃反委员会主任的高职位上。在不少中共老红军回忆录中,都认为李韶久这个人"素来卑鄙龌龊",一位中共高官巡视员写道:"李在一纵大部分人不满意他,因李只於未出发前的训话非常的勇敢,作战则畏惧怕死"。1930年12月3日,毛泽东派李韶九去江西领导人所在地富田。当时毛给了李一张单子,单子上都是那些曾开会把毛的亲信刘士奇选下台的人。毛说那个会是反对毛泽东的"AB团取消派的会议"。他下令要"来一个大的破获,给以全部扑灭"。"各县各区须大捉富农流氓动摇分子,并大批把他们杀戮。凡那些不捉不杀的区域,那个区域的党和政府必是AB 团,就可以把那地方的负责人捉了讯办。"
   
   12月5日,李韶九带着一连人马日夜兼程,赶往富田,帮助江西省行委、省苏维埃政府和红二十军整肃AB团。李韶九到达富田,立即逮捕段良弼、李白芳、谢汉昌(红二十军政治部主任)、金万邦(省苏军事部长)、周冕(省苏财政部长)、马铭(省苏秘书长)、刘万清(原四军政治部主任)等8人。从7日到11日,李韶九不分白天黑夜,四处捕人、审讯。仅在省行委、省苏两机关和政治保卫队即破获"AB团"120余名。10日夜,李韶九下令枪毙要犯17人;11日夜,又下令处决24人,其中有省行委员7 名。毛泽东为通过残酷肃反来清除内部反对势力,12月8日又派总前委秘书长古柏到富田,加强肃反的领导力量。9日,富田肃反人员兵分三路,掀起更大规模的捕人狂潮。由于李韶九等人的滥捕、滥杀,终于酿成了富田事变。15日夜晚,事变者段良弼、李白芳在河西永阳召开扩大会议,宣布他们是合法的江西省行委。会上,省行委常委丛允中揭露说:李韶九捕捉AB团是受毛泽东指使,是毛泽东希望将江西老干部一网打尽,造成清一色的毛党,好安安稳稳地当皇帝。
   
   事情过后的1931年11月,中央苏区举行了著名的赣南会议,总结前一段时间的打AB团和富田事变。从流传到今天的会议发言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项英、任弼时等人都认为打AB团肃反扩大化的原因是帮派主义,毛泽东应负责任。当时中央派来的三人团之一的顾作霖,严词斥责毛泽东:"毛泽东从来不检讨自己,而一味武断的把反对你的同志当作反革命杀了!你是什么立场?"
   
   毛泽东领导的总前委肃 "AB团运动",导致了非常严重的政治后果。据萧克上将回忆,仅在其四军即打AB团,占全军人数五分之一。黄克诚在回忆录中引述一位红四军老资历干部何笃才的话,即批评毛泽东"过于信用顺从自己的人,对持不同意见的人不能一视同仁,不及朱老总宽厚坦诚",黄克诚说:"如果不是毛泽东在组织路线上失掉了一部分人心,要想在中央苏区排斥毛泽东,当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
   
   
   从1931年11月赣南会议结束后的数年间,到1935年的遵义会议召开为止,是毛泽东逐步淡出红军领导岗位的开始。但经过多年的斗争,权术老辣的毛泽东又改变了他在中共领导层内的孤立处境。特别是在延安整风运动中,毛泽东与刘少奇政治配合得很紧密。在刘少奇的全力支持下,毛泽东的个人主张与权威,在中共核心层内得以凸现。当年在赣南会议上当面严词斥责毛泽东的顾作霖,虽在1934年1月中央六届五中会议上当选为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但当选几个月后便神秘死亡,成为中共历史谜案之一。中共建制后,此谜案在党史上被埋葬,至今无人敢于问津。
   
   1935年遵义会议后至1937年间,毛泽东运用其在中共领导层中所获得的绝对优势地位,对中共政策及领导机构作出很大调整,这种调整在1938年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后迅速转变为毛泽东对中共政治路线、组织机构进行控制的权威资源。1938年秋,在延安举行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将毛泽东于1935年后在军权、党权方面的权力扩张予以合法化。到1941年 9月政治局扩大会议时,毛泽东当面向王明发起挑战,并获得全胜而告结束,极大地凸现出毛泽东在全党中的"教主"地位。1942年毛又为整肃异己,发起著名的延安整风运动。毛泽东在延安整风运动中有意放纵其专断的个性,使之有机地配合于自己的政治目的,再次专横地以我划线,创造并利用一切机会打击异己,并在延安和各根据地策动整肃全党干部的"抢救运动",制造出恐怖的政治气氛。由此可见,毛泽东1930年领导打AB团的政治大清洗和1942年策动全党整风运动,目的都是不惜借恐怖政治排斥异己,确立个人领袖权威。从此,中共高层再无可能对毛泽东的个人专断肃清异己行为予以有效的约束。毛泽东的极左式审干和肃反政策,经过全党整风运动,已固化成中共政党性格的一部分,这为1949 年后的中国必然制造出一大批政治冤案提供了合理性。
   
   1980年以后,胡耀邦执掌中共中央权柄,开始全面平反冤假错案。半个世纪前被误杀的所谓AB团的子女借机进京上访,江西省委党史室主任戴向青也搜集了大量有关AB团的冤案资料,同时送到了胡耀邦的面前。当时胡耀邦委派兼管党史的中央领导人冯文斌亲自前赴江西一一核实,归来后又将全部真情报告了胡耀邦。这份由胡耀邦派人收集的党史资料,后来被杨尚昆批转给党中央的有关负责领导们传阅。正当胡耀邦要为平反这件棘手政治大冤案,前后耗费了几年时间进行资料准备时,却遭遇了1987年中共党内极左派势力发动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胡耀邦被邓小平等政治老人逼迫下台,致使这一案件至今未能平反。 (首发《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