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点击北京奥运前的农民工命运 ]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再喋血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国人批判得够狠了”吗?
·牟传珩:《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民主墙运动”30周年文章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牟传珩:罢教浪潮席卷中国——国务院紧急下达“怀柔”意见
·牟传珩: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
·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牟传珩:中南海的真正“敌人”在哪里?——《零八宪章》遭打压启示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库恩受命中南海出书玄机——大陆爆炒洗红脑袋的洋作家
·牟传珩:曝光2009“两会”大截访
·牟传珩:中共“两会”前网络大清洗隐情
·牟传珩:中国工会的“克格勃”嘴脸——全总防范“敌对势力”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牟传珩: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牟传珩:揭开中国2009年“红色盖头”——牛年不“牛”新春无“春”
·牟传珩:贾庆林工作报告“六上”经 ——中国“政协”性质最新揭秘
·牟传珩:中共陷入新媒体恐惧症
·牟传珩:吴邦国回应《零八宪章》--全国人大大步向左
·牟传珩:2009年“两会”前沿战硝烟透视
·牟传珩:大陆“说不”情感再发作——“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点击北京奥运前的农民工命运


   2008年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命运再一次成为公众舆论关注的焦点。曾有报道称,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建议,对于主要从事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100万农民工,在奥运会期间"劝返回乡",并且要实行"奥运期间进京人员需县级证明 "政策。这个来自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的涉及歧视农民工身份建议,一经在各大媒体披露,立即激起了四面八方的一片鞭挞、质疑声浪,纷纷谴责北京政府在借口"奥运安全"的名义,侵害普通公民,特别是农民工的合法权益举措。针对如此北京地方奥运立法计划引发的海内外舆论压力,北京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又赶紧出面表示相关说法不准确,说因为目前只是 "奥运立法"项目征集阶段提出的问题,有些需要立法的,要按照严格的立法程序来进行(见《北京晚报》9月15日)。 
   然而,"奥运期间将劝返农民工"和"奥运期间进京人员需县级证明"等报道并非空穴来风。此据《法制日报》去年9月 19日 报道,奥运期间流动人口数量管理、市区及奥运场馆周边车辆限行、奥运期间休假等问题将不再通过立法予以规范,而由主管部门制定规范性文件。消息说,北京将 分四种不同情况进行管理:在京的流动人口主要是从事城市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农民工,在奥运期间劝返回乡。对于流浪乞讨人员,政府将加强救助,特别是以未成年人保护法、妇女权益保护法以及中央十九部委联合发文为依据,对未成年人实施强制性救助。此外,对于废品收购、小美容美发等行业,奥运期间将加强管理,把一部分流动人口挤出北京。而对于外省市进京人口,经请示国务院同意,可以发布通告,限制进京人员数量,如进京人员须出具县级以上证明等,从根本上控制流动人口。另据《河北青年报》报道,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在一次会议上指出,未来一段时间,河北省要大力实施 "护城河工程",确保不发生影响稳定的事件,确保不发生危险分子、可疑人员和危险物品由河北流入北京的问题。另据一侧消息报道,北京已经以奥运的名义强行关闭了50所农民工子弟学校。又据国际住房权利和驱逐住客问题中心发布的信息,北京市政府已拆掉了丰台区" 上访村"的房屋,而这里聚集了数千名从全国各地到北京上访、向中央政府投诉土地被侵占、强迫拆迁和腐败等问题的人,其中不少是失地农民。
   长久以来北京"劝返"、遣送的样本都是老一套。比如,每年政治敏感期间,公安部门都会按照惯例劝返、遣送部分滞留北京的外地人,其理由多是基于"维护社会稳定"以及" 保持良好形象"云云。眼下,北京市城管部门正在奥运会名义下开展"打造与北京奥运会相匹配的整洁、和谐、优美城市环境"活动,大搞市容"大清洗",相关部门纷纷出动,整治城中村、拔掉路边的摊贩,遣送上访者,到处都要"以奥运为本",为奥运开路。这些为迎奥运对"流动人口"管理的事实,足以说明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建议正在实施中。
   其实北京"流动人口"说法的主体就是失地农民和农民工,其潜意识里还是过去基于户籍歧视政策,将农民进城贬之为"盲流"的看法。中共中央曾在1953年、1954年、1955年和1957年连续四次发出指示,阻止农民流入城市,实施控制城市人口规模的政策,并要求城乡户口管理部门严格户籍管理。从此,农民向城市迁徙被官方贬称之为"盲流"。 1958年1月9日中共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91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该条例第10条第2款明确规定:"公民由农村迁往城市,必须持有城市劳动部门的录用证明,学校的录取证明,或者城市户口登记机关的准予迁入的证明,向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办理迁出手续。"这种极为严厉的户籍制度,霸道地把农村人口终生排斥在城市体制之外。
   中国"改革开放"后,农田大量被侵占,农民失地严重,他们便被迫进城打工。于是城市发明了"农民工"一词。所谓"农民工"是 指以农民身份在城市打工,且徘徊于城市与农村边缘的两栖弱势群体。但他们社会地位极其卑微,毫无人权保障,且受城里人的人格与法律双重歧视、排斥。他们大 多从事高难风险、又脏又累,无人问津的行道,但赚钱少,报酬又常常被克扣与拖欠。然而他们在一些人眼里,又与脏乱差、暴力、不稳定、抢劫、偷盗等联系在一 起。农民工们离乡背井,吃不好,喝不好,享受不到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基本人权保障,甚至劳动报酬长期被无故拖欠,但却默默坚守,用他们的汗水为城市建起高楼 大厦。面对如此窘况,他们却还要"头戴安全帽,面对镜头笑"。让我们用一个外国人的视角来观察一下当下中国失地农民和农民工的现状。罗伯特 .威尔在《当前中国工人阶级状况》一文中记述:"农村随着国家对全球市场的不断开放,地方官员大 量向开发商出售土地,对于村民却没有足够的补偿,农村地区的环境破坏非常严重,这个政策让数亿人挣扎于谋生的方法,剥夺了他们从前享受的集体经济的社会支持。超过一亿的人成为城市的打工者,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在新的出口为主的工厂干活,或者最脏最危险的工作,他们缺乏最基本的权利。对于许多打工者来说,在他们半永久地在城市居住下来后条件就越来越糟,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大,健康问题就随之而来。"在如今一个迁徙自由的开放时代,如果北京为迎奥运而要以户籍作 为一种 "藩篱",来制造人与人的分裂,以损害广大失地农民和农民工的权益为代价,就是在侵犯弱势群体的基本生存权、吞噬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任何公民在京旅游观光、务工劳动等正当权利,都是受宪法和法律保障的,任何时候都不容侵犯,不容歧视,而奥运期间更要保护。北京奥运的市容"大清洗 "不能违背宪法和法律,更不能与奥林匹克人人平等精神相悖。
   尽管现在北京市政府面对触犯众怒的窘况,又声称奥运期间劝返民工等报道内容不实,但眼下的市容"大清洗"事实,又显然无法消除公论的这种疑虑与担心。一些网民对北京当局"不实"说辞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北京奥运召开在即,类似于农民工、失地农民上访者等这样的非京籍人员,会不会成为劣等公民被以种种借口隔离开与奥运的 "亲密接触",最终还是要用事实说话。我敢说届时北京将看不道乞讨者、上访者和袒胸露背、满身污泥的农民工形象。即使农民工可以留置北京,也将被政治整容,"头戴安全帽,面对镜头笑"的。因为北京是铆足了劲要借此盛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有媒体报道披露:就在北京有关部门否认劝返农民工的计划不久,北京就上演了这样一幕:在五道口城铁站西侧两百米路北,一辆写着 "救助"字样的依维柯车停在路边,几名便衣工作人员围着一个中年男子蹲在地上抱着一个大哭的孩子,周围很多市民围观。听男子诉说,救助车辆要强行把他们带走,因此发生冲突。一个便衣说,为了奥运,现在又要强制救助了。 "救助"似乎是一种道义,可是一加上 "强制",就变成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变成了监禁和奴役,变成了对公民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的恣意践踏。众所周知,四年前,孙志刚以他年轻的生命换来了收容遣送制度在法律上的废止,推进了历史的进步。可是,今天奥运临近,这种世所诟病的收容遣送制度似又死灰复燃。由此以来,谁又能保证今后媒体报道的北京劝返农民工计划不会变换一下方式再付诸行动呢?
   
   此外,最令农民工头疼的是经济权益难得保障,"拖欠工资"问题一直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利剑。据说官方一再表示,涉及奥运的农民工工资不会拖欠。北京2008工 程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北京市建委主任隋振江在一次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对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是建设管理部门和劳动社会保障部门高度关注的一项工作。从去年到今年,我们也做了很多基础工作。通过统计、监控、摸底、排查来掌握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情况。奥运工程的农民工工资发放情况更是重点。从目前调查了解的情况看,奥运工程工地的农民工工资支付应该是得到保障的。"去年全国人大温家宝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称: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问题已基本解决。他说, 2004年我们提出用三年时间基本解决建设领域历史上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的问题,这项工作基本完成,各地已偿还拖欠工程款1834亿元,占历史拖欠的98.6%,其中清付农民工工资330亿元。另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消息, 2004年至2007年7月底,全国累计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433.2亿元。为此,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表示,我国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基本解决。大部分省份已建立了工资保证金制度,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的工作重心已由 "清理旧欠"向"预防新欠"转变。似乎中国不再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然而,官方这种数据统计与新闻宣传大有问题。即统计是以城市建设单位付给包工头工程款为凭,但农民工却不一定拿到钱。在这背后,还存在诸如包工头索要到工钱后卷款逃跑,或者任意克扣农民工工资,不能足额发放等现象。这样统计出来的农民工工资清偿率,自然已经被"注水"造假。特别是对于一些地方政府而言,建筑单位都是行贿大户和 "税收大户",地方政府自然会对他们进行袒护,更何况在一种大涂政绩脸面现实面前,地方政府在对待农民工工资上取得"高清欠率",很难令人置信。刚刚发生在郑州的农民工围车讨薪,便对此做出了最新解读。《河南商报》最新消息: 2008年1月3日,因拖欠农民工工资,在郑州市打工的一帮农民工将企业老板的奥迪A8轿车围住,讨要工钱。他们冒着凛冽的寒风,拥被而坐,上演了一幕不要到工钱誓不罢休的围车阻击战,令社会舆论哗然。起因是济源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拖欠他们的12.2 万元的工程款达四个月之久。还有最近《参与》作者刘正有文章透露: 2008年1月7日 汇东开发区西段和四川理工学院的公路主干道被农民工和建材供应商大约100人打着横幅标语"讨回血汗钱"将公路堵死了,重庆商业街的商住楼顶也有一幅标语"讨回血汗钱" 还有一妇女要从楼顶上跳楼。据讨薪、讨债者诉说,"我们向中央、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等,各级行政和司法机关 8个部门都反映。165名农民工就是165户家庭,20户材料供应商就是20户家庭,合并就有185个 家庭生活、生存权。迄今也未有任何有关责任部门回复。我们被逼得走投无路了,今年春节快到了,今天大家才再次找建筑商要钱,老板却躲起不见,只好去跳楼、 堵公路的,也是政府官员伙同开发商、建筑商骗咱们老百姓的血汗钱。"这就是北京奥运来临前的中国农民工经济命运。可见,温家宝总理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已基本解决"说还远远没有兑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