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故国乡土》十七、结婚]
王先强著作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国乡土》十七、结婚

天地变得干燥,一阵稍带寒意的风吹过,就把街上的沙尘、纸屑都卷起,扬上半空,迂回盘旋,叫街上的行人,总要侧头、遮脸、闭眼,待平复后,才双手拍打肩膀,上身下身扫,慢慢再赶路。

   街上偶尔还有大字报,甚至有质量很高的、要求自由民主的大字报。这当然是不怕坐牢、不怕杀头的人写的。但就其总的形势来说,是已经定型了:红的红,黑的黑;当官儿的当官儿,为野民的为野民;界限清楚,等级分明。

   黄刚不可能是红,而只能是黑,不可能当官,而只能是野民;他非常明白他的处境;他知道他不可能有甚么可指望的。这次冒着风险去争一级本来在十年前就应得到的工资,争到六块钱,这实在只是一个意外的、侥幸的、小小的收获。要是人家硬不给他,争也枉然;甚至人家说他针对革命委员会,打他成反革命份子,他也无可奈何,也得承受。尽管如此,他也仍然是心平气和的去面对一切,期盼着明天可以改变一些,改变得好一点。他不相信这个社会会一成不变,更不相信自己会永远被厄运所缠绕。因此,他总是留心国家的大事,留心社会的动态,而同时也留心街边的、看来不足轻重的大字报;他希望有个变数。

   这一天,黄刚趁了送公款去银行的机会,走到街上来,见一幅墙上贴有大字报,便就冒着风沙站下来看。

   突然,黄刚身后有响动,像是有人叫谁。他转过身来一看,呆了。面前站着的是十多年不见的李小花。那个在山村小学里,于晚修课上,借故回转身来问功课,而用眼神不停的瞅着他黄刚的李小花;那个曾经被目为与他黄刚有密切关系,受山村小学班主任批评谈恋爱的李小花;那个在旷坡野地上嘱他黄刚读书毕业后,或工或农都去找她的李小花;他定睛再看,是那个李小花!

   囿于自己的恶劣环境,囿于自己居人之下,黄刚没有胆量去找李小花;后来,随着年纪日渐增长,遭遇的波折越来越多,他也越加的惦念她,越加的觉得她当年那不屈于社会现实、敢于投向他怀抱的大无畏精神,实在难能可贵。与此同时,一种沉重的负疚,更日益深沉的压迫着他。终于,有了些许空隙,他于读高中时,趁了假期到她乡下去找她。然而,非常可惜,他找不到她;他带着无以形容的惆怅,离开那伤心地。此后,竟是杳无音信了。

   十多年了,不见李小花踪影,不闻李小花讯息;十多年了,她突然出现在这里,突然站在面前;她的头发黑中带点褐赤,扎了条辫子,垂在脑后;她的脸上,好像有一层浅铜色的薄膜黏着,皱折有纹;她的身体瘦削,架着白衣蓝裤,轻飘飘像要飞上天空去似的;她的手和脚,在纤弱中显得粗顽……。骤眼看去,她十足的乡下人,十足的种田女!这又显然已经不是山村小学那个清纯美丽的李小花了。黄刚站着,看着,脑际间似乎放电影般的闪过无数时空、无数往事,又似乎是沙漠一片,万里荒原。啊啊,他搜索到李小花那对漂亮的眼睛了,他摸捉到李小花瞅着他的那奇妙的神韵了……;隐藏在他心灵深处的清秀可人的李小花,在那瞬间翻动、浮现,婀娜娇媚的走出来,风流可爱的站在他面前……

   「花……」黄刚惊叫,但却说不出话。

   在此一刻,黄刚想移动脚步,想张开双臂,想做一个欢迎的表示;不过,他最终甚么也做不来。

   「你……,你……」李小花喃喃的。

   山村小学毕业,李小花考不上中学,在旷坡野地上向黄刚奉献出一颗对爱的赤诚的心后,无奈回村去老实务农。一朵鲜花,失落在烂泥牛粪中,殊为可惜。不过,尽管如此,清香仍飘溢,飞蝶仍追来,不少人,包括县上的大干部,仰慕芳名美色,纷纷寻觅来到穷乡僻壤,要见李小花。然而,李小花芳心已有所属,故而拒人于千里之外,一头只挂着个黄刚;这是她的依托,凭着此,她孤芳自赏,自享清高。自那别后,她就没有再见到黄刚,只打听到一些他的断断续续的消息,但她坚信他会来找她,她坚信她最终会拥有他,她痴痴的等,等呀等,永不言弃,她也真的是个少见的、难得的长情人。当她知道黄刚曾经去找过她,她就更欢欣鼓舞,更坚定了她的信念。

   风雨里来去,泥土中打滚,李小花的生活苦不堪言,光彩终渐渐的黯淡去,只是心还是那颗心。有时候耕完一坵田,耙完一幅地,她满身汗臭,手脚乏力,端个坐在田头地边,迷茫的望着远远的青山,想起黄刚来;要是这个时候黄刚在她身边,谈上两句,搂她一会儿,那该多么好,那该多么幸福。有时候,她躺在家里乌黑小房间的木板床上,眼定定的望屋顶上的横梁,耳闻忽隐忽现的狗吠声,也想起黄刚来;要是这个时候,黄刚在身边,谈上两句,相拥共眠,那该多么好,那该多么幸福。黄刚在县城读书时,由于种种的人的原因,她没有去找他;几年后,她知道他去更远的地方读书了,居然因为人的原因之外,再加上通讯的落后,竟断去讯息了。她回忆起黄刚时,天苍苍,地茫茫,不知心上人在何方,只好无奈地化做更深沉的怀念。在这种的怀思中,她常常回首山村小学的日子,那面对面、眼望眼的时刻,真的奇妙,真的美好,令人刻骨难忘!可恨那个班主任,一棍从中打下来,活生生打破了一个七彩缤纷的憧憬;谈恋爱,谈恋爱又怎样,难道谈恋爱触犯了天条?她也常常回首那旷坡野地上的幽会,想起她对他的示爱宣言;那里再也没有人干扰,那里是绝对的自由的,本可相拥长吻,可他老实得像个木头人,只是想着不能相就,要她去找大干部,真的气死人。他背负着地主家庭的包袱,有太多的顾虑,不敢逾越雷池半步,多么的可悲呀!地主家庭又怎样,难道地主家庭的人就不准吃饭,不准睡觉?唉唉,这些都远去了,只剩下了她的痴心妄想。她孤独,落寞,挣扎!终于,她有点灰心了,有点失望了,但无论怎样,对黄刚的那片赤心的爱仍在支撑着她,她的信念并无完全逝去,她仍然盼着见他。她想,要是此生不再相逢,她也不会另嫁他人了;如果仅仅是为了要生个孩子而嫁与他人,则是毫无意义的,那不如就孤身走完人生路算了。

   天光天黑,时日逝去,想不到竟在这一天,竟在这城市的街道上,李小花又碰上了她日夜怀念的黄刚。她望着他,是黄刚,是成熟了的、英俊潇洒的黄刚!她一时不知该说些甚么,不知该从何处说起……

   「你……」黄刚还是说不出话。

   在此时刻,黄刚又能说些甚么呢?

   「你……,还好吗?」李小花压制着自己的心跳,这样的问了一句。

   黄刚的胸口炽热,脸在发胀;听了李小花的话,他心头才似乎平缓了点。

   「好,好!你也好吧?」黄刚说。

   「很好!」李小花答。

   随着,陷入沉默中。不是沉默,是都在估量对方,等待着一种裁决;裁决前的平静,更显示出心中的动荡和煎熬。

   终于,黄刚鼓起勇气,要探明李小花尚属单身闺女,还是早已委嫁他人?这是目下困扰着他的最大的问题了;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才能确定如何对待她。

   事实上,李小花又何尝不是这样?

   两个年轻人呀,互相的心系着心,却互不往还多时,这真是有点欠缺天时、地利、人和了。然而现在,那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了,就要展开的,将是两人共同谱写一页新的诗篇吧!

   「你……,找了个大干部结婚了吧?」黄刚大胆的问。

   但无论怎样,黄刚的心又跳得厉害。

   「我不稀罕大干部,我没有结婚……,我一直在等你!」李小花瞥了黄刚一眼,似乎发泄了点怨恨,但却又是落落大方的答。

   「是吗,这太好了,我也还没有结婚……」黄刚突地欢喜欲狂,简直是尖声叫了起来。

   她一直在等他;这令黄刚太感动了,忘形了,立即展开双臂,跨步上前,要紧紧的搂住李小花,要热热烈烈的亲吻她……

   李小花闪开了,严肃地说:「这是当街,大庭广众,你不要胡来。」

   黄刚这才醒悟过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展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傻笑。

   李小花也乐了,十多年的等待,没有白等,终于等来了今天,但是,她没有笑,彷佛又在思考着一些甚么东西。

   当黄刚知道李小花是从乡下出来游玩的时候,就热情的要为李小花安排吃、住等问题;李小花说她已经找旅店住下了,不要麻烦了。

   看时间不多了,黄刚就约了李小花,共进晚饭……

   入夜,一轮明月高悬半空,白白亮亮。黄刚带了李小花,来到公园幽静的曲径上,漫步前行。这里两旁有零零落落的花盆,种着一些花草,有一、两盆,还开出三、四朵东斜西倒的花儿来,点缀着那似乎也是凋零的环境。几乎没有游人,四周静得很。他和她走到一片树林里,找了张长石,便坐下来。他们前边不远处,是一片空旷草地,泻满了洁洁白白的月光,柔柔和和,如银似水。

   那一年的那一个晚上,山村小学里的操场上不是也有这样的月光吗?就寝的钟声响过,人都上床去,独留校舍凸立在银光中,与那灰白灰白、绿黑绿黑的荒原,混和相融。教室后边的地上,一对人,在对望,也透过门框,望那操场,望那荒郊,到处柔柔和和,如银似水……

   两人都沉浸在美妙的往事中。

   终于,李小花紧缩一下,双手抱臂,软绵绵的倒入黄刚怀中……;她像当年那般的倒入他的怀抱里……

   黄刚轻轻的搂了李小花……有点迟了的搂抱呀……

   他低下头,几乎贴着她的耳朵,温情的说:「花,你一直在等我,你真好,现在,我只想着跟你结婚……我今晚就要跟你结婚……」

   「我早就等着这一天……」她轻轻声的回应。

   有阵微风,吹得树梢摇;漏过叶缝落在地上的碎光,就来回乱晃。

   十多年的、近乎绝望的分隔,在今天完完美美的弥合了;十多年的揪心撕肺的牵挂,在今天化做激奋高亢的欢乐了;此一刻,多么珍贵的一份时光!

   深藏久酿的爱,从心底喷发,像火山般猛烈……;爱燃烧着他,驱使他,爱也燃烧着她,也驱使着她……;他终不顾一切的挥舞他那孔武有力的双手,搂抱起她来,搂抱得紧紧实实的,好久好久不放下;她软软绵绵的,任他搂紧搂实,一动不动……;此一刻,所有语言都是多余的;此一刻,天地都动容,都悄然的躲在一旁!

   十几年前,在山村小学里,在旷坡野地上,他没有对她说出「我爱你」这句话,现在,他用几乎粗暴的动作宣示出来了。她无比的喜悦,无比的幸福。漫长、冷酷的岁月,侵蚀不去她的心和她的情,如今分分明明的摆在他面前;她的这个心和这种情,超越了时光,超越了阶级,超越了一切鸿沟和束缚,像一朵灿烂的山花,绽放出一股晶莹纯洁的光芒。这个世界有她这种心和这种情在,这个世界就并不太坏!──想支配世界只能是枉然。

   疯狂过后,大家都回到现实里来,冷静了。

   「花,我想着结婚,但我也想着另外一些问题……」他说。

   「甚么问题?」她问。

   「我出身地主,家庭也复杂,你都知道的,直到现在,人家还说我坚持反动立场,要清理我回农村去……」他说。

   「我从来就鄙视这些问题,不把这些问题放在心上的……,农村,农村又有甚么可怕,我就在农村过了这么些年,也活了下来。」她回答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