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中国的“出身歧视”及演化——大学生考公务员纪三80225]
孙文广文集
·致胡温 建议取消国庆大游行90910
·流水、民意、堰塞湖 90917
·我收到“放血”恐吓90919
·增加“国庆口号”的建议2009年9月23日
·孙文广请最高法枪下留人——六评新疆事件91014
·民族和解与开庭审判——七评新疆事件91019
·请奥巴马维护美国尊严2009年10月30日
·该拆中国柏林墙2009年11月9日
·1958我当农民见证公社化和饥荒91130
·山东各界纪念《08宪章》一周年2009年12月7日
·自由亚洲造谣?或当局伸黑手?2009年12月18日
·联邦制与两岸关系2009年12月29日
·恶法非法刘晓波无罪2009年12月31日
*
*
2010年文章
·成都要办人民公社?—论农业发展两条道路100227
·普选、直选应入宪法 —给全国两会信100302
·竞选启示修改选举法——给全国人大信之二100304
·必须制止截访绑架——给全国人大信之三100308
·临沂访民六人在京被绑架 ——给人大信之四100309
·访民李红卫家人被绑架——给全国人大信之五100309
·新疆八个月后开放电邮——论索赔和究责100323
·请听疆民心声——再论索赔和究责100327
·状告济南公安局不作为100329
·2010清明节声明—悼念英烈 拒绝遗忘100401
·2010年清明祭奠日记100406
· 当局不该急着杀人—论袭童案100517
·六四判死缓济南段练昨结婚100524
·济南聚会纪念六四21周年100530
·明灯烛光悼六四100604
·赵紫阳要走宪政道路—纪念六四21周年100606
·新作《逆风33年》前言、后记100720
·逆风33年》分类、编年目录100721
·建议修宪去「社会主义」100722
·应该修宪除去马列毛邓——《逆风33年》选篇之2 100724
·建议修宪去「共产意识形态」——逆风33年选篇之4 100726
·宪法中不该有人物姓名——逆风33年选篇之5 100727
·我看韩寒100730
·建议修宪去“社会主义”100818
·抗议封杀郭德纲100816
·建议改国名去“人民”100818
·电话骚扰疑似栽赃法轮功1009029
·涉及12城市的恶性电话骚扰100905
·反对掠夺宅基地100930
·济南各界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101009
·刘晓波获奖后致五中全会101013
·亚运短信101113
·韩足打败中国我叫好101118
·上海大火必须追究领导责任101122
·台湾选举与上海大火101126
·德国之声茅于轼孙文广出境遭拒绝101202
·我为何争取去奥斯陆?101207
·遭遇电话窃听、骚扰和盗用1012
·从纳粹、苏联到中国的金牌体育101230
*
*
2011年文章
·请胡锦涛看望无家可归者110108
·请胡锦涛放了高智晟——看胡总如何下台之二110112
·救救暴拆下的“窝民”110120
·孙文广李红卫公园演讲频被骚扰(自由亚洲报道)110128
·除夕看望遭非法暴拆的窝民110202
·上海暴拆民宅建豪华党校110209
·埃及变天对中国民众的启示110212
·声援上海冯正虎110218
·修法四建议110302致:2011两会
·还我电脑110308
·抗议4次抄我电脑110320
·强烈抗议抄家迫害李红卫110323
·从中东到中国,从革命到散步(法广)110327
·活捉巴博与人权干预110412
·广场行思录110419
·评央视《永远跟党走》110505—看全国大学生校园文艺会演有感
·济南聚会悼六四22周年110601
·110601济南聚会悼六四22周年
·中共党员该反思历史——写于中共90生日
·济南聚会悼六四22周年110601
·访民李红卫被劳教1年9个月
·目睹李红卫遭截访
·去劳教所看李红卫有感110716
·我为何退出股市?110721
·新华社造假?建议开放外媒采访
·一位初中生的问题110805
·为大连集会示威叫好110817
·女警仗势逞凶于山大门外(视频)110818
·大学生怒吼与中国希望
·卡扎菲邓小平的同与异110828
·给胡温提几点建议110904
·李雙江成名爹 自食其果110908
·110911民愤突发与官方封锁 李双江儿打人思考之二110922
·与大学生讨论吃饭问题——寄语大学生之一110930
·我看出租车罢工111017
·广场示威 解体专制——评卡扎菲之死111024
·山东济南四起聚会为陈光诚庆生111112
·冲破黑暗 还陈光诚自由111112
·抗议撕我选举张贴物111126
·投票日不得投票111213
·山大选举违法求索人证物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出身歧视”及演化——大学生考公务员纪三80225

   过去的中国升学考试有过“出身歧视”,现在招公务员的“非党歧视”是其演化的结果,有相似,不同在于前者隐蔽,后者公开。
   
   (一)对“黑五类”子女的“出身歧视”
   在人类历史上的“出身歧视”,多发生在共产极权国家,是针对对 “剥削阶级”及其子女的歧视。这种歧视以后发展成阶级灭绝,在中国苏联东欧的共产主义运动中就一度消灭了地主阶级、富农阶级和资产阶级。在中国反对“歧视”的人很多成了“反革命”、 “坏分子”、“右派分子”。于是在中国专政对象就扩大成为“地、富、反、坏、右”,又叫“黑五类”。
   

   从1957年反右之后,“黑五类”子女受到的歧视,包括升学、就业、当兵(填写的申报表中有一栏是“出身”即“家庭出身”)。“出身歧视”曾经伤害过很多青、少年,当时有些“黒五类”家庭出身的学生自暴自弃,形成社会问题,当局只得提出 “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以便改造,减少反抗。
    “文革”开始,大学停止招生,在这之前的高考,中央都有针对家庭出身的歧视性规定,“黑五类”家庭出身的子女遭遇“不宜录取” “降格录取”。把很多品学兼优的学生排斥在大学门外。
   
   (二)当时“不宜录取”遍及全国
   1949年之后在土改中剥夺了地主、富农的土地,出现了大量的侵犯地主、富农人身权利的现象,1957的打了55万右派。从此之后,“黑五类”(地、富、反、坏、右)的子女就受到各种歧视。对这种歧视常有所闻,我的朋友李昌玉就认识一个姓任的,该人地主家庭出身,品学兼优,1958年没考上大学,他不服气,一直考了8年,直到文革开始停止大学生招生才作罢。后来知道是因为自己家庭出身不好,不能被录取,八年的光阴就这样白白地浪费掉了。
   。
   最近看到袁剑平发表在《炎黄春秋》上的文章《文革前高考“不宜录取”政策的回忆》(注一),该文集中了很多事例和数字。记录了“黑五类”子女在升学中遇到的歧视,现摘录如下:
   
   “……受伤害的也不单是高中生,连初中生也因同样的缘故剥夺了上高中的资格;而且这样做并非一年。文革初期开封某中学档案室被撬,学生们发现正要参加高考的66届应届毕业生的政审档案,……证实了直到 1966年“不宜录取”、“降格录取”仍在执行,只是因为“文革”突起导致高考中断,才悄然止息。经查档案,1958年河南省某市高考“不宜录取”的比例是7%,1966年是 6.1%。自1958年至 1966年,8年里全国遭“不宜录取”“降格录取”的高、初中生究竟有多少?只有问老天才能知道。”(注一)
   
   (三)高考录取黑箱作业,贯彻“出身歧视”
   1949年之后中共掌权,贯彻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阶级斗争服务,于是高考、升高中的录取工作都实行黑箱作业,对“黑五类”(地、富、反、坏、右)子女进行歧视性筛选,通过政治审查,分别不同情况,定出了四个规格。一为“不宜录取”,二为“降格录取”,三为“可录取一般专业”,四为“可录取机密专业”,要根据政审定出考生属哪一类。定为“不宜录取”者考试成绩再好也进不了大学。这种歧视伤害了众多的无辜青少年。作者袁剑平在文中举出了大量事例。
   
   “江雪,1954年从入朝志愿军退役经考试插班到育才中学初二,始终保持门门功课 5分的优异成绩。被保送入高中后,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过小说 ,又是校学生会副主席 、团支书,还多次被评为“三好学生”、“优秀团干部”,1959年高考时,江雪对自己的政治表现和学习成绩都是很自信的,报了北大、北师大等名校。然而,他接到的是一封这样的信:“由于招生名额有限,今年你未被录取”。后来,江雪才知道自己因为家庭出身问题而落榜 ,并获悉在 1959年的文科考生中,各科成绩都在 85分以上的,全省只有两人,江雪分数最高。当时有八所大学都想录取这位‘省文科状元’,可是均在‘不宜录取’政策面前望而却步。”
   
   “获得首届徐迟报告文学奖的作品《胡杨泪》记述的主人公钱宗仁也是一位不宜录取者。钱 1963年在湖南参加高考时是湖南省的前十名,清华要录取他,因家庭出身问题 ,他所在的公社不给档案。1964年他第二次参加高考,被哈尔滨工业大学录取,3个月后,因公社书记多次到学校逼迫,迫使学校将其退学。1965年他又一次要求参加高考,公社出面不准他报考。钱宗仁被迫到新疆谋生,过着极其艰苦的生活,但是他仍然自学数学。1984年《胡杨泪》一文发表后,钱宗仁引起各方面的重视,改行到《人民日报》当记者,正当他准备大干一场时,却被诊断出已是肝癌晚期,于 1985年l0月 1日凌晨去世 ,年仅 4l岁。”
   
   (四)右派子女遇到的歧视
   1957年55万知识分子被打“右派” “黑五类”,在以后的22年里,不但“右派”本人受到摧残、专政,而且株连子女,他们在高考中多被列为“不宜录取”,据袁文介绍:
   
   “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年 9月出版的《荆棘路》中收录了著名剧作家吴祖光的几篇文章,他谈到自己因鸣放而被打成‘右派’后的悲惨遭遇 :‘什么反右、批判、检查、劳动我们都经受了;但是使我最痛苦的是我的家庭,我的母亲、妻子、子女……再说我们 3个孩子,都不许升学。长子吴刚去近郊农村‘锻炼 ’,次子吴欢初中读完也送到北大荒, 作了7年‘兵团’通讯员,每天走 70华里送信的苦役。小女儿吴霜初中毕业后 ,竞被原来最喜欢她的女班主任老师取消了她升学的权利,只能留在家里……。’吴老在这里记述了初中不能升高中的小女儿。我的一位中学老师夫妻二人曾带过一个业余班 ,里面全是初中不能升高中的学生,这些学生不能升学更不能进工厂。老师说他们都很刻苦,既爱学习,又能干活,良好的学风、艰苦的环境让他们夫妻至今难忘。”
   
   集作家、画家、艺术家于一身的冯骥才也是一位天津的“不宜录取”者。在接受台湾作家施叔青的采访时,冯说 :“我 1961年高中毕业 ,考中央美术学院,我出身不好,复试完了,教师告诉我:你愿不愿意上李可染的山水画系?’我说:‘愿意。’最后我没有被录取,原因是我出身资本家的家庭……”(《文坛反思与前瞻》,新加坡,明创出版社,1989年)
   
   (五)遇罗克遭遇“不宜录取”
    遇罗克是“文革”中反对“出身歧视”的英雄人物,他写了“出身论”,后来被判死刑,他自己也有“不宜录取”的经历。
   
   “遇罗克 1942年生,北京市人,其母是解放初期北京一家有十几个工人的小厂老板,遇罗克因此成为资本家出身。1957年遇罗克的父母双双被打成‘右派’。1960年他参加高考时落榜。之后,他主动报名到北京郊区人民公社当农业工人。1962年遇罗克又参加了高考,北师大准备录取他,但他所在的大队却坚决不给档案,理由仍是“家庭出身问题”。结果,他再次名落孙山。”。
   
   (六)孙中山的孙女也不能幸免
    袁文介绍孙中山的孙女孙穗芳在《我的祖父孙中山》的后记中记述:“1955年 ,我从上海第八女子高中毕业,我三年高中的总平均成绩在 90分以上 ,还被评为五好学生。在教师的指派下,我还负责帮助五位同学通过了毕业考试。虽然有这样的成绩……我不能进入任何大学读书。我对自己的未来非常悲观,却连哭都不敢哭……就写了一封信给祖母宋庆龄……祖母很快回了信,信上说:上大学不是人生唯一的道路。不过,她在信的最后一行提到:但愿我明年能进入大学;次年我进入上海同济大学。”孙穗芳的回忆表明 1958年以前高考中也有类似的政审条件。只不过 1958年以后政审涉及的内容更多了而已。”
   
   (七)关于“降格录取”
   降格录取的典型是考生吕延梅她“初中时是‘全5分’学生,被保送到高中部。他虽出身富农,但自恃学习成绩优秀,报了北京大学数学系。他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信封右下角印着北京大学四个字,但被蓝水钢笔划掉 ,改写成‘开封师范学院’,又被用钢笔划掉,最终改定为‘开封师范专科学校’。开封师专属两年制大专。吕延梅虽被该校录取,上的却是一年制的数学短训班,这种短训班不算学历。从北京大学一降再降,落到师专一年制短训班,吕延梅可谓1959年高考‘降格录取’的典型。”(注一)
   
   (八)“出身歧视”与“非党歧视”的异同
   “出身歧视”与“非党歧视”都是侵犯人权,但是“文革”前歧视“黑五类”子女是通过黑箱操作,即由党务工作者对学生做政审核查,确定谁是“不宜录取”,但不公布,很多人并不知情,包括考生本人,这些出身不好的学生在高考前,怀着美好的理想,拼力准备,其实他们的命运早已被政审人员决定;直到最后名落孙山,他们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有人还怀疑自己是临场没发挥好,很少有人想到他们考不上大学是因为他们的父辈是右派,是地主、富农。善良的人们往往不会想到当权者事先就决定了他们“不宜录取”的命运。
   
   人们要问:既然事先定下了考生们的命运,为什么考前不告诉考生?不是可以省了他们备考的忙碌、等待发榜的焦虑和对未录取原因的猜疑吗?但是当局却丝毫不考虑人权的侵犯和考生及家人的愁苦,当时上层公开的宣传仍是:“家庭问题是有成份论,不准成份论,重在政治表现,而实行蒙蔽的政策。当局为了保持自身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而采取黑箱操作业。”
   回顾过去50年的历史,当局从五十年代 “出身歧视”演化到现在公开的“非党歧视”,都是严重侵犯人权,前者是隐蔽的黑箱作业,后者却是明目张胆、在光天化日之下公开进行。这说明当局在践踏人权方面因为没有遇到有力的反抗,因而更加肆无忌惮,我们对此不该保持沉默。
   我们理应争取彻底废除人权歧视,废除“非党歧视”。
   
   注一:《炎黄春秋》2007年第六期
   
   2008年2月25日孙文广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1365531735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