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盛雪文集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血色黎明
·请点燃一支蜡烛
·抒情诗人与敌对份子
·雪魂飘隐处 满目尽葱茏
·爷爷的恩缘
·我为刘贤斌绝食
·埃德蒙顿并不寒冷(多图)
********
用心听西藏
********
·敬请联署——
·超越禁忌 缔造和平
·达兰萨拉不是故乡
·专访达赖喇嘛——1999
·西方首脑会见达赖喇嘛高峰期----加拿大总理哈珀又迈一大步
·达赖访加 华人争议
·红色的海洋 黑色的悲哀
·RED SEA, BLACK GRIEF
·藏人地震捐款为何被拒----且看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如何讲政治
·西藏真相
·寻找共同点——日内瓦汉藏会议:背景及缘起
·慈悲与尊重是汉藏关系的前途——温哥华汉藏论坛评述
·用了解、理解来化解误解——北美华文媒体访问达兰萨拉
·搭起漢藏民族相互瞭解的橋樑——谈多伦多汉藏论坛
·一路走来的脚印
·百位华人学者及民主人士与达赖喇嘛尊者对谈
·關注西藏命運,華人自我救贖
·透过藏人自焚的火焰(图)
·3. 10 請華人發出正義的呼聲
·暴政有期 大爱无疆
·暴政有期 大愛無疆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在加拿大藏人于国会山举行的集会上演讲
·要求加拿大国会就西藏紧急局势举行听证会(请签名参与)
*********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
*********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一)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二)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三)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四)
**********
朱小华案独家报道
**********
·THE ZHU XIAOHUA CASE: A WINDOW INTO CHINESE HARDBALL POLITICS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恭贺盛雪出版诗集《觅雪魂》

    陈破空

   
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右一为陈破空 我们的朋友盛雪,我们熟悉她,是因为她的政治活动。然而,我们更 应该熟悉她的,是她的文学创作。我相信,盛雪女士持之以恒的文学 耕耘,根植于她的信念,在一首题为《诺言》的诗中,盛雪表达了这 种信念:

     “那个荒凉的春天我向大地许下诺言   孤身上路去追赶我命中注定的信念   去追赶背叛的太阳   抢回阳光还你温暖   大地给我以公平的回报   卸掉河流山川的锁链让万物直起腰杆。”

   在流亡中,我们要谋生,我们要从事政治反对运动,在这之余,我们 的一部分朋友,包括盛雪,还从事文学创作。而这种文学创作,就只 能是业余书写;虽然是业余书写,却是心灵和真情的书写。可以说, 以盛雪为代表的流亡民运人士的业余创作,胜过国内许多作家的专业 创作。流亡中的写作,流亡的艰辛,但盛雪却乐观,无怨无悔。她宣 布:“我不是一个不幸者。”盛雪曾经这样写道:

     “正因为痛苦汇成了河,幸福的小船,才能安全地通过。   正因为种下了苦难的种子,收获到快乐,才是如此难得。   正因为走惯了崎岖的荆棘路,前面的阻碍,才算不上什么坎坷。   正因为到处是羞辱和冷漠,我才懂得,人要有尊严地生活。”

   盛雪的这首诗,题为《我不是一个不幸者》。是的,盛雪不是不幸 者,我们都不是。至少,我们还可以与真理同行,与未来共存。而无 须看人眼色,仰人鼻息,苟且偷生,一如国内那些御用文人。

   在当今中国国内,一切都被商业化和庸俗化了,文学也不例外;无数 产品属于假冒伪劣,文学作品也不例外;许多人堕落了,作家也不例 外。张艺谋试图要向外国人炫耀中国的历史,却虚假得令人不堪;贾 平凹自以为在炮制当代《红楼梦》或《金瓶梅》,却浅薄得令人作 呕;余秋雨妄图给国人以“道德训示”,却虚伪得令人恶心。

   在中国,深入每一个角落的当代独裁,远远超过历朝历代。当代极权 者,垄断了政治,垄断了社会,也垄断了文学。官方作家,御用文 人,他们在笼子里的书写,成了鹦鹉学舌,邯郸学步,供极权者娱 乐,而对于大众,则是精神鸦片。在那种条件下,除了当今尚有少数 异议人士的不屈呐喊,早些时候,即便沈从文式的沉默,也显得不 易。

   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给德国小说家君特.格拉斯,他在获奖仪式 上,发表了题为《人类的毁灭已经开始》的演讲辞,其中,有这么一 段:

     “比其他艺术更甚,文学预设一个确定的行动场所──那就是未   来。文学的生命,长过绝对的统治者;文学的生命,长过神学或   意识形态的教条;文学的生命,长过一个又一个的独裁政府。审   查制度一再被解除,言论获得自由。文学的历史,有一部分,就   是书籍战胜审查制度的历史,作家战胜权势者的历史。因此,在   最坏的时代,文学都永远拥有一位盟友──未来。文学,具有最   强大的持久力。”

   当然,君特.格拉斯在这里所说的文学,是真正的文学,是人学,是 人性的艺术。在真正的文学面前,坦克和机枪是无能为力的;坦克和 机枪终将锈蚀,而真正的文学,却具有不朽的生命力。所谓柔能克 刚,柔胜于刚,就体现于此。

   
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2008年2月5日纽约新书发布会

   我祝贺盛雪女士新诗发表!并祝愿她,胸中日月,笔下乾坤,更上一 层楼!

   (2008-02-05在《盛雪新诗发表会》上的发言) 民主论坛 2008年2月1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