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盛雪文集
·27年揭露六四 盛雪入選麦克林「加拿大故事」
*************
评诗集《觅雪魂》
*************
·陈奎德:雪韵
·诗集《觅雪魂》如何成为禁书
·盛雪诗集《觅雪魂》纽约发布会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北明: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陈破空: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刘真:《觅雪魂》的另一种荣幸
·黄河清:四美俱,二难并
·阿海: 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散記
·黄河清:盛雪《觅雪魂》诗集成为大陆禁书的事实证据
·黄河清:且觅丁亥雪魂,聊述戊子衷肠
·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费良勇:《覓雪魂》就是自由魂
·胡平: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
·野火:捕捉詩性的灵光1
·东海老人: 聯賀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
·刘路:败仗
·文婧: 尋覓圣雪的灵魂1
·三妹:读盛雪诗文随想
*************
友人赠诗赠文
*************
·黄河清:俚词贺盛雪获英女王颁发钻石勋章
**************
百年不风流 千古人传颂
·
**************
·超越时空的对话
·迟了半个世纪的臧家祭奠
·百年滄桑夢頻碎 風雲人物青史垂(图)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追尋英魂 還原歷史(多图)
·歷史長河 百年一瞬——《百年不风流》编后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千古人传颂》前言
·追怀昔日的“大学精神”
·直书信史在民间 (上)
·代理天津市长——臧启芳雄才难展的从政之路
·張學良內定的天津市長到底是此臧還是彼臧
***************
加拿大“十元人道救助”计划
***************
·愿帮助你的 也都平安
·呼唤人性的温暖 ——记“10元人道救援行动”
·"不要讓好人孤單"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年会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 资助维权大陆人
·多倫多10元救助 7年來籌逾4.5萬 捐贈中國逾20名繫獄維權人士
·10元人道捐助 7年籌款4.5萬元
·十元计划及海外救助中国良心犯行动
·中共人权迫害加剧 民运人道救援先行
****************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选编
****************
·刘淇昆评炉霍事件
·加中国人权联盟呼吁哈柏关注中国人权
·加朝鲜人权协会呼吁救助将被中共遣返难民(图,视频)
·藏人新年绝食抗议 民阵呼吁华人声援
·韩广生谈王立军其人及对中共政局的影响(图)
·李竹阳:理解父亲秦永敏的政治理念
·悼六四 李必丰儿子到多伦多朗誦父亲詩歌
杂项
*****************
·Ben Arnold《真正的名扬四海:硬盘!》
杂议万象 历史留痕
******************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关于中国——和某留学生的电邮通信
·黄河清:盛雪成了一具牺牲!
·岁月留痕——一封旧信
English articles
·
·The Struggle of Three Books
·Edmonton is hom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Ottawa’s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Site Is Fitting, Says Chinese
·SHENG Xue: Subcommittee o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Steamed up about censorship
·加拿大國會山的國際人權日
·You -I-Sense-Black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恭贺盛雪出版诗集《觅雪魂》

    陈破空

   
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右一为陈破空 我们的朋友盛雪,我们熟悉她,是因为她的政治活动。然而,我们更 应该熟悉她的,是她的文学创作。我相信,盛雪女士持之以恒的文学 耕耘,根植于她的信念,在一首题为《诺言》的诗中,盛雪表达了这 种信念:

     “那个荒凉的春天我向大地许下诺言   孤身上路去追赶我命中注定的信念   去追赶背叛的太阳   抢回阳光还你温暖   大地给我以公平的回报   卸掉河流山川的锁链让万物直起腰杆。”

   在流亡中,我们要谋生,我们要从事政治反对运动,在这之余,我们 的一部分朋友,包括盛雪,还从事文学创作。而这种文学创作,就只 能是业余书写;虽然是业余书写,却是心灵和真情的书写。可以说, 以盛雪为代表的流亡民运人士的业余创作,胜过国内许多作家的专业 创作。流亡中的写作,流亡的艰辛,但盛雪却乐观,无怨无悔。她宣 布:“我不是一个不幸者。”盛雪曾经这样写道:

     “正因为痛苦汇成了河,幸福的小船,才能安全地通过。   正因为种下了苦难的种子,收获到快乐,才是如此难得。   正因为走惯了崎岖的荆棘路,前面的阻碍,才算不上什么坎坷。   正因为到处是羞辱和冷漠,我才懂得,人要有尊严地生活。”

   盛雪的这首诗,题为《我不是一个不幸者》。是的,盛雪不是不幸 者,我们都不是。至少,我们还可以与真理同行,与未来共存。而无 须看人眼色,仰人鼻息,苟且偷生,一如国内那些御用文人。

   在当今中国国内,一切都被商业化和庸俗化了,文学也不例外;无数 产品属于假冒伪劣,文学作品也不例外;许多人堕落了,作家也不例 外。张艺谋试图要向外国人炫耀中国的历史,却虚假得令人不堪;贾 平凹自以为在炮制当代《红楼梦》或《金瓶梅》,却浅薄得令人作 呕;余秋雨妄图给国人以“道德训示”,却虚伪得令人恶心。

   在中国,深入每一个角落的当代独裁,远远超过历朝历代。当代极权 者,垄断了政治,垄断了社会,也垄断了文学。官方作家,御用文 人,他们在笼子里的书写,成了鹦鹉学舌,邯郸学步,供极权者娱 乐,而对于大众,则是精神鸦片。在那种条件下,除了当今尚有少数 异议人士的不屈呐喊,早些时候,即便沈从文式的沉默,也显得不 易。

   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给德国小说家君特.格拉斯,他在获奖仪式 上,发表了题为《人类的毁灭已经开始》的演讲辞,其中,有这么一 段:

     “比其他艺术更甚,文学预设一个确定的行动场所──那就是未   来。文学的生命,长过绝对的统治者;文学的生命,长过神学或   意识形态的教条;文学的生命,长过一个又一个的独裁政府。审   查制度一再被解除,言论获得自由。文学的历史,有一部分,就   是书籍战胜审查制度的历史,作家战胜权势者的历史。因此,在   最坏的时代,文学都永远拥有一位盟友──未来。文学,具有最   强大的持久力。”

   当然,君特.格拉斯在这里所说的文学,是真正的文学,是人学,是 人性的艺术。在真正的文学面前,坦克和机枪是无能为力的;坦克和 机枪终将锈蚀,而真正的文学,却具有不朽的生命力。所谓柔能克 刚,柔胜于刚,就体现于此。

   
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2008年2月5日纽约新书发布会

   我祝贺盛雪女士新诗发表!并祝愿她,胸中日月,笔下乾坤,更上一 层楼!

   (2008-02-05在《盛雪新诗发表会》上的发言) 民主论坛 2008年2月1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