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邱国权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反动透顶的口号!
·薄瓜瓜“复仇之剑”指向谁?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实质是什么?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统一希望渺茫
·毛家天下梦断紫禁城,习党天下美梦能成真?
·当今中国,数风流人物:还看王岐山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中国人没有资格嘲笑菲律宾及其人民!
·孙政才就是弱智从政,咎由自取!
·陆军司令劲爆毛泽东时代腐败娃娃兵
·中共为什么要妖魔化林彪?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热点
·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中共十九大一道亮丽风景:元老染发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郭文贵爆料是高层倒王的超级大阴谋
·中国,一群土匪流氓强盗在创造历史!
·朱镕基前总理被捏住了睾丸?
·世界能容纳发达、民主的美国和中国,但不能容纳独裁专制的中国
·大清国对美国有两副面孔,哪张最真?
·中共思想家王沪宁、李春城,不同理论,不同结局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王岐山一番话,有三条巨大信息量!
·中国的“厕所文化”和“厕所革命”
·中国,大官人们多数都是“低端人口”!
·张阳将军:你不能这样就走!
·当“低端人口”成为“国家元首”?
·学生杀老师是中国罪恶的教育政策产物
·毛左张云帆被秘密关押的闹剧、荒唐剧
·中国“道德沦丧”的根源是什么?
·百年世界“民主仁慈皇帝”评选光荣榜(不是搞笑)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构建中国人命运共同体”
·申纪兰再当人大代表,让国人恶心至极!
·致高伐林先生:
·宋永毅有关毛泽东、林彪文章的几大荒谬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后一前的慰问电
·巴山老狼二十年前对高岗事件的英明论断得到完全证实
·让“淫民”的“领袖”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口吐亡国之音!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杀人狂毛泽东屠民屠功臣的犯罪动机分析
·张扣扣杀人案应该如何判决?
·张扣扣复仇折射中国司法体系巨大黑暗
·与人谈话后……
·毛泽东只是传皇位失败,不是开明——与小思先生商榷
·特朗普金三胖风云会,朝核问题将终结
·今日中国:终身制比任期制对民更有利
·金三箍棒逃不出特朗普如来佛手心
·笑看二○一八年中国、世界风云
·“中美是夫妻关系”的说法不妥当
·“不厚粉”是装傻还是真傻?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电大同学聚会,巴山老狼遭遇大尴尬
·自我表扬是政治文明社会的基本功课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马克思主义是祸害全人类的最大邪教!
·如果“川金会”黄了,金三胖子该怎么办?
·没有目的,谈何手段?——驳高伐林及所转的秦晖文章
·张宏良们无知:被罚款不是国耻,送钱才是国耻!
·专制中国:面对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质疑鲍彤关于赵紫阳不振臂一呼的原因
·川普弱智!巴山老狼出一惊世绝招,包管美、中贸易逆差归零,甚至美国会有巨
·终于搞清楚了鲍彤犯的什么“泄密罪”
·致“苦难与荣耀”网友:
·再反思六四:王丹、吾尔开希、柴玲们:你们是历史罪人!
·致谢选俊先生:
·个人干的芝麻小事岂能随意夸张说成“文革经验”?
·金三胖子弃核,崽卖爷田也心痛!
·称兄道弟是专制国家的专利,与民主的德国不相干!
·南海争端的实质是什么?
·特朗普总统与巴山老狼英雄所见略同
·蒋介石“外交思想”的精华是什么?
·毛泽东登基,中国人道德开始总崩溃
·寄语邓小平:是做皇帝还是拥抱世界文明?
·这世界如果没有美国,会是个什么样子?
·董瑶琼是秋瑾、林昭、张自新的“转世灵童”?
·请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无耻嘴脸!
·老狼文章在《博讯》与《万维》网站上点击量冰火两重天!
·特朗普这条消息让老狼有点吃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七——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一、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吐鲁番是中国海拔最低之处,从海拔三千余米的火车站进入海拔负几十米的城区,全是下坡路。路边有几座桔红色的山,名为火焰山。山上如同被火焚烧,寸草不生。有好事者牵强附会说是当年唐僧取经路过的火焰山。其实唐僧取经是在印度,怎会跑到新疆来?


   
   内地的人们提到吐鲁番,首先想到的肯定是那里甜蜜的葡萄。吐鲁番实实在在是个葡萄之城。除了闻名遐尔的葡萄沟外,在这个城市的几条街几乎是被葡萄架覆盖,到了夏天,走在大街上也就是走进了一个葡萄园。伸手就能摘下的葡萄与街道两旁的商店配成了一副清新的、富有诗意的、美丽而浪漫的图画。
   
   吐鲁番也是一个古老的城市。这里有著名的高昌古城遗址和交河古城遗址。从遗址的断壁残垣上可以看到当年古城的繁华。
   吐鲁番是维吾尔族人聚居的地区。当我在维民聚居区漫步时,遇至几个小女孩正自发地在跳舞,我一阵好奇,上去与她们攀谈。一个名叫“阿依古丽”的小姑娘热情地要我给她们拍照,我欣然答应。想来是经常有游客给这些可爱的小女孩们拍照了,几个女孩非常熟练地摆好了舞姿。临行时我又与这几个可爱的小女孩合了影。
   
   二、美丽的天池
   
   内地人到乌鲁木齐,肯定会到天池一游。海拔三千多米的天池是集雪山、森林、草原、湖泊、飞瀑于一体的纯自然景观。春夏期间,游人如织。到过这里的人无不为这里的大自然美景所陶醉。看惯了都市的高楼大厦,公园的楼台亭榭,农家的小桥流水等人文景观,再置身于古朴、原始的天然美景中,令人倍感心旷神怡。
   
   三、天山南北好风光
   
   从吐鲁番坐火车翻越天山就进入了南疆。在内地经常传唱的一首歌:“咱们新疆好地方,天山南北好风光。”只有身临其境,才知天山风光是美不胜收。火车在天山的半山腰缓缓行驶,往上看是终年不化的积雪,雪线以下,就被绿油油的草地覆盖。见不到裸露的荒山野岭,草地上偶尔有悠闲的牛羊在悠闲地吃着青草。当列车走出了天山进入南疆后,见到的却是寸草不生的荒山荒漠,当火车在塔里木盆地的腹地奔驰,一路上是荒凉的戈壁、沙漠,铁路两旁偶尔有人工种植的排排红柳。乘坐普通列车遇上刮风时,列车内瞬间风沙弥漫,让人透不过气来。
   
   四、边陲重镇喀什市
   
   喀什是中国最西部的城市。离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仅一百多公里。踏上这片美丽的土地第一感竟像是到了外国!如果说乌鲁木齐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汉族人占多数,吐鲁番是一半维吾尔族一半汉族,那么喀什就几乎全是维吾尔族人了。在大街上的人群中,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维吾尔族人,很难见到汉人。只是整个城市街道的建筑风格与内地无异。这里最繁华的十字大街上最醒目的建筑是毛泽东头戴军帽身穿军大衣的巨大雕塑。这一雕塑比起成都市人民南路的毛泽东像来还要大一些。看到这件“文物”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毛泽东在镇守着祖国的边疆”。
   
   在成都时,常听全国各地的人赞叹成都女孩漂亮。到了喀什,给人的感觉是这里的维族姑娘才是最漂亮的!特别是那对维族人特有的凹陷的多情的双眼,简直要把男人们的魂都勾了去。当我漫步在喀什大街上,见到一对对恋爱中的维族青年男女结伴牵手同行,真让人羡慕,不由得使人心中充满睱想:来生若再变男人,就投身在维族家庭,去体会维族姑娘的万种风情!
   
   喀什市有全国最大的清真古寺――艾提尕尔礼拜寺。到了晚上维吾尔人就在这里聚会,甚是热闹。如同内地人的庙会。
   
   喀什最有名的古迹要数香妃墓了。香妃墓的维语全称叫“阿巴克霍加麻扎”。一个美丽动听的名字。据清史载:名将兆惠、福安康平定喀什,俘获小和卓林霍集占妃子押回京师。此妃子与众不同之处是身上有一种奇芬异馥沁人心脾。乾隆帝爱其美色香艳,欲纳为妃子,香妃不从。乾隆帝又造回式房屋,筑回教礼拜堂以讨其欢心,但香妃情钟故主,痴心依旧。一天被宫女劝不过,香妃竟摸出一柄匕首!皇太后恐乾隆帝遇不测,下旨香妃殉节。后安葬在喀什。
   
   老狼游香妃墓时,遇一名十岁左右维族小女孩,名叫汉莎古丽。他为了向我推销小小发夹,主动前来为我当起了“导游”。 据小女孩说,在香妃墓中摆放的大大小小几十个用各色绸缎封裹的棺木是香妃和她的父母、兄弟、姐妹、儿女等。最鲜艳、最正中的一个就是香妃。为表谢意,我买了十个小发夹,并为她照了几张照片。她非常高兴、大方地与我合了影。
   
   谢谢你,汉莎古丽小姑娘!
   
   在喀什的大街小巷,叫卖各种商品的维族少年儿童很多。据说一般的维族家庭不重视后代的教育。除维族上层人士受汉族影响把子女送去读书外,其他的很少有读到初中的。
   
   在一户用泥土砌成的院落,一维族老人坐在门前。我上前试着想与他交谈。老人高兴地用比较熟练的汉语与我拉起了家常。老人自称叫“买买提”。我与他从家庭到生活,从宗教到时事,无话不谈。交谈中得知他的一个儿子竟在北京以卖羊肉串为生,真让人吃了一惊!当我问他是改革开放后好还是毛泽东时代好?他竖起了大拇指说:“毛泽东好!那时的干部、群众是平等的,现在不是哪。当官的经常到家来,‘买买提,交两百块。’不知这钱交去干啥。当然现在生活好,不像那时饭都吃不饱呢。”最后他说等几天要到北京去看儿子。言谈中为儿子的出息甚为自豪。
   
   ……。
   
   二○○○年,老狼在这喀什市明显地感受到了汉族和维族之间的矛盾。老狼向维吾尔族问路时,对方看我是汉人,眼中充满了敌意。态度好点的说个“不知道”。态度差的根本不理睬……。(一九九四年,老狼在吐鲁番听一自称是:“自治区一级副职的”官员说:在某乡,当地维吾尔族人把乡上八十多个汉人全部杀死,后来解放军又开进乡上“剿匪”,杀掉很多维吾尔族人。)要化解两大民族之间的矛盾不是易事。这不但需要对现行的民族政策进行一些调整,更要大力发展少数民族的教育事业,提高少数民族的整体素质,转变狭隘的民族观念。作为汉族是否也应转变大汉族主义的观念?
   
   

此文于2017年05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