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文集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昨天中午,我接到女友──老咸菜电话,叫我去她家。我想才碰头一星期,不至于她又想那件事吧。婆罗洲裸友──菲丽丝,曾问我何谓老咸菜,我告诉她:是我对一女营业员的昵称,意思是我的“家常便饭”,也可以称为我的“冬天小棉袄”。生怕菲丽丝吃醋,我要紧声明:某种程度,婆罗洲渔妇也是我精神上的老咸菜。不过老咸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被贪花的丈夫遗弃近六年。留给她十万存款和一套住房。她高不攀低不就,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对象,只好将昔日的舞伴暂且将就。
    到她家,是她孩子开的门。小云十二岁,在一所小学读五年级,看见我叫伯伯。有次他娘心花怒放,痴头痴脑地逼着他叫我爸爸,弄得我身心分裂、他面红耳赤。不过,那一瞬间,不瞒大家,我紧紧搂住小云,的确将他当作自己的儿子了。
    老咸菜躺在床上,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也不知真的生病,还是赌气,想找机会朝我煞气。我猜想这也许我没有兑现诺言的缘故。以前她买了1500股中石油,亏损21000元。我曾安慰她:日子难过,每季度供应她一甏煤气、二斤菜油、六斤猪肉和八十斤大米。

    为了避免扫兴,我没跟她搭讪,只是在她床边坐了一会,并以多情的眼神凝视了她一下,见她没表情,于是离开她,查看了她一下住房。
    厨房冰清冷水,冰箱也没什么食物,除了两碗隔夜菜,二袋榨菜、几盒酸牛奶,还有五六只鸡蛋和一条鲫鱼。地上没有白菜,只有半袋大米,厨桌上的砧板,给人感觉好几天没动过。卫生间里的洗衣机旁堆了不少脏衣服。
    我问孩子吃了没有,小云说没吃,妈不想起床,吃什么?我问:她哪儿不舒服。小云说:不是生病。从昨天到今天,她一直在骂:去你妈的中石油!去你妈的中石油!中石油,害人精,中石油……骂了上百遍,骂得我头都胀了,我看电视,她还发神经,关掉电视机。
    我说,小云,不要跟娘计较,和你去吃羊肉面。
    吃了双饺羊肉面,走出店门,去超市帮老咸菜买了一箱方便面,又见小云棉袄单薄,就用菲丽丝给我的汇款,给他买了件红色羽绒服。我帮小云脱掉棉袄,给他试穿羽绒服时,见他身体单薄得风吹得倒,不由鼻子一酸,眼睛湿润起来。
    泡好方便面,端到老咸菜床前,女友脸上才有笑容。扶她起来,给她披上衣服,乖巧的小云给她加了个枕头。我对她说:趁热吃吧!我晓得你为中石油难过。目前亏损扩大为35000元。但既然上了贼船,给人家剥猪猡,只能怪自己猪猡。不要说你是猪猡,我以前也是猪猡呀!一直不理解那个姓朱的宰相,为何老是担心银行里那只笼子里的老虎,现在才晓得,贪官污吏撒烂污,将银行里的钱贪污、坏帐、卷逃一空,银行已N次破产,没法向储户交账,老是害怕储户前来挤兑呀!
    我好多次对你说,见好就收,呆在里面,总有一天给他们剥剩一条短裤,赶出赌场。股市不是散户的提款机,而是人家的绞肉机,机构的狩猎场,你为啥不听我劝呢?
    股市的四大功能众所周知,一是圈钱豪夺,二是税金巧取,三是割肉没收,四是锁筹冻结。中石油的胃口就像弥陀佛的布袋,有多少钞票涌进来,它都有本领照单全收。难怪有个股民说:股市就像一块巨大的海绵,它能像吸收水份那样吸取无穷尽的钞票。我也认为,照这种没完没了的吸收,世上根本不可能存在过剩性资金。
    哪儿有什么牛市熊市!你还盼望他们救市?你要求纵火者救火,不是很滑稽!你难道不晓得暴跌本身是他们的阴谋?以这种形式没收股民的血钱,让你哑口无言。要是不甘心失去原来的赢利,还有输掉的一部分本金,只好重头开始,继续参与08年的赌博。在大幅震荡中,机构才能渔利,政府才能喝蜜糖,这就是暴跌的真相。当然我承认不炒股,你那十万现金迟早也要毁灭于通货膨胀。真是两难呀!
    大盘完全被政府掌控,可以控制到小数位。有个“喝红酒的毛毛虫”网友说:今天(08、1、21)主力真牛逼,开盘指数,收盘指数纯粹是戏弄大家,嘲笑证监会……开盘5188.8(我要发发发),收盘4914.44(死就要死死死),跌幅5.14%(我要死)。
    上次政府半夜鸡叫,增加印花税,结果股市暴跌,大多股票连跌五个跌停板,给股民骂了个狗血喷头。这次学乖了,充分利用美国的次贷危机,全世界股市的大跌,又放大利用各地的雪灾,营造恐慌气氛,完美制作了一千几百点的暴跌。遗憾的是,朝廷露出了马脚,马脚就是平安再度融资一千六百亿,这显然是人为制造的利空!网上有人透露,平安并不缺钱,经常以1500亿资金打新股。
    你没啥想不开,毕竟以前有二万赢利,实际输掉不过15000元,过年之后还有逃命机会,中石油腰斩,已显出底部迹象,估计08年有一波强烈反弹,反弹力度有可能出乎意料,我不是算命人,算不准它的具体价位。你再不见好就收,怨不得谁。为了小云,你也不该再赌下去了。
   
   江苏/陆文
   2008、2、3
   文集网址:www.boxun.com\hero\luwen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