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刘水文集
·柳芭乐队与他的国家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
·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以美妙的共产革命名义实施集体杀戮——《The Killing Fields》观感
·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真实的力量——浅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苏阿战争揭示苏联共产帝国的虚弱——战争巨片《第九突击队》观感
·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评《窃听风暴》
·制度的力量——重读《古拉格群岛》
·《江泽民文选》密码
·政府永远匍匐于人民脚下——希拉里《亲历历史》视角
档案
·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父亲的革命江湖(下)
·一份逃港“偷渡叛国”民间档案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看到喻华峰获释消息,匆匆写了几笔贴在自由中国论坛。这是修订完善稿。新闻自由是永恒的话题,也是每个中国记者心中永远的痛。

   南方日报下属子报《南方都市报》前报业集团编委、社长李民英,前总编程益中,前副总编、总经理喻华峰,2004年1月因“贪污、行贿、受贿、私分国有财产”罪名,一审判决李11年,喻被判12年,程因“证据不足”免于刑事处罚;二审李改判为6年,喻改判为8年。昨日(2月8日),轰动传媒界的“南都案”最后一名囚押者喻华峰获释。特此向曾经的同事获得自由表示祝贺!

   喻华峰在广州番禺监狱多次减刑后,坐满4年刑期。据闻,喻在监狱任《番禺监狱报》主编,对于人大新闻系毕业的喻华峰也算专业对口。

   程益中因“南都案”离开广州媒体,现在北京某美国贴牌体育杂志做主编;2007年2月12日,李民英减刑提前获释出狱。作为《南方都市报》创办人之一,年逾六旬的李民英如今已退休在家。

   2000年,我在南方都市报深圳记者站供职,对喻华峰的“民工”打扮至今影响深刻。借此机会唠叨几句。

   某天,喻华峰与个子矮小的李民英等人来深圳站。我刚进入记者站,从未见过他们,正倚靠在办公室门框吸烟,望见几个人从电梯走出来。打头的是喻华峰,黑肤色,光头,戴眼镜,上穿深色西装,下穿牛仔裤,像个民工。我忙问他们找谁?他们笑了,伸头探望办公室,老员工都打招呼,随后我才弄明白这几位人物的身份。

   记者站跟广州总部打交道不多,采编都是独立完成,多是在广深选题会和策划会上见过几面,几乎私下没来往。

   同属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的南都和《南方周末》的工作氛围一直很活跃,跟母报南方日报截然不同。1999年,南方都市报刚在深圳扩张性经营,大肆招兵买马,用攻城掠地形容一点不过分,我在这个时候加盟南都深圳记者站。南都深圳办事处居于上步路,新闻部几乎只有一个光杆站长杨斌(后去新京报在程益中被关押后继任总编,后似乎去了一家网媒)这时办公室边装修,边招聘人员,边展开采编和广告业务。向总部申请的办公设备、工作电脑迟迟不到位,工作人员把自家办公台和电脑,搬到记者站公用。

   对刚进入深圳的广州媒体,深圳本埠媒体在采访、发行、广告方面处处掣肘。特别是发行方面,深圳特区报和深圳商报联合组建的“深圳特区报业发行公司”,垄断深圳本埠和外埠所有报刊发行,对南都发行实施封杀。记者站编采和广告人员全部上街卖报纸。深圳封杀异地媒体,这是01年大陆媒体最大丑闻之一。

   南都给记者编辑个人发挥空间非常巨大,让员工很有工作激情和新闻人的自豪感。记得我一个人采访、摄影、撰稿、编辑深圳中心区六大工程专题,六个版面一人完成。这是我先后在8家媒体当“流浪记者”所不曾有过的。

   喻华峰是个实干家,从没架子,人很随意,不世故。倚靠南方周末一帮新闻老班底的支撑,南都新闻理念前卫、开放、敏锐,大胆突破新闻禁区。为方兴未艾的中国都市类报媒异军崛起,在新闻采访、编辑、报版、广告经营等方面,都树立了典范。几个年轻老总,特别具有胆识,这是南都和他们个人快速成长的法宝,也因此埋下祸根。

   南都三领导陷狱,重复了国有企业领导的共同命运,这样的例子太多:只要听命于上级,不惹乱子,捅娄子,个人或者团队在工作中的一些纰漏,特别是涉及“贪污、受贿,私分资产”的问题,上级一般都会包庇,谁屁股都不干净。但南都走得太远,率先报道地方政府极力隐瞒的SARS和“孙志刚事件”等重大民生新闻,一再碰撞官方容忍的底线,显然让广东领导不满。媒体跟官场一样,也有许多潜规则。那么,官方借经济问题算旧账惩罚、吓阻新闻人,警诫媒体,就一点不奇怪。新闻报道政治化,经济问题扩大化,符合官方惯有的作为。当然,作为媒体报道重大民生新闻是不容回避的,这本身没错。对于中国现实的言论禁锢,任何一家媒体都做得远远不够。

   南都扩张性经营,当然会有问题。整个社会都不规范,也没有规范可循,媒体不因为是“社会公器”而能例外。“南都案”发生后有许多传闻。南都深圳记者站独立采编一叠“深圳杂志”,一些广告版面都交由个人承包(包括个别领导亲属),总部只看广告收入,缺乏内部和上级有效监管。

   他们是中国进程的“牺牲品”,也是殉道者。追求新闻理想,客观上打破了政府信息垄断、赋予公众知情权,更捍卫了社会公正,这非常珍贵。

   南都三新闻人被关押,属于特例,现在先后被释放,也是特例。都符合政府先压制惩戒,然后树立奥运形象的需要,“南都案”属于自家的“人民内部矛盾”,跟中国其他因言治罪的持不同政见者、异议作家和记者,全然不同。官方对不听话的一些媒体人选择性处置,采取既怀柔又惩罚的两面手段,非常纯熟、老道。他们三个以及香港记者程翔先后获释,值得庆贺,但不意味着当局言论自由空间的开放,前景不容乐观。

   喻华峰刚届39岁,还年轻,会有作为,但在媒体继续谋生会很艰难。

   我最后被迫离开南都深圳记者站,据当时主管南都深圳办事处的经理徐海风告知,深圳警方找上门,给他们施加压力。这在意料之中,谈话中我几乎没做解释,当即交还工作证和办公设备,随后去了深圳晚报做记者。本人非常喜欢“无冕之王”的职业,但在媒体谋生经常被警方切断,我都习以为常了。03年短暂出任某工业杂志主编,之后再次坐牢算是跟媒体10多年的缘份尽了。还好,现在第四媒体网络逐渐成气候,也可以做一个公民记者,聊以自慰。

   即使以较高的媒体标准衡量,南都依然是中国大陆最好的报纸,跟最早的三个开拓者不无关系,更与广东古已有之的叛逆精神一脉相承。

   

   2008年2月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