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刘水文集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狱中诗(十八):高墙,遮断望眼
·诗两首
·诗:走上街头——祭奠六四死难者
·诗:见证2003(两首)——致北京“新青年学会”徐杨靳张四君子
·2004,用心灵丈量自由
·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其它
·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致“自由中国网站”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从上月25日开始,中国18个省区先后普降暴雪和冻雨,覆盖128万平方公里,导致飞机停航、高速公路关闭、电网断电,最危急的要数南北交通大动脉京广铁路和京珠高速公路,以及湖南和贵州两省。大雪又恰在春节前夕降临,对2亿多流动的中国人来讲,回家过年就是他们每年一次的亲情朝圣、疲累心灵充电和亘古不变的大假期。

   自然灾害无法抗拒,人祸更可怕。对于大自然,大雪未尝不是好年景的兆头;对于断电断水的城乡和春节归家的人,这无疑成为一次最大的苦难历程。

   中国政府欠账太多,深层次问题在这次雪灾中终于大爆发。按理说一场雪灾不会象大地震那样的毁灭性自然灾害,让人类束手无策。但就是一场雪灾,却让中国一半地域、数亿人口陷入生活困境和交通阻隔。中国人一直信奉毛泽东“人定胜天”的邪恶思想,在这场大雪灾面前,一切都不灵验了。政府欠环境治理账,欠交通账,欠农民账,是让这次雪灾上升为举国灾难的三大主要原因。

   这次雪灾造成民生艰难最显著的三个表现:一是湖南和贵州两省大面积断电断水;二是以京广铁路和京珠高速公路为代表的南北交通断绝;三是两亿急切归家的异乡人滞留在车站、公路上。如果从这三个方面往前倒推,各自都指向源头的要害所在,就能发现症结出在哪里。固然这三方面问题都是由雪灾引起,那么我们先从造成雪灾的源头分析。

   一,大气污染是这次雪灾首恶。降雪下雨在具备一定气候的前提下,大气中必须具有丰富的微小固体物(尘埃等),才能促使云量附着其上,然后形成雨雪。当年英国伦敦被称为全球著名的“雾都”,在于在工业化过程中,造成严重的空气污染,城市上空都是尘埃,才形成阴霾天气。中国现在是全球制造业中心,环境污染非常严重,加上多年治理不力,欠账太多,才导致这次大雪灾爆发(西伯利亚寒流与热带暖气流在中部地区交汇也是原因之一)。另外,国家级和省市级气象台未能准确预报雪害的程度,让社会麻痹大意,但各级气象台也属于政府的过错。

   二,交通落后是主因。中国人习惯于乘用相对于飞机廉价、相对于汽车快捷的火车出行,但是,地域广阔的中国大陆铁路里程,只占全球铁路总里程的6%,却承担着全球24%的客流量。贯通南北的交通大动脉只有区区一条京广铁路,而中国流动人口主要流向是南北流动,这让京广线不堪重负。政府对铁路交通投入严重不足,欠账太多,导致每年春运期间一票难求,回家如过鬼门关。流动人口主要集聚地区珠三角、长三角等东南沿海经济发达一带,赶着春节返乡的人流都黑压压涌向火车站。广州火车站每天都滞留20多万人。西方国家每年也有自己的重大节日,比如圣诞节;人口大国印度也有重大节日。但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一样,两亿多人集中在春节前半个月时间,在本来就不发达的铁路、公路和飞机上大移动,这恐怕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庞大、壮观的季节性大迁徙。每年春节期间由于车祸、踩踏死亡成百上千人,都不会是什么新闻。

   另据南方周末披露:京珠高速公路粤北段结冰最厚的地段,也就是此次雪灾交通堵塞最严重的地方,自2003年建成通车以来,已经死亡司乘人员1000多人。据当地专家说,这段高速路翻越海拔800米的一座山。坡陡容易发生交通事故;海拔高气温低容易结冰。这段高速公路设计存在严重问题。

   三,两亿流动人口是制度性歧视的证明。中国历来实施城乡二元等级制度,主要体现在:苛酷的户籍制度和悬殊的福利制度。城乡之间人为设置一条看不见的巨大鸿沟,将二者清晰隔绝而开。打工者(不仅是农民工,也包括大学毕业就业者)不能在城市享受跟城里人一样的国民待遇。他们是所在城市的纳税人,却享受不到基本生存保障。他们在社会福利、住房、医疗、子女就学、教育、同工同酬、社会救助等所有方面不能享受同等待遇。他们的生存成本反而更高,导致他们不能在一座城市安居乐业。这使得他们每年要象候鸟一样,不得不在家乡和城市之间劳碌穿梭。假若城市给予他们同等的国民待遇,让他们全家生活在一座城市,春节期间不用返乡,几千万人就不会滞留在交通线上。

   为什么中国人要这样每年把辛苦挣来的血汗钱,投在服务差、拥挤高昂的交通线上?还有国家垄断企业电力行业,他们一直享受垄断带来的高额利益,在关键时刻却不能保障电力供应,致使许多城市成为“死城”、南北交通大动脉中断,他们难道没有责任?铁路和电力都是由政府垄断经营,在关键时刻都陷入瘫痪。雪灾证明,垄断经营并不能适合特殊气候和消费市场需求。这次雪灾意外的一个启示是,铁路和电力必须打破政府垄断经营,让民间资本参与竞争和经营,以为社会公众提供更安全更保障的服务。

   所以,这次雪灾、电力和交通中断,更多的是人祸所为,是落后制度借雪灾对中国进行惩罚性报复。中国历朝历代的覆亡,都是民间领袖借自然灾害或不堪劳役起事。这是一个一再被验证的朝代更替规律。如果再结合“黄宗羲定律”分析,统治者人治累积的恶果,积重难返,加上民不聊生,总要经由自然灾害来开花结果。统治者可以依靠国家暴力机器管制人民,但是对于自然灾害却是“人难胜天”。统治者欠人民的帐,总是要还的。只是通过暴力完成朝代更替,社会付出的成本太高,人民承受的苦难太多。中共能否走出周期性怪圈,主要取决于开放报禁和党禁的速度。

   尽管温家宝心急如焚,两次闪电般访问湖南和广州,实际是对地方政府对灾情不积极作为的反弹。由于对地方官员没有一套有效的惩戒制度,不管灾害后果多严重,地方官员官位依然稳固,所以他们对救灾没有使命感和责任心,最终受伤害的还是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据广州火车站志愿者在天涯网站披露,疏散在广交会馆等处的旅客,自己要掏钱买8元一份的盒饭,没有被子等御寒物品过夜,只能席地而卧。政府提供以及社会捐助的方便面、矿泉水、衣物和被子,都堆积在会馆之内,并没有发给难民旅客。志愿者要求发放物品给难民,看管物品的政府管理人员竟然回答:不能发放,一发放就会发生骚乱。另外,政府一直压制NGO的发育,使得民间无法及时发挥重要的救助效用。NGO的不发达、不成熟,在这次雪灾中表露无遗,难民也失去一条接受救助的可靠渠道。

   广东省先后三次启动紧急预案,以疏散源源不断汇集在广州火车站的几百万乘客,但没有一个人弄明白政府预案的翔实内容是什么。预案似乎都是做样子给社会公众看的,都是给中央表功的,这也好为将来决策失误推却责任。受灾地区政府都抱有侥幸心理,希望老天爷发善心停止降雪,他们没有长期应对自然灾害的心理准备和物资储备。人们感受到的是,广州火车站投入的5500名警察、2000名武警和1500名解放军,都是为了管制旅客,而不是为旅客提供服务和便利。这让政府标榜的预案露了底。所谓预设应急方案,就是对未来某个重大事件的事先预测,然后当事件发生之前和之后,采取预报、防范,以及对重大事件过程中通讯、交通、人员安置、救助采取一系列措施。政府的所谓预案只是灾害发生后的紧急补救,而不是事先避险。这次雪灾透露的一个事实是,由于政府决策失误、迟缓,因此造成的断电断水、交通堵塞的巨大代价,却让无辜的乘客在饥寒交迫中承受。

   另外,天气和交通信息极为封闭,甚至信息前后矛盾,加上乘客对紧急避险常识的缺乏,他们象无头苍蝇聚集在京珠高速公路、火车站广场和安置区,几天几夜在原地吃喝拉撒,沦落到跟牲口一样的凄惨境地。有网民在网络上批评广东省、市电视台和电台,竟然用外地打工者难以听懂的粤语播报天气和交通信息,以及进行现场报道。当广州站前广场300多名体力不支晕倒者被从人头上传递到临时医疗点,这反而成为可歌可泣的人道主义赞歌,被媒体大肆渲染;还有湖南修理电网意外死亡的三个农民工,马上被全国总工会树立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和烈士。这些刻意选择性披露的悲壮英雄事迹,往往掩饰了政府的慌乱和应对无方,有效转移了公众对政府救助无力地指责。广州火车站难民已经因为踩踏、翻越天桥,造成意外死亡者3人,媒体局部发挥了监督职能。贵州政府拒绝外地媒体报道当地停电、停水、交通中断的灾情,而当地媒体一片噤声。在政府眼里受灾难民就是刁民,要严加管制。政府极力掩盖灾害真相,是为了防止可能的社会动荡,但也失去了更为重要的救助机会。政府是拿人民的生命赌博。如果中国社会的法治、民主进程,都是靠无辜者的死亡来推进的话,说明这个制度本身非常不人道,需要变革,才能使国家在普世价值引导下走向文明。

   雪灾还在持续,灾难何日才是尽头。可怜的中国人啊!他们只有被动地承受天灾人祸。即使在灾难面前,他们依然是失声的、别无选择的。

   大雪灾对于本就不平常的2008年意味着什么?

   

   2008年2月3日

   

   原载《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