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08-1]
井蛙文集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08-1

是啊,我要拥抱蝴蝶和花朵。因为,它们始终在相爱。
   (2008/1/31 JINGWA)
   那些相互对立的角度,眼神与毫无动静的世界开始有了惊人的接触。猫的眼神是那么专注,玛儿用粗而深线条来描画猫的形态,可是花朵却被轻描淡写。除了远近距离的必须表现,还有一样东西是令人惊讶的,那就是蝴蝶始终专注于花朵。猫,蝴蝶不知道它的存在,花朵也不知道它的存在究竟在哪里,该被应用到哪里去。但是,始终它们在相互对望。用一种动态的眼神换来静态的毫无知觉的眼神。尽管,猫与蝴蝶,花朵,没有真正的触碰,始终,它们在一个空间里相互专注于自己。

   专注于自己的时候,自己就变得很重要很重要。自己很重要很重要的时候,别人同样在变得很重要很重要。
   (2008/1/30 JINGWA)
   永远是第三者与第三空间的眼光才能看到自己,究竟处于何种境地。我不能丧失掉这种独特的眼光,因为,我并不想在你或者你们的视线范围内被锯割。猫有时候对花蝶充满了幻想,因为,花蝶不是老鼠,也不是鱼。花蝶就是猫蝶,猫自身的理想。
   猫恋上老鼠,是多么庸常的事情啊。因为猫需要食物。而猫恋上猫,却也是平常事,因为猫知道猫何为猫。猫恋上自身尚未达到的另一个世界里的自己,那就是幻想。
   第三者的猫,是自己的第三者,在第三空间里飞跃。
   (2008/1/29 JINGWA)
   这是现实与美保持的距离。确实,蝴蝶与花朵则永远象征着美和幻想。猫与这个组合本来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它们确实有了很美妙的接触。生命中出现的许多看似不协调的东西,它们恰恰是最矛盾而又最美好的组合。不要把肉眼所理解到的协调随便涂抹到灵魂里去,那往往是错的。因为,猫确实看到了蝴蝶的美。但是,美是不可企及的遥远。只有通过幻想所勾勒出来的美才具有真实感。猫被理想中的花蝶迷惑而始终无法伸手触及。但是,它是知道它们是美与飞翔。自由,不在于手脚间的移动范围有多大,然而,自由就是不能束缚手脚的。因为,自由只能用来描述空间感。
   (2008/1/28 JINGWA)
   今天心情也沮丧。明天也许更加沮丧。
   (2008/1/27 JINGWA)
   今天心情沮丧。
   (2008/1/26 JINGWA)
   TODD跟我说,他的父亲上个周末去世了。他还说,他讨厌我像人间蒸发似的给他带去的恶感。我想告诉他,我如果死了,他肯定半夜噩梦惊醒,或者突然感到悲伤,突然悲痛地哭泣。尽管,他也许不知道我已经死了,但是,真正的朋友,是有心灵感应的。如果没有,那即使我死了,也无所谓。因为,我对于他并不重要。我活着的时候不能善待我,死了最好别伤心。像一个人的父亲离开了,一个孝子应该会为此悲痛。但是,一个铁石心肠自私自利的儿子,最好计算计算下一个日子是否轮到自己。每个人都会死,谁死了都不必惊讶。
   (2008/1/25 JINGWA)
   艾米莉,那个《牙买加飓风》里的小女孩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就是自己!她太高兴了,因为,她还发现她自己就是上帝!这个满怀心事的小家伙,终于明白人生就是发现自己。而且,还发现自己如此伟大。这个发现,无疑是最重要的,尽管她很快就发现,船上所有的成人都是海盗,他们凶神恶煞,他们抢掠财物,他们都在干坏事。但是,艾米莉对自己的发现,比什么都值得她快乐。
   安徒生,如果没发现他是那个会写童话的安徒生,那他会怎么样呢?试问,人们会记住那个穷困潦倒的鞋匠吗?人们会热爱那个没有名誉地位,没有爱情婚姻的苦老头吗?孩子们也不知道被他们围绕的人就是那个每天被生计逼迫的童话大师。无疑,孩子们是爱他的,因为他们热爱故事。
   我们庆幸,这个世界因此有了美丽的丹麦,那是因为,我们有了安徒生。而安徒生也知道自己就是安徒生。像艾米莉一样,她多么热爱那个被自己发现的人,就是她自己,另一个上帝。
   (2008/1/24 JINGWA)
   是啊,平果,先不要管它有没有修拉的点彩或者西捏克的色彩分割,或者凡高自己独特夸张的厚涂,我们所看到的这片树林,我们眼前获得的这一切,是如此之美。既然我们有了这些,试问还要那些干什么呢?
   (2008/1/23 JINGWA)
   水中倒影的透视法,莫内是大师。他的多幅巨画《睡莲》、《白杨树》、《日出印象》等等都是以最这个手法来表现物体深度之不可测以及人感觉空间变换的不可测。尤其我在奥赛博物馆里看到的真正的巨幅幽蓝色的《睡莲》,那是借助水中的火焰燃烧的心中的激情。水下那个透明幽亮的世界,不是用镜子映照出来的,也不是用照相机拍摄出来的平面图,而是透过光影来完成它的透彻。这幅《伊普特河上秋天的白杨树》,它的倒影与正面的树丛是垂直地反衬出来。也就是说上面那个世界与下面这个世界是连接的,连接物是水,也就是光。而光,使得天空与水面是一致的。水底下的天空就是水中的自己,而天上那片辽阔也就是天空的水影。反过来看,几乎也是一样的。
   莫内的《日出》解释了同时也奠定了印象派的存在和它自身的地位。因此,莫内这位印象派画家,如果没有更好更令人赞叹的称谓,我们只能简单地称他为大师。因为,他所表现的水中“印象”实在是无人能及。
   (2008/1/22 JINGWA)
   在我印象中,天才都是用来比喻自杀的,贫困的英年早逝的艺术家或者其他领域里的越群者们。但是,像莫内,拥有这么美丽的吉维尼花园,活到八十几岁,名声远扬。但是,一开始,莫内也遭遇到沙龙的拒绝,他也遭受过饥渴的威胁。他的妻子因没钱治病而死去,他在沉重生活中环游了那么多地方。这使得他的艺术眼光和他的人生经历从此更加丰盛。他喜欢水上生活,马奈曾经喻他为“水上的拉菲尔”。他给我们留下的优美的水中印象,是那么深刻而充满幻想的激情。
   活到八十六岁,那不是毕加索的人生。也不是凡高的三十六岁的人生。凡高被喻为天才艺术家,但是,莫内,我们还是叫他印象派大师吧,因为,他实在太大师了,而且非他莫属。我从来不称凡高做大师,因为,他英年早逝。我们喜欢叫他天才。天才带有怜悯,而大师却是真正的尊敬。
   (2008/1/21 JINGWA)
   我要告诉我的犹太老教授,我的新想法。关于光与树影,人影和我的诗歌透视法。因此,这个周末的午餐将会是狂想者的聚会。这次聚会我相信是我的诗歌获得最大突破的开始。我要与她分享我的一切新发现以及创作的快乐。我们需要在不同时期拥抱,交谈和辩论。因为,这是理解以及彼此理解最好的方式。我始终不相信,上帝要我失去一切,就真的意味着失去了一切。我要逆天而行,我将获得更多。
   (2008/1/20 JINGWA)
   今晚重温五线谱,发现我把它们忘光了。连五线谱都看不懂的人,日后还能成为音乐评论吗?路走起来真是曲折。小时候自练吉他,没练成。跑去打篮球了,球也没打成,个子不够高。这是我少年时代的遗憾。现在,翻开那本全是曲谱的课本,那像是武功秘笈,需要读懂,读透才能欣赏到最好的乐曲。
   虽然,小时候有几样东西没玩好,比如画画和弹琴。现在,却因为不懂画画却可以赏画,不懂弹琴,却可以懂琴。不是吗?
   (2008/1/19 JINGWA)
   我不光要用最好的语言献给你这首诗,而是我将我这几天思考的关于诗歌的透视法也一并献给你。它使我进入多层空间,看到不同空间里的你,在遥动。在我心灵空间里,可以透过多个你在注视我。我们在那里会找到一个立足点,那就是静止的,空的教堂。有钟声的真实的爱。虽然,今晚你无法阅读这些美妙的中文,但是,希望你在梦中,看到我,在为你,描述一切你幻想的以及寄托的美。我把你身上的美也带来了,在这里,它会永存。它不是法语,也不是我们的国语。它只是我献给你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语言。
   (2008/1/18凌晨12:47分)
   阿尔的黄房子是不在了。但是我们的精神遗址还在。太阳的感觉还在。麦田在,向日葵遍野都是。金黄的落日也都还在。我什么都没失去,即使你走了,我仍在。因为,我真正的知音不是你,而是太阳,或像太阳一样的情感。
   (2008/1/17 JINGWA)
   发烧。头重脚轻,腰酸腿疼。躺在床上看《雪山飞狐》,好不容易等到胡斐长大了,可以把佛山一霸凤天南玩在胡家刀下过把瘾。但是,我知道袁紫衣这疯丫头很快就出现了。而凤天南用计使开胡斐,把那种田的一家全杀了,而且还逃之夭夭。这下,可把我气疯了。“笨小孩!”我骂了胡斐一句。
   心里不爽,看完了,接着读一些绘画理论的文章。希望继续我正常的生活。
   今天,也是,什么事情也没做。光是玩。但是我希望能与袁紫衣耍胡斐那样对一个平辈喊一句:
   “嘿,还不快点给你姑妈弄杯茶来?!”
   我相信,能这么玩一把人就康复得快些。
   (2008/1/16 JINGWA)
   我现在每晚八点整看《雪山飞狐》。我自小就喜爱武侠电视剧。我已经回到我的儿童时代,看武侠看卡通片。在我精神最脆弱的时候,或者生病的时候,我都不忘做这两件事情。这是我美好的儿童习惯。也是治疗我成年疾病的好习惯。“刀剑合一”或者“人剑合一”这大概就是武艺的最高境界了。其实,最高境界是“独孤求败”这样的境界。孤独的境界,就是最高的境界。常人是耐不住孤独的,常人喜欢群居,喜欢聚会,喜欢被注目,喜欢荣耀。哪怕没人理睬了也作秀,为了达到出名的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包括人格的付出,爱情的付出等等。因此,我从我这么多年的“武侠”成长期间,真的获得了刘师叔与曲左使在华山之巅一起演奏的那一曲独一无二的天籁之声“笑傲江湖”的豪放之气度。江湖就是社会,社会在个人才华的闪光点上,在君子之交的真情上,什么也不是。况乎名声!
   金庸这么多作品,我最爱的不是《雪山飞狐》,而是《笑傲江湖》。
   小时候喜欢黄蓉,认为她机智,勇敢,武艺超群。但是,现在,我最讨厌的女人就是黄蓉,因为,她太俗了。我喜欢幺一一,我喜欢黑木崖的千金大小姐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我不喜欢郭靖,我喜欢令狐冲。我也喜欢苗人凤,胡一刀。
   最理想的择偶对象大概只有杨逍一人。
   (2008/1/15 JINGWA)
   来回开了两个小时车跑到很远的地方,只是为了喝杯咖啡。花了一个小时在咖啡馆,只看脚下的鸽子啄食。什么事情也没干,一个周日的早晨。但是,我在想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在想诗歌与空间透视,色彩与空间的关系。我想一些超越语言的诗歌形式。我相信,一个诗人只有对语言的无休止的爱才能超越语言以及创造出最美的艺术。但是,艺术不会是空灵的。它是我的情感甚至是我的一切。
   (2008/1/14 JINGWA)
   平果,
   “整个一生我都想和大家一样。
   但是世界,披着优美的衣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