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江西邹引娇母子天安门申冤被带回后再次赴京]
江中学子
·开赌场55
·开赌场56
·开赌场57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58(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59(图)
中共线人光头夫妻(光头说:“百姓斗不过政府,跟政府作对死路一条!”)
·慎入!中共线人光头夫妻(组图)
·光头夫妻1(图)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兄绰号明明,五个子女;弟绰号“瘌子”,二个儿子)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图)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图)
·超生户1
·超生户2
·超生户3
·超生户4
·超生户5
·超生户6
·超生户7
·超生户8
·超生户9
·超生户10
·超生户11
·超生户12
·超生户13
·超生户14
·超生户15
·超生户16
·超生户17
·超生户18
·超生户19
·超生户20
·超生户21
·超生户22
·超生户23
·超生户24
·超生户25
·超生户26
·“瘌子”假装打电话27(图)
·超生户28
·超生户29
·超生户30
·超生户31
·超生户32
·明明假装打电话33(图)
·超生户34(图)
·儿童监控团35(图)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6(图)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7(图)
·慎入!雪天,“儿童监控团”38(图)
·慎入!雪天,“儿童监控团”39(图)
江西宜黄特务和线人
·慎入!中共收买失业长发女1(图)
·慎入!江西宜黄特务王××2(图)
·中共收买失业女3(图)
★★★★★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9(图)
·慎入!线人“缺牙齿”装鬼(43)(图)
·慎入!雪天,中共线人“缺牙齿”(44)(图)
·慎入!雪天,中共线人“缺牙齿”(45)(图)
·中共线人光头夫妻1(图)
·慎入!中共线人A、B、D(55)(图)
·中共线人A、C、D(56)(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3(图)
·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40(图)
·中共线人“缺牙齿”(46)(图)
★★★★★
·江西抚州媒体造假新闻(组图)
·宜黄县收买访民当线人(图文)
★★★★★
邹引娇次子李永强毕业证被扣
·邹引娇次子李永强毕业证被扣(图)
·江西宜黄书记县长拒百姓于门外(图)
·邹引娇母子赴省上访1(图文)
·邹引娇母子赴省上访2(图文)
·寒门学子因家人上访被退学1(图)
·[图文]寒门学子因家人上访受牵连被退学2
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慎入!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房屋拆毁赔偿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又拟出黑协议1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又拟出黑协议2
★★★★★
江西宜黄叶县长协调邹引娇上访问题纪实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一)
·(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二)
·(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三)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四)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五)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六)
·(图文)宜黄官员图穷匕见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八)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 九)
★★★★★
·黑社会青年王明(77)(图)
·中共线人黑社会青年王明(40)(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图)
·中共线人B(21)(图)
·中共线人“缺牙齿”装鬼(43)(图)
·黑社会青年王明(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西邹引娇母子天安门申冤被带回后再次赴京

    作者: 江西邹引娇母子

    新华门喊冤后,问题未得处理。07年12月13日,我母子俩来到天安门城楼前,母亲拿着写有“冤”字的纸,我举材料,齐喊:“要见总理!要解决问题!”片刻之后,一名便衣冲过来夺了纸,几名武警和警察围了上来,我把材料交给他们。警察登记身份证并询问了上访事由。不久开来一辆警车将我俩带到天安门地区分局,再次登记后将我俩关在分局内一间二十余平方米的房间里,屋内有三十多位访民,还陆续有访民关进来。中午不提供午餐。下午2点又关进来四十多个集体上访者,屋内顿时很拥挤。这时几名警察叫访民出来排队上车,分局前一辆公交车塞得满满的。半个小时后到达马家楼,加上别处送来的访民,总人数有二百多。下午四点多几名省公安厅驻京人员将我俩和另一江西访民带到宣武区九州家园宾馆。半个小时后,用警车将我俩带到抚州驻京联络处,联络处负责人安排我俩住在附近宾馆里,告诉我俩明天当地会来人。次日上午,县信访局许局长带了3人(公安局、建设局及凤岗镇政府各一人)赶到宾馆,许局长怒气冲冲地说,邱县长将罗局长和她大骂了一顿,你母子俩这样上访会被人弄死。问到具体处理方案,许局长只说回去邱县长会接谈。来人寸步不离地看守我俩。当晚上火车,次日到宜黄,一路还照顾。

    07年12月24日,县信访局罗局长带我俩到伍县长办公室,伍县长提出处理方案:一、给母亲办医保,增加些低保;二、店面重建费一万元全部交给中医学院,当地与学院交涉取出我因欠费被扣留的毕业证件。我俩提出应由县计生委负担计生后遗症药费。伍县长称医保也可解决药费。实际上医保只有住院才能报销一部分。关于店面重建问题,伍县长称原店面是临时建筑,不存在安排。我们问为什么同一块地我们批不到永久建筑而某些官员却能批建?百姓谋生店面为什么要腾出来让官员炒地皮?伍县长说,可以补偿拆店损失一万元,但要交给中医学院。我俩提出协调好了复旦五官科医院医患纠纷赔偿就有钱交学院,店面重建费应专款专用。伍县长称协调不了医患纠纷,派人去上海是中央和省里下的命令。伍县长最后强调,店面重建费不能交给你们,给你们钱等于资助你们上访,低保也当了路费,再去北京要停掉低保,政府不会给钱让你们去告政府。罗局长补充说,再去北京要关起来。之后,我母子俩多次要求见邱县长(正县长)和县委书记,均被阻拦。当地某些官员直言不讳地说,大不了再花点钱去北京接人。

    十七大期间,当地政府从网上得知我母子俩赴京后,当天两次派人到亲戚家探查。确认赴京后,随即派人赶到北京。截访的积极和处理问题的冷淡形成鲜明对比。我俩在京期间,当地多方打探全家具体下落。现在,我母子俩决心不畏任何打击报复申诉到底直至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结果。感谢各界关注!

   邮箱:[email protected](最好)

      [email protected](较好)

   联系电话:13437045154(移动)

   地址: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小南关19号(101分号)

   邮编:344400


此文于2010年01月0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