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贺伟华
·是民粹文革?宪政革命?还是权贵资本寡头专制?
·广东阳江涉黑团伙被剿灭,当地物价应声下跌
·北京"家乐福"发生顾客挤压事故 九人受伤无人过问
·郭泉事件,呼唤着中国的民主企业家
三、民主、革命与临界暴力革命理论
·论2008年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发展与策略
·谁是中国民主建政的力量源泉——论中国农民的亮剑精神
·对中国爆发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原因分析与结果预测
·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生物武器肉毒毒素的科学利用
·对话与争鸣:民主的真相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
·独立分析: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
·泛绿、泛蓝与大陆同胞和衷共济,共筑中国民主辉煌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民的反抗,彻底埋葬中共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递进民主: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
·递进民主:多米诺骨牌效应---物价飞涨、房市崩溃、金融危机、银行倒闭
·递进民主:自由来源于天赋,不需要乞求恩赐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连载)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三)
·见证一个创造历史的时代:与联动参选地方人大之中国泛蓝成员的对话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
·广义自私下的私权、公益、道德与法治正义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民主的真相:民主是真理吗?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作者:贺伟华
   作者按:原本,这篇对话文稿,记录的是我的私事,我也没想过要公开它。然而,最近发生的两件事,却让我难以压抑这声讨罪恶、揭露罪恶的冲动。一是我写成这篇文稿的第二天,窃贼就盯上了我的女儿,把她累积多年的、将近两千元的学费储备全部盗走。难道因为女儿说了真话,仇恨与不幸就要降临到她的身上?我知道这个女子(孩子的所谓母亲),从始自终与地方黑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明白,这个女子从始自终没有摆脱过强权的控制(这让我想起从前,她是如何调动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拦截我搬运中的货物。)他们从前,动用黑社会,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瓦解我的家庭。而如今,则动用公安,监视遥控我的电脑、窥视我的隐私,删除我的文章。这第二件事就是,大年初四,我的一篇揭露雪灾中耒阳政府地方当局所作所为的文章,在这种被监控情况下被意外删除的。在这无所不在的罪恶与黑暗的包围之中,除了纪录和揭露,我还能做什么?
   正文

   一眨眼,雪灾过后,已经是大年的初二的深夜了,想来这个回娘家的日子,别人的女儿都坐在深爱母亲的怀中撒娇,而我女儿的年年今夜,却只能陪着单亲父亲相依为命的度过。
   
   情不自禁之下,望着女儿:“每年你这样陪着爸爸过年幸福吗?”女儿高兴的挽着我的手,用嘴对着爸爸的耳朵轻轻的说:“能有爸爸在身边的孩子最幸福!”
   
   看着女儿天真甜蜜的样子,我知道她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于是再问道:“你母亲有多久没有跟你联系了?”“她呀?大概几年了吧!”,“你还记得她是什么样子吗?”,“早忘了!”
   
   我再追问道:“为什么她不再看你?”,“不知道,大概是无地自容、不好意思吧。记得几年前,她打电话过来,问我想不想她。我大声回答道‘不想!’她以后就再也没有找过我了。”女儿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我不禁提醒着她:“爸爸和奶奶、爷爷可从来没有反对过你和她来往,爸爸不可能和她再有任何来往,并不意味着你也应该不理她,虽然这些年,她从未负担过你的生活及日常费用,但她依然是你的母亲。”女儿有些气愤的说:“她算什么东西,有这样的母亲吗?你要理她你去理,我和她没有关系!”
   
   这是几年来我第一次尝试和女儿谈到这个敏感问题,我不曾想到的是孩时的记忆,竟然在她的内心留下如此深刻的伤痕。女儿依然清晰的记得她母亲是如何在离婚后还打奶奶的,也记着她母亲是如何带着几十人冲进家里、扯断家里的电话逼迫爸爸写“保证永远不来往的”保证书的。
   
   我不禁尝试着对女儿说:“记得1997年那年,爸爸在长沙新沙打工,你妈妈带着你来看爸爸的情景吗?”女儿又不禁高兴起来,轻轻的摇着我说:“记得,那天爸爸到街上来接我,站在路的中央,老远老远我就认出来了,情不自禁的向着爸爸狂奔,你吓得赶快张开双手,生怕背后来往的车辆撞着你的宝贝女儿!我终于又投进了爸爸的怀抱。”
   
   “你当时只有四岁,怎么还记得这么清楚?还能想起其他的吗?比如那天你妈妈很憔悴!”我再次提醒她,她开始认真回忆的说着:“记得,我还记得她在回耒阳的列车上告诉我:‘回家后你一定要对奶奶说:爸爸马上就要回来了,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赶你们走出这个家。”
   
   女儿继续想道:“我回家这么说以后,奶奶和爷爷就真的搬走了。之后家里只有我和她。你不在家,她和其他男人说话时,我很气愤。”“谁说有这种情况?难怪爸爸回家时,她很不高兴的问我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长沙老板又送来五千块钱技术转让费让爸爸赶快过去,看来与此有关。”我说。
   
   “你说的这些我搞不懂,但是你回来后不走了让她很不高兴,我却高兴得很!爸爸不在家她对我很凶,不像你在时那样对我百依百顺,因此我气愤。”
   
   女儿圆园的脸蛋这时好像被拉长似的:“你们大人的事,真让人搞不懂,记得你带着我在家时,那个叫你师傅的谷琴姐姐每天都往家里跑,都是在下午五点多钟就来了,看到她对你热情,我有些不高兴。但总是这时,妈妈突然闯进来。好气愤的,开始我还不清楚这是为什么,看到她们两个好像约好似的,后来又逼你离婚,我才有点懂了,她怎么能这样?”
   
   “也许是她急着与你爸爸离婚吧,外面好多男人等着她吧。”我回答道:“你还记得一岁多的事情吗?”,“不记得了。”,“噢,不是感冒,是伤寒,爸爸和奶奶抱着你找了好多个医院,都治不好,最后在人民医院输液,一共发烧都有十多天了,就是不好转,你妈妈躲在娘家,就是不来看你一眼,爸爸气愤不过,跑到她家门口大喊,她一家人就是不做声,逼得我开始踢门,她母亲才开灯出来,说什么‘要是看病没钱的话可以去讨,我这里也有两毛’气得你爸爸说不出话来。”
   
   “后来你爸爸回过气来,对她说‘谁要你的臭钱,世界上那有只生孩子不要孩子的女人,让谢慧俭滚出来!’这之后她才出来。”
   
   “为什么这些你从没有对我说过?”女儿不解的问爸爸,我说:“告诉你这些会伤害你,今天我是情不自禁。其实这些爸爸早写成了回忆录发表在网上,好多人看,到时候我给你看。”
   
   “我才不看呢,都是那些给你惹祸的文章,你被抓不在家时,你知道奶奶和我有多急吗?你的文章不好,即使拿奖了我也怕看它。”女儿如实的回答让我感到她真的很像爸爸,什么都藏不住,又一个没有城府、没有心机、夸夸其谈的孩子。但愿她的未来不会像我一样。
   
   我想这心结是没有办法再解开了,我该如何让我渐渐长大的女儿忘却这一切伤心的往事?无论如何,都没有她的错。看来以后尽量让她感觉幸福快乐、忘却不幸才是我最应该做的事情。

此文于2008年03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