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果真被“偷走”?]
非智专栏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困惑--第二十三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果真被“偷走”?

   
   (珀斯)非智
    工党政府上台后,所作的第一件有争议的事,是向澳洲 “被偷走一代”土著人进行公开道歉。“被偷走一代”长期以来一直要求政府道歉,但以往的政府认为并没有什么可道歉之处,故一直拒绝道歉。霍华德执政时,坚决反对这种“道歉”,理由是,他的政府无需为以前政府所做的事进行道歉,其意十分明确:他和他的政府不是当事人,故不需为所没做的事道歉。实际上,更重要的、隐藏不说的一面是,“被偷走一代”土著人,虽自小从他们的父母身边被抱走,但在澳洲政府较为合理的安排和照顾下,这些人的多数,后来有着比其他土著人更美好的生活和家庭,他们中的许多人受过良好的教育,甚至高等教育,讲一口漂亮英语,成了土著人各方面的专业人才。其中不乏有律师,教授,艺术家,作家等,可以说是澳洲土著人的精英。但也有一些,一生一事无成,沉溺于酒中,成了职业酒徒。而这些人现在正向政府要求赔偿,理由是政府将他们从父母身边“偷走”,使他们失去父母之爱,并因之身心受到伤害,故一生愁困,所以政府要为此给予赔偿。果然,在南澳一个叫Bruce Trevorrow 的土著人酒徒,最近就获得南澳政府二十五万元的赔偿。
    联邦政府固然对此十分谨慎,如果开了这样一个先例,那么,几万“被偷走一代”土著人都来要求经济赔偿,政府就得为此付出几百亿澳元,说不定,这将陷政府于极大困境之中。故此,陆克文总理提出,“道歉,但不赔偿。”于是,这在“被偷走一代”土著人中,又掀起了一场争论。有的说,道歉不赔偿,毫无意义;有的说,能道歉,是政府对土著人态度的一大进步,但是,他们保留进一步要求经济赔偿的权力。
    这事也在澳洲国民中引起极大争论,有人赞成道歉赔偿,有人反对道歉,认为没有应该道歉的理由,而且证据非常充足,这些反对者认为:

   第一, 所谓“被偷走一代”土著人并没有被“偷走”,在维州,在北领地,在塔斯马里亚,在南澳等政府权威机构经过调查后,均得出“并没有将土著小孩偷走的政策存在”的结论。
   第二, 被抱走的多数是土著和白人的混血儿,他们被政府抱走的理由是:这些小孩或没有父亲,或受到性侵犯的危险,或遭到当地土著部落的排斥,或那些有极大机会融入澳洲主流社会的半土著血统的小孩(half-caste)。
   第三, 根据澳洲专栏作家Andrew Bolt文章所言,那些自称被“偷走”的土著人,实际上并不是这回事,文章接着指出事实真相,作者说,“被偷走一代”联盟的赞助者之一Lowitja O’Donoghue,是被他逍遥自在的爱尔兰父亲抛弃在教会的“孩子之家”, 交给传教士去进行教育。另一个正向联邦法院寻求赔偿的Peter Gunner,被送到在Alice Springs抚养家庭时,身上有着他母亲所写“希望她孩子能获得学校教育”的签字。同样在寻求赔偿的Cubillo,七岁时被发现在丛林里,没有双亲,也没有监护人,后来被送到抚养家庭并在达尔文上学。Molly 是一个被广为描述为“被偷走以便breed out the colour” 的小女孩,实际上是在她面临遭到性侵害,又因是半血统,有被赶出其部落的危险情况下,由她的部落首领首肯下才被收养的。另外,文章举例说,“被偷走一代”联盟发言人Mary Hooker,被抱走的原因,是由于她生活在一个有11个孩子的家庭,被疏忽照管并按她的话说“被我的兄弟强奸”;Robert Riley,一个要求“道歉”的积极活动者,则是被他的母亲丢弃在收养人家里; 而“被偷走一代”组织的领导人Annette Peardon,被收养的原因,是他的母亲曾疏于照看她的孩子,被判坐牢三个月。
   
    大量的事实说明,“被偷走一代”并非被“偷走”,更多是在其父母或部落首领认可下被“抱走”。从当时政府的政策看,整个动机还是好的,是希望通过对这些土著小孩进行西方式的教育,以便他们及他们的后代,将来更容易融入澳洲主流社会。但实际上,这个政策并没有真正达到目的,而且,也不免伤害了一部分被抱走的土著人个人和家庭的心。现在的澳洲政府公开表示道歉,也是对这些受到伤害的个人和家庭心理的一种弥补,多多少少会缓和种族间的矛盾冲突,从长远看,也是值得鼓励的。
    不过,虽然澳洲现总理已公开表示道歉,但事情并不会因一声“道歉”而结束。争论还会继续下去,要求经济赔偿还会不断提出,澳洲土著人的生活状况也不会因这一声道歉,而有所改变。 从更深层的意义上说,这不是个人或仅仅“被偷走一代”土著人的事,而是整个澳洲土著人的事,是愿意被同化,还是继续他们几千年,或几万年的生活习俗?这才是最大的问题所在。
    写到最后,我突然想到,在中国被迫下乡,荒废了青春年华的几百万知青,不知什么时候,能有机会听到政府的一声“道歉”,并获得应有的赔偿,当然,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