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葉震 回覆: 请不要栽赃,好吗?

   心學網執行長

   東海先生:

   恕直言,您的精神狀態大概終此一生都不會有所變化,到頭來還是孤芳自賞的失意人。您到處貼文章,人家看都不看,回應也懶得回應,只有心學網還有人願意您論學,還要被如此惡質相待,真是令人遺憾。鄙人早已經明言,您實際的生活處境應該與本體相互映證,否則是在「畫餅充飢」,只是先生聽不進去,一意孤行。明眼人早看穿你只講理不講生活的虛偽,且他人任何言語都成為您拿來攻擊的把柄,這種狀態根本不會有人願意與您深談什麼,此文就是個實例,不僅並未還原整個討論的真正重心,釐清自身觀念的盲點,只是不斷揪著情緒大發議論,先生自限如此,鄙人只能尊重個人選擇的生命情態,生命本質就是在「自作自受」。但,從另一方面說,同樣要感謝先生給予鄙人一個如此好的契機,透過與如此惡質的人的互動,來磨練自身的心性,這真是「逆增上緣」了,令人高興。

   祝道安

   葉震

   2/23 18:33

   李開文 回覆: 请不要栽赃,好吗? #3

   心學網儒生

   葉震兄:

   如果東海一梟覺得讓他在這裡大發議論的罵人(還罵貴網的陳復老師),不是貴網對他的尊重,還要不斷揪著文義繼續生事,那貴網是否應該限制其發言,才能讓我們這些局外人獲得心平氣和論學的空間。否則你們這樣任著他亂說話,人家都被嚇跑了。

   他不是已經跟你們「就此別過」了,怎麼還一直來?這樣煩不煩哪!

   李開文

   2/23 19:35

   劉金生 回覆: 请不要栽赃,好吗? #4

   心學網儒生

   葉震兄:

   我不同意李開文兄的看法。

   人總是寂寞的,連吵架的對象都沒有的人,很可憐。

   你們應該可憐他,這是做功德。

   劉金生上

   2/23 20:15

   

   儒學道團 回覆: 请不要栽赃,好吗? #5

   Subject: 儒學道團公告:有關提升論學品質的事宜(10.02.24)

   各位道學:

   為端正心學網良好的論學風氣,自即日起,如有任何對他人做情緒性攻擊的文字,不論是冷嘲熱諷與相互謾罵,或文內出現評論他人不雅的字詞,不管其作者為誰,本道團都會立即刪除,不做通知。請各位道學秉持本網一貫兼容並蓄的精神,多傾聽他人的意見,求同存異,做論題本身的議論。謝謝各位的合作!

   儒學道團謹識

   10.02.24

   

   湯居正 回覆: 新礼学初论 #3

   心學網儒生

   開文兄:

   「东海大良知学,统摄新内圣学、新外王学、格致学(科学)诸学。民主宪政作为新礼学核心,乃是东海新外王学最重要、最关键、最基础的部分。要重兴礼学,重建礼制,实行礼治,首必要从民主宪政开始。」

   這段話,根本是胡謅,以此做結論可見其文如何。開文兄說得對,還別當真了。不過,看這個人真是一點人際智慧都沒有,只是要人家附和他,屈服於他,企圖用說話的量而非正確的邏輯來服人罷了。

   湯居正

   

   湯居正 回覆: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5

   心學網儒生

   解釋經典只論其表不知其中,說什麼「從心所欲」就不會「逾矩」,大概是抄孔子的話來的,這樣的解釋,孔子也只能搖頭說「成事不說,遂事不薦,既往不咎」了啊!

   久未上來心學網,竟發現此號人物,連看數篇文章,越看越笑話,自戀且還不說,不敢以真姓名示人,化名東海一梟、東海老人,依我看,這個人說自己真誠,真當眾撒謊也。

   心學網也不管的嗎?

   湯居正

   陳齊一 回覆: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7

   心學網儒生

   居正兄:

   此人設心與物為一元,即彼此不與相對,何需說物?直指本心即可。才說物,便落入了兩截。陸聖人云:「吾心即是宇宙,宇宙即是吾心。」

   其拘泥於唯心唯物,用功既深,發展出心物一元,本然剛好歸正,其實未得發明,卻當作了好題目,做包裹周旋,討些文字便宜,於實證心性無補。

   你我淡然即可。

   陳齊一

   陳復 回覆: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2

   心學網主席

   樟法兄:

   我覺得你的很多學問有精湛處,有可取處,有值得商榷處,有錯誤處,也有與我雖很不同,然其實「並行而不悖」的可共存處,我覺得我們如能以好朋友真誠相待,不要再講任何情緒語言,不去揣度誰的心思是否有惡意,不要太快的說誰高誰低,或誰的學識不足或智慧不夠,彼此來實事求是的就問題本身釐清,有些觀念是非的問題確實很重要,很值得商量,我希望我們來一起細細討論看看。

   人生能交到好朋友是難得的,其實我們有很多共通點,都愛寫古詩與新詩,我覺得你是個很有趣的人,我也是半個浙江人,希望來日去大陸的時候能看看你。

   相關論點,還會再做認真回覆。我馬上要去上課,再談!

   陳復敬上

   2/25 9:53

   东海一枭 回覆: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3

   心學網儒生

   陈复君:

   做“做论题本身的议论”,“實事求是的就問題本身釐清”,正是我求之而不得的呀。欢迎“理教”。

   2/25 11:21

   林常易 回覆: 大乐无边在我家 #3

   心學網副學士

   余樟法先生:

   關於這段「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的闡釋,令末學不得不佩服您在《論語》學上的造詣。

   儒家的「學」,或說孔子的「學」,本就不是指知識、常識方面的學問,而是一種生命的學問。因此只要人還有生命,那麼這種「學」,就永遠有「時習之」的必要性。

   至於烈雷先生對「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與「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兩句的批評。末學則完全不能苟同。烈雷先生在此對孔子的批評,可類比於漢代王充對孔子的批評。完全是屬於一種「修辭學」上的假批評,而非義理上之真批評。是將孔子的話過度解釋,並使其成為自己的註腳,有蓄意誤會孔子之嫌,全然不得孔子微言大旨。(烈雷先生的批評意見請參照前文,此不贅述。)

   於此,末學的看法是與您相近的,謝謝您的發文,使孔子的原意得以辨明。

   一點淺見

   祝 好

   末學 常易 敬上

   葉震 回覆: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2

   心學網執行長

   東海先生:

   先生雖不自覺,然此文充滿情緒性,本無須再做什麼回應。只是先生言語背離康莊中正之道,鄙人縱使尚不是聖人,總還不至於無知無感,看不出什麼是誠意,什麼是敵意。智慧本沒有敵人,如真是真理,根本不需透過謾罵來澄清什麼,看來先生面對真理,確實還有漫漫長路要走。

   先生從未細讀吾師文字,並做出相應討論,只是個會思維不會生活的典型知識工匠,因此對生活的修身問題格外尖銳與反感,否則,儒家關心的題旨並非是哲學領域的道德形上學,還有家庭問題,心性問題(先生指為心態問題),實際生活處境如何接物待人,這本就是吾人內聖的基礎功課,都是本體的發用,否則講再多道理,徒然只是做自認為的道德文章而已。

   先生批評葉震如何糊塗,又云有知音者如何講述,實在是笑話了。孔子說:「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看來先生真是過份看重人家對您的讚賞了。那位固定與您一搭一唱的先生,想來如不是先生千手千眼的分身,就真是先生的「知己」,纔會死忠至此。對於先生的操作功力,葉震只能說是深表佩服。

   葉震

   林雅雯 回覆: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2

   心學網儒生

   東海大哥:

   如果您平日跟您的太太生活在一起,也是處處講道理,什麼都得理不饒人,那您的太太會覺得很累,還是很幸福呢?我們女人家,好像通常比較不喜歡講道理,然而,民主如果未曾在家中落實過,要講國家的民主,就比較難。

   如果換個角度看,人如果在家中的表現是專制,卻對外講民主,或滿腔民主的說詞,卻不斷貶低他人的價值,那這個民主,就比較值得懷疑囉。

   小女子的淺見,給您參考!

   雅雯敬筆

   

   當科學影響社會倫理問題,良知議題纔需要提出來討論。(10.02.08)

   來書云:愚曾讀東海一梟〈大良知學綱要〉,甚是有惑,想請益於先生。東海一梟說:「格物的格是衡量、研究、推敲之意,物是指自然、社會、人生一切事物。格物致知,意謂觀察研究各種事物,通過各種科學、社會實踐,總結成知識,上升到理論。」又雲:「王陽明卻錯解了『致知』這一概念,將『物』理解為內在之物:心性,將『格物』理解為『格心』,將『格物致知正心誠意修身』全都局限於心性修養,致使良知狹隘化、儒學單調化、世界虛擬化、生命枯燥化了。」其認為採用科學辦法去檢證與觀察竹子的四季生長與生物構造,透過理性分析後獲得的知識,纔是正確的「格竹」,並此謂陽明先生犯了一個歷史笑話,侷限了良知先天後天的各種侷限雲雲。文中推崇朱子「萬事萬物皆有定理」論旨,指其實為自然科學家。文中更採科學、政治與道德三論大良知學說,愚雖深不敢茍同,卻又無從反駁,不知先生如何看待此文?

   

   陳復 回覆: 大良知学纲要 #2

   心學網主席

   東海先生:

   王陽明先生的格物解作「格心」,只是從本質面來立言,由於內聖與外王本來就是同一件事情,陽明先生並未因強調本質面,就使得現象面被其漠視,這只是在言說層的本末有別而已。至於您說如此使得「儒學單調化」、「世界虛擬化」與「生命枯燥化」,那純然只是您自設的框架,限定住對王學的理解,再給出的「批評」。而您說其格竹的問題,這本與其良知學說毫無關係,那只是他年輕時悟朱熹理學未得法,並不能等同於這就是他的良知主張,此點學者討論已久,然而朱熹理學果真對後世的科學發展有重要的影響?敝人想這是誇大他的思想的「效能」了,在朱熹前,中國的科學早已獨邁世界牛耳,在朱熹後,中國科學的發達更不能說是朱熹的思想的「功勞」,這裡說的科學只是在指物質文明的先進性,無關於科學的定義問題(畢竟就西洋文化裡給出的科學概念來說,中國根本沒有這種抽象理論意義的「科學」),更不要說理學本與西洋文化裡的科學有著不同的思考路徑,科學的性質著重於可反覆驗證性,這本不是理學的主張。

   陽明先生提出的良知並未有配套的「良制」,這的確是其缺陷,然而,這並不是理論本身的限制,而是未得合宜的條件去發展,這點如拿來質疑朱熹,其同樣不曾提出什麼具體的「良制」,我們不能因為我們現在有推行民主政治的需要,就反過來質疑他們不曾提出這種具體的政治理論,當他們並未有這種心理需要的時候,他們只需要實際投身於政治活動,那即是他們的外王了。陽明講的良知本就不是站在格物的對立面,卻又不可能兼容並包到科學,科學需要的方法,與良知需要的態度本來就不同,這是根本不同的命題,本不需要越俎代庖,只有當科學研究影響到社會倫理的時候(譬如複製人的問題),良知議題纔需要被提出來討論。您的大良知說看不出實際的知識論與方法論,如果只是種「說法」,則您說這包羅「道德」、「政治」與「科學」並無任何實質的意義,如何能實際運用到這三層面,纔是我們能開始「同意」或「不同意」您的主張的起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