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东海一枭(余樟法)
·所谓诗人亦蠢猪----向九天文化网诗词曲联论坛惊四座顾问请教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
·“君临天下解民忧”-------请称老枭为“君”
·略为芦笛指要道
·略为芦笛指要道
·韩家华: 东海一枭对联英译
·圣诞日痛悉许君万平被重判,杨君天水遭刑拘,小诗写闷,并示抗议!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狂妄的标本
·枭婆生日,枭公枭儿同贺
·求求你们,别再夸我了!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万家忧乐千钧重,个我安危一羽轻-----
·大儒说
·恭请胡锦涛当爹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而今迈步从头越
·自由天使网友致一枭公开函(一枭附言)
·元旦写怀并向海内外师友拜年
·实语者老枭
·网友酬唱集萃(之8)
·给你一个研究院!
·贺老战友芦笛君大著梓行
·大陆盛产三种动物
·zt总编在线:动物涅磐----写在《东海一枭:大陆盛产三种动物》诗后
·谁能让我生回气?
·学习老枭好榜样
·伏虎驯狼志必酬!
·把脏话进行到底!
·慨当以慷:为《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写照(组诗。附老枭荐语)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天下为公,法律为王!
·略复傅涛并寄语胡锦涛
·“合法腐败权”和古今几面小镜子
·高智晟万岁
·言论自由离不开自由言论---兼驳张玉祥君《说话与做事》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蒋庆君,是宵遁是顽抗还是虚心受教?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
·高智晟与圣人心态
·中国?中国!(大型组诗)
·枭鸣动态:卫儒道剑迎黎鸣老,开新纪诗传《山海经》
·天之未丧斯文也,中共其如予何!
·《中华有我郑贻春!》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横渠四句”与“东海四句”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注意,有人冒充老枭大量发送病毒电邮!
·为什么说黎鸣是最大的狂徒?
·枭鸣动态:为理学辨诬、为传统卫道系列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听好了:大义所在,不可不辩!
·为什么“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大同”实践正其时!
·新年祝福
·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
·写怀四绝
·川歌:题于枭文《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之后
·题《卫道书》,欢迎广大同道指缪教正
·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张五常自承没有良知!
·大处分明休琐屑,吸烟酗酒亦真儒!
·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
·神异经
·“儒家道德二分法”
·山海新经(之一)
·警告共产党,寄语海内外!
·打倒张五常!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飞雄,毕竟是英雄!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 高昂的头颅!-------为理学辨诬之六
·绝食大有意义,老戚已经“出事”!
·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东海先生歌
·zt张玉祥:回东海一枭先生并请教之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黎鸣果然批不得!
·打倒张五常,保卫生存权!
·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
·打倒中宣部!
·各大门派对待他人的态度。你赞成哪一派?
·医院见死不救,源于制度冷漠-----兼谈为什么斥不锈钢老鼠无知
·饿死事大,失节亦事大-----为理学辨诬之二
·临危一死亦英雄------为理学辨诬之一三
·民主难免犯错,专制必定犯罪!----评不锈钢老鼠文并更正兼回吴辉君
·关于称呼问题
·给高智晟打个电话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葉震 回覆: 请不要栽赃,好吗?

   心學網執行長

   東海先生:

   恕直言,您的精神狀態大概終此一生都不會有所變化,到頭來還是孤芳自賞的失意人。您到處貼文章,人家看都不看,回應也懶得回應,只有心學網還有人願意您論學,還要被如此惡質相待,真是令人遺憾。鄙人早已經明言,您實際的生活處境應該與本體相互映證,否則是在「畫餅充飢」,只是先生聽不進去,一意孤行。明眼人早看穿你只講理不講生活的虛偽,且他人任何言語都成為您拿來攻擊的把柄,這種狀態根本不會有人願意與您深談什麼,此文就是個實例,不僅並未還原整個討論的真正重心,釐清自身觀念的盲點,只是不斷揪著情緒大發議論,先生自限如此,鄙人只能尊重個人選擇的生命情態,生命本質就是在「自作自受」。但,從另一方面說,同樣要感謝先生給予鄙人一個如此好的契機,透過與如此惡質的人的互動,來磨練自身的心性,這真是「逆增上緣」了,令人高興。

   祝道安

   葉震

   2/23 18:33

   李開文 回覆: 请不要栽赃,好吗? #3

   心學網儒生

   葉震兄:

   如果東海一梟覺得讓他在這裡大發議論的罵人(還罵貴網的陳復老師),不是貴網對他的尊重,還要不斷揪著文義繼續生事,那貴網是否應該限制其發言,才能讓我們這些局外人獲得心平氣和論學的空間。否則你們這樣任著他亂說話,人家都被嚇跑了。

   他不是已經跟你們「就此別過」了,怎麼還一直來?這樣煩不煩哪!

   李開文

   2/23 19:35

   劉金生 回覆: 请不要栽赃,好吗? #4

   心學網儒生

   葉震兄:

   我不同意李開文兄的看法。

   人總是寂寞的,連吵架的對象都沒有的人,很可憐。

   你們應該可憐他,這是做功德。

   劉金生上

   2/23 20:15

   

   儒學道團 回覆: 请不要栽赃,好吗? #5

   Subject: 儒學道團公告:有關提升論學品質的事宜(10.02.24)

   各位道學:

   為端正心學網良好的論學風氣,自即日起,如有任何對他人做情緒性攻擊的文字,不論是冷嘲熱諷與相互謾罵,或文內出現評論他人不雅的字詞,不管其作者為誰,本道團都會立即刪除,不做通知。請各位道學秉持本網一貫兼容並蓄的精神,多傾聽他人的意見,求同存異,做論題本身的議論。謝謝各位的合作!

   儒學道團謹識

   10.02.24

   

   湯居正 回覆: 新礼学初论 #3

   心學網儒生

   開文兄:

   「东海大良知学,统摄新内圣学、新外王学、格致学(科学)诸学。民主宪政作为新礼学核心,乃是东海新外王学最重要、最关键、最基础的部分。要重兴礼学,重建礼制,实行礼治,首必要从民主宪政开始。」

   這段話,根本是胡謅,以此做結論可見其文如何。開文兄說得對,還別當真了。不過,看這個人真是一點人際智慧都沒有,只是要人家附和他,屈服於他,企圖用說話的量而非正確的邏輯來服人罷了。

   湯居正

   

   湯居正 回覆: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5

   心學網儒生

   解釋經典只論其表不知其中,說什麼「從心所欲」就不會「逾矩」,大概是抄孔子的話來的,這樣的解釋,孔子也只能搖頭說「成事不說,遂事不薦,既往不咎」了啊!

   久未上來心學網,竟發現此號人物,連看數篇文章,越看越笑話,自戀且還不說,不敢以真姓名示人,化名東海一梟、東海老人,依我看,這個人說自己真誠,真當眾撒謊也。

   心學網也不管的嗎?

   湯居正

   陳齊一 回覆: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7

   心學網儒生

   居正兄:

   此人設心與物為一元,即彼此不與相對,何需說物?直指本心即可。才說物,便落入了兩截。陸聖人云:「吾心即是宇宙,宇宙即是吾心。」

   其拘泥於唯心唯物,用功既深,發展出心物一元,本然剛好歸正,其實未得發明,卻當作了好題目,做包裹周旋,討些文字便宜,於實證心性無補。

   你我淡然即可。

   陳齊一

   陳復 回覆: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2

   心學網主席

   樟法兄:

   我覺得你的很多學問有精湛處,有可取處,有值得商榷處,有錯誤處,也有與我雖很不同,然其實「並行而不悖」的可共存處,我覺得我們如能以好朋友真誠相待,不要再講任何情緒語言,不去揣度誰的心思是否有惡意,不要太快的說誰高誰低,或誰的學識不足或智慧不夠,彼此來實事求是的就問題本身釐清,有些觀念是非的問題確實很重要,很值得商量,我希望我們來一起細細討論看看。

   人生能交到好朋友是難得的,其實我們有很多共通點,都愛寫古詩與新詩,我覺得你是個很有趣的人,我也是半個浙江人,希望來日去大陸的時候能看看你。

   相關論點,還會再做認真回覆。我馬上要去上課,再談!

   陳復敬上

   2/25 9:53

   东海一枭 回覆: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3

   心學網儒生

   陈复君:

   做“做论题本身的议论”,“實事求是的就問題本身釐清”,正是我求之而不得的呀。欢迎“理教”。

   2/25 11:21

   林常易 回覆: 大乐无边在我家 #3

   心學網副學士

   余樟法先生:

   關於這段「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的闡釋,令末學不得不佩服您在《論語》學上的造詣。

   儒家的「學」,或說孔子的「學」,本就不是指知識、常識方面的學問,而是一種生命的學問。因此只要人還有生命,那麼這種「學」,就永遠有「時習之」的必要性。

   至於烈雷先生對「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與「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兩句的批評。末學則完全不能苟同。烈雷先生在此對孔子的批評,可類比於漢代王充對孔子的批評。完全是屬於一種「修辭學」上的假批評,而非義理上之真批評。是將孔子的話過度解釋,並使其成為自己的註腳,有蓄意誤會孔子之嫌,全然不得孔子微言大旨。(烈雷先生的批評意見請參照前文,此不贅述。)

   於此,末學的看法是與您相近的,謝謝您的發文,使孔子的原意得以辨明。

   一點淺見

   祝 好

   末學 常易 敬上

   葉震 回覆: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2

   心學網執行長

   東海先生:

   先生雖不自覺,然此文充滿情緒性,本無須再做什麼回應。只是先生言語背離康莊中正之道,鄙人縱使尚不是聖人,總還不至於無知無感,看不出什麼是誠意,什麼是敵意。智慧本沒有敵人,如真是真理,根本不需透過謾罵來澄清什麼,看來先生面對真理,確實還有漫漫長路要走。

   先生從未細讀吾師文字,並做出相應討論,只是個會思維不會生活的典型知識工匠,因此對生活的修身問題格外尖銳與反感,否則,儒家關心的題旨並非是哲學領域的道德形上學,還有家庭問題,心性問題(先生指為心態問題),實際生活處境如何接物待人,這本就是吾人內聖的基礎功課,都是本體的發用,否則講再多道理,徒然只是做自認為的道德文章而已。

   先生批評葉震如何糊塗,又云有知音者如何講述,實在是笑話了。孔子說:「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看來先生真是過份看重人家對您的讚賞了。那位固定與您一搭一唱的先生,想來如不是先生千手千眼的分身,就真是先生的「知己」,纔會死忠至此。對於先生的操作功力,葉震只能說是深表佩服。

   葉震

   林雅雯 回覆: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2

   心學網儒生

   東海大哥:

   如果您平日跟您的太太生活在一起,也是處處講道理,什麼都得理不饒人,那您的太太會覺得很累,還是很幸福呢?我們女人家,好像通常比較不喜歡講道理,然而,民主如果未曾在家中落實過,要講國家的民主,就比較難。

   如果換個角度看,人如果在家中的表現是專制,卻對外講民主,或滿腔民主的說詞,卻不斷貶低他人的價值,那這個民主,就比較值得懷疑囉。

   小女子的淺見,給您參考!

   雅雯敬筆

   

   當科學影響社會倫理問題,良知議題纔需要提出來討論。(10.02.08)

   來書云:愚曾讀東海一梟〈大良知學綱要〉,甚是有惑,想請益於先生。東海一梟說:「格物的格是衡量、研究、推敲之意,物是指自然、社會、人生一切事物。格物致知,意謂觀察研究各種事物,通過各種科學、社會實踐,總結成知識,上升到理論。」又雲:「王陽明卻錯解了『致知』這一概念,將『物』理解為內在之物:心性,將『格物』理解為『格心』,將『格物致知正心誠意修身』全都局限於心性修養,致使良知狹隘化、儒學單調化、世界虛擬化、生命枯燥化了。」其認為採用科學辦法去檢證與觀察竹子的四季生長與生物構造,透過理性分析後獲得的知識,纔是正確的「格竹」,並此謂陽明先生犯了一個歷史笑話,侷限了良知先天後天的各種侷限雲雲。文中推崇朱子「萬事萬物皆有定理」論旨,指其實為自然科學家。文中更採科學、政治與道德三論大良知學說,愚雖深不敢茍同,卻又無從反駁,不知先生如何看待此文?

   

   陳復 回覆: 大良知学纲要 #2

   心學網主席

   東海先生:

   王陽明先生的格物解作「格心」,只是從本質面來立言,由於內聖與外王本來就是同一件事情,陽明先生並未因強調本質面,就使得現象面被其漠視,這只是在言說層的本末有別而已。至於您說如此使得「儒學單調化」、「世界虛擬化」與「生命枯燥化」,那純然只是您自設的框架,限定住對王學的理解,再給出的「批評」。而您說其格竹的問題,這本與其良知學說毫無關係,那只是他年輕時悟朱熹理學未得法,並不能等同於這就是他的良知主張,此點學者討論已久,然而朱熹理學果真對後世的科學發展有重要的影響?敝人想這是誇大他的思想的「效能」了,在朱熹前,中國的科學早已獨邁世界牛耳,在朱熹後,中國科學的發達更不能說是朱熹的思想的「功勞」,這裡說的科學只是在指物質文明的先進性,無關於科學的定義問題(畢竟就西洋文化裡給出的科學概念來說,中國根本沒有這種抽象理論意義的「科學」),更不要說理學本與西洋文化裡的科學有著不同的思考路徑,科學的性質著重於可反覆驗證性,這本不是理學的主張。

   陽明先生提出的良知並未有配套的「良制」,這的確是其缺陷,然而,這並不是理論本身的限制,而是未得合宜的條件去發展,這點如拿來質疑朱熹,其同樣不曾提出什麼具體的「良制」,我們不能因為我們現在有推行民主政治的需要,就反過來質疑他們不曾提出這種具體的政治理論,當他們並未有這種心理需要的時候,他們只需要實際投身於政治活動,那即是他們的外王了。陽明講的良知本就不是站在格物的對立面,卻又不可能兼容並包到科學,科學需要的方法,與良知需要的態度本來就不同,這是根本不同的命題,本不需要越俎代庖,只有當科學研究影響到社會倫理的時候(譬如複製人的問題),良知議題纔需要被提出來討論。您的大良知說看不出實際的知識論與方法論,如果只是種「說法」,則您說這包羅「道德」、「政治」與「科學」並無任何實質的意義,如何能實際運用到這三層面,纔是我們能開始「同意」或「不同意」您的主張的起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