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敬复东海一枭君之略驳

   作者 : 烈雷,

   《自由圣火》首发

   時間:2/27/2008

   

   中国仍处于黑暗中,所以即使是在文化领域上的争论,也成了在黑暗中的搏斗。在黑暗中挥拳,常常是会误伤了好人的。据我所知,一枭君确实是一位正人君子,一位国学大师,他在国学上知识十分渊博,尤其在诗词对联方面成就颇高。在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能与一枭君这样的人为伍,实为人生之一大快事!

   

   记得一枭君曾说过:宁失吾友,不失吾道。而我则是: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我可以批尽天下儒生,或者宁可天下儒生尽批我。但独不能批吾友一枭君。

   

   然而真理不辩不明晰,朋友不打不相识。套用孔夫子的话就是:有朋上擂台来,不亦乐乎?

   

   于是我决定继续挥拳乱打下去,哪怕误中更多的朋友,因为这毕竟不时真打。既然不是真打,就不怕引用一句俗话,曰:打是亲骂是爱。——这回,我打了你几下,你骂了我几下,这更证明了我们是亲爱精诚的革命同志呢!

   

   既然是革命同志,就不怕引出一副著名的旧联,叫:关怀之殷,情同骨肉;政见之争,宛若仇雠。君子批故而知新不亦乐乎!

   

   对于您对儒学的态度,我始终是不以为然的。但我也可以理解您的甚以为然。这正如同吃面,作为南方人的我,以为面是单调的。然而在北方,面可以做成几十几百种花式,仍然乐此不疲,——在我看来是一种食物贫乏,而在北方兄弟而言则上升为了一种艺术——这也是他们的造化。也如同喝茶。北方人喝茶,一大碗地就下去了。南方人喝功夫茶,还讲茶道,喝一个要玩几十道程序。——南方人的行为里边也有艺术在做怪。

   

   推及到一枭君,他以为研究儒学,大乐无边在我家,这便是很正常的了。然而,我总以为面的根本用途就是吃,茶的根本用途就是喝。解决不了这两点,面就不能成其为面,茶亦不能成其为茶了。

   

   而论到究竟儒家的道和别的什么家的道,究竟哪种道更高深些?这似乎也可以涉及到一个数的问题:就拿0-1 ,0-100 ,1—10000,三个区间来说吧。究竟哪个区间大一点呢?当然是1—10000,最大。

   

   可是区间的内容哪个更丰富一点呢?辩得清。可是说不清了。因为细化下去,数是无穷的,,即使蜗缩在0-1的数字段里边,也有数不完的数。比如说从0数到1吧。 0。00001。0000111,0。00011123。。。。。如此循序数去永远也无穷尽,即使数一万年,也数不到头。于是这个 1,自然就成了不可逾越的高峰了。然而是1最高些呢?还是是10最高呢?还是是10000最高呢?只要会数数的人都是可以一目了然的。

   

   所以我坚信儒学并不是一个高深的东西,只是0-1区间罢了。在人的思想尚幼小时,可以躲在里边做无穷的游戏。然而当思想膨胀以后,这个小小的区间便成了身体的束缚。尽管如此,我仍以为儒学,作为一种文物,是要有人研究的,但不能太多,一二人足矣。

   

   再说到道德。我对道德的理解是很简单的,我认为:道德就是一种契约。一种不同人性的共同妥协。换数学的语言来说,道德不是一个绝对的区间,而是一个交集。所以道德是发展的,而不是静止的;是互动的,而不是单动的。古人以为男人要忠君爱国才道德,今天的男人背君爱民也道德了;古人以为女人笑不露齿才道德,今天的女人笑掉大牙也道德了。这都是道德的可变性使然。

   

   古往今来,每一个哲学或者说教的创立者们,都试图造出一种医治社会人心的灵丹妙药来。

   

   然而是药总会有副作用的。在向病人介绍药时,如果过分强调它的药性,而忽视他的付作用,尤其对于一些忌用的人,就难免好心办成了坏事。

   

   我以为儒教的创始人孔老夫子只能算是三流药师,他配的药确实是有巨大副作用的。一枭君是特殊材料制造的,感觉不出来。而我感觉到了。然而一枭君如若坚持要咀嚼下去,亦无不可。古代不是有个神农氏吗?他替人类尝百草,即使倒下去了,也是很伟大的。

   

   何况现在时兴百家争鸣,而非并非独尊儒术或者独尊其他什么术。我不同意一枭君的观点,但我却誓死捍卫一枭君的发言权!

   

   真理是辩证出来的,让我们化恭敬不如从命,为从命不如恭敬。希望今后您仍坚持您的热评,我仍坚持我的冷评,在伟大的自由文化运动中,咱们一起努力,十年以后再看成效,如何?

   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一枭附言:谢谢烈雷君的回应。请不必“独不能批吾友一枭君”。我以为,如理如实批评,恰是一种较高级别的尊重。如果不赞同对方观点但不予理睬甚至反过来乱赞瞎捧一通,那才是渺视与冷漠的表现呢。

   宁失吾友,不失吾道,那是特殊情况,我原话是:宁得罪吾友,不得罪吾道。一般而言,吾道吾友,我都要,都怕得罪,万一得罪了都会心痛哈。其实,朋友如真是“道上”人,是不至于因正常的讲理论道而被得罪。如因此而生气,这种友谊的质量也就有限得很了。2008-2-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