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胡胜华

   

   2月22日《民主论坛》上刊登《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东海答客难》(422~427),其中有一段涉及到我,内容如下:

     424、西瓜氏:

     中国人讲良知讲了几千年,你大炒剩饭,有用吗?胡胜华《别再

     拿良心说事》开头指出:中国人有一个普遍的毛病,就是凡事爱

     讲良心。结尾又曰:“当务之急,不是要讲究良心、不是要呼吁

     官员要有良心,这些都是靠不住的,而是要加紧建立现代民主政

     治体制,实行宪政,这才是一刀见血的办法。”说得好哇。

     东海老人答:

     我的看法与所引胡胜华君的说法恰恰相反:当代中国人有一个普

     遍的毛病,就是凡事不讲良心,只讲私利。

     关于良知问题,请见《大良知学纲要》及《本体论》、《良知

     论》(待发)诸枭文,兹不详论。伪良知不良,小良知不全(良

     知形上形下彻里彻外,原无所谓大小,这里是一种方便说法,指

     的是一些学者对良知的理解偏颇、狭小或肤浅,未能得良知之

     全,或者将做秀之类与良知无关的表演错当作讲良知了)。

     讲良知要讲真的、大的。政治人物真讲良心,就要“加紧建立现

     代民主政治体制,实行宪政”,这是政治良心的最重要的体现。

     如果说民主宪政是用,良知就是体。道理不难明白:官员没有良

     知、不究良知,建设良心政治的内在驱动力何来?难道“现代民

     主政治体制”靠歪心、私心、黑心官员可以建立起来?

     大良知学在政治层面的要旨,可以概括为一句口号:彰显政治良

     知,建设良知政治。

   

   看了上面的问答,我想向东海发一次声。

   非常明显的,东海的答问,只是他“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传统老

   调而已。事实上,对这些传统的东西,我是不赞成的,它们也是我要

   扫荡的对象。但是,看到东海整天咀嚼并且甘之如饴的景象,你会发

   现,他的卫道传道,其实已轶出析理的范围,而走进了信仰的层次。

   ──一个人有了信仰,自然就很难认可别人,自然就更难承认别人所

   匡是正的了,当年之冯友兰,可为前例。了解到这一层,然后可以就

   东海所答,作出一点讨论。

   东海说他的看法与我的说法“恰恰相反”,其实,虽相反,却也相

   成。综合说来,就是中国人有一个普遍的毛病,在关乎自己方面,爱

   讲私利;在约束他人方面,专道良心。在这一点上,我与东海并无根

   本冲突也。

   有根本冲突的,是东海这些话:

     政治人物真讲良心,就要“加紧建立现代民主政治体制,实行宪

     政”,这是政治良心的最重要的体现。如果说民主宪政是用,良

     知就是体。道理不难明白:官员没有良知、不究良知,建设良心

     政治的内在驱动力何来?难道“现代民主政治体制”靠歪心、私

     心、黑心官员可以建立起来?

   这是错的。恰恰相反,民主宪政不是用,而是体。将民主宪政当作

   用,只会糟蹋民主宪政、作弄民主宪政。近代以降,中国老百姓受打

   着民主宪政的幌子的政治人物的蒙蔽和愚弄,次数还少吗?程度还轻

   吗?时间还短吗?遗害还浅吗?正是因为看到了过去,所以,我在

   《别再拿良心说事》文中,才提醒说“当务之急,不是要讲究良心、

   不是要呼吁官员要有良心,这些都是靠不住的。”东海反问说“难道

   ‘现代民主政治体制’靠歪心、私心、黑心官员可以建立起来?”我

   的答复是:为什么不能?当然能!试看蒋经国在台湾,固辣手摧花者

   也,并且一摧一十六年,非“歪心、私心、黑心官员”而何?可是,

   一朝民众觉悟,群起抗争,逼着蒋经国认清天下大势和蒋家前途,不

   得不基于利害的选择,逐渐开放党禁、报禁。──蒋经国在小朝廷搞

   一党专政、个人独裁,不知道有多么爽、多么惬意、多么快活,他岂

   肯自愿放权?由此可见,真正起作用的,并非什么政治良心,乃是民

   主的势力。而且,东海似乎并不很懂政治。政治权力是极有诱惑性和

   腐蚀性的,退一步说,即便官员确有政治良心,但当大权在握,人莫

   予毒,其政治良心不变质才怪。我不想引用英国历史学家约翰.阿克

   顿的名言,我只是想指出,政治良心是靠不住的,寄希望于政治人物

   的政治良心,这与传统中国知识分子所倡导的“道德圣君”,是同一

   个大脑模型,历史已经证明后果是如何了。

   我很欣赏东海之才,他元气淋漓,气魄甚大,然而他成天在所谓传统

   文化上抛心力、下苦功、津津乐道、曲加回护,却不能不说是错用其

   才,这是他的大懵懂,也是他的大偏执。我真为他可惜。

   (2008年2月23日)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一枭附言:

   胡胜华“民主宪政不是用,而是体。”之言差矣。

   

   对于社会来说,制度当然很重要,好的制度也有助于人心的净化和道德的提升,但制度毕竟是外在的东西,是可以因地因时而异和与时俱进而变的,民主宪政也一样,它不是“体”,没有资格为体。

   

   如果说民主宪政是体,它也只能局限于社会层面,针对各种法律规章等“子制度”、“孙制度”而言。从哲学层面讲,体必须是不变之本、不易之“经”,制度是与时俱进变化的,人生、人类还有更内在、更本质、比制度重要的得多的东西,更有资格为体。

   

   我以为,在最根本、最高处而言,只有本性良知才有资格为体,不仅为制度之体,而且为天下万事、宇宙万物之体。详见《良知论》诸文(《大良知论纲要》系列文章之《良知论》将发于《网络公民》二月号,网址http://pdzsh.com)

    2008-2-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