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东海一枭(余樟法)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一有西瓜氏请我学习一段余杰文章。余文《追问知识分子的良知》写道:

   这是一个知识分子缺位的时代。中国的知识分子阶层堕落的速度,远远快于普通中国人堕落的速度;知识分子的道德水准,远远低于普通中国人的道德水准。中国缺少知识分子,并不是始于今日。自古以来,中国的士大夫阶层始终缺乏对于超越性价值的坚守。对家庭,他们遵循“孝”的原则;对朝廷,他们遵循“忠”的原则。在“忠”和“孝”之上,真理处于悬空的状态。当然,“忠”和“孝”这两种原则都与实际的仕途直接相关。违背了“忠”和“孝”的原则的读书人,根本不可能在仕途中青云直上。中国的学术亦未能获得一种“自足性”,僵硬的科举制度导致了历代士大夫的人生取向均为“学而优则仕”。

   余杰强调:作为知识分子,必须在自我之外建立一种超越性的价值归宿,对自我保持一种谦卑的、不断反省的态度,时刻警惕“自我神化”、“自我感动”和“自我英雄主义”。…如圣经中所说的那样,“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求神的喜悦,而不求人的喜悦”,将自己的生命与天上的星空联系起来。

   尊命过目,谨将学习体会向读者汇报如下。

   二余杰对中国的知识分子阶层堕落的批判和“作为知识分子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性的价值归宿”的观点,我很认同。但他对中华文化的认识、批判是混乱和错误的。

   首先,要把儒家道德的普遍价值与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政治、社会规范适当区分开来。在君主专制时代,儒家道统被君主政统所劫持,各种道德元素难免受到别有用心的扭曲利用。世易时移,对于一些历史上特定制度下的规章习俗及行为准则,已没有循规蹈矩的必要。但是,道德本身是具有普遍意义、富有永恒魅力的,两者应加以厘清。

   比如“忠”和“孝”,现在忠君也无君可忠了,尽孝的方式方法肯定与古时大异了。但忠孝作为道德原素本身,却是具有普遍意义、普适价值的。只要人类历史上家庭还存在,甚至,只要人身还是由父母生养而不是机器造就、石头迸出,不论方式如何、程度怎样,孝顺父母就是天经地义的;忠本来就是尽心之意,正心诚意,对人处世把心放中正,忠于真理,忠于良知,皆是做人应有之“义”。

   其次,在“忠”和“孝”之上,并非“真理处于悬空的状态”。仁才是儒家的大经大法根本原则。在儒家,仁是天地万物包括人类社会和个体生命的真常之道,是儒家一以贯之、不可须臾离的最高最根本的道。其它一切思想原则,一切人生、社会、道德、政治、制度、教育等各方面、学问,都要围绕着这个字转,也都从这个“道”中生发出来、扩展开来。

   三仁,在天为道,为形上本体,在人为“形内本性”,为良知。“忠”和“孝”都是良知的显现。良知就是一种超越性价值-----其实良知形上又形下,超越又内在。余文题为《追问知识分子的良知》,他不知良知正是他所批判的中华文化的重要价值观?不知良知从何处去追问,向上帝哪里?

   余杰向知识分子追问良知,好!可是,他更应该追问一下自己,良知“致”到了没有?如何致之?知识分子们又应向何处追问良知、致良知?这些才是更重要的问题。难道高举“上帝”旗帜,把矛头指向衰微至极的中华文化,对准郭飞雄们,就可以“致”得良知?难道中国知识分子都投向基督门下,甚至与余杰一样成为叨叨神棍,就可以“致”得良知了吗,只怕致来的是邪知歪见、弱智神经呢。

   我早指出,对于中华文化特别儒佛正道而言,凡是“心外求法”的都是外道,上帝信仰属于典型的外道(外道不一定就是邪的,也可以是正道、正教,只不过正的程度有限,一不小心就会滑向邪路----历史上基督教够邪门的,现在那些“真诚”的、原教旨的基教信徒,往往也神经兮兮的,邪门!)

   既使以现代文明的常识也不难知道:不是上帝造人,而是人造上帝-----那只是意识的幻像,是“原始人”的一种精神自慰。

   不少自由人士满嘴正义良知,其实与冯友兰一样并不相信良知(当然他们的学识和修养与冯相比更差。冯虽小儒,多少有点儒学修养。)根本不知良知为何物,不知良知与天道同善、同仁、同高、同大、同尊、同体!那些为物欲所蔽的功利人,特别是利己主义、虚无主义乃至犬儒主义者固然不识良知,那些拜倒在上帝的幻影面前的宗教人也很难彰明良知。

   关于良知的奥妙,近作《良知论》有深度开示,兹不赘。这里仅指出余杰对如何才能“建立一种超越性的价值归宿”思考的混乱和误区所在。在自我之外、在“上帝”那里,是无法建立一种价值归宿,建立起来也是虚幻不实、自欺欺人的。未将天人贯通的、仅有超越性而无内在性的价值,缺乏人性根基。缺乏天下万物一体之仁的良知体认,是根本无法真正地“将自己的生命与天上的星空联系起来”的。

   四致得良知、证得生命本来面目,自然充满道德自尊、智慧自信,却又内心平和谦冲,宁静淡泊,与世人所谓的“自我神化”和“自我英雄主义”的形同实异。

   不过,“自我神化”和“自我英雄主义”之类表现固非高标,或许不无浅薄可笑之处,却也用不着“时刻警惕”,恰恰相反:对于大多数人是求之不得。如果中国的知识分子阶层真有“自我神化”和“自我英雄主义”现象,也不至于堕落至斯矣。

   “自我神化”和“自我英雄主义”者,至少是不屑于象中国大部分所谓的知识精英那样把灵魂卖给魔鬼或“上帝”的。真正需要时刻警惕的,是那些不断地自我矮化、自我奴化、自我狗熊主义犬奴主义的知识分子!文棍对强权的献媚,是一种自我奴化,神棍对“上帝”的投靠,也是一种自我奴化。这两条“人棍”,才是值得有识有志之士时刻警惕的。

   尽管人人良知具足,但多数国人堕落已深,染污已重,无法彰显,已成“人棍”。曾有《人棍》示警:名人雅人伟人哲人奇人正人高人大人贤人仁人真人圣人,最低限度,要当好人;草棍木棍拐棍夹棍赌棍地棍痞棍恶棍学棍军棍党棍神棍,无论如何,切莫成棍。

   诸棍之中,一般赌棍地棍痞棍恶棍影响有限,除政治性人棍外,唯文棍与神棍的社会危害性特别大。文棍的堕落与危害比较明显,神棍对中华文化与自由事业的破坏性还处于隐性阶段,余王拒郭,成为近年来自由队伍的分裂与人心“士气”、道德水准进一步降落的要因,这仅仅是神棍破坏性的牛刀小试而已。

   五“人棍”一词,出自《鹿鼎记》韦小宝之口,借以总称联中“诸棍”,颇为形象----他们就象被不良欲望与环境削成的各种“人棍”。老枭的“道德大棒”就是针对人棍又特别针对政界、学界之棍的。Noneknown网友在枭文《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后说:老枭的大棒不打明星们,不错;要打明星们,可以。可千万不要打网民!

   答曰:孙悟空金箍棒上打天帝下打阎王,老枭上打知识分子下打政治人物,对于一般民众是懒得去碰的。如果普通民众思想道德认知出了普遍性问题,两界之棍要负更大的责任,是他们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更是这些“上梁”本身不正所致。至于打不打网民,那要看具体对象了:胡温上了网,不也是网民吗?2008-2-20东海一枭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