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东海答客难(422----427)

   

   422东瓜氏:心学网儒生陈齐一在给“居正兄”的公开信中写道:此人设心与物为一元,即彼此不与相对,何需说物?直指本心即可。才说物,便落入了两截。陆圣人云:「吾心即是宇宙,宇宙即是吾心。」其拘泥于唯心唯物,用功既深,发展出心物一元,本然刚好归正,其实未得发明,却当作了好题目,做包裹周旋,讨些文字便宜,于实证心性无补。你我淡然即可。

   这封信公开贴在大作后面,这个“此人”指的是你。你认为他说对吗?

   东海老人答:

   

   对于叶震“既是一元,讲心即可,何必言物?”的指责,我曾在《三复陈复先生》中答复:

   

   “这是不知心物一元论真义的混扯。此君以为心物一元,心就可以代表乃至取替物了呢。殊不知心与物在体位(本体、理一处)上虽一元,在相位(万象、分殊层面)上却各有侧重并千殊万异。心物一元论须与 理一分殊说合参,知其同还须别其异,只执其一,便成偏执。”

   

   这个陈齐一犯的错误与叶震等心学网儒生一样。

   

   宇宙本体(易称乾元,儒佛道各有其名,有大量别名)层面的心物一元,可以说“直指本心即可”,但就宇宙万物层面说心物一元,只是说没有离开“物”而独立存在的绝对的“心”,也没有离开“心”而独立存在的绝对的“物”。但不能因此抹煞心与物的差异。心中有物,心不等同于物;物中有心,物不等同于心。人有意识心,物无意识心之故也。难道只要“直指本心”,不用“格物”就能掌握各种科学知识技术了?一句话:心离不开物但不能代表物。明白吗?

   

   至于“其拘泥于唯心唯物,用功既深,发展出心物一元,本然刚好归正,其实未得发明,却当作了好题目,做包裹周旋,讨些文字便宜,于实证心性无补。”云云,更是混乱得一踏糊涂。

   

   我从未拘泥于唯心唯物,拘泥于此,用功就深不下去,发展不出心物一元。本然刚好归正,如何反而“其实未得发明”,而且断定“于实证心性无补”?难不成心学网上那些连一点“文字便宜”都讨不到的错漏百出的混扯,倒于实证心性有补了?这么严肃的学术问题都要往进行“做包裹周旋,讨些文字便宜”之类道德批评,令人厌恶。2008-2-22

   

   

   423noneknown:老枭的道德大棒不打明星们,不错;网民的道德大棒要打明星们,可以。老枭的道德大棒------------千万不要打网民!

   东海老人答:

   

   孙悟空金箍棒上打天帝下打阎王,老枭的“道德大棒”上打知识分子,下打政治人物,对于一般民众及戏子们,那是懒得去碰的。如果普通民众及鸳鸯戏子们思想道德认知出了普遍性问题,文化人和政治家也要负更大的责任,是他们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甚至是这些“上梁”本身不正所致。

   

   至于网民打不打,那要看具体对象了。胡温们上了网也是网民,他们有问题,我能卸责而不打吗?2008-2-20

   

   

   424西瓜氏:中国人讲良知讲了几千年,你大炒剩饭,有用吗?胡胜华《别再拿良心说事》开头指出:中国人有一个普遍的毛病,就是凡事爱讲良心。结尾又曰:“当务之急,不是要讲究良心、不是要呼吁官员要有良心,这些都是靠不住的,而是要加紧建立现代民主政治体制,实行宪政,这才是一刀见血的办法。”说得好哇。

   东海老人答:

   

   我的看法与所引胡胜华君的说法恰恰相反:当代中国人有一个普遍的毛病,就是凡事不讲良心,只讲私利。

   

   关于良知问题,请见《大良知学纲要》及《本体论》、《良知论》(待发)诸枭文,兹不详论。伪良知不良,小良知不全(良知形上形下彻里彻外,原无所谓大小,这里是一种方便说法,指的是一些学者对良知的理解偏颇、狭小或肤浅,未能得良知之全,或者将做秀之类与良知无关的表演错当作讲良知了)。

   

   讲良知要讲真的、大的。政治人物真讲良心,就要“加紧建立现代民主政治体制,实行宪政”,这是政治良心的最重要的体现。如果说民主宪政是用,良知就是体。道理不难明白:官员没有良知、不究良知,建设良心政治的内在驱动力何来?难道“现代民主政治体制”靠歪心、私心、黑心官员可以建立起来?

   

   大良知学在政治层面的要旨,可以概括为一句口号:彰显政治良知,建设良知政治。 2008-2-20

   

   

   425天高任鸟飞:在北青网看到枭兄对董子竹的推介文章,继而联想到您对萧平实所作的称许,深感惊愕。作为文化同仁,我不得不说,您的判断也许仓促了,很有问题。另外,王阳明的良知教义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法本无过,过在学人,这是坦然明白的。对前辈圣贤教义作义理上的批判,首先必须下足文献的疏通融会功夫。陈复先生的谏言是有他的道理的。不过,陈先生借用蒋庆先生对牟宗三良知论的评判措辞“思辨的形上学与概念的良知论”,行文急促间会导致误解。

   东海老人答:

   

   是者是之,非者非之,对者许之,错者批之,一切唯实唯理唯我之本心。对萧平实如此,对董子竹如此,对任何人皆如此。称许不影响批评,批评不影响称许。并非批评过一个人,便要将其优秀点、正确处一概抹杀,反过来也一样。

   

   董子竹对《金刚经》颇有高见,但我虽推介,主要侧重于董子对南怀谨《金刚经说什么》一书有弹偏斥小、批错纠误之功,并不表示我全面整体认同他的观点。在《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中,我也曾严肃指出:

   

   “董子竹对南怀谨的批判有些地方也不无偏差,对《金刚经》本身的一些分析阐述有失精确。另外,他对道德的认识有偏,对程朱理学的理解有误,一些看法如对“恶”的态度过度“宽容”,对当前形势的判断过于“乐观”等等,我也不尽认同。还有,对经典的解析过于浮滑漂荡、任凭己意,基本功不扎实,这都是美中不足的地方。”

   

   近翻其《论语正裁》,发现董子竹对儒家的认识大有偏差、对《论语》的解析谬误叠出,与南怀瑾的《别裁》一样都有些信口开河不着调。我刚完成的近作《礼学初论》一开头就是破其“礼论”的。

   

   阳明良知学的问题,当然是教义本身的问题。“学人”固然有过,“法”本身已出偏,更有过。对阳明的良知教义的批评,文献足征,理事融通。你如认真读过枭文《大良知学纲要》、《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大良知学纲要答客难之一:复陈复先生》,倘非“固我”,应该看得出我的批评是如理如实的。关于牟宗三与良知论,在《发展王阳明之学,把握大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中有进一步理析,请阅。2008-2-16

   

   

   426 明月关山:(加帖在枭文《大良知学纲要》之后):我们来看一下大学的原文: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诚,意诚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齐,家齐而後国治,国治而後天下平。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

   在这里,修身与格物等量齐观,一体圆融,可见东方文化强调的是修身,是修身修心性修道德光辉的文化,并无意于物理一路的探究.这个无须争辩,无须自讳,为什么要强调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呢?因为大学一书动机重点是给当国者看的,希望文化道统可以影响牵制陶冶野蛮政统,是道德心性的实践加诸于私家一姓之制约,并非如老枭所强辩的什么格物致知是针时物质世界的科学研究。

   东海老人答:

   

   这是明月关山网友针对枭文《大良知学纲要》中“格物致知是针对物质世界的研究”的观点的发言。我在文中文中提到,朱熹一路的儒学家也是持此观点的。我讲得很清楚:任何宏观微观的科学探索,任何物质(包括肉体在内的宇宙万物)奥秘的发现,都有助于对心性、对生命的深入认识,有助于生命本来面目的体悟。

   

   格物致知是“致知识”、针对物质世界、正心诚意是“致良知”、针对心性领域、齐家治国平天下是“致良制”、针对社会政治范畴,皆归结、统一于修身。这才叫三方面一体圆融。知识、道德、制度,不论哪一方面没有尽力去“致”,都是修身的缺憾。

   

   当然人生有限,难得面面俱到。知识可以多益求多、道德可以高更求高、制度可以好上加好,“身”永远不可能“修”到浑全圆满的地步,这就是孔子说“圣与仁则吾岂敢”的深意-----那可不是孔子故作谦虚的话。但仁圣之境,至善之域,是永远值得人类世世代代不懈追求的。

   

   正心诚意是“格心”,如果格物致知也是如王阳明理解的“格心”的话,那大学八条目倒成了同义重复了。2008-2-15

   

   

   427东海之友:你如果真的很有信心,认为东海之道具有很高的真理性,何不成立一个中华文化宣讲团,学孔子周游列国宣讲去?网络虽大,终归有限。

   东海老人答:

   

   我当然对具有很高真理性的东海之道真的很有信心,不过学孔子不一定要学他周游列国的形迹。“周游列网”何尝不可?呵呵。我不出国宣讲儒学,是客观条件的局限,更是因为目前这个历史阶段,中华民族的苦痛最为深重,与我最切身相关,最值得仁人志士与我关心并为解除其苦难而奋斗。

   

   网络虽有限,毕竟值得利用,在目前它也是我唯一能够局部利用的平台和渠道。

   成立中华文化宣讲团,“周游列省”,倒是一个好主意。只不过在国内宣讲,目前机缘还不成熟。中共连网络上都对我严密监控封堵,岂容我在网下自由宣讲?但我相信,相关外缘成熟的时间不会太久了。

   

   届时,希望在时代的整体进步与老枭的精勤努力下,逐步产生一批在道德、学养、见识各方面具备一定条件的儒者,成长为儒家的大讲师。他们能够理解认同性善论、心物一元论、东海之道等,对儒佛道学、大良知学有一定研究和心得,在政治观点上能认可民主追求王道,在自由问题上既重视政治自由又强调道德自由,在信仰问题上即对各正教都持欢迎的态度,又懂得儒家和以儒为本融汲了佛道精华的吾道的高妙,有能力与各宗各派展开法义辨正,指出对方的不足…等等。2008-2-22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