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陈复先生:

   先从大函第四段开始,挑几个问题略予答复。

   你说:“牟先生并没有真实体认到本体,而只是在讲本体。…已经超过二十小时了,您还是没有提出良知与民主(或者,再加上科学)如何能在学理层被挂勾起来?”。

   关于内圣与外王、良知与良制、民主与王道等问题,我近年来在大量枭文中予以透析。其它你可以说没读过,你批评的《大良知纲要》总该过目了,这不正是将良知与民主、科学在学理层挂勾起来的纲要性文章?本文相当深入浅出,奇怪你居然看不懂。另外你对牟宗三的论断太粗暴,妄判。我不了解牟宗三先生的个人生活,但我“听”过他的“讲”,知道他是有真实体证与践履的“道上”人士。他讲本体并非虚谈。

   你说:“您说良知未曾开出制度,这根本是伪命题。…我们不能因为我们现在有法政变革的需要,就要去抹煞古圣先贤在制度层面的成绩。”

   我说王阳明的良知学忽略了制度建设的重要性,未曾开出好的制度,并不是说良知不能开出制度(你又将良知与良知学弄混了),更不是说儒学不能开出制度。正如你所说,“人类全部的价值观,都要有被成全与落实的社会机制,且这机制要能让不同价值观的人,各自受到保护,并不会相互侵犯到彼此的权益。”(正确的表述应为:人类具有先进性、普适性的价值观,都要有被成全与落实的社会机制,且这机制要能让不同价值观的人,各自受到保护,并不会相互侵犯到彼此的权益。)

   内圣必然体現为外王,良知必然体現为良制,这是道德发展的逻辑之必然。良知如果没开出良制,主要是时间和时机问题。其次,内圣之良知开出良制,须通过外王学转折一下。《周礼》与《公羊传》本属外王学,周公圣王并重,故能制礼作乐;汉朝尊《公羊》,董仲舒是外王大师,汉朝的制度就是外王学的丰硕成果。我对“古圣先贤在制度层面的成绩”不仅没有抹煞,而且在多篇枭文中赞美有加。不过也指出,汉以后外王学一直郁而不张,遂致制度建设与道德建设有所脱勾,到了后来逐步停滞。这是历史事实。

   关于格物格心及良知学等问题,近作《良知概论》还有进一步的阐述,兹不赘论。

   你说:“还要回复两个您对观念的误解”云云,完全无中生有。

   一、本体在天为道、在人为性、在内为圣、在外为王,本体形上形下一致、“形内形外”贯通,是我一贯的观点。倒是你,对本体的体认根本没入门,所以会取心遗物、有体无用,将格物与格心、内圣与外王分裂开来,将形上与形下、形内分形外打成了两截。关于本体的问题,枭文本体论系列论之颇深,近作《良知概论》亦有深度阐述,不赘。

   二、中国的心性论当然不属于“那被简化后的唯心论与唯物论的任一范畴”,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略有中华文化常识者都不可能犯这种粗浅错误。儒佛道三家都是可以归纳出心物一元观点的,不过三家不尽相同,仍有偏正而已。我在《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中指出过:

   佛道两家偏于“心”的一面,两家中多数派别以为心可离物而独存,已滑向唯心论。故他们大多重心而轻物,执体而遗用,一味“形而上”与“形而内”,轻视甚至隔绝厌弃外在物质和实存的世界,导致耽空滞虚之弊。唯从儒家易经归纳出来的心物一元论最为圆正。格物致知,面向物质世界,充满科学精神;正心诚意,解决心灵问题,提升道德修养。格物致知针对物质世界,正心诚意针对心灵世界,齐家治国平天下解决的是社会问题。

   你说,“这些发言,已经因为您到处在各大网站张贴,不再是您我个人的私事而已”。

   不确,这些发言不是因为我“到处在各大网站张贴”才成为“公事”的,我们的对话本来就不是你我个人的私事,你的发言是发在公开网站心学网的。我是将转贴对方的言论视为对方也是对读者的一种尊重。不论是我批对方还是对方批我,只要是公开的言论观点,双方能够“同台亮相”当然最好。我如果乱骂,显的是我自已的丑,是我自己的责任;你如果混扯而丢脸而受伤,则不是我的责任。

   在严肃的讨论中,不断地歪曲、伪造对方的观点,臆测对方动机、心态、生活处境乃至家庭生活,将对方如理如实的批评“转化”为态度问题、将对方个别“凶猛”的辞语“单挑”出来上升为道德问题等等,这些表现才是无教养、也是很无聊的。仅斥为混扯,实在够客气了。

   事实上,想靠如此这般混扯争一日之长,蒙得了外行蒙不了内行,蒙得了生人蒙不了熟人,最终只会使自己丢更大的脸、受更大的伤。枭文读者不少,知音不乏哦。例如贵站儒生叶震批评我不懂民主、不懂科学、不懂心物一元什么的,jiang898网友便指出:老枭千万观点、知识鲜有漏洞、无人真正驳倒一二,叶震将来一定会为此话掌嘴二百五十下!

   

   叶震在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曰:先生论述,强讲心物一元,既是一元,讲心即可,何必言物?言「物」,必论其与「心」所不同处,便不是所谓的一元。且,一元是相对于心物二元论而说,否则本来一元,何必重说?

   这是不知“心物一元论”真义的混扯(心物一元之义可参阅枭文《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此君以为心物一元,心就可以代表乃至取替物了呢。殊不知心与物在“体位”(本体、本源处)上虽一元,在“相位”(万象、分殊层面)上却各有侧重并千殊万异。知其同还须别其义,只执其一,便成偏执。心物一元论须与 理一分殊说合参。

   不用“将来”,叶震如果是个真儒,还有点基本的谦德或学术真诚,现在我指出其谬,就应该会无地自容了。不过我知道叶震绝不会自省,没准仍会回戴我“好辩逞雄”、“失人心,远天理”、“ 败德行径”等帽子,呵呵( 叶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中有“文字可伐国,先生不可能不知其锐伤人,实为败德行径,还兀自以为说理得当,使人不敢言。殊不知早已失人心,远天理,圣人是这般好辩逞雄的吗?”等言)

   你的种种观点偏谬与作风“无礼”,你自己前后三封公开信已表现得很充分,双方文字俱在,不必我一一举例了吧。仅从上面的反驳可见,你这封信就歪曲和伪造了不少我的观点。更过分的是,这封陈函从“在您的观念里”到“这种人物二十年前的台湾已经出现过了”整整三大段,全是你毫无根据的、莫须有的想当然,谈阳明学谈出这么一地乱鸡毛来,真亏你开得了口。

   该批评就应批评,该称赞就应称赞,为人贵在一个诚字,只要真诚就好,“或对人有期许,或对人有礼貌,或对人有敬意”,也不一定就是客套,有时是发自内心情不自禁、有时是理当如此或“礼”当如此。同时,“客套话”有时也是必要的,但不能没有真心诚意,不能不分场合、对象一味客套。诸如此类这些处世待人的常识,本不应该混在这种争鸣义理的公开文章里讨论的。你真无聊!

   至于什么“对生命强烈的敌意”、“盛世的中国该是有教养的国度,…您的思维充满着不安全感”、“如果您认为受本体眷顾的人,就会是这种剑拔弩张,不断说粗话来否定别人并肯定自己的状态”、“您既然认同儒家,却反对有礼,而且一口咬定自己就是真情实意,他人都是虚情假意”、“中共政权只是被您拿来批斗最好的靶子,他们有苦说不出,您不当家,却拿讲民主作为自己成名的媒介”云云,都是混杂矫乱、莫名其妙的假设和推理。

   尊重是相互的。你作为心学网主席、又说大学即将开学要备课与授课,应是个教授,本应得到我相当的尊重。但你所“表现”出来的儒学造诣、思想水平及论辩风格,实在无法让我也无法让略有眼光的读者“瞧你得起”。原以为大陆学者多不入流,近上心学网领教众儒高招之后,始知台湾一些儒者(至少心学网上)亦甚可怜。阳明先生地下有知,知道有你这么一个心学家,只怕要气活过来,呵呵。

   恕我不得不告诉你:无论品德、智慧、教养及儒学储备,你都完全不具备对“关于本体与良知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大是大非的问题”进行深度探讨的资格,也完全不具备与我进行对话的资格。敝人事情也甚忙,就此别过吧。

   2008-2-18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附一:

   儒學論壇jiang898:老枭一贯主张小道理让位大道理,因此在大是大非面前直来直去、针锋相对。客气、谦让在这里不太合适:台湾的立委们为了民众争利益的时候,客气过么?我曾看到一张感人的照片:一个台湾女立委奋力爬上众人头,纹胸几乎被扯掉!陈复兄对良知认识偏得可笑,枭棒没有敲到你的脑壳上已经够客气,陈复兄应感激才对。

   东海一枭:心學網主席、堂堂台湾心学家如此见识,令我失望,令我对台湾儒学界(至少心学网这一批人)失望!批驳三文,已太抬举。以后不再理睬!

   附二:

   jiang898:叶震批评老枭不懂民主、不懂科学、不懂心物一元、不知文字其锐.....虽千万语,亦无得。众人已看到老枭有等身高的论著,其千万观点、知识鲜有漏洞、无人真正驳倒一二,这些是他自己的财富、是民主同道的财富、中华文化的财富.....怎能随口说“随千万语,亦无得”?“恕晚輩便不充高明了”,叶震将来一定会为此话掌嘴二百五十下!

   东海一枭:叶震是个小糊,不必多理的。我总是太尊重人,“心太软”啊!

   附三:本体与教养:心学网陈复回复《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二复陈复先生》

   余樟法先生:

   在您写的诸信里,很明显能看出有关于「教养」的问题。在您的观念里,只要在对人称赞,或对人有期许,或对人有礼貌,或对人有敬意,那就是「客套话」,只要当您这么说的时候,这就意味着在您看来,这不是当事者的真情实意了。很奇怪您为何有这种对生命强烈的敌意,如果您要靠这种「模式」来认知人与人的对话,那人与人是没有对话的意义的,如果您认为受本体眷顾的人,就会是这种剑拔弩张,不断说粗话来否定别人并肯定自己的状态,那敝人只能说,我们对本体的落差太大,我们的言论,只能各自诉诸世人公论,在敝人来看,盛世的中国,该是有教养的国度,有教养,并不等同于虚情假意,您的思维充满着不安全感,如果您都是这样跟人说话,即使是亲人,都会远离这种紧张的关系,反过来说,如果您并不跟亲人这样说话,那是因为您不跟他们谈您的道理,而您却是这样对愿意对您有礼的人说话,他们却是想了解您的道理(或只是暂时有疑义而不同意),您这种凶狠的说话习惯,当永远寻觅不到任何的认同者!

   很奇怪,您既然认同儒家,却反对有礼,而且一口咬定自己就是真情实意,他人都是虚情假意,因此动辄就快速给人「胡扯」、「混乱」与「近视」与「眼盲」这些各种难听的评价,这种已然定型的说话习惯,难道不是您自己的「客套话」?有礼是虚情假意,无礼是真情实意,这样一路推演下去,看来您不只不需要老师,连听众都不需要了,因为没有人会喜欢这样被辱骂。您只是活在不断肯定自己的精神状态里,然而,您如果真有慈悲心,对于未曾体认过本体的人来说,您准备要如何让他们了解:何谓本体?难道,就是不断的写文或写诗去诉说您自己「如何的伟大」吗?认识到您的「伟大」,读者生命的痛苦就获得抚慰与容纳了吗?没有工夫次第,却不断在吹捧自己,这是在降低世人对本体的信任感,而不是增加!任何心性的学习者都会问:难道认识本体的人,就是这般的癫狂?或者,如果我要活在本体里,我就要效法余樟法先生,变得个性张狂,随着自己的性情去乱骂,自然就能获得「大乐」?如果这就是您的「教法」,那良知学会大乱,社会将因此动荡不安,您这种泰州末流的作法,并没有任何新意,人家只会说,这是「李贽复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