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东海一枭(余樟法)
·敢逐东海客?悲智老秃驴!
·无极的快乐,永恒的享受
·胆大包天心细如发
·东海答客难(525--530)
·姻联专制岂仁本?道证良知必自由!
·向东海靠拢,走思想正路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一组
·博村夫君一笑
·十八根脊粱(组诗)
·严正声明
·为某网友疗心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家父犯罪怎么办?
·黄河清:拜读东海一枭戊子杂诗,敬步韵奉和郢政
·从中道说起
·靠自己争气,让真理发光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休笑木头鸟,且观东海潮----答网友
·请与我共赴光明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人本与仁本辨
·有勇有智,仁者无敌
·不入莽红尘,何以致良知?
·真理原有绝对,儒家最重践履
·吾门只向豪杰开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一

   枭文《破邪显正与吸精增华----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提到:例如马列主义,不仁不义不礼不智不信,但也并非一无可取,如关于自由的论述和共产主义的理想,经过仁义的观照和解毒,完全可以化入东海波涛之中。对此,不少人持异议或有疑问,“掐同学少年”质疑道:

   

   先生所言“例如马列主义,不仁不义不礼不智不信",鄙人倒认为,老马所处时代,替工人阶级呼喊,意图建立一个人人平等、没有阶级、没有压迫的社会(见共产党宣言),起码愿望是好的,何称“不仁不义”?

   

   而“但也并非一无可取,如关于自由的论述和共产主义的理想”少年认为,正好相反,这是不可取之处,众所周知,马教经济理论的核心,是“建立统一分配的经济制度”,而洛克认为,个人的财产权,是“天赋人权”的一部分,而且财产权在个人权利中占实际支配地位,诱惑、剥夺个人对财产的支配权,是对自由最严重的侵犯,马教所要走的,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马教的自由观、理想,可取乎?

   

   “掐同学少年”网友的问题,可以说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对于“马家”的糊涂认识,值得一答。

   

   二

   首先,我不仁不义的批评针对的是马列主义而不是老马。马列主义作为一种对世界影响巨大而深远的学说,是否“仁义”,与老马个人意图、愿望及品德如何,关系并不密切。个人意图的美好、愿望的良好,不能保证其学说的真理性(仁)和合宜性(义)。

   

   我说马列主义不仁不义,是就马列两家学说的根柢处而言的。恶性发展了马克思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学说的列宁主义不必说了,马克思主义本身在根柢处也是不仁不义的。例如关于人性,马克思主要是把人性归结为“社会关系”和“斗争性”。他强调阶级斗争,认为人是阶级斗争的产物,把阶级斗争提到人的生存的必然的高度,其实也就上升到人性的高度。

   

   马克思主义在社会实践中的严重“不义”,与其人性理论的“不仁”密切相关。 理论核心处的偏差,导致马克思主义整体上的错误,造成实践中的巨大灾难。

   马克思认为人的“实际的意志”都是“物质地机动化的意志”,并没有那种与现实无关的绝对的善意,对此谬说,牟宗三在《道德的理想主义与人性论》中提出了严厉的批判。他说:“一般人常说﹐马克思主义确是牵连到了人性问题﹐遂发问说:它是否能改变人性呢?我现在告诉大家:它不是改变人性﹐它乃是根本否决人性﹔不是人类全毁灭﹔就是奉行它的人先毁灭﹔人性终于要胜利。我现在郑重告诉大家: 这个时代是道德比赛的时代﹐一切社会问题都要解决﹐都要正面去接触﹐丝毫不能回避或躲闪。你们的道德实践若不比共党高﹐你就不能克服他。”

   

   三

   但核心的、整体的错误不影响局部思想的有益。马克思关于自由的一些论述,继承了资产阶级思想家和空想共产主义前辈的思想成果,不乏精彩之处。

   

   马克思在他关于未来社会的描述中,曾把自由放在显著的地位。他认为未来的社会将“以自由的联合的劳动条件去代替劳动受奴役的生产条件”,建立“广泛的、和谐的、自由合作劳动的制度”,未来社会将是一个“自由平等的生产者的联合体所构成的社会”。

   

   共产主义的社会,“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废除剥削制度”,“砸碎精神枷锁”,“消灭三大差别”,“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那样的社会不是最美好最理想的社会吗,这样的人的存在状态不是最自由、最平等、最解放、最具有创造能力和机会的“人在存在”状态吗?平等、公正、民主、自步、解放,都是人类的共同愿望,这些理念恰是的中心思想。那样的理念和理想,何错之有?

   

   共产主义的理想岂仅有可取之处?它与儒家大同理想也有相通、相同之处。儒典《礼运》对小康和大同分别作了描绘。大同社会的景象是: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根据这段描述,理想中的大同社会具有如下内容和特点:权力公有的社会制度、选贤与能的管理体制、讲信修睦的人际关系、各得其所的社会保障、人人为公的社会道德、各尽其力的劳动态度等。这不就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描绘的共产主义社会么?

   

   不同之处在于,王道政治、大同理想有性善论作为人性依据。徐复观断言:“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性善说’,奠定了人类尊严,人类平等,人类互信合作的基础,由此可以与西方的民主体制相结合,开出中国的民主政治,并进而充实世界民主的理据与内容。”

   

   而一切极权政治都来自对人的不信任, 因而性恶论构成了专制政治、极权政治的人性论的基础。马克思虽不讲原初本性,也未明讲性本恶,但他把人性归结为“斗争性”,其实已等同于性恶论。这样一来,其“共产主义道德”就成了无源之水,共产主义的理想也成了无根之木。

   

   四

   关于统一分配的经济制度问题,质疑者众(如台湾心学网儒生林雅雯曰:“请问先生:马列关于自由的论述和共产主义的理想,有什么可取处?人人共有财产是好事情吗?小女子来看这样会很糟糕,人人智力不同,却要分配均等,这还是种对心智的不公平。如何能被仁义关照与解读?小女子不解,请先生示下。”)

   

   须知“建立统一分配的经济制度”有一个大前提:科技极高地发展,物质极大地繁荣,能够满足人类的绝大部分物质生活需要,可以按需分配。在此前提下财产人人共有、统一分配,就谈不上“剥夺个人对财产的支配权”和“对心智的不公平”了。

   

   不过理想总归是理想,只可水到渠成,不宜拔苗助长。理想是“仁”的,但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段内,由于物质发展、科技水平的局限,根本无法达到按需分配的标准,“统一分配的经济制度”当然是不义的。我在《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中曾指出:

   

   凡高深的功法,都需要浑厚的内力打底,需要相当的佛学修为自律,并且循序渐进,切忌强练或出错,否则走火入魔,小则走火入魔,重伤残废,大则立时毙命。共产主义就是这样一门上乘和最上乘功法。至今为止,人为地超越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大历史阶段的所有练习者,在世界范围内早已宣告全面头败。

   

   社会的进步自有其客观规律,切忌拔苗助长,历史的发展自有其一定顺序,岂能人为超迈?由于物质基础、文化水平、精神条件的局限,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都是不宜试验更不可实现的。就象一套入门拳法还打不下来的蛮汉,试图强练上乘功法一样,必坠魔道无疑。而走火入魔严重的程度,则视其人身体素质、佛学修养如何了。如前苏联,虽然带头蛮练,但因素质修养较好,化解自疗起来,也就快些。

   

   然而我们不能因此就否定共产主义的理想和精神,不能因此就得出"共产主义就是坏"的结论,就认为“共产主义理想是丑陋的理想,共产主义道德是下贱的道德”。就象不能因为为现阶段不宜习练就否定未来式的上乘功法一样。

   2008-1-24东海老人

   首发于《网络公民》第一期http://pdzsh.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