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隆重推荐董子竹]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隆重推荐董子竹

    为中华文化报喜(修正稿)

   ------隆重推荐董子竹

   

   一

   十年前看过一些大师关于中华文化的著述。当时枭眼欠锐,虽觉粗浅,以为“大节”总不至于大误。近年偶尔重翻,发现许多人不仅是对经典胡解乱析而已,方向性、原则性的偏误才是更严重的问题。

   

   例如对中华道德,几乎都是从“德”的层面去理解,知德而不知“道”,而且只知小德不知大德,甚至“道德”皆不知,只知“术”。纵然有时说得似乎头头是“道”,一望而知多属口头禅。因为他们活活把广大精微、圆融贯通的中华道德给阉了,弄成了秀才式的小道德教育、自慰式心理精神游戏、巫术式的特异功能训练…。

   

   尤其是南怀谨,此公对传统文化的传播是有功的,但由于功力所限,负面影响也相当大。早想进行系统地商榷批判但一直腾不出时间来。日前在书店偶见董子竹《金刚经到底说什么----与南怀谨商榷》一书,略略一翻,颇有惊艳之感,购回小读半本,枭怀大慰。

   

   董子对南怀谨《金刚经说什么》一书漏洞与谬误的批判,大部分深合我意,仿佛胸中积压已久的一些话被人说出来了。德不孤,必有邻。然哉然哉,快哉快哉。兹不多论,请读者亲读其书吧。

   

   我曾说:一些大师,论道论到高处,论到宇宙之本体与生命之本来面目,皆茫茫然之茫人与盲人也。明月关山网友道:“自赞毁他,狂悖具足,就凭这一段话,这个老枭,还是脱不了山精木怪的绿林气象。”

   

   究竟谁是山精木怪,是我还是南怀谨之类所谓的大师。请明月关山们看了《金刚经到底说什么----与南怀谨商榷》一书再作出判断,同时,董书可与老枭的本体论系列等参看。

   

   木怪山精何足道,一声爆竹地天清!

   

   值得一提的是,董子对宇宙本体的参悟,颇得中华文化尤其是佛学之正,与老枭本体论系列也可谓一脉相承。这倒未必是董子读过枭文受过我什么影响,而是因为,参得越高,“道”便越趋同(到了最高点便有可能“合而为一”)。我在《本体初论》中曾指出:

   

   本体是唯一的。我们平常说儒家之道,道家之道,佛家之道,说各家有各家的道,其实是指各家对本体的认知、理解、证悟不同。

   

   二

   不过,董子对本体的参悟固然相当透彻,但尚有欠圆满,戓者说董子之说似受佛学影响过深,对“人能弘道”这一面认识不足,对人的创造性、主观能动性阐述不足,董子之说略欠“主动和积极”。如序言《不废江河万古流——兼论东方文化的大思维》这一段:

   

   “东方文化的儒、道、释三家的创始人都非常明白这个道理。他们不是宽容各色观念,求其“和”,便是希望将自己消溶到“宇宙一生命”这个无量系统中。不管如何,他们一致认为他们自己的智慧,都是“天命”、“道”、“阿弥陀佛”给予的,他们自己什么都没有,不过是“幻影”、“化身”。在他们身上闪光的智慧,如果因缘合和,也会在其他任何人身上闪现出来。”

   

   人的智慧是“天命”、“道”、“阿弥陀佛”给予的,但又不完全是。须知人待天而成,天亦待人而成。人的智慧固然为宇宙本体所潜具,但并非如佛家所讲“一切圆成”。本体功能的显化、人的智慧和潜能开发的速度程度,掌握在人的手里。人类挖潜发智的工作,会对宇宙产生巨大的“反作用力”。熊十力师曾在《本体论》中指出:

   

    “天者,实体之称。实体只有无限的可能,不可谓其一切圆成……若实体果如佛氏所说的一切圆满成就,则万物皆禀受实体而成,万物以外不复有实体,如此,则万物不须自己努力、不须自己创造,唯一心皈仰实体,如皈仰上帝者而已。余实悟实信体用不二,故对于前哲以实体比拟全知全能之上帝者皆不能赞同。余主张万物与吾人各各以自力发展其本体之潜能,其开拓丰富无有穷尽,其变化日新不守故常。万物之变化与开拓,皆以自力扩大其本体,《大易》所以尊万物而赞之曰大有也。万物进化至于人,则其内部生活丰富创新,与智、德、力种种发育,遂乃建立裁成天地、辅相万物之盛德大业,人道扩大其本体之伟绩,庶几近于完成,故曰天待人而成也。”

   

   顺便指出,董书将宇宙本体称为“宇宙-生命”系统,但常将本体与整体混淆,窃以为不妥。如序中这段话:“东方文化三家的基本学说,都是从天、道、佛的法身本体来说话的。后人不明白这一点,希望把本属于法身本体即“宇宙--生命”系统整体的德行强加给个体生命的人,这样就把一切倒了。”

   

   法身本体可称“宇宙生命系统本体”而不可称“宇宙生命系统整体”。兹以海与波喻:离海无波,离波无海,海与波非异非一。本体如海,万象如波,海与波合称整体,海只可称本体。宇宙与生命之间破折号亦可去掉。在本体层面,宇宙即生命,生命即宇宙,心物一元,天人合一,一体皆仁,不必分亦不能分开也。

   

   同时我也不得不指出,董子悟性甚高,对南怀谨有弹偏斥小、批错纠误之功,但他对南怀谨的批判有些地方也不无偏差,对《金刚经》本身的一些分析阐述有失精确。另外,他对道德的认识有偏,对程朱理学的理解有误,一些看法如对“恶”的态度过度“宽容”,对当前形势的判断过于“乐观”等等,我也不尽认同。还有,对经典的解析过于浮滑漂荡、任凭己意,基本功不扎实,这都是美中不足的地方。以后有暇,再予商榷吧。

   

   三

   无论如何,《金刚经到底说什么----与南怀谨商榷》是一本能让我看下去并能产生一定程度共鸣的好书。近年来,古今中外其余文章著作,大多不是语言无味面目可憎,就是傻话邪见错漏百出。董书难得例外,足以让我大喜过望矣。

   

   《金刚经到底说什么》正在看,另又买了董子另两本《论语正裁》、《老子我说》,未及看。我也不认识董子。但古人说得好,“一言以为智,一言以为不智”,看董书半本,足以断定其人有识、其书可观。佳品不敢独享,特作小文先推荐一下,也算是报个喜吧,为自己多了个同道,为中华文化多了个有识之士!

   2008-2-10东海老人

   2008-2-11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此文于2008年02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