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赠吴一然先生]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十了八年
·卜算子.忆屠城
·咏李白、杜甫
·无人与我共良宵(狱中诗存)
·天黑了
·如果
·军事基础:中国国防概况
·军报:信息网成敌人进行思想渗透政治策反媒介
·石雨哲:到处是生活——读姜力钧先生《柿子红了
·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冷眼
·天净沙 (狱中诗存)
·抗议中共当局枉判郭飞雄!!!
·苟利国家不避死(外一首)
·天河感怀二首
·敦促辽宁省委、省政府严肃理性处理蚁力门事件的公开信
·自题小像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4)
·给父亲 (狱中诗存)
·给父亲 (狱中诗存)
·题《心灵鸡汤》(狱中诗存)
·一重花 中秋望月
·窗外 阳光一片黑暗
·任畹町:威武金刚,悲凉之美——记姜力钧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2)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3)
·怀念春光
·秦城绝句二首
·卜算子 忆秦城
·卜算子 忆秦城
·黑暗来临
·欲览奇峰高处行 狱中绝句
·屠宰场(诗歌)
·月光之下——赠宁先华
·未经冰雪难坚劲(外一首)
·印象——卡斯特罗的古巴
·   独驾扁舟过险滩 (外一首)
·独坐牢中向壁吟(外一首)
·狂澜险处心不惊(外一首)
·寸光过后又凄凉(外一首)
·秦城四季不吹风(二首
·咏李大钊(狱中绝句二首)
·独倚危栏小山中(狱中诗二首)
·支持朱文娜、保护记者、捍卫新闻自由权
·法人杂志总编辑王丰斌就记者遭警方拘传事件发表声明
·朱文娜:我不会向非法的打击妥协!
·声援朱文娜,推动中国新闻立法
·但期新雨净尘沙(狱中绝句二首)
·一切从这里开始
·笑翻野史赋闲愁(二首)
·〔忆秦娥〕秦城感怀
·极目千里天地悠(二首)
·秦城代代有奇冤(二首)
·信箱作废紧急声明!
·感怀元宵节(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5)
·感怀元宵节(七律)
·关于自由的向往(狱中诗存)
·敢以头颅试刀锋(二首)
·望江南——赠青年四君子之一张宏海君(1)
·吾与群贼不共天(二首
· 正义与理性的胜利
·读史有感(二首)
·梦高堂(七律)
·南山禁闭(绝句四首
·狱中放风(二首)
·望穿秋水送夕阳(二首)
·咏彭德怀(二首)
·定是人间疾苦声(二首)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新闻稿
·雪打秦城月正寒(二首)
·新春敬贺《民主论坛》(口占一绝)
·牢中琐记(二首)
·赞吕耿松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6)
·狱中过年 ——献给我仍在狱中的同志战友以及思念他们的亲人
·重温吴一然的《第二口气》
·吴一然在狱中的优秀表现
·乌云漫卷覆秦城(二首)
·〔木兰花〕今日又逢情人节
·圣杯(诗歌一首)
·推荐:《那年夏天,那年夏天》
·一抔忠骨慰平生(二首)
·邀来浮云伴月明(二首)
·望南山——忆好友宁先华
·赠吴一然先生
·春风不肯入秦城(二首
·宁在牢中为玉碎(二首)
·〔卷珠帘〕思君词
·唐诗新裁(五首)
·赞《六四天网》并赠黄琦兄
·唐诗新裁(之2)
·赠岳天祥兄
·笔惊风雨著诗篇(二首)
·寂寞寒窗冷(二首)
·唐诗新裁(之3)
·因发表《敦促四川遂宁当局立即释放刘贤斌》姜力钧搜狐博客今日凌晨被关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赠吴一然先生

   
   
   
   
           忆念燕京甲午,秦城风雪弥漫。

           遥想兄弟当年,侠义忠肝赤胆。
           而今东瀛西域,信心勇气依然。
           他日并肩携手,收拾无限江山!
   
           (2008年2月19日于听风楼)
   
   ------------------------------------------------------------
   
   〔注〕吴一然,刚逾而立。2002年11月初,因涉所谓“中国自由民主
      党”案,作为我的“同案”被北京市公安局拘留逮捕(当时同
      案还有李毅兵、刘荻)。
   
      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当时在秦城监狱)关押期间,因不满当
      局的刑事迫害,进行多次绝食抗议,并因健康恶化被送进北京
      市公安医院监管四科病房(地下室),直到2003年11月28日
      (我接到四年判决书的当天)被取保候审,经历了387天的炼
      狱生涯,当时吴一然26岁。
   
      2004年3月,我被送到亚洲魔窟──北京市天河监狱(北京市
      外地罪犯遣送处)。期间,一位广东籍卢姓经济犯偷偷向我讲
      述吴一然在看守所里的表现(他们同在一个监室)。他说,吴
      一然从进看守所那天开始就没有向当局屈服过,看守所里任何
      不合理的规矩他都拒绝遵守,也敢于和牢头狱霸进行斗争,
      “是我见过的最硬的汉子!”我看过我的律师莫少平先生向我
      展示的,吴一然向公安局提供的“供词”笔录,除了“我忘
      了!”就是“不知道!”
   
      吴一然出狱后东渡日本,虽一边学习,一边工作,但矢志不移
      追求自由民主的初衷。好兄弟,好男儿,真情侠义,忠肝赤胆
      ──吴一然!
   
   
   首发  《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