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推荐:《那年夏天,那年夏天》]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关于幸福--答一个朋友的疑问
·牢中素描 三首
·狱中诗:秦城代代有奇冤
·辽宁网络活跃人士姜力钧先生刑满出狱
·辽宁异议人士姜力钧遭中共以颠覆罪判刑
·姜力钧受审 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
·BBC: "中国控异见者姜力钧颠覆"
·著名网络异议人士姜力钧先生刑满出狱
·异见人士姜力钧 被判入狱四年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姜力钧等网路言论被捕者
·旧文重发:李毅兵到底是人还是鬼?
·小考世遵兄:GCD是什么?
·狱中过年(秦城诗存)
·〔西江月〕一夫奋进九州同
·狱中图谱 (南山诗稿)
·秦城诗存:木兰花
·房子空了 追念好友杨春光
·春光谈组党的意义与教训(遗作)
·走秦城
·忆南山 赠范曾先生
·重温刘世遵先生《《忆广场战友》》
· 坚决支持惩治大汉奸!
·三八节----向中国大陆所有入狱良心犯的妻子们致意
·履危临难志更坚(外一首)
·山坡羊;忆秦城
· 怀念一只喜鹊
· 戴着镣铐散步
·一寸阳光
·遥望爱琴海——致铁闸下的力虹
·木兰花 难忘秦城又一年
·作者简介
·请国内朋友注意
·贺伟华兄请进!
·向安均兄问好!
·枭兄你好
·腐朽深处是新生
·清明感怀 秦城绝句四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
·幽怀无限付东风(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2)
·》 声援过后,我们应该为"钉子户"做些什么
·三千弱水可行船
·忆秦城 雪
·拯救
·永远支持《民主论坛》!
·生查子 《秦城诗稿》
·铁窗漫笔(之3) 狱中随想录
·〔鹊桥仙〕四平街怀古 读《林彪全传》有感
·断肠总在正三更 《秦城诗稿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让我们把目光移向王森们!!!
·黑暗深处是黎明 《秦城诗稿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5)
·短歌行 笑傲江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6)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七)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8
·辽宁民运朋友欢迎杨建利博士出狱
·哀林公(七律)
·咏谭嗣同(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秦城绝句二首
·忆秦城 绝句二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一
·多行不义必自戗(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赠许良英先生与德丰
·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一七令
·人在高墙电网中(外一首
·五月的草地
·为母亲生日作(七律)
·“违法上访”被“依法严查”--来自我家乡辽宁的报道
·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十二笔勾
·寻找李万姬(笑话一则)
·窗外
·力的方式
·秦城204-216
·满途泥泞自鞭身(外一首)
·柿子红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十了八年
·卜算子.忆屠城
·咏李白、杜甫
·无人与我共良宵(狱中诗存)
·天黑了
·如果
·军事基础:中国国防概况
·军报:信息网成敌人进行思想渗透政治策反媒介
·石雨哲:到处是生活——读姜力钧先生《柿子红了
·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冷眼
·天净沙 (狱中诗存)
·抗议中共当局枉判郭飞雄!!!
·苟利国家不避死(外一首)
·天河感怀二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推荐:《那年夏天,那年夏天》

            那年夏天,那年夏天

             王书亚

   

     也许我不该在新年看这部影片,不该让我的屏幕上充满屠杀。我却不能不看。韩国人等它等了27年。有人说韩剧很轻松,其实也很严重。韩国联合通讯社引用一个叫吴京燮的逃亡者的证词,说在北方,有人因偷看韩剧被枪决。韩国导演花了多少年,步步为营,试着描述当年的光州惨案。每个亚细亚孤儿都有一个创口,黄色的脸庞,有红色的污泥;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就像在台湾,人们花了40年,才能公开纪念“二·二八”事件。

     先是2001年,一部《爱的色放》,将一个偷情与弃婴的故事,突兀地放在光州惨案的背景下,肉体的纠缠时代的恐怖,叫声与枪声此起彼伏,当时我心中寒意四起,难道先民主起来的韩国人,就这样来投射他们对一场屠杀的记忆?到2006年,一部《那年夏天》,将一座向平民开枪的光州,铺陈为一个恋爱与追忆的舞台。光州事件的图片中,最令我痛得叫唤的,是市民们连夜赶制国旗的场面。他们拿起枪与全斗焕的戒严部队作战,然后把一面面国旗覆在死难者身上。电影中一位教授寻找着1969年的初恋情人;而1980年的光州,何尝不在寻找一个丢失了的大韩民国的愿景。

     到2007年,先后出现两部描写光州的电影。《古老的庭院》,一个被判死刑的政治犯的爱情,大学生与政府军街头的对峙,令人想起尚可背诵几句的林觉民《与妻书》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可惜影片水准不够。直到最近的《华丽的休假》,才正面重现了“5·18”惨案前后10天的光州。电影作为一种民族记忆的形式,终于向着昨天鞠躬致敬。1980年初,军人全斗焕在朴正熙遇刺后,与卢泰愚发动政变。金大中、金泳三等人领导民主抗议浪潮,提出宪改方案。除了汉城,光州成了第二个民主运动中心。政府派出特种部队进驻大学,封锁了光州。影片开头,各人美丽的人生,细细展开,对未来浑然不觉。而光州的上空,特种部队开始盘旋。一位士兵望着机外,发现并不是去北方,他诧异地说,“我们去的是南方,太阳是从左边出来。”

     出租车司机民宇,拉扯大一心想考法学院的弟弟振宇。他爱上了和弟弟同在一间教会的护士新爱。5月18日,民宇拉上弟弟,和新爱去看电影。戒严部队冲入影院,开始了镇压。休假变成休克,华丽的夏天,成了韩国史上一个盛开的伤口。影片相当程度还原了当时的记载。当天部队第一次向聚集在天主教堂外的大学生开枪。一个被捉的市民叫喊说,“我不是大学生。”20日,20万光州市民走上街头,振宇和同学也想去,老师们手拉手拦在校门口,劝他们爱惜生命。这一天军队开火,当场枪杀54人。翌日,30万民众再上街头。振宇对老师说,不要拦我们。老师掏出一管药膏,说我知道拦不住,把这个涂在眼皮下,可以抵挡催泪瓦斯。这天还有一个新闻史上著名的场景,一位青年站在一辆坦克上挥动国旗,呼喊“光州万岁”,人群一起唱起国歌。而军队当众枪杀了这名青年。

     几次街头对峙,影片的处理颇为出彩。尤其是突如其来的屠杀之前,人们以为军队将要撤离。几个队伍前面的光州市民,也以挑逗的玩笑向特种部队示威,叫嚷“你们看他的裤裆都满起来了”。这时国歌奏起,士兵们提枪致敬,所有戏谑的示威者也顿时庄严起来,手按胸口。不料军队却变换队形,开始射击。

     振宇死了。他留下一封信,说把哥哥给他买吉他的钱,买了新爱喜欢的十字架项链。他虽然希望有一把吉他,但更希望新爱成为嫂嫂。新爱的父亲是特种部队退役校官,他和民宇一道,开始率众抢夺武器组织民兵。直到27日,几千坦克碾过民众的躯体,镇压了最后一批守在市政厅的抵抗者。民宇和新爱的父亲都死在了抵抗战中。要紧的是,他们到底在做什么?新爱的父亲组织民兵时,宣称“向老百姓开枪的军队,才是真正的叛军”,裴将军却起身给了他部下一个耳光。部下问,我们怎么辨别叛乱分子和无辜市民?将军说混账,藐视国家军队的,哪里有什么无辜市民。振宇本已举枪投降,但当一名军官反复说,放下武器,停止叛乱,振宇宁愿在乱枪中喊道,“我不是暴徒。”

     新爱的父亲说,面对政府的叛乱,人民将行使最后的抵抗权。他是对的。光州惨案中,有一千多市民死亡或失踪,同年12月,全斗焕当选总统。1987年汉城奥运会前夕,一百万人走上汉城街头要求宪改。全斗焕被迫下台,政府接受宪改结束军政体制。1993年金泳三当选总统,1997年光州民运被“正名”。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以“叛乱罪”被判重刑,后蒙赦免。2006年3月,韩国政府宣布收回二人担任总统期间和卸任后获颁的所有勋章,其余参与光州事件的174位军人和政府官员,也被收回了勋章。

     短短20几年,韩国走过的历程,令人嗟叹不已。一个市民在临死前感谢新爱的父亲,说我这样一个社会渣滓,终于成了顶天立地的男人。那年夏天,捍卫亲人的自由与生命,唯在彼时,拿起枪就如走上街,既是尊严,也是职分。那年夏天,是如此浪漫,民宇、振宇和新爱在一座死亡之城,知道了什么是爱。那年夏天,人们聚集在教堂,神父们奔赴汉城,奔赴罗马,向全世界传出了第一份对光州的真实报道。那年夏天,光州的娼妓们走上街头,为市民献血;光州的母亲们从此耗尽余生,只为了向人们证明一件事,“政府是暴徒,我儿子不是。”

     对这样的电影我不敢奢望,甚至不敢评价。电影算什么呢,它只是窗口。你从中看到的,不是电影,是一个亏损的世界。就像梦,有时梦得比你的人生更真实。看见电影的人需要祝福,就像眼睛需要光,耳朵需要声音。新年发给友人短信,这样祝福:

     愿灵魂自由,身体安康;愿大地平安,真理得胜 ;愿人心温柔,万物复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