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吴一然在狱中的优秀表现]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牢中素描 三首
·狱中诗:秦城代代有奇冤
·辽宁网络活跃人士姜力钧先生刑满出狱
·辽宁异议人士姜力钧遭中共以颠覆罪判刑
·姜力钧受审 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
·BBC: "中国控异见者姜力钧颠覆"
·著名网络异议人士姜力钧先生刑满出狱
·异见人士姜力钧 被判入狱四年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姜力钧等网路言论被捕者
·旧文重发:李毅兵到底是人还是鬼?
·小考世遵兄:GCD是什么?
·狱中过年(秦城诗存)
·〔西江月〕一夫奋进九州同
·狱中图谱 (南山诗稿)
·秦城诗存:木兰花
·房子空了 追念好友杨春光
·春光谈组党的意义与教训(遗作)
·走秦城
·忆南山 赠范曾先生
·重温刘世遵先生《《忆广场战友》》
· 坚决支持惩治大汉奸!
·三八节----向中国大陆所有入狱良心犯的妻子们致意
·履危临难志更坚(外一首)
·山坡羊;忆秦城
· 怀念一只喜鹊
· 戴着镣铐散步
·一寸阳光
·遥望爱琴海——致铁闸下的力虹
·木兰花 难忘秦城又一年
·作者简介
·请国内朋友注意
·贺伟华兄请进!
·向安均兄问好!
·枭兄你好
·腐朽深处是新生
·清明感怀 秦城绝句四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
·幽怀无限付东风(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2)
·》 声援过后,我们应该为"钉子户"做些什么
·三千弱水可行船
·忆秦城 雪
·拯救
·永远支持《民主论坛》!
·生查子 《秦城诗稿》
·铁窗漫笔(之3) 狱中随想录
·〔鹊桥仙〕四平街怀古 读《林彪全传》有感
·断肠总在正三更 《秦城诗稿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让我们把目光移向王森们!!!
·黑暗深处是黎明 《秦城诗稿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5)
·短歌行 笑傲江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6)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七)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8
·辽宁民运朋友欢迎杨建利博士出狱
·哀林公(七律)
·咏谭嗣同(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秦城绝句二首
·忆秦城 绝句二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一
·多行不义必自戗(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赠许良英先生与德丰
·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一七令
·人在高墙电网中(外一首
·五月的草地
·为母亲生日作(七律)
·“违法上访”被“依法严查”--来自我家乡辽宁的报道
·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十二笔勾
·寻找李万姬(笑话一则)
·窗外
·力的方式
·秦城204-216
·满途泥泞自鞭身(外一首)
·柿子红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十了八年
·卜算子.忆屠城
·咏李白、杜甫
·无人与我共良宵(狱中诗存)
·天黑了
·如果
·军事基础:中国国防概况
·军报:信息网成敌人进行思想渗透政治策反媒介
·石雨哲:到处是生活——读姜力钧先生《柿子红了
·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冷眼
·天净沙 (狱中诗存)
·抗议中共当局枉判郭飞雄!!!
·苟利国家不避死(外一首)
·天河感怀二首
·敦促辽宁省委、省政府严肃理性处理蚁力门事件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一然在狱中的优秀表现

   吴一然:被捕后进行口头反抗的感受

   

   --------------------------------------------------------------------------------

    【大纪元4月18日讯】中共不能容忍任何形式的反抗,更会残酷对待在监管情况下当面出现的反抗行为。被捕后的“改造态度”和捕前的“罪证”对刑罚具有同样的效力,这是中共法制的传统。在法庭实施加刑之前,被捕后的反抗者就会在预审阶段面临种种关照,而且“预审意见”对检方的起诉和法院的判决都具有重大影响力。关照包括肉体折磨和精神侮辱。在中共的暴政史上,很多囚徒因为不堪侮辱和折磨而自杀、自残或精神失常,喻东岳先生的遭遇就是最近的一个例证。

    在形式上,与中共对抗如同竞赛。弃权者虽然不参与,甚至无意观场,参赛双方却都不免希望一举得手。不堪一击的现象是存在的,但是更多的情况下会演变成拉锯战。僵持的局面可以视为强势一方的失败,所以反抗者往往需要争取竞赛回合的持续性,不可留恋一时的激战,避免无谓地刺激对手。不论多么狼狈,坐牢都是对社会变革的贡献。牢狱经历的分分秒秒,其价值都不可避免地超越了自身利益的范畴。即使不进行反抗,囚徒也会遭受超出常人想像的折磨,但是反抗仍可能是最好的自我保护手段。如何安排被捕后的反抗没有一定之规,大致要依据个人条件、外界状况及案情而定,对残酷的结果作充分的准备。反抗者既要具备尝试的决心,也要保持及时调整的勇气。

    通常情况下,被捕后可能进行的反抗只能是口头的──要么不吃饭,要么不说话。不说话包括不违法提供口供,但是笔录中的任何一句话都必然会被预审违法恶用,所以少说、不说就是通常的自我保护方法。关押是暴政对生活公然的践踏,是对所有至亲好友的野蛮摧残,被捕者自然会怒火满腔。怒对抓捕者的摄像机,拒签拘留文件就成为了自然而然的反抗(我是笑对摄像机,拒签拘票、捕票)。敢怒才敢不言,但是不言可能就没饭吃,那就索性绝食抗议。

    在监禁状态下进行绝食抗议,面临着一个特殊的挑战,这就是身边同号们一日三餐的诱惑,而且“吃”又是各类监所最流行的话题。这个挑战在北京市公安医院病犯区格外艰巨。该院是三级甲等医院,饭菜质量可以和一般餐馆媲美。我甚至怀疑是因为有绝食抗议者的存在,监管当局对病犯区伙房有特别的交代。绝食者的神经每周都要经受多种丸子、红烧肉、肉包、水饺及炒菜近在咫尺的攻击,特别是在嚼了几个月的盐水泡窝头之后,三级甲等医院的溜炒煎炸实力更显得非比寻常。为了尽快克服这一障碍,开饭时可以特意盯着同号进食,参与他们有关“吃”的海聊,加速食欲疲劳。强化训练的效果很明显,一个多月后基本上不需要吞口水了。

    在病犯区绝食有一个特殊的危险,这就是“空气针”。转到这里的所有绝食者都会面临输液。输液管前部总会有一些空气泡,多的时候会连成线。如果不能排除,几个月积累下来就很不妙了。病犯区的护士虽说都是警察,但并非都很糟糕。但是,糟糕的护士每周都会准时出现。我告诉最糟糕的那位:“我接受输液,但是拒绝空气,否则绝到底”,我可以不接受中共强加的生活方式,也没有必要忍受她安排的死亡方式。后来此人值班的时候总是把我留给同班的其他人应付。

    法轮功反抗者的处境就危险多了。被强行输液的反抗者几乎每天都会挣脱几次针头,这就可能导致反覆扎针。一天下来输不进多少药剂,但是输液管前端的空气却可能都进入了血液循环。强制输液者四肢都被捆绑着,毫无自助的可能。在20床时,每当19床法轮功老人输液,我都尽可能探身过去。由于没有眼镜,我根本看不清是否有气泡,但是我的装模作样还是有相当效果,毕竟能使糟糕的护士意识到还有别人在场。这应该就是公开化的威力吧。

    进了牢房,流血的机会就比较常见,方式也是无奇不有。比如绝食抗议者的鼻腔、咽喉和食道就可能被鼻饲管磨烂。正常使用鼻饲管就不会出现这种状况。很多地方的打手会对绝食抗议者进行强行灌食,利用各类管状物插入食道,流食直接倾倒进胃里。这种情景我没有遇到过,其痛苦也超出了我的想像。鼻饲管有不同口径和质地,粗硬的那种更具杀伤力,下管过程就会磨破所经过的粘膜。鼻饲管由鼻腔经咽喉深入胃囊,会刺激你频繁吞咽唾液。随着吞咽的动作,鼻饲管会在粘膜创面上来回摩擦。更糟糕的是,呼吸动作也会带动鼻饲管,不出半天口腔和鼻腔就充满了血沫子,彻夜难眠。北京市公安医院病犯区的鼻饲,一般是用特大号的注射器把流食推进鼻饲管。鼻饲管头部是椭球形,出口开在侧面,如果开口不巧紧贴胃壁,流食喷射在胃壁上的感觉如同刀割。

    根据我的亲身经历,中共会通过限制进食来瓦解不合作囚徒的意志,利用限制排泄来摧残绝食抗议者的意志。排泄是神经性反应,不受意志左右,而人们对排泄场所的限定性习惯远强于进食场所。在监管下绝食,由于随时可能被彻底剥夺行动自由,相对于饥饿,排泄可能更成问题。长期绝食仍然会有排泄的需要,因为你一直在“吃”自己,加之多多少少的输液,排泄会更多一些。经过自身努力和争取,我侥幸基本上没有经历过这类折磨,心智健全的看守也不愿意在厕所里战斗。但是与中共正面对抗,一旦你有丝毫的欲望,就可能功亏一篑,所以“排泄文明”只能是可遇不可求。

    牢房是两军对垒的一处前沿。既然上了战场,就更应该直面血腥。在与外界隔绝的环境中进行长期绝食抗议,肯定会引起争议。虽说抗议在中共内部所引起的反应可能更重要,但是很难得到确认。获释后得知,同期入牢者采取绝食抗议的人有明显增加,我想这是酷刑和重判进一步普遍化的必然结果。变革前的最后几年中,坐牢的人可能会有所增加,但是希望其中的绝食反抗会越来越少。那些先于中国民众承认中共政权合法性的国家和国际组织,在推动改善中国人权状况方面,也应该实实在在地领先于中共政权。

    转自《民主论坛》(2006年4月16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