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续133《魔鬼或天使》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续133《魔鬼或天使》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
   
   第三十七章:老天降珍物
   (1)
   落云一点点地被洒进了千沟万谷,大森林象一个顽皮的孩子,舞动着天空的彩炼。

   有谁见过那森林中追着你跑的泡雾?
   一切似乎都有了灵性,大自然更加显现出他的神秘莫测。
   
   队伍继续行走着,把惊讶留在身后。
   这一天,大森林怪怪的,不停地风响,一阵紧似一阵。
   好象要发生什么事情,树枝也在不停地摇晃。
   
   风越刮越大,似乎要把大树连根拔掉。
   姑娘们吓得不行了,都不敢走路了。
   阮戚:“不会是地球要爆炸了吧?”
   阮曲:“我看是要地震了!”
   
   一会儿闷热难耐,一会儿冷风飘旋。
   大家还从未见过这情形。
   森林中各种珍禽异兽也在鸣叫。
   浓云在头顶上盘旋着。
   
   秦玉似乎还未从阮玫的美梦中醒来,他注视着天空,那里好象还飘悠着爱情的花朵,颜色不断翻新,被折叠的阳光追逐着鸟儿。
   但他也发现了森林的怪异。
   
   队伍已经停止不前了。
   他靠在一棵树上,静观森林的骤变。
   阮玫走了过来:“昨晚……,我们那样做……,上帝真的同意吗?”
   秦玉抱紧了她:“你就是我的上帝!只要你同意,就代表上帝同意。”
   
   风声更紧了,雾也更浓了。
   几米之外就看不清人影。
   秦玉下令大家不得随意走动,原地休息。
   
   突然间,姑娘们大喊大叫了起来。
   秦玉定睛一看:天啊!老天竟降了一些鱼虾下来!
   好象浓云到海里捞了一把,什么鱼都有,还有些海草,贝壳。
   大家又惊又喜,忙着捉鱼虾的捉鱼虾的,拾贝壳的拾贝壳。
   
   那些鱼虾好新鲜啊,大部分还活着!
   一瞬间,森林里到处是舒卷的鱼虾,也便宜了那些珍禽异兽,它们也快活地叫喊着。
   天下竟有这等怪事?!
   
   秦玉好象比姑娘们知道得多一点,他解释说:“我曾在书上读过自然知识,可能是龙卷风把海里的东西卷了起来,又抛洒在别的地方。”
   话未说完,老天又降下一些谷物。
   
   阮丽:“怎么不降钞票呢?”
   阮玉:“怎么不降纱裙呢?”
   阮戚:“怎么不降商场呢?”
   阮玫:“怎么不降项链呢?”
   阮露:“怎么不降房子呢?”
   阮曲:“怎么不降情人呢?”
   阮殊: “怎么不降飞机呢?”
   
   听着姑娘们异想天开的胡言乱语,秦玉笑了起来:“你们还想把全世界都降到你们怀里吗?”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