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08《后宫》长篇诡谲派小说连载]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8《后宫》长篇诡谲派小说连载

   艾鸽
   
   第三章:秘书闹自杀
   (3)
   破案陷入僵局。

   一个涉案很深秘书突然死了,各种线索嘎然中断。
   从尸检判断:
   血液中含有大量安眠药成分,也就是说他是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致死的。
   可那来的大量安眠药?
   
   从自杀的可能性分析:
   他事先就预感到可能被双规,而早就在衣服里藏有粉状大量安眠药。
   有人给他送来的“赐死”的安眠药,他接受了。
   他曾经每天向医生要一枚安眠药,可从未服用,最后一次性服用。
   疑点:他以前闹自杀为什么就没想到过服用安眠药?
   
   从他杀的可能性分析:
   有人在他喝的水中加入了粉状大量安眠药。
   有人设法在他喝水的杯子中加入了粉状大量安眠药。
   其他的不可知的可能性。
   疑点:他处于被封闭状态,对方如何能得逞?
   
   海边的宾馆人员,凡当天与孙浩接触过的人也被列入审查名单,可一无所获。在孙浩住宿过的房间里,仅有几个人的指纹。服务员基本上被排除作案的可能性,可也有些细节不清楚。如每个人的社会关系,那就太复杂化了。
   
   由于找不到他杀的证据,多数破案人倾向于断为自杀。因为自杀使几个亿的资金无法或难以追查下去,他本人至少还可以惠及家属。而如果长期追查下去,可能会追回很多。
   
   中纪委的老李却不太赞成自杀说法。
   他的脸上有难以察觉的思考的波澜,此起彼伏。他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偶尔叹口气。
   有高手?更高的高手?他一直在想。
   
   他回想起孙浩说过:“酌情处理,关键在个‘情’字。”
   那副书记大人和贷款人有个“情”字吗?据查:贷款人原属副书记的老部下,后调到国营企业任主管,若干年前又下海经商,靠权力关系左右逢源。
   
   可据他交代:自打贷款报告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副书记。之所以给孙浩返钱,是事先谈好的条件,他也确实私下帮忙,绕过副书记做了银行的工作。
   如果不发生银行有人內部告秘,那这笔钱不至于被马上追查。贷款人顶死与副书记无关。
   
   可就这样了结吗?
   他突然表示道:“就暂时宣布孙浩为自杀吧!”
   其他办案人员不解,他却道:“放假,休息。退房。”
   
   可第二天,一群神秘的人来到了澳门。
   那排山倒海似的霓虹灯广告,光怪陆离的赌场夜景,象一个巨大的吸宝盘每天吮吸着全世界的钞票。那钞票一把把一捆捆地砸进来,把澳门砸得风姿万千,那些想淘金的人,就象在钱海中游泳,而居然不少人淹死在里面。
   办案人员脑海中响着老李的话:“查澳门赌场!”
   可所有的钞票都在回响着:“谈何容易?......”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