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续123《魔鬼或天使》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6老C获高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7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8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9婵娟变菲菲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0婵娟变菲菲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1开庭赛演戏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2开庭赛演戏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3新闻发布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4新闻发布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5菲菲被包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6菲菲被包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7秘书被他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8秘书疑他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9限期内破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0限期内破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2副书记点火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3副书记点火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4副书记点火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5男女哭错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6男女哭错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7记者打官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8记者打官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9女尸溺死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0女尸溺死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1舌战政法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2舌战政法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3红楼消费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4红楼消费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5菲菲夜惊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6菲菲夜惊魂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续123《魔鬼或天使》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
   
   第三十四章:
   信步上法庭
   (4)

   秦玉不解:“怎么个赎罪法?”
   法官:“如果把皮箱子交给组织上处理,那就证明你们真的是消灭过贩毒分子。可以给你记功,自然也就顶罪了。”
   
   秦玉:“我们营只剩营长一人了,是不是把皮箱子交给他?”
   法官面色带尴尬:“他现在是副团长了。而他本来是可以升团长的。都是因为你……。”
   秦玉:“营长官低一职,对他本人讲是件坏事,但对部队建设来说未必是坏事。”
   
   检察官可能听不下去了,故意说:“秦玉本来是可以做英雄的,可惜做了俘虏。”
   秦玉正色道:“我宁愿做个有人味气质的俘虏,也不想做一个欺世盗名的‘英雄’。”
   
   检察官:“据说秦玉喜好诗词,本官最后转送秦玉一首词,是宋朝的晏几道写的《蝶恋花》:
   
    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
    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
   
    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
    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
   
   秦玉知道他的用意,便道:“你何苦舍近求远不自己写呢,还要劳驾晏几道先生。那好吧,本人作一首词赠你作纪念。”秦玉略有所思后叹道:“《蝶恋花》:
   
    别后更知缠思丝,冷血热恋,聚散不容易。
    天高云落垂湿纱,人际可乏善心意?
   
    旧念新眷争入字,挥泪代墨,总是化悲句。
    红烛点滴皆是情,近泪却伴远人泣。
   
   法庭里简直成了赛诗会。
   空气中弥漫着沸腾的人气。
   法官不停地用木锤敲桌子:“肃静!肃静!”
   
   法官居然把秦玉从梦中敲醒。
   他睁眼后看见原来是阮玫在不远处用石头敲打野核桃。
   
   秦玉忙叫道:“亲爱的,快过来!”
   阮玫忙过来:“怎么啦?”
   秦玉竟哭了起来:“我又做恶梦了,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