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续122《魔鬼或天使》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续122《魔鬼或天使》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
   
   第三十四章:
   信步上法庭
   (3)

   法庭里有些人在叹气。
   秦玉的脸上光芒四射:“我认为一个中国军人,如果在特定的敌群我寡的环境里被人俘虏了,这本身是战争中很正常的事。想当初老一辈革命家也有不少人被敌人俘虏了还蹲过监狱。关键是一个人无论在什么环境里,都能保持人格和气质。男子汉大丈夫能伸能屈,不在乎一时一事的失败。我之所以后来在6个女兵的重重包围中,没有气短死不认帐,觅死觅活,自爆自弃。坦坦荡荡地做了俘虏,是为了保持中国军人的形象。”
   
   检察官:“秦玉如果不被缴械的话,本来是可以俘虏她们的。”
   秦玉:“我之前决定不杀害她们时,已经把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了。我个人的得失事小,整个军队和国家的名誉事大。”
   
   法官的眼睛寻究着这个奇怪的人。他居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罪过,而且坦荡得很。
   法官继续发话:“……,现在问你第四个问题:你本来可以保持中国军人的形象,可你还和敌人产生了恋情。
   
   秦玉从法庭的窗户望出去,百云飘逸,鸟儿畅游,天空湛蓝:“我本来可以不回答这纯属个人隐私的问题。但法官既然那么关注,就回答一下。首先,敌人的概念主要是指战争的发动者,还是敌对国的所有公民?凡越南人都属敌人吗?其次,即便她们是敌人。而敌人被我所征服,她们推选我做代理班长。法官先生,你想想看,敌人国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而他们的女兵却爱上了中国军人,这难道不是中国军人的骄傲吗?”
   
   法官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观点,颇感新鲜。
   秦玉的面容上惊过一片霞光:“我作为一个中国军人,不管在什么环境里,都要显示出中国军人的特殊魅力。和8个越南女兵天天生活在一起,当有一天突然发现越南女兵爱上了自己,而自己也爱那个越南女兵。可如果越南女兵发现中国军人就知道打仗杀人,不懂爱和爱情。那作为中国军人不是很丢脸吗?我之所以大胆地、坚定地、英勇地去爱上所谓的‘敌人’,正是为了保持中国军人的形象!”
   
   检察官:“据秦玉交代,越南女兵差不多都喜欢他,都想嫁给他。”
   秦玉:“孙子日:‘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如果中国军人都有机会展示出自己的魅力,如果那越南女兵心中都爱着中国男人,那还用打仗吗?轻取就可获胜。还有,我还是保持着传统美德和遵守法律,只选择了其中一人以完成中国军人的伟大爱情。”
   
   法官陷入沉思之中。他其实也知道开庭不过是走过场,可从他的不易察觉的表情中,也可发现他对秦玉的辩护还是觉得可以接受。可惜他其实是无权做最后决定的。不过,他还是想努力一下。
   
   法官:“秦玉,你们那只装着350万美元的箱子呢?”
   秦玉:“里面的美元与本案有关吗?”
   法官:“我想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