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艾鸽
   
   一
    这年头做小偷的是越来越少了。很多做小偷的都改做中偷或大偷了。回想起做小偷的一位老前辈,在文革中仅偷了人家一个钱包就被活活打死。其实钱包里就5毛钱一两粮票,二两肉票,还有一张肥皂洗衣粉票,及几颗老人家舍不得吃准备用去哄小孩的弹子糖。真不值得。今非昔比。如今做中偷或大偷的人越来越多,老狗家的二毛子,到一个大富人家去偷,保险箱里拿出三块金砖,一年都不用打工了。当然,要有眼水,去偷平民百姓的小偷,是时代的落伍者,是落后生产力的代表和落后文化的代表。朱桶可不愿意与他们为伍。朱桶的眼中放着金光,心中想着金盘。“不行,我也要与时共进,把目光投进大户人家。”

   
    据说墙高院子深官就大。果真如此。朱桶今夜偷的这户人家绝对是个权力暴发户。趁主人不在家,朱桶把他家的所有明包暗箱全部打开了。那隐藏最深的一个保险柜撬开后,朱桶惊得三分钟都没眨眼。人民币,美元,欧元,英镑,满满一箱,还一大堆二奶的裸体照片。他才发现自己是白活了!可就在他兴奋不已的时候,主人用钥匙打开了门!啊,还是带大盖帽的官!庄严得就象在他面前升起国旗一样。朱桶吓得鸡啄米似地请求主人开恩饶命!
   
   二
    当法官的金高明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小偷敢来偷他的家!平时他带着大盖帽威风惯了,就象一只凶猫早把老鼠吓没了。他抓小鸡似地把朱桶一把捏住:“你这盗贼!老子杀了你!”但他又吃了一惊:他认识这个朱桶,上次因偷盗判他两年的就是金高明做主审法官。他刚出来不久吧!朱桶望见金高明也大吃一惊!且不说是判他罪的法官,而是金高明这个人早就听说是个大贪官,以前不知真假,今天可真是知道他也够自判死罪了!那保险柜里的钱没有个七八百万也有个三五百万!!他哪来的呢!!!
   
    金高明突然打开冰箱,拿出法国红葡萄酒来请朱桶喝酒:“认识。就自家弟兄一样,来,喝几杯!”朱桶受宠若惊:“你干嘛对小偷那么客气呢?”金高明的脸上有满脸的小斑点,不注意以为是抄菜时不小心把一把胡椒面洒到脸上去了。此时,这些胡椒面都变得一粒粒象金沙,迷人而诡秘。朱桶欣赏着那把胡椒面,不!那把金粉,激动莫名。金高明几乎是要喂朱桶喝酒了:“来来来,我最看得起的就是象你这种敢偷大户的英雄好汉!”朱桶这时方明白过来:“他不也是小偷……不! 不也是大偷吗?看那些钱……”于是,他知道金高明怕他说了出去,就开始神气起来了。他也敢拍金高明的肩膀了:“既然大哥与我兄弟一场,我就舍命陪君子了!”两人开怀痛饮。
    三
    朱桶虽说长着一张马脸,可有股子牛脾气。有时还带点狗的凶悍和狐狸的狡猾。他笑道:“高法官这次准备判我几年呢?”金高明一脸的光芒:“哪里话?弟兄钱不够用,来找大哥拿一点,很正常嘛!怎么能说偷呢!无非是等不及了,翻墙爬窗而入,想给大哥一个惊喜。对吧?君子不言偷。”朱桶开始来劲了:“就是,就是。大哥准备借多少钱给小弟花呢?”金高明又递上高级香烟:“何必言借呢?大哥从来只给人钱用,从不借人钱用。”朱桶心想:时代果然进步了,要钱可以大大方方的要不必贼眉鼠眼地偷了。但要多少呢?要多了,太便宜自己,他不肯;要少了,太便宜了他,自己亏本。金高明见他的额头上有些汗粒,变道:“你就说个数字吧!”
   
    朱桶伸出了三个手指头,不再言语。意思是:你看着办!金高明心中琢磨着:这家伙到底是想要多少呢?三百?三千?三万?三十万?不至于是三百万吧?给多了,不化算;给少了,又怕他守不住谜。万一反贪机构知道了,死得一定很惨!就给三十万吧!钱点够了,朱桶却不肯走。金高明脸上的那一把胡椒面开始集聚起来了,变成深灰色:“拿到钱了?怎么还不走呢?”朱桶:“你不出个证明,我敢带那么多现金走吗?万一路上被查到……”金高明明白了:如今的社会连小偷都有法律意识了!小偷也想要个合法收入的证明。毕竟是三十万呀!TMD,我要有合法收入的证明,还会分给你一分钱吗?
    四
    朱桶的眼睛又盯着那一堆二奶的照片,他心想:这不也是偷来的吗?干吗不分我点呢?见者有份!金高明看见他的眼睛在二奶的裸体照片上乱转,就知道他还没捞够。可女人能象金钱一样装在口袋里带走吗?可这朱桶很难对付。以前判了他的刑,他就记恨着,如今搞不好事情就会败在他身上。哎,没办法。金高明只好给其中的一个女人打了电话,要她火速赶到。
   
    不一会,那女人来了。金高明给她讲了一通把她转让给小偷的伟大的政治意义,经济意义,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不然,大家一起完蛋!”他居丧地说。那女人也姓高,名就叫高兴。有一些总不肯退休的姿色。她一开始乱蹦乱叫,后来不知声了。因为他表哥的案子还在金高明手上呢!那是一笔一百五十万的“灰色收入”案,金高明暗示过她:“法律是有弹性的,即可以判他表哥贪污,也可判他表哥业余劳动收入。如果判他表哥业余劳动收入,那好处费是给金高明一半,也就是七十五万。但他表哥将免除牢狱之灾,还留有七十五万的合法收入。”高兴走过去扑到了朱桶的怀中:“亲爱的,听金法官讲你是有胆有识的好汉!”小偷身上的一股酸臭味,使她恶心得差点吐出来,但深明大义后的她装出一付高兴的样子:“不错,真有男人的品味!……一次行吗?”朱桶摇摇头。高兴:“那两次、三次行吗?”朱桶:“我最讨厌一夜情之类的无聊玩意,我最喜欢山蹦地裂不动摇,海枯石烂不变心。”
    五
    朱桶钱也有了,女人也有了,可他还是不肯走。他一定要一个转让手续的“转让证明”。不合法也不要紧,但要有一个凭证,以保证他出门后在江湖上混,金高明不会再找他的麻烦。“黑道有黑道的规矩。”他坚持说。金高明很头疼:这怎么写呢?!朱桶先按黑道的习惯起草了一份《转让协议》书:
    大偷:金高明
    小偷:朱桶
    经弟兄俩友好协商后,达成如下转让协议:
   一, 大偷金高明愿意将自己的非法收入,分三十万给小偷朱桶。
   二, 大偷金高明愿意将自己的一名女人高兴,高兴地转让给小偷朱桶使用。
   三, 小偷朱桶保证不向任何人透露大偷金高明家中保险柜中的任何秘密。
   双方的违约责任:
   如果大偷金高明毁约,小偷朱桶将不再遵守保密协定。
   如果小偷朱桶毁约,大偷金高明可采取一切手段收回钱和女人。
   有效期限:人活着一天就自动有效一天。
   双方签字:
   2008年X月X日
   
    金高明看后,连说三个“不!不!不!实名实姓,反贪机构看到我就完了。”朱桶:“所以嘛,这份《转让协议》书在我手里,我才放心你不敢对我怎么样!”金高明:“万一你以后被人抓到怎么办呢?”
    朱桶:“你必须亲自来处理我的案子,从轻判处。至于《转让协议》书我会埋在地下的,一百年后自动腐烂。”
    金高明一切脑筋都动过了,最后还是在《转让协议》上乖乖的签了字,仅加了一句话:“根据《合同法》签字后立即生效!不得反悔。”
    (完)

此文于2008年02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