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续119《魔鬼或天使》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遗爱(清明节为祭民族魂)
·诡谲派短篇小说《躲避天堂》
·诡谲派短篇小说《那块面包》
·诡谲派短篇小说《短期进修》
·诡谲派短篇小说《先富起来》
·诡谲派短篇小说《土皇帝的棺材》
·诡谲派短篇小说《绝非虚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视频(第一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显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恩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菡萏菲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芳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吐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湛如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乡缅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童话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嫣然一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翠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怀如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闺中媚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欲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怯情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黛色依依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铃兰花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枝飘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树神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伊人远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有余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睡莲垂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声娇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天何归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康乃馨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茉莉迷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吊钟海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人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女车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幽兰安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仿古仕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牡丹花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蹄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丝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蝴蝶欲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第一美女刘羽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碧波红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汤加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兜兰芳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演绎性感奥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翠幽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旋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仙倩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范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紫藤女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萱草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宋祖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梦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垂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赵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司雯
·新语丝(01)
·新语丝(2)
·新语丝(3)
·新语丝(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3)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渔家傲--为陈光诚而题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7)风入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8)丑奴儿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9)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0)长命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沁园春哀(11)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2)鹤冲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3)感皇恩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4)调笑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5)太常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7)满江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8)千秋岁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留春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苏幕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7)菩萨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毒奶粉事件)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生查子(卖血女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减字木兰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奴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9)关河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0)忆秦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1)霜天晓角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2)菩萨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3)采莲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4)夜合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5)南乡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6)女冠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思帝乡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 忍泪吟(红领巾)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续119《魔鬼或天使》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
   
   第三十三章:皮箱子失踪
   (2)

   
   是森林里还有其他人吗?
   是姑娘中出了异人?
   是外星人的魔术?
   秦玉的百思不得其解。
   
   那天天看得见的皮箱子,说不见就不见了。那350万美元说不在就不在了。
   竟有这等奇事?
   
   只有阮戚。竟然自称是大森林中的神探福尔莫斯,难道她知情?
   可她又什么也不愿意说。
   不行,还得求她。
   
   这阮戚喜欢卖点关子,她笑道:“秦玉哥,你回我的词回到哪里去了?”
   秦玉抚摸着一丛丛的山花,急中生智:“现在马上就回赠你!”
   阮戚翘起了小嘴巴:“我是说你首先看懂了没有?”
   秦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但不敢肯定地说。
   
   人类的有些事情,是难解的迷。
   而爱心有时候是迷中之迷。坠入到这个迷团中也可能会是一生的迷。
   有谁真正知道爱之隐迷。
   
   秦玉无论如何不能输给她。
   不一会,他吟出一首词来:
   
   《摸鱼儿》
   
   不在乎、情海横渡。天高风云约束。
   难懂芳心一幻景,柳絮丝丝落谷。
   仙荷图。更有那、晕韵摇曳秋兰扑。
   美到花妒。多少麓叶飞,竟然不如,你那三分酷。
   
   春闺闷,千秋泪波独。
   巫峡尽见飘枯。舍得天下风流人,岂可梅开二度。
   疏影扶。夕照穿芝荫弦中,为汝柔骨。
   不见白鹤停,但有纱娟在,只把春来哭。
   
   阮戚脸上惊过一道光芒:“秦玉哥,如今我的词你读不懂了。你的词我也读不懂了,究竟怎么会事?”
   秦玉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
   
   秦玉想了想:“皮箱子呢?”
   阮戚香喘一声:“在大森林里。”
   秦玉:“究竟是怎么回事?”
   
   阮戚:“神探福尔莫斯,在侦探过程中有权力不回答你的问题。”
   秦玉:“你怎么那么重的孩子气?连我都不告诉。”
   
   阮戚:“你不懂我们越南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我现在告诉你,可能会导致大家走不出大森林了。等以后吧。”
   秦玉突然觉得阮戚一夜间变得很成熟,相反,自己变得很幼稚了。
   
   
   他相信皮箱子还在。
   可这是某个或某两个越南女人的秘密。
   究竟是因为什么?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