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续119《魔鬼或天使》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续119《魔鬼或天使》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
   
   第三十三章:皮箱子失踪
   (2)

   
   是森林里还有其他人吗?
   是姑娘中出了异人?
   是外星人的魔术?
   秦玉的百思不得其解。
   
   那天天看得见的皮箱子,说不见就不见了。那350万美元说不在就不在了。
   竟有这等奇事?
   
   只有阮戚。竟然自称是大森林中的神探福尔莫斯,难道她知情?
   可她又什么也不愿意说。
   不行,还得求她。
   
   这阮戚喜欢卖点关子,她笑道:“秦玉哥,你回我的词回到哪里去了?”
   秦玉抚摸着一丛丛的山花,急中生智:“现在马上就回赠你!”
   阮戚翘起了小嘴巴:“我是说你首先看懂了没有?”
   秦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但不敢肯定地说。
   
   人类的有些事情,是难解的迷。
   而爱心有时候是迷中之迷。坠入到这个迷团中也可能会是一生的迷。
   有谁真正知道爱之隐迷。
   
   秦玉无论如何不能输给她。
   不一会,他吟出一首词来:
   
   《摸鱼儿》
   
   不在乎、情海横渡。天高风云约束。
   难懂芳心一幻景,柳絮丝丝落谷。
   仙荷图。更有那、晕韵摇曳秋兰扑。
   美到花妒。多少麓叶飞,竟然不如,你那三分酷。
   
   春闺闷,千秋泪波独。
   巫峡尽见飘枯。舍得天下风流人,岂可梅开二度。
   疏影扶。夕照穿芝荫弦中,为汝柔骨。
   不见白鹤停,但有纱娟在,只把春来哭。
   
   阮戚脸上惊过一道光芒:“秦玉哥,如今我的词你读不懂了。你的词我也读不懂了,究竟怎么会事?”
   秦玉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
   
   秦玉想了想:“皮箱子呢?”
   阮戚香喘一声:“在大森林里。”
   秦玉:“究竟是怎么回事?”
   
   阮戚:“神探福尔莫斯,在侦探过程中有权力不回答你的问题。”
   秦玉:“你怎么那么重的孩子气?连我都不告诉。”
   
   阮戚:“你不懂我们越南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我现在告诉你,可能会导致大家走不出大森林了。等以后吧。”
   秦玉突然觉得阮戚一夜间变得很成熟,相反,自己变得很幼稚了。
   
   
   他相信皮箱子还在。
   可这是某个或某两个越南女人的秘密。
   究竟是因为什么?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