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短篇小说《名妓》]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艾鸽油画《美人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南窗风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篇小说《名妓》

    艾鸽
   
    一
   
    记者见官高一级。见到村长,那我们就代表乡一级。见到乡长,那我们就代表县一级。见到县长,那我们就代表省一级。见到省长,那我们就代表中央一级。采访中央领导,那我们就是面向世界的。----说这话的人资格比名记者贾武公还要老。但贾武公成名却更快。一些上层的采访报道报社都安排他去,中央电视上常常露脸,有点家喻户晓的味道了。不过,这些年做名记者很难。光搞吹牛拍马屁的稿件,社会上不认你是名记者。想到这里,贾武公这次决心做一次打虎英雄。怕什么?区区一个县太爷。是他撞到贾武公的手里了。

   
    贾武公绕过编委会直接给值班刘总编辑打了个电话。口气很响,有好稿嘛!贾武公:“刘总,明天的头版头条定了吗?”刘总编:“没最后定,哎,尽是没人看的会议稿。怎么样?有活鱼吗?”贾武公:“我亲自下到矿底采访的,绝对第一手资料。标题是:《29名矿工命葬井底,县委主管难逃罪责》,如何?”刘总编:“不错!不错!不错!是可上头条的主题!明天的头版头条可能有了!早点发过来。”贾武公暗自得意:回想有一次,开记者全会,一位很有名的主管单位领导来讲话时,错把贾武公念成贾武松,以后“假武松”就成了他的绰号了,再加上他几乎没写过什么批评稿,改了几年都没改过来。可明天,全国性的大报《中国XX日报》头版头条一出来,我“假武松”就将成为闻名全国的真武松!贾武公的脸上笼罩着驱散不尽的阳光,连那些坑坑凹凹的地方都找不到阴霾,差一点就接近于灿烂了。
    二
    这是普通招待所吗?怎么象夜总会的包厢?刚才不是对的士司机说过了吗,帮找一个普通招待所,能上网给报社发回一篇批评矿难的新闻稿就行。不过,肚子确实饿了,管它呢,先吃饱肚子再说。这里的鳖鱼看来味道不错,那种散发着名香异味的珍品,是他最喜欢的。还有猴头,那活着的猴头打个洞就直接取脑浆了。还有,蛇血,新鲜的,真够刺激的,还有果子狸,还有美国名酒!可筷子停在半空中,他突然不动了。他突然想起:“谁埋单阿?!”往日写的都是表扬稿,自有人埋单,可明天要发批评稿,难道也有人埋单?”
   
    “贾名记光临本县,是来指导工作的,岂能要你埋单?笑话,笑话。快吃吧!”一个官样的人说。那味道闻起来怎么就那么香呢?贾武公有点忍不住了,他品尝了一口。那活着的猴头脑浆也出来了,这可是大补呀!不行,也得尝一口。烧好的果子狸也端出来了,那味道简直就是来自国宴!不行,也得尝一口。他的筷子停在半空中,舞动了一下空气,又不动了。
   
    他突然又想起:“谁埋单阿?!”看来是有人走漏了风声了。那官样的人是县太爷派来的吗?这时美国的名酒也上来了,不行,也得尝一口。就尝一口。他放下筷子,拿起杯子。喝完杯子,又拿起筷子。“不管他,宴照赴,稿照发!”一瓶高度数的酒下了肚,贾武公开始胡言乱语了,他甚至高傲得连正眼都不看那官员一眼:“你……是谁?县太爷的狗!你家县太爷的命是命,人家29名矿工的命就不是命吗?全县最大的煤矿从建成到发生矿难,你家县太爷去视察过一次吗?我是谁?无冕之王----贾大名记…名记…者!……我宴照赴,稿照发!”
    三
    灯熄了,包厢里一片黑暗。
    “怎么?停……停电了?!”贾武公叫了起来。“老土啊,还说自己是名记…者呢!”一个软软的声音裹着麝香袭击着他的感官。“怎么回事?”他问。那裹着麝香的声音贴到了他的身上了:“现在是包厢放松时间,跳熄灯舞的时间……”他开始感觉到了美女的浪声浪气,她那身子显然是为自己准备着的。“不行,明天发的是本县县太爷的批评稿。得系紧裤带。”
   
    他想到了矿井工人哭着埋尸的情形。但他的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摸到了美女的身上。“啊,她没穿衣服!”看来这舞有点西洋味道,这女人的身子怎么就那么滑溜呢?那么柔软呢?“不行,我舞照跳,稿照发!”想到这支安慰剂,他抱紧了这个做台女人的身子。可全身发软,一处发硬,怎么受得了?再说那女人已经把身上的重磅炸弹抛出来了,嘴唇,胸部,轮流上阵。她简直美得一浇水就会开花! 他发现自己快招架不住了。“不行,我贾大名记…名记…者!女人照玩,稿照发!”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那小姐都赤裸着身子。“你怎么把我搞成这样?”他发火了。小姐微笑道:“我是这里最当红的小姐,名叫珍季,由我来伺候你是你的造化。”贾武公不满地:“你是什么东西。马上给我滚出去!”珍季:“走就走,反正摄影师也拍够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贾武公急了:“什么?刚才还拍了录象?”珍季:“没多少,就两三集,在网上还不够放半小时。”贾武公突然跪在地上:“珍姐,求你把录象带还给我。”珍季:“你这个跪在名妓面前的镜头,人家也不会放过的。”
    四
    手机响了,是刘总编打过来了:“怎么稿子还没发过来?”贾武公镇静了一下自己,脸上突显的血脉由红变白,由白变红,又由红变紫:“我又核实了一些事实。发现第一稿与事实出入太大。”刘总编:“第一稿没关系。刚才,我还和值夜班的编辑们开了个玩笑:说明天本报的发行量肯定上去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已经把你的报道主题及主要内容,报给了编前会,并说服大家同意上头版头条了!”贾武公脸色不太好看,不过花纹已由深变浅,由浓变淡,由多变少:“反…正……嘛,我是实事求是的,以最后的调查为准嘛。”刘总编:“标题先报给我,理论部的同志准备再配一篇社论。不然来不及了!你放心:百分之两百上头版头条!其它重要稿子已经压好版了,已经没有别的头版头条了!”
   
    贾武公:“标…..题….改….为…..:雪山压顶不弯腰,县书记矿底抢险。”刘总编:“啊?!……怎么批评稿变表扬稿了?!”贾武公一边穿裤子一边握着手机:“我……后来……又下了一次矿井,发现矿井工人们其实对县委书记的感情很深。虽然发生了一点矿难,可县委书记置生死于不顾,在矿底指挥工人抢险,三天三夜未闭眼,工人都感动得泣不成声!……”刘总编:“真的泣不成声吗?可不许胡编。”贾武公裤子穿好了:“真的,……我亲眼看到:矿井工人们一个个哭得死去活来。”刘总编:“他们哭完以后说什么了?”贾武公开始系领带了:“我亲耳听到,他们边哭边......感动地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领导?!为什么竟会有这样的领导?!”刘总编:“既然如此,那正面典型更需要。社论的题目原定为《谁来为29名遇难矿工的生命负责?》,现就改为《县委书记的好楷模》。”
   
    五
    贾武公把改写后的稿子交给了开始见到的那个官员,附加了头版头条社论的题目。他低着鼻子小心翼翼地望着官员那可爱的方头皮鞋的光亮的尖尖:“还有什么不甜之处请多包涵......”那官员看后道:“不错!不错!不错!这回我们书记高升有望了!我马上安排发传真到你们报社。他又从怀中取出一件礼物:“……还有…..这支金笔是书记送给你的。”那官员走后,贾武公这时象一个破落的财主,靠在沙发上回想着先前的荣耀,还掉了两行眼泪出来。
    珍季安慰道:“贾大名记…名记…者!我有时候觉得我们很相象。”贾武公一脸怒气,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的长相丑到再看一眼宁原自杀!便道:“别胡说了。你不过是一个卖屁股的妓女。”珍季:“其实我们都是做肉体生意的,只是卖的另部件不同。我以卖下半身为主,你以卖上半身为主。我以卖屁股为主。你以卖脑袋为主。我出卖胸部,你出卖心脏。我可以把一个嫖客哄得分不出大南北或大西北,你可以把一件天大的坏事报道成天大的好事。我可以做名妓不顾羞耻,你可以做名记不顾廉耻。彼此,彼此。以后互相多多关照!”贾武公没心情与她争论下去了。他想起一句名言聊以自慰:与美女辩论时,连演说家都会变成哑巴。他只是没好气地嘀咕了一句:“我表扬稿照发!名妓…名记…者照当!”
    (完)

此文于2008年02月0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