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BURMA-缅甸风云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NCUB(National Council of the Union of Burma)主席团领导兼1990年胜选国会议员团MPU(Members of Pariament Union)主席——林彬(Peter Limbin),气急败坏地打电话告诉我:

   领导人曼侠(Padoh Mahn Sha Lah Phan)被两个枪手登门杀害,在2008年二月14日下午4时40分,死于泰缅边镇梅骚(Mae Sot)住所内。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NCUB主席团、克伦族联盟KNU(Karen National Union)、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NCGUB (National Coalition Government of the Union of Burma)等,正悲痛地忙着开会。……………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图:左为波米亚,右为曼侠)

   我听后只感到天昏地转。

   曼侠和我同乡:我们俩皆出生于伊江三角洲鱼米之乡板庭梧(Pantanaw)——我1941年生于市中心, 他1943年7月5日 生于郊区Taw Gyaung。当1948年内战把我们俩家乡板庭梧闹市抢光、烧光时,我们全家坐着牛车,乘着弥漫黑夜,就是到他的安全郊区避难的。

   几个月后,奈温政府军包围郊区,大肆屠杀克伦族游击队。

   父亲惊获曼侠亲戚暗告:有人怀疑我们走漏风声………接着由我们的克伦亲戚口中得悉:埋人坑已经挖好………

   于是,在克伦族亲友们的帮助下,我们慌慌张张连夜水陆辗转逃往首都仰光。

   我们俩1962年同上仰光大学。

   因从小见到半世纪长久的残酷内战,天天目睹各族人民生活太穷、太苦、太辛酸、太可怜了,我们俩皆立志“为人民服务”:

   * 我决定走白求恩的路:上仰光大学医学院学医。鉴于全体人民一穷二白,我同时报考厦门大学函授中医——针灸、拔罐、指压、推拿、气功、太极拳、吐纳术、五禽戏等, 功效好,不花钱,极适合广大农村贫苦大众与被重重围剿的游击区、解放区。

   * 老同乡则决定专攻历史,兼学政治科,准备为克伦族的解放事业奋斗。

   我虽考得医学院前二名,只因父亲是中国籍,医学院迫我转读化学系。化学系与历史系两学院遥遥相望——在1962年7月7日仰光大学校园内的学生示威(后被奈温军开枪屠杀)与1964年要求停止内战的游行队伍中,我都见到老同乡高举学生“战斗的孔雀”旗,走在我们队伍的最前面。化学同系的克伦族混血同学们时常压低声音告诉我:“你同乡日日夜夜在暗暗为克伦族事业奔走!………国安部好像在监视他”。我心中一片敬意,同时也自恨铁不成钢——胆识没他大,觉悟没他高,身体没他壮,所学知识又派不上用场。

   毕业后,我到缅甸工业发展局工作,听同学们说我同乡毅然决然投奔克伦族革命根据地去了。在对他长久深深祝福中,我也希望自己能为缅甸的工业发展贡献力量,以免浪费宝贵人生,永远遗憾。

   没想到军政府1963-64年无偿“国有化”了全国工商企业,无偿废除了大钞票,让广大华侨华人一夜之间一无所有;1964-65年再无偿“国有化”全缅华文学校,并想方设法严禁华侨华人子弟学习华文;1967年更大举杀华、排华、反华,以转移人民视线——好让无能的将军们逃出全国米荒危机。

   我伤心,我愤怒,我考试而获德国大学奖学金后,就在1967年10月24日到德国学食品科学专业兼避难。

   在德国享受到自由、民主、人权后,不由得想起家乡苦难深重的人民——大家都是汉藏语族,本是同根生,共饮一江水的呀!于是我毅然决然参加组建“旅德缅甸学生会”(军政府严禁集会组社!),声讨缅甸军政府的种种反人民反人权暴行;也参加发行旅欧缅甸学生刊物“战斗的孔雀”(Fighting Peacock),撰文谴责军政府的各类倒行逆施、祸国殃民政策。

   1975年后,我受德国荷兰中国公司的联合聘请,也被中国商品进出口检验机构礼聘为顾问,尽力为中国食品进口德国荷兰攻关与全方位服务——那时祖国在改革开放前夕,百废待兴,困难重重,需要帮助。不过,另一边我并没忘掉为缅甸战友们献策献力………

   然而,与老同乡为广大人民奋斗与服务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

   从各个缅甸民主团体与众土族力量的口中,我获悉老同乡:

   * 1966-1974年多次由克伦族解放区到克伦尼邦、掸邦、克钦邦,对众土族进行革命大串联与大团结。

   * 步1940年国父昂山(Aung San,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之父)的老路,两次到当年世界革命圣地,为被压迫的各族人民,寻求国际主义的援助。

   我惊喜克伦人民无限热爱他:

   * 1975年至1984年,他被推举为“克伦族联盟”良礼庇县(Nyaung Lay Bin)副秘书长,

   * 1984年11月,他被推选为“克伦族联盟”中央委员会委员,常驻“克伦族联盟”总部。

   我也惊喜缅甸各族人民无限热爱他:

   * 1988年,他被推选为 “缅甸民主联盟”DAB、“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NCUB、“克伦族联盟”KNU的共同主席波米亚(Bo Mya)的私人秘书,负责三政党团结工作。

   * 1995年的“克伦族联盟”11届大会推选他为“克伦族联盟”副主席,主要是跟全国各族人民打交道。

   * 2000年“克伦族联盟”12届与2004年13届大会上,大家又一致推选他为“克伦族联盟”主席,让他更好地与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合作。

   * 代表缅甸各族人民力量的“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非常爱戴他,近几年连续推选他为“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主席团秘书。

   老同乡!我为你骄傲!是金子,即使深埋在黑泥下,依然金光闪闪的。你一直到倒下之前荣任“克伦族联盟”KNU主席与“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NCUB主席团秘书,证明争取人权、民主、真正的联邦制的全国各族人民非常需要你,追求平等、繁荣、富强与各族人民大团结的真正缅甸联邦,十分需要你。

   我的老同乡!我的老同学!

   你诚心诚意为人民服务的心脏,被两个杀手连轰三枪——你身体是倒下了,但你的鲜血却染红了母亲大地;你的伟大人格与革命精神,永远永远活在缅甸各族人民——包括缅甸华族——的心中!

   缅甸各族人民一定接过你高举的人权、民主、真正联邦制大旗,踏着你的脚印,继续奋勇前进!

   (NCUB-MPU UNPO 2008年2月15日星期五)


此文于2008年03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