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BURMA-缅甸风云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NCUB(National Council of the Union of Burma)主席团领导兼1990年胜选国会议员团MPU(Members of Pariament Union)主席——林彬(Peter Limbin),气急败坏地打电话告诉我:

   领导人曼侠(Padoh Mahn Sha Lah Phan)被两个枪手登门杀害,在2008年二月14日下午4时40分,死于泰缅边镇梅骚(Mae Sot)住所内。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NCUB主席团、克伦族联盟KNU(Karen National Union)、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NCGUB (National Coalition Government of the Union of Burma)等,正悲痛地忙着开会。……………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图:左为波米亚,右为曼侠)

   我听后只感到天昏地转。

   曼侠和我同乡:我们俩皆出生于伊江三角洲鱼米之乡板庭梧(Pantanaw)——我1941年生于市中心, 他1943年7月5日 生于郊区Taw Gyaung。当1948年内战把我们俩家乡板庭梧闹市抢光、烧光时,我们全家坐着牛车,乘着弥漫黑夜,就是到他的安全郊区避难的。

   几个月后,奈温政府军包围郊区,大肆屠杀克伦族游击队。

   父亲惊获曼侠亲戚暗告:有人怀疑我们走漏风声………接着由我们的克伦亲戚口中得悉:埋人坑已经挖好………

   于是,在克伦族亲友们的帮助下,我们慌慌张张连夜水陆辗转逃往首都仰光。

   我们俩1962年同上仰光大学。

   因从小见到半世纪长久的残酷内战,天天目睹各族人民生活太穷、太苦、太辛酸、太可怜了,我们俩皆立志“为人民服务”:

   * 我决定走白求恩的路:上仰光大学医学院学医。鉴于全体人民一穷二白,我同时报考厦门大学函授中医——针灸、拔罐、指压、推拿、气功、太极拳、吐纳术、五禽戏等, 功效好,不花钱,极适合广大农村贫苦大众与被重重围剿的游击区、解放区。

   * 老同乡则决定专攻历史,兼学政治科,准备为克伦族的解放事业奋斗。

   我虽考得医学院前二名,只因父亲是中国籍,医学院迫我转读化学系。化学系与历史系两学院遥遥相望——在1962年7月7日仰光大学校园内的学生示威(后被奈温军开枪屠杀)与1964年要求停止内战的游行队伍中,我都见到老同乡高举学生“战斗的孔雀”旗,走在我们队伍的最前面。化学同系的克伦族混血同学们时常压低声音告诉我:“你同乡日日夜夜在暗暗为克伦族事业奔走!………国安部好像在监视他”。我心中一片敬意,同时也自恨铁不成钢——胆识没他大,觉悟没他高,身体没他壮,所学知识又派不上用场。

   毕业后,我到缅甸工业发展局工作,听同学们说我同乡毅然决然投奔克伦族革命根据地去了。在对他长久深深祝福中,我也希望自己能为缅甸的工业发展贡献力量,以免浪费宝贵人生,永远遗憾。

   没想到军政府1963-64年无偿“国有化”了全国工商企业,无偿废除了大钞票,让广大华侨华人一夜之间一无所有;1964-65年再无偿“国有化”全缅华文学校,并想方设法严禁华侨华人子弟学习华文;1967年更大举杀华、排华、反华,以转移人民视线——好让无能的将军们逃出全国米荒危机。

   我伤心,我愤怒,我考试而获德国大学奖学金后,就在1967年10月24日到德国学食品科学专业兼避难。

   在德国享受到自由、民主、人权后,不由得想起家乡苦难深重的人民——大家都是汉藏语族,本是同根生,共饮一江水的呀!于是我毅然决然参加组建“旅德缅甸学生会”(军政府严禁集会组社!),声讨缅甸军政府的种种反人民反人权暴行;也参加发行旅欧缅甸学生刊物“战斗的孔雀”(Fighting Peacock),撰文谴责军政府的各类倒行逆施、祸国殃民政策。

   1975年后,我受德国荷兰中国公司的联合聘请,也被中国商品进出口检验机构礼聘为顾问,尽力为中国食品进口德国荷兰攻关与全方位服务——那时祖国在改革开放前夕,百废待兴,困难重重,需要帮助。不过,另一边我并没忘掉为缅甸战友们献策献力………

   然而,与老同乡为广大人民奋斗与服务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

   从各个缅甸民主团体与众土族力量的口中,我获悉老同乡:

   * 1966-1974年多次由克伦族解放区到克伦尼邦、掸邦、克钦邦,对众土族进行革命大串联与大团结。

   * 步1940年国父昂山(Aung San,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之父)的老路,两次到当年世界革命圣地,为被压迫的各族人民,寻求国际主义的援助。

   我惊喜克伦人民无限热爱他:

   * 1975年至1984年,他被推举为“克伦族联盟”良礼庇县(Nyaung Lay Bin)副秘书长,

   * 1984年11月,他被推选为“克伦族联盟”中央委员会委员,常驻“克伦族联盟”总部。

   我也惊喜缅甸各族人民无限热爱他:

   * 1988年,他被推选为 “缅甸民主联盟”DAB、“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NCUB、“克伦族联盟”KNU的共同主席波米亚(Bo Mya)的私人秘书,负责三政党团结工作。

   * 1995年的“克伦族联盟”11届大会推选他为“克伦族联盟”副主席,主要是跟全国各族人民打交道。

   * 2000年“克伦族联盟”12届与2004年13届大会上,大家又一致推选他为“克伦族联盟”主席,让他更好地与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合作。

   * 代表缅甸各族人民力量的“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非常爱戴他,近几年连续推选他为“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主席团秘书。

   老同乡!我为你骄傲!是金子,即使深埋在黑泥下,依然金光闪闪的。你一直到倒下之前荣任“克伦族联盟”KNU主席与“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NCUB主席团秘书,证明争取人权、民主、真正的联邦制的全国各族人民非常需要你,追求平等、繁荣、富强与各族人民大团结的真正缅甸联邦,十分需要你。

   我的老同乡!我的老同学!

   你诚心诚意为人民服务的心脏,被两个杀手连轰三枪——你身体是倒下了,但你的鲜血却染红了母亲大地;你的伟大人格与革命精神,永远永远活在缅甸各族人民——包括缅甸华族——的心中!

   缅甸各族人民一定接过你高举的人权、民主、真正联邦制大旗,踏着你的脚印,继续奋勇前进!

   (NCUB-MPU UNPO 2008年2月15日星期五)


此文于2008年03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