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看佤邦联军如何死里求生
·美国加州缅华移民思想言行录
·恸上世纪60年代南洋排华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缅甸军政府对东北众土族磨刀霍霍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缅甸果敢沦陷区昨晚的来电
·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缅甸不用遵守?
·华夏人道主义救援队缅北来电实录
·缅甸反对势力在2010年大选前的动态
·缅甸反对党派反对2010年伪大选的联合声明
·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东帝汶总统对缅甸与联合国的疾呼
·旅美缅甸民主力量反对2010年大选
·看昂山素姬缅甸民盟如何进退
·速开缅甸三方会议
·缅甸将军们与众土族奇谋对奇阵
·缅甸十月29日的奇谋奇阵棋盘
·缅甸将军们这么快立地成佛
·赛万赛谈山姆叔叔访问缅甸
·由丹瑞大将斯里兰卡取经说起
·蘑菇——植物肉!上帝食品!
·脂肪肝如何自疗自养?
·缅甸布朗族革命47周年声明
·缅甸民族民主阵线NDF呼吁军政府士兵起义
·温教授针砭缅甸高等教育
·缅甸军政府管辖区鸦片种植激增
·由缅甸布朗毒品报告谈起
·祝贺缅甸克伦族革命61周年
·缅甸众土族要民主联邦制
·缅甸NDF谴责军政府的军事胁迫恫吓
·缅甸军政府与众土族谈谈打打
·缅甸反对派2010年选战观
·杨奎松谈新中国的贫富与等级制度
·由阿利教谈到缅甸中国佛教
·缅甸局势与NDF七中大会
·仰光爆炸案的背后阴谋
·姚色克在掸邦反抗日讲话
·悠游土耳其12日
·斯德哥尔摩古城一日游
·中外史前巨石阵
·瑞典古城与郭沫若
·和瑞典学者谈社会主义
·清帝顺治与缅王丹瑞
·千万勿忘第一敌人!!!
·昂山素姬讲话一石激千浪
·掸邦欢迎昂山素姬的21世纪彬龙会议
·缅甸众土族欢庆昂山素姬获释公告
·昂山素姬对新闻工作者讲话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昂山素姬获释近况略记
·缅甸民主同盟2010-1号战果报告
·昂山素姬答缅甸民主之声问
·中缅边境缅甸三特区风紧
·缅甸好汉的小国群英宴
·缅甸拟大打内战与滥印万元钞票
·缅甸正渡黎明前的黑夜
·三高外,提防类胱氨酸过高!
·缅甸三大力量摆开攻守阵势
·昂山素姬前途充满黑色13日
·中缅边区毒品业娱乐业及边贸
·中药虫草
·改革的鐘聲正在響起
·好人好事好国度永远值得热恋
·澳洲坚果(夏威夷果)Macadamia
·KNU对缅甸内比都炸弹爆炸之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Josef Silverstein博士长年研究政治学与历史,专长于远东与东南亚政府研究。

   他长期任教于美国Rutgers大学,是亚洲研究导师。

   他曾短期授课于:1961年缅甸曼德勒大学,1967-68年马来亚大学,1970-71年新加坡东南亚研究学院。

   在缅甸问题上,他曾撰写50多学术论文与 5 本书。闻名缅甸国内外的两本是:

   1。Burma: Military Rule and the Politics of Stagnation 1977

   2。Burmese Politics: The Dilemma of National Unity 1980

   在2008年二月9日上午9-12时,在清迈大学附属“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退休教授 Dr. Josef Silverstein,受邀为众土族学生讲:

   “缅甸的过去教训、现在问题、未来思考”

   全文如下:

   1936年,年轻的昂山是学生领袖,他与巴莫博士(Dr.Ba Maw)共进退,组织了统一阵线。(貌强注:昂山1915年生于马圭县那茂镇(Nat Mauk),1932年考入仰光大学。1936年2月缅甸仰光大学学生,罢课反对殖民奴化教育,5月成立“缅甸全国学生联合会”,昂山任仰光大学学生会理事与其刊物“孔雀之声”主编,1937年任缅甸全国学生联合会主席。1937年4月1日英属缅甸与印度分治,他因反英言论而被开除学籍,吴努救了他。昂山1938年加入‘我缅人协会’(又称德钦党=主人翁党,成立于1930-31年),自称德钦昂山,任总书记。同年领导缅甸石油工人罢工)。

   那时缅甸至少有8个主要土族,在各自领土各自为政——这种间接统治手段,英国由缅王手中全盘继承过来。

   当时英国殖民中央政府设在缅甸本部(Burma Proper)伊勒瓦底江三角洲靠海的仰光(Rangoon),距离众土族边区管辖地山高水远,来往不便,所以边区众土族一直很孤立在外。

   昂山将军赴英国会见艾德里(Clement Atlee)之前(貌强注:会见于1947年元月27日),组织了“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Anti-Fascist People’s Freedom League)(貌强注:1944年8月23日称 “缅甸消灭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1945年才改称“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

   “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承诺:

   * 诚意与缅甸本部以外的众土族组成缅甸联邦。

   * 众土族按实际需要可拥有自治权。

   * 缅族与非缅族平等互利,资源共享。

   * 联邦政府与众土族邦之间,以英文与缅文交流,互相学习与沟通,共创多种族文化。

   然而,由于时间迫风雷急,这些承诺说过后,“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却来不及做:

   昂山与艾德里会面后,宣布一年内必须独立。边区众土族一时不知如何与“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沟通与合作。这时缅甸共产党——党员多数是缅族,挑战“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缅共鼓吹社会主义,要引导缅甸联邦成为左倾国家。

   昂山本身曾经是缅共成员,后来脱党,拟以“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路线领导国家。他解职“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书记德钦丹吞(Thakhin Than Tun,缅共总书记),代之以 John Yeng——意味着彻底脱离苏联的社会主义,转向英国的社会主义。

   (貌强注:缅甸共产党1939年8月15日由德钦昂山、德钦巴亨、德钦梭、德钦丹吞等成立于仰光,第一任总书记是昂山。1940年6月年德钦梭、德钦丹吞、德钦努(即1948-62历任缅甸民选政府总理的吴努)等因言论罪而被捕入狱时,第一任总书记昂山在外正忙着去中国。8月缅共与吴努在永盛狱中共同发表‘永盛宣言’,声称‘法西斯是当前人类最大敌人’;这时总书记已秘密远赴厦门——本是去联系中共,后来却与日本特务谈妥了条件,1941年底带奈温等‘30志士’去海南岛接受日本军事训练。缅共与吴努不久在敏建狱中再发表‘敏建宣言’,一再声明‘法西斯是当前人类最大敌人’;然而总书记却按照日本顾问之建议,到泰国招募‘缅甸独立军’1500人, 1942年初就带12万日本法西斯军入缅。德钦梭那时被选为缅共第二任总书记,他1943年开始领导缅共秘密武装抗日;德钦登佩敏与德钦丹吞是缅共第三任与第四任总书记,他们与当时的日本傀儡国防部长与总司令昂山、缅甸议会民主抗日派以及各土族抗日领袖们,在1944年8月23日秘密建立了‘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这反日统一阵线紧密配合英国美国中国三国抗日同盟军,在1945年3月27日举行了全国抗日大起义)。

   1948年元月4日缅甸联邦获得独立,三个月后,内战却爆发。这之前(貌强注:1945年),在曼巴顿(Mountbatten)的帮助下,缅甸各路杂牌军队早已改编为缅甸各族人民的武装力量(貌强注:曼巴顿当时是盟军东南亚战区司令部司令,1945年与昂山将军签订“康提协定”,改编缅军)。

   但是,到1948年底,缅甸已经陷入内战深渊。

   内战一直打到现在,已将60年。克伦族领导人波米亚(Bo Mya)数年前向缅甸军政府提议双方全面停战,但遭军政府拒绝。掸族克钦族阿拉干族也遭遇同样问题。

   话说1947年的彬龙协议,它允许:任何缅甸联邦成员,如果不乐意于联邦大家庭中,10年后有权脱离。昂山当时坚持把这条款写入联邦宪法——因而成为原宪法的201条款。

   退出联邦的程序不简单,但可行:首先向联邦主席提出申请,联邦主席必须主持大家投票决定;如果联邦多数成员同意,申请者就可离开联邦——可惜没明确规定“多数”是指百分之多少成员——这是第一缺陷,遗祸深远。

   第二缺陷是:昂山从史大林主义中提取了8大点,大谈特谈什么是联邦成员的定义,以及联邦成员该如何组成等等长篇理论。然后,昂山指出:首先一个邦必须大到能称为一个邦——不仅仅人口众多,经济上还必须能养活自己;民众社会还必须有相似语言、文化、生活方式…………。昂山最后总结:用该8大原则检查,只有缅族与掸族符合标准——这两大族群有先进的经济与社会优势。该两大族群如果脱离联邦,能够活下去。

   宪法明文规定:各族人民有脱离联邦的基本权利——但克伦族与克钦族却没有这项权利。为何没有?宪法没有说明。当时克伦族一心只想自己建国,不愿跟其他族群绑在一起,所以对此既不抗议也从来不感兴趣;克钦邦是两大地区人为合拼出来的——由克钦族自古以来居住的区域,加上克钦族缅族混居的八莫(Ba Maw)西北部。克钦族缅族混居区愿无条件合并。莫名其妙的是该克钦邦没有脱离权(貌强注:可能人为合拼的邦不算邦)。钦区钦族呢?他们愿意与缅甸本部合拼,成为缅甸本部(Burma proper)的一部分;然而宪法却要求钦族必须建邦,但却没说享有脱离权(貌强注:可能强造的邦不算邦)。

   最需要拥有脱离权的是掸邦——因为英国1922年至1948年让掸邦各领袖自己打理自己的掸邦——他们已善于跟欧洲人打交道,政治上很成熟。所以,如果掸邦脱离联邦,独立自主完全不成问题。

   另一个天然拥有脱离权的是具有独特历史的克耶/克伦尼邦。1850年克伦尼内乱,缅王敏东(King Min Don)派兵平乱。克伦尼向英国求助。英国与缅王敏东签订Etison-Etison (sp) treaty条约,保护了克伦尼的主权。所以克伦尼坚持他们从来不隶属缅王,从来是独立自主的——昂山为此进行了先后三次会谈,最后同意克伦尼是自由人民,邀请他们以主权国家身份,加入缅甸联邦。克伦尼起先不回应,最后他们的领袖们才接受邀请,以独立国身份,自动加入缅甸联邦——如果不乐意,克伦尼可以随时合法离开联邦。

   可想而知:“如果不乐意,10年后可以离开缅甸联邦”是缅甸联邦宪法上最棘手的问题。

   10年后——即1958年,掸邦民心气愤而思离,但大家不知从何处着手——因宪法没有明确规定必须多少票数同意,才能离开。

   1958年,缅甸军方坦率评击克伦尼的脱离权。奈温与其他军官说无法容忍任何人脱离缅甸联邦。他们警告:如果掸邦提出脱离联邦,军方将不惜违背宪法。缅甸军队是在英国的帮助下在1945年产生的——部队内缅族一半,非缅族一半。于是部队内外一片哗然。

   当时政府总理吴努急急忙忙寻求和平民主解决争端——他召请众土族领袖到仰光开“联邦研讨会”(Federal Seminar)。吴努欢迎任何解决方案,唯不答应独立。大家开诚布公,坦率讨论,掸族与其他土族热烈发言,尽吐心中不满——在还未取得决议之前,所有言论对媒体高度保密。然而谣言还是此起彼伏。

   1962年3月2日,是历史的转折点。当晚,访缅的中国芭蕾舞在仰光演出,爱好文化的观众——包括奈温将军都去观赏。等戏终人散,观众回家时,军事政变开始了——奈温并不信任守驻仰光的兵营,他特别由密铁拉(Meikhtila)召来自己亲信部队600人,迅速逮捕了所有政府官员,停止了所有修宪活动。接着,奈温将军非法颁令:废除联邦宪法,成立19军官与一位平民组成的“革命委员会”(Revolutionary Council)——取代了民选的吴努政府。奈温将军利用中央集权与一党独裁,一直非法军事统治到1974年。

   所以说:1962年3月2日是非法缅甸军政府独裁统治的起点。

   奈温的军事政变算“不流血”——只有第一任总统掸族苏瑞泰(Sao Shwe Thaik)之子被意外误杀。

   缅甸人民真不幸——由于缅甸军政府经济管理上昏庸无能,50-60年代一度起飞的经济,很快的就一团糟了,生活质量急剧下降,缅甸由大米出口数百万吨迅速转为缺米国家(貌强注:1967年缅甸闹空前未有的米荒,奈温军政府借反华暴动逃出危机)。

   1974年,军政府执行“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Burma Socialist Program Party)一党独裁——奈温将军领导军官们决定带缅甸社会主义给缅甸人民。他们对经济学一无所知,不知悉农民实际成本而乱订米价。成本高于官订米价,所以农民除了种植自用粮外,不再耕田卖米了。

   统治国家的是一群无知无能的军官们。所谓的社会主义路线是国家拥有一切,国家分配一切——而每个人既使无法忍受,也必须拥护它。

   1974年的 “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是1962年的“革命委员会”改头换面而成的——中央集权不变,一党独裁不变,并引用多数东欧国家的民主集中制,一切权力、决定、领导等,完完全全紧握在最上层将军们手里。

   人民群众被归纳为两类:工人与农民。

   群众大会、千人代表大会等,一个紧接一个——只是毫无成果出现。

   涌现两大新党:工人党与农民党——然而没干出什么成绩。

   只是黑市场却发展成天下第一。缅甸货品通过边区卖出国外,边区关卡收出入口税5%,税收被边区人民用来买武器打政府——形成新内战。政府军企图控制边关,边关土族反击——又产生新战争。

   1987年,可笑的奈温将军,装着大梦初醒似的,惊呼缅甸为何如此极度贫穷落后! 他把贫穷落后一古脑儿归罪于黑市场,说所有钱都被黑市场拿去了!一夜之间他无偿作废自己印发的大钞票,接着又大印新的90缅元45缅元大钞票(貌强注:奈温迷信数字9对他吉祥如意,就按星象家指示,印制9的倍数大钞票——在计算时可苦死气死了全国人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