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缅甸工联FTUB向国际控诉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五一劳动节声明
·中国学者谈缅甸民主前景
·缅甸僧伽对国际救济的紧急呼吁
·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Deliver the Junta of Burma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缅甸新宪法、军政府、反对势力
·缅甸反对党派不承认伪宪法与公投结果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民意转求真正缅甸联邦制——不闹独立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Josef Silverstein博士长年研究政治学与历史,专长于远东与东南亚政府研究。

   他长期任教于美国Rutgers大学,是亚洲研究导师。

   他曾短期授课于:1961年缅甸曼德勒大学,1967-68年马来亚大学,1970-71年新加坡东南亚研究学院。

   在缅甸问题上,他曾撰写50多学术论文与 5 本书。闻名缅甸国内外的两本是:

   1。Burma: Military Rule and the Politics of Stagnation 1977

   2。Burmese Politics: The Dilemma of National Unity 1980

   在2008年二月9日上午9-12时,在清迈大学附属“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退休教授 Dr. Josef Silverstein,受邀为众土族学生讲:

   “缅甸的过去教训、现在问题、未来思考”

   全文如下:

   1936年,年轻的昂山是学生领袖,他与巴莫博士(Dr.Ba Maw)共进退,组织了统一阵线。(貌强注:昂山1915年生于马圭县那茂镇(Nat Mauk),1932年考入仰光大学。1936年2月缅甸仰光大学学生,罢课反对殖民奴化教育,5月成立“缅甸全国学生联合会”,昂山任仰光大学学生会理事与其刊物“孔雀之声”主编,1937年任缅甸全国学生联合会主席。1937年4月1日英属缅甸与印度分治,他因反英言论而被开除学籍,吴努救了他。昂山1938年加入‘我缅人协会’(又称德钦党=主人翁党,成立于1930-31年),自称德钦昂山,任总书记。同年领导缅甸石油工人罢工)。

   那时缅甸至少有8个主要土族,在各自领土各自为政——这种间接统治手段,英国由缅王手中全盘继承过来。

   当时英国殖民中央政府设在缅甸本部(Burma Proper)伊勒瓦底江三角洲靠海的仰光(Rangoon),距离众土族边区管辖地山高水远,来往不便,所以边区众土族一直很孤立在外。

   昂山将军赴英国会见艾德里(Clement Atlee)之前(貌强注:会见于1947年元月27日),组织了“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Anti-Fascist People’s Freedom League)(貌强注:1944年8月23日称 “缅甸消灭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1945年才改称“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

   “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承诺:

   * 诚意与缅甸本部以外的众土族组成缅甸联邦。

   * 众土族按实际需要可拥有自治权。

   * 缅族与非缅族平等互利,资源共享。

   * 联邦政府与众土族邦之间,以英文与缅文交流,互相学习与沟通,共创多种族文化。

   然而,由于时间迫风雷急,这些承诺说过后,“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却来不及做:

   昂山与艾德里会面后,宣布一年内必须独立。边区众土族一时不知如何与“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沟通与合作。这时缅甸共产党——党员多数是缅族,挑战“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缅共鼓吹社会主义,要引导缅甸联邦成为左倾国家。

   昂山本身曾经是缅共成员,后来脱党,拟以“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路线领导国家。他解职“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书记德钦丹吞(Thakhin Than Tun,缅共总书记),代之以 John Yeng——意味着彻底脱离苏联的社会主义,转向英国的社会主义。

   (貌强注:缅甸共产党1939年8月15日由德钦昂山、德钦巴亨、德钦梭、德钦丹吞等成立于仰光,第一任总书记是昂山。1940年6月年德钦梭、德钦丹吞、德钦努(即1948-62历任缅甸民选政府总理的吴努)等因言论罪而被捕入狱时,第一任总书记昂山在外正忙着去中国。8月缅共与吴努在永盛狱中共同发表‘永盛宣言’,声称‘法西斯是当前人类最大敌人’;这时总书记已秘密远赴厦门——本是去联系中共,后来却与日本特务谈妥了条件,1941年底带奈温等‘30志士’去海南岛接受日本军事训练。缅共与吴努不久在敏建狱中再发表‘敏建宣言’,一再声明‘法西斯是当前人类最大敌人’;然而总书记却按照日本顾问之建议,到泰国招募‘缅甸独立军’1500人, 1942年初就带12万日本法西斯军入缅。德钦梭那时被选为缅共第二任总书记,他1943年开始领导缅共秘密武装抗日;德钦登佩敏与德钦丹吞是缅共第三任与第四任总书记,他们与当时的日本傀儡国防部长与总司令昂山、缅甸议会民主抗日派以及各土族抗日领袖们,在1944年8月23日秘密建立了‘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这反日统一阵线紧密配合英国美国中国三国抗日同盟军,在1945年3月27日举行了全国抗日大起义)。

   1948年元月4日缅甸联邦获得独立,三个月后,内战却爆发。这之前(貌强注:1945年),在曼巴顿(Mountbatten)的帮助下,缅甸各路杂牌军队早已改编为缅甸各族人民的武装力量(貌强注:曼巴顿当时是盟军东南亚战区司令部司令,1945年与昂山将军签订“康提协定”,改编缅军)。

   但是,到1948年底,缅甸已经陷入内战深渊。

   内战一直打到现在,已将60年。克伦族领导人波米亚(Bo Mya)数年前向缅甸军政府提议双方全面停战,但遭军政府拒绝。掸族克钦族阿拉干族也遭遇同样问题。

   话说1947年的彬龙协议,它允许:任何缅甸联邦成员,如果不乐意于联邦大家庭中,10年后有权脱离。昂山当时坚持把这条款写入联邦宪法——因而成为原宪法的201条款。

   退出联邦的程序不简单,但可行:首先向联邦主席提出申请,联邦主席必须主持大家投票决定;如果联邦多数成员同意,申请者就可离开联邦——可惜没明确规定“多数”是指百分之多少成员——这是第一缺陷,遗祸深远。

   第二缺陷是:昂山从史大林主义中提取了8大点,大谈特谈什么是联邦成员的定义,以及联邦成员该如何组成等等长篇理论。然后,昂山指出:首先一个邦必须大到能称为一个邦——不仅仅人口众多,经济上还必须能养活自己;民众社会还必须有相似语言、文化、生活方式…………。昂山最后总结:用该8大原则检查,只有缅族与掸族符合标准——这两大族群有先进的经济与社会优势。该两大族群如果脱离联邦,能够活下去。

   宪法明文规定:各族人民有脱离联邦的基本权利——但克伦族与克钦族却没有这项权利。为何没有?宪法没有说明。当时克伦族一心只想自己建国,不愿跟其他族群绑在一起,所以对此既不抗议也从来不感兴趣;克钦邦是两大地区人为合拼出来的——由克钦族自古以来居住的区域,加上克钦族缅族混居的八莫(Ba Maw)西北部。克钦族缅族混居区愿无条件合并。莫名其妙的是该克钦邦没有脱离权(貌强注:可能人为合拼的邦不算邦)。钦区钦族呢?他们愿意与缅甸本部合拼,成为缅甸本部(Burma proper)的一部分;然而宪法却要求钦族必须建邦,但却没说享有脱离权(貌强注:可能强造的邦不算邦)。

   最需要拥有脱离权的是掸邦——因为英国1922年至1948年让掸邦各领袖自己打理自己的掸邦——他们已善于跟欧洲人打交道,政治上很成熟。所以,如果掸邦脱离联邦,独立自主完全不成问题。

   另一个天然拥有脱离权的是具有独特历史的克耶/克伦尼邦。1850年克伦尼内乱,缅王敏东(King Min Don)派兵平乱。克伦尼向英国求助。英国与缅王敏东签订Etison-Etison (sp) treaty条约,保护了克伦尼的主权。所以克伦尼坚持他们从来不隶属缅王,从来是独立自主的——昂山为此进行了先后三次会谈,最后同意克伦尼是自由人民,邀请他们以主权国家身份,加入缅甸联邦。克伦尼起先不回应,最后他们的领袖们才接受邀请,以独立国身份,自动加入缅甸联邦——如果不乐意,克伦尼可以随时合法离开联邦。

   可想而知:“如果不乐意,10年后可以离开缅甸联邦”是缅甸联邦宪法上最棘手的问题。

   10年后——即1958年,掸邦民心气愤而思离,但大家不知从何处着手——因宪法没有明确规定必须多少票数同意,才能离开。

   1958年,缅甸军方坦率评击克伦尼的脱离权。奈温与其他军官说无法容忍任何人脱离缅甸联邦。他们警告:如果掸邦提出脱离联邦,军方将不惜违背宪法。缅甸军队是在英国的帮助下在1945年产生的——部队内缅族一半,非缅族一半。于是部队内外一片哗然。

   当时政府总理吴努急急忙忙寻求和平民主解决争端——他召请众土族领袖到仰光开“联邦研讨会”(Federal Seminar)。吴努欢迎任何解决方案,唯不答应独立。大家开诚布公,坦率讨论,掸族与其他土族热烈发言,尽吐心中不满——在还未取得决议之前,所有言论对媒体高度保密。然而谣言还是此起彼伏。

   1962年3月2日,是历史的转折点。当晚,访缅的中国芭蕾舞在仰光演出,爱好文化的观众——包括奈温将军都去观赏。等戏终人散,观众回家时,军事政变开始了——奈温并不信任守驻仰光的兵营,他特别由密铁拉(Meikhtila)召来自己亲信部队600人,迅速逮捕了所有政府官员,停止了所有修宪活动。接着,奈温将军非法颁令:废除联邦宪法,成立19军官与一位平民组成的“革命委员会”(Revolutionary Council)——取代了民选的吴努政府。奈温将军利用中央集权与一党独裁,一直非法军事统治到1974年。

   所以说:1962年3月2日是非法缅甸军政府独裁统治的起点。

   奈温的军事政变算“不流血”——只有第一任总统掸族苏瑞泰(Sao Shwe Thaik)之子被意外误杀。

   缅甸人民真不幸——由于缅甸军政府经济管理上昏庸无能,50-60年代一度起飞的经济,很快的就一团糟了,生活质量急剧下降,缅甸由大米出口数百万吨迅速转为缺米国家(貌强注:1967年缅甸闹空前未有的米荒,奈温军政府借反华暴动逃出危机)。

   1974年,军政府执行“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Burma Socialist Program Party)一党独裁——奈温将军领导军官们决定带缅甸社会主义给缅甸人民。他们对经济学一无所知,不知悉农民实际成本而乱订米价。成本高于官订米价,所以农民除了种植自用粮外,不再耕田卖米了。

   统治国家的是一群无知无能的军官们。所谓的社会主义路线是国家拥有一切,国家分配一切——而每个人既使无法忍受,也必须拥护它。

   1974年的 “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是1962年的“革命委员会”改头换面而成的——中央集权不变,一党独裁不变,并引用多数东欧国家的民主集中制,一切权力、决定、领导等,完完全全紧握在最上层将军们手里。

   人民群众被归纳为两类:工人与农民。

   群众大会、千人代表大会等,一个紧接一个——只是毫无成果出现。

   涌现两大新党:工人党与农民党——然而没干出什么成绩。

   只是黑市场却发展成天下第一。缅甸货品通过边区卖出国外,边区关卡收出入口税5%,税收被边区人民用来买武器打政府——形成新内战。政府军企图控制边关,边关土族反击——又产生新战争。

   1987年,可笑的奈温将军,装着大梦初醒似的,惊呼缅甸为何如此极度贫穷落后! 他把贫穷落后一古脑儿归罪于黑市场,说所有钱都被黑市场拿去了!一夜之间他无偿作废自己印发的大钞票,接着又大印新的90缅元45缅元大钞票(貌强注:奈温迷信数字9对他吉祥如意,就按星象家指示,印制9的倍数大钞票——在计算时可苦死气死了全国人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