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井中蛙
·阿爸父神爱虚荣?
·我有N次不认主
·我的啃黄瓜的老姊妹
·“你现在就用温柔的言语跟我说话”--神对我说
·你得救了吗?
·哦,骄傲
·“感谢主”的奇妙
·因信称义:惊涛骇浪中的救生圈
·女儿见鬼,主耶稣救她脱离凶恶
·从美国校园枪击案看上帝
·为什么人们多信鬼?
·真的有这等好事吗?
·梦:神谕还是魔咒?
·心里的灯亮了,人就不在黑暗走
·基督徒的葬礼
·神找人
·神岂是吃这一套?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主啊,留我在地狱里吧! (小说)
·我背圣经的点滴见证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四:神送女儿上大学
·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我们教堂座落在市郊一个偏僻的角落,依傍一个村庄而居,屋后与几家村民紧紧毗连,甚至和一家村民共用一条滴水线呢。
   
    十年前,藉着香港房角石教会的资助,在一百平方米的地基上,建起了四层楼的教堂。近30年来,教堂从茅屋、土墙到钢筋混凝土的变化,可是呢,礼拜天敬拜的时候,信徒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象赶集一样,快活走在穿村而过的通向教堂的道路上,洒下一串串笑声,教堂里,赞美的歌声也四处飘荡,敬拜的声音不绝于耳,可是周围的环境依然故我,几乎一成不变,诺大的一个村庄,90 多户400多人口,只有一个村妇信主,村里常常传来盛宴上划拳打码的喝令声,村道上,常常出现酩酊大醉的村民,他们两眼呆滞,脚步歪斜,胡言乱语。村头村尾,大路边,大树下,几乎天天摆着麻相桌,“哗哗”的搓摸声此起彼伏。更可悲的是,村民们竟在教堂前门约50米处,树起了一座面积约十平方米的混凝土土地庙,庙堂飞檐走角,古色古香,里面的供桌上,香火缭绕中,一个古代人装饰的陶瓷塑像,红颜长发,目光如炬,天天接受着面前的水果、糖果等供品。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有一种感动,想在这个村里将福音传开,可是我又不知道第一步路该怎么走。我想,教会在这里30多年,近水楼台先得月嘛,福音肯定临到他们,我还用过去那种方式,一个陌生人,平白无故地在他们中间传福音,估计也是果效式微,我又找不出最好的办法。于是,我就向神祷告,求神按照祂的意思和方式,创造一个机会,差遣我去,将福音传给他们。
   
    祷告了几次,我就在心里说,神哪,我已经摆上了,剩下的事是你做了,你不做,我也做不了,我只好等你了。我的心思意念,好似当年在中国流行的那样,做不做是态度问题,做好做坏是能力问题。
   
    之后,我再也不为这件事挂心了,大概过了一个月,我几乎将这件事忘了,有一天晚上,我从家里出发,开着一部燃油助力车,后架上绑着一个塑料袋包,向教堂驶去。开进教堂门口,支起助力车,回头一看,我大吃一惊:后架上的塑料袋包不见了!
   
    塑料袋包里,有一筒空白影碟片,有我在自家已经刻好的几张名牧讲道影碟,更要紧的是,我在家已经打印了20多页赞美诗,是我们唱诗班今晚上练唱用了,现在丢了,街上复印店已经关门了,教会里没有底稿,如果在网上找,重印,误了许久时间。
   
    我连忙掉过头去,开着助力车,驶出教堂门口,顺着来路仔细寻找,走了100多米,路过一家农户门口,看到堂屋里,七、八人围着一圈,嘁嘁喳喳地议论什么,我停下来一看,哦,他们正在打开我那个塑料袋,掏出影碟看呢。我还站在门外,说:“这个塑料袋是我丢失的,谢谢你们帮我捡起来。”
   
    他们看了我,都笑笑,当时还东西给我,我一再道谢,接过塑料袋,因为时间紧迫,就告辞了。
   
    过了几天,我买了一袋水果,到捡到我的塑料袋的那家去致谢,聊天中,就将福音传开,有一位中年妇女,对福音感兴趣,过后,我刻了远志明等名牧讲道、远志明拍摄的《福音》电视片,还有《耶稣受难记》等影碟送给她。
   
    神的工作真奇妙,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竟然以这种方式与这个村的村民们联系上的。
   
    过了一些时日,福音的种子还没有发芽,我又祷告说,主啊,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差遣我,让我在这个村庄里行使我的大使命。
   
    过了几天,那是星期三中午,祷告会结束,我开着助力车回家,走在村道上,突然后面有一个人大声喊,我刹车停下,回头一看,有一个约50岁男子冲着我跑过来,他来到我跟前,询问我的助力车概况。这时天忽然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我们就躲在一家平房的廊檐下,不一会儿,又围着几个人,我们很愉快地聊着。我估计,他们不但对我造型别致新颖的助力车感兴趣,对我也感兴趣,因为来教会敬拜的,戴眼镜的很少,几乎每个星期都来敬拜的更少,眼镜可是知识的象征哦,他们可能想知道的是,一个有知识的人,为什么整天和那帮老爷爷老奶奶们扎堆而乐此不疲呢?
   
    感谢神,又给我一次传福音的机会,我已经刻了远志明、冯秉诚牧师的讲道影碟给他们。那位追着我喊的中年男人自报家门时,恰好我与他同年初中毕业,我就称他为“老同学”,他很高兴,拉上这层关系,我们已经好上啦,我已经承诺,哪天有空,我买菜,到他家去,两位老同学痛痛快快地畅饮一通,正如保罗说:“向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中国人嘛,大事情往往都是在饭桌上做成的。
   
    哦,愿神的旨意成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