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井中蛙
·在教会的日子
·放下手中的东西
·行过死阴的幽谷
·阿爸父神爱虚荣?
·我有N次不认主
·我的啃黄瓜的老姊妹
·“你现在就用温柔的言语跟我说话”--神对我说
·你得救了吗?
·哦,骄傲
·“感谢主”的奇妙
·因信称义:惊涛骇浪中的救生圈
·女儿见鬼,主耶稣救她脱离凶恶
·从美国校园枪击案看上帝
·为什么人们多信鬼?
·真的有这等好事吗?
·梦:神谕还是魔咒?
·心里的灯亮了,人就不在黑暗走
·基督徒的葬礼
·神找人
·神岂是吃这一套?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主啊,留我在地狱里吧! (小说)
·我背圣经的点滴见证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四:神送女儿上大学
·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自从我的父母过世以后,我常常似乎无缘由地发呆,一种悲伤的情感笼罩在心头。我想,我是家里的老大,父母走了,我们家下一个离世的,应该是我了。那么我从哪来?一百年前我在哪里,一百年后,我又到哪去?我为什么到这个时候出世,而且生在这儿?特别是刚从殡葬场回来,想到将来肯定有一天,会轮到我躺在那尸台上,接受人们的最后的告别的,我的心情就很沉重。我摸摸我的手,捏捏我的脚,摇摇我的头,我感觉到这是我,那么,我死之后,同样一个身体,我又在哪?如果有轮回的话,丧失了这一个“我”,另一个“我”出现,对现在的“我”又有什么意义?或者说,现在的我,是前世另一个“我”的转世,那么,那个“我”无论怎么风光,又与我何干?
   
   现在我才知道,活了大半辈子的我,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跌跌撞撞,心也平了,耳也顺了,开始面对死亡了,那恐惧与茫然的感觉,是庄稼在神的护理之下,已经成熟了,收割的季节到了。

   
   信神之后,我真想向全世界宣扬:我不再死啦。不说一个基督徒的使命吧,我自己也很想将“不死”的福音告诉别人,特别是我最亲近的人。这时候,nngzh弟兄给我寄来冯秉诚牧师的《游子吟》一书,读了,感觉到象酷热天吃冰淇淋一样畅快,我又在网上找到冯牧师和远志明牧师讲道影像,一口气下载两位牧师的讲道录像,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常常看着看着,感动不已,泪流满面。
   
   我忽然觉得,自己灵命长高了许多,抑不住心中的兴奋,与身边的弟兄姊妹分享,令人惊讶的事,教会里好象除开牧师,没有人知道远志明和冯秉诚两个大器皿!
   
   我试着请几个弟兄姊妹到家里来看这两位牧师的录像,他们看完之后,大叫过瘾。有的说,想不到还有这么讲道的。
   
   我就想,什么叫过瘾呢?那就吃饱了,为什么我们传福音,传了老半天,人家不但信不了,还嫌我们哆嗦呢? 大概我们是小器皿,容量小,领来的灵粮不过是一、二两,拿去喂一斤饭量的慕道友,他们吃不饱,当然不满意了。
   
   于是,我打算将远志明和冯秉诚牧师的讲道录像,刻成影碟,分送给弟兄姊妹们。可是,我没有刻录机,无法刻录,当然没有就买,说是容易,其实不易,因为买一台刻录机,大概要花500块钱,占去我月薪的三分之一强,这个窟窿不算小,我一个月桌餐上的晕腥都得填进去,我又没有豁出去的信心,所以一直犹豫不决。
   
   我就祷告神,我说神哪,我要做祢的工啦,可是我没那么多钱。世界是藉着祢造的,金子是祢的,银子也是祢的,我不要很多,就要500块钱,我求祢赐给我。
   
   不知道祷告多少次了。有一天清晨,我照例这样祷告,说着说着,慢慢的,有一个意念轻轻的,在心灵深处飘上来:“我不是给钱给你了吗?”
   
   我停顿一下,转念一想,好象接通一个电路,脑子里立即想起我那近万元的存款。我不免惊慌起来,顺着那个意念分辩道:“ 主啊,是的是的,那也是祢给的。可是……房改以及房屋扩建,不但用尽了我全部积蓄,而且还背了一屁股的债,用了两年时间还清了债务,趁着女儿读初中时存下的九千多块钱,如果动用那笔存款,明年女儿上大学,一出手就是上万元,我怎么办哦?”
   
   那个意念又悄然爬上脑际:“爱父母过於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於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
   
   我惊惶失措了,语无伦次地说:“主啊,我不是爱儿女过於爱你,我只不过偶尔想念女儿,一个星期才见两次面。可是我天天来到祢面前,仰望着祢,向祢祷告……”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为钱祷告了。我的感觉老是不踏实,心里忐忑不安,好比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我想,既然神这么回应我,必是不听我的祷告了,也别指望祂给钱了。当然,主的工不能不做,我打算过了三个多月,就到年终了,按照惯例,政府会发给的500块钱过年奖金的,我就拿这笔钱买刻录机,也好向神交差。
   
   过了一个多月吧,我们市金融糸统举办运动会,又过了一些时日,运动会的乒乓球比赛的裁判员基本上敲定了,选为裁判员的,都得到了通知,他们问我得通知没有,我说我没有。我想,大概神已经气我了,不再理睬我了,因为我不配当祂的门徒。
   
   就是在比赛的前两天,我到乒乓球俱乐部打球,几场下来,看到座椅上有一本印刷精美的金融糸统运动会秩序册,我拿过来,扑到裁判员栏目上去看,果然,没有我!
   
   我怅然若失,我不是为裁判员的事,选我或不选我,都是正常的,我只是觉得神背过脸去而感到十分难过。我还在懒懒地浏览秩序册,寻找我熟悉的球友,看着,突然,我两眼发光,心都要跳出嗓子眼来了。你知道我发现什么吗?我是在裁判长的栏目里发现自己的名字的!
   
   我是含着热泪感谢神的。
   
   两天紧张的比赛过去了,发酬金时,我接过封包,打开一看,啊,500元,竟然是平常酬金的一倍多!
   
   我立刻买了刻录机,从此,我的事奉工作又多了一项新的内容……
   
   感谢神,一年多来,我将远志明和冯秉诚牧师的讲道录像,刻了两百多张影碟分送出去,也为教会刻了三百多张碟子。我在做工,天父动工,父子俩一个撒种,一个收割,其乐融融。
   
   我们教会的唐姊妹,头天主日,得到这些影碟,回到家里,第二天迫不及待地观看,从早上九点多钟,看到半夜十二点钟,除开吃饭,整天扑在电视机前,一位年届七旬的老太太,这般饥渴慕义,是难能可贵的。
   
   我的几个文友,平时骄傲得很,到我家作客,我就播放这些影碟,他们大多低下罪人的头颅。
   
   我们教会的罗姊妹,50余岁,原是她一人信主,家人不动于衷,真正的一家两制,尽管罗姊妹费尽心机,还是白费口舌,还是因为神藉着这些碟子大大做工,一个五口之家,除开儿子还在徘徊之外,全都悔改信主,女儿今年大学毕业,还立誓报告神学院,一生事奉神。
   
   罗姊妹更是大发热心,常常爬山涉水,走村串户,传播万人得救的好消息,一个半文盲的村妇,过去满足于自己得救,现在操心于别人得救,她成了何等人样?她的脚踪又是何等地佳美?
   
   我呢,出街的时候,衣兜里通常装着一个碟子套两张影碟,一张是远志明的《生命之道》,一张是冯秉诚的《启示之光》,碰见熟人,聊上了,看见对方饥渴慕义,就送上影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