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井中蛙
·为什么人们多信鬼?
·真的有这等好事吗?
·梦:神谕还是魔咒?
·心里的灯亮了,人就不在黑暗走
·基督徒的葬礼
·神找人
·神岂是吃这一套?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主啊,留我在地狱里吧! (小说)
·我背圣经的点滴见证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四:神送女儿上大学
·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2007年11月8、9日两天休息日,市里举办乒乓球赛,参赛球队以社区为单位,有二十多个队参赛。
   

     我本不想参赛,因为今非昔比,辉煌不在,技术落后了,加上有点年纪了,力不从心,动作不是很敏捷,本可能救的球可能救不了,许多后来者居上了,所以自知之明,当了裁判员。
   
     可是,9日礼拜天,敬拜神的日子,按理说,去教堂是最重要的,但是一场盛大的球赛也是难得的哦,更何况,四面八方的球友们难得一次聚会。我就想,敬拜的事,个个礼拜有,但是误了这场球赛,不知道要等到几时?
   
     但是呢,不参加礼拜,又觉得亏欠。对人是个亏欠,因为我不到场,就没人弹琴,少了这个肢体,聚会会冷了一些。可是我又不知道该如何向人说明,跟牧师说吗?根据前例,她可能说别向我请假,你自己跟神说。跟弟兄姊妹们说吗?很可能他们会说,有什么比敬拜神更重要的吗?我左右为难,于是,我横下一条心,对谁也不说,就算是犯一次罪,过后求神赦免就是了。
   
     至于亏欠神,8日清早,我祷告时就请求饶恕了,也算是向神请假了,祷告中,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起前段时间背诵过的《圣经》金句,于是照着那金句祷告,我说神哪,在这次运动会中,求你给我一个机会传扬你的福音,让人听到得救的好消息。末了,我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祷告完毕,自己心里平安许多,觉得我参加运动会,不再是逃避敬拜神了,而是另有任务。想到这里,我直觉得好笑,呵呵,我真狡猾,没去敬拜神,心里过意不去,找一个托词,好平衡心里的不安,其实就两天运动会,紧张得不行,哪有机会传福音哦?
   
     祷告过后,我都忘记了祷告的内容了,8日,从早上8:30分开赛,一直到晚上7点多钟,不说有闲,连上厕所都得瞅个空才能上,最后一场下来,裁判员们都累得头昏眼花。
   
     我走出体育馆门口,恰好碰到一名运动员,他是技校的吴校长,见到我,忙招呼道:“等下到某某路某某羊肉馆吃饭哦,我请。”呵呵,瞌睡碰枕头,我正饿得慌呢,听见有请,便一口答应了。
   
     羊肉馆里,一桌人都是教育界人士,除开吴校长,还有财校的徐校长、教育学院的教师等,都是代表一个社区打球的,我们都是球友,经过一天紧张的比赛,现在虽然放松了,可是话题还是停留在白天的激烈的比赛中。突然的,记不得谈到什么话题时,财校的徐校长话峰一转,转过脸来,劈头就问我:“听说你是信神的?”
   
     我毫无心里准备,头脑轰地响了一下,茫然四顾,看到一桌人瞪着惊讶的眼睛,齐刷刷地看着我。我怎么办呢? 这时候,有一句话在我心里响起来:“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
   
     我稳定了情绪,说:“是的,我信神。”
   
     他们问:“你怎么信神呢?”
   
     于是,下面的时光几乎都是我的了,我将福音传开……
   
     吃完饭,回到家里,忽然想起早上的祷告,不禁惊叫起来,哦,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一切都是神安排呀,神多奇妙。要不是恰如碰着吴校长,要不是有吃请,更有甚者,要不是徐校长冷不丁把我往绝路上逼,我也不会自觉福音的。通常在宴会上,我也不多言,更不敢传福音,不说一般的球友,就是童年时代的好友,过去以我为荣的,现在我成为基督徒后,也以我为耻了,饭桌上传福音,他们全当作戏言,他们也只有戏笑,我成了孤家寡人,处于众叛亲离的境地。
   
     当然,我也知道,“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真正进入狼群,又不免胆怯起来。
   
     感谢神,让我在这次事工中,经历神,感受到为神所差遣的喜乐与平安,更让软弱的我,蒙神赐给我的信心和力量。
   
     信主两年多了,只要是作神的工,虽然事都不大,无非是传福音之类,几乎每一次祷告,都蒙神的垂听,又以那样奇妙的方式的成全。
   
     感谢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