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曾铮文集
·"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
·《自由中国》伦敦高校放映 观众赞其将改变世界
·【图片游记】伦敦唐人街与大英博物馆
·【图片游记】艾克斯主教座堂-兼谈艺术的起源、目的和出路
·迷人的马赛老港
·《自由中国》在欧洲议会放映-新华社记者全程捧场
·一群法国人对一个中国人的“仰慕”-兼谈中国人的文化自信
·我的臺灣鄉愁
·洛杉矶“电召车”司机和他的四类华人客户
·在「末日」來臨的紐約 講述神韻的希望故事
·感悟神韻(之一)
·「財大氣粗」的孔子學院與「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感悟神韻(之二):感悟神韻的藝術風格
·感悟神韻舞蹈-感悟神韻(之三):
·感悟神韻音樂-感悟神韻(之四)
·感悟神韻聲樂-感悟神韻(之五)
·評《我不是潘金蓮》
·《致命中国》作者掌白宫贸委会 中美会爆发贸易战吗?
·快评川普总统就职典礼
·觀川普白宮發言人首次新聞發布會有感
·也談「文化自信」
·總統與媒體「幹仗」 誰贏面更大?
·評川普推特被美國國家檔案局收入歷史
·李克強買肉 Chinese Premier Li Keqiang Buying Meat
·倒行逆施的「兩高」釋法與歷史大勢
·再談「文化自信」
·童言童語
·女儿语录(2)Quote of My Daughter(2)
·女儿语录(3)Quote of My Daughter(3)
·女儿语录(4)Quote of My Daughter(4)
·女儿语录(5)Quote of My Daughter(5)
·從川普國家祈禱早餐會演講想到的
·感悟神韻(之六):感悟神韻的藝術家們
·这鸡蛋真难吃-The Egg Tastes Terrible
·女兒語錄6)Quote of My Daughter(6)
·我用書換來的最美麗聞浪漫的回報The Most Beautiful and Romantic Reward I
·有信仰與無信仰生命之區別——那個撕心裂肺的下午
·女兒語錄(7)Quote of My Daughter(7)
·女兒語錄(7)Quote of My Daughter(7)
·女兒語錄(7)Quote of My Daughter(7)
·女兒語錄(8)Quote of My Daughter(8)
·女兒語錄(8)Quote of My Daughter(8)
·女兒(毛衣)語錄(9)Quote of My Daughter(’s Sweater) (9)
·女兒(毛衣)語錄(9)Quote of My Daughter(’s Sweater) (9)
·當唐僧遭遇媒體……What Happens When You Fight Fake News?
·感悟神韻(之七):感悟神韻的觀衆反饋
·女兒語錄(10)Quote of My Daughter(10)
·女兒語錄(11)Quote of My Daughter(11)
·女兒語錄(12)Quote of My Daughter(12)
·女兒語錄(13)Quote of My Daughter(13)
·女兒語錄(14)Quote of My Daughter(14)
·女兒語錄(15)Quote of My Daughter(15)
·女兒語錄(16)Quote of My Daughter(16)
·感悟神韻(之八):神韻喚醒生命記憶
·感悟神韻(之九):感悟神韻的慈悲預警與開示(完結篇)
·女兒語錄(17)Quote of My Daughter(17)
·評川普缺席白宮記者晚宴
·川普首場國會演說中的掌聲
·舊文不舊:中共的字典里沒有「南韓」
·「不說話的右派」
·重溫童話
·最寶貴的建議與最難堪的問題 ——兼評北京新款抑制「不要臉」機器
·李克強訪澳 中領館僱人歡迎一天一百-Australian Chinese Offered $100 to W
·我是怎樣爲《靜水流深》找到英文出版社的?How Did I Find an English Lang
·曾錚學英文心得:必殺技只兩招
·曾錚演示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真材實料的造假
·曾錚學英文心得之二:方法、苦功及收穫
·女兒語錄(19)Quote of My Daughter(19)
·髒與淨的相對論 & 我是如何做到百毒不侵的?
·【十六年前的今天 】「信師信法」
·歡迎習主席有錢拿 Payment Promised for Crowd who Welcome Xi Jinping
·【曾錚快評】通知=統治?Notifying=Ruling?
·女兒語錄(20)Quote of My Daughter(20)
·十七年來的「糊塗帳」”Mysterious” Arrest
·一封差點讓我丟命的信
·正向思維又一例證
·憑什麼老是少數人挺身而出?
·曾錚的圖片故事(10)Jennifer’s Photo Stories (10)
·讀史筆記:重讀歷史之必要·帝王之言之行·鄉愁
·【對話網友】關於寫作與演講技巧
·評《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評《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续
·「繞樑三月」的美食經歷——在紐約
·Taking 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三百六十行 行行出狀元」“Every Trade Has Its Master”
·Witnessing History: on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and Falun Gong
·與《靜水流深》之恩人的聚會
·An Ordinary, But Extremely Extraordinary, Chinese-Style Mother
·Witnessing History Should be Mandator Reading
·一份被香港媒體封殺的採訪
·惡之火與善之心
·曾錚的圖片故事(11)Jennifer’s Photo Stories (11)
·莊稼地裏的「祕密通道」Banned Books Mean Everything
·My Thoughts on Yang Shuping’s “Fresh Air” Speech at the University
·楊舒平「新鮮空氣」引發的「血案」與兩名北大外教的故事
·我也看見過UFO飛碟 I’ve also Seen a UFO
· 我看「巴黎協定」
· A Better Way to "Re-enter" Paris Accord
·【Mini Novel】 A Red Hairpin【微小說】 紅色的髮夾
·Quote of My Daughter ( 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日本人以“科学研究”的名义在南极洋捕杀鲸鱼的行为一直受到澳洲人的谴责,1月15号,两名民间反捕鲸组织“海洋守护者协会”的人员甚至直接闯到日本的捕鲸船上,递交抗议信,结果被当作“入侵者”扣押起来,媒体一下像炸了锅一样。
   
   这两名“入侵者”一个是澳洲人,一个是英国人,他们都是从一艘来自澳洲的船上靠近日本捕鲸船的。
   
   “入侵者”被扣后,刚开始双方都不肯让步,都说是对方错了,后来经澳洲和日本两国政府出面调停,被扣的人质在1月17日被释放,但这绝不意味着事情就到此为止。除了“海洋守护者协会”以外,“绿色和平”组织也自行集资,将船开到南极洋,试图追踪日本捕鲸船,阻止他们猎杀鲸鱼。一方要杀,一方不让杀,矛盾和冲突在所难免。

   
   因为过度猎杀问题,一些鲸鱼已成濒危品种,成立于1946年的国际捕鲸委员会曾在1982年发布商业捕鲸禁令,1986年又通过了《全球禁止捕鲸公约》。但这个公约中有个漏洞,就是它只禁止商业捕鲸,不禁止以科研为目的猎杀鲸鱼,所以日本人一直用“科学研究”的名义捕鲸,事实上 他们自己也承认这些鲸鱼的肉最终都上了日本人的餐桌。
   
   去年11月,日本捕鲸船队再次开到南极海域,计划捕鲸1000多头,其中包括大约50头珍稀品种座头鲸。消息一出,引起澳洲人的强烈愤慨,因为座头鲸每年在进行迁徙活动时都要经过澳大利亚东海岸,包括全球唯一的一只全白座头鲸。
   
   观赏鲸鱼是澳洲旅游业的一项重要内容,要是鲸鱼都在外海被日本人杀光了,到澳洲来的游客和澳洲本地居民就观赏不到鲸鱼了。
   
   另外,澳洲公众保护珍稀动物、保护环境的意识也非常强。
   
   一个引人注目的发展是,澳洲联邦法庭1月15号针对一个叫做“国际仁慈协会”的民间组织对一家日本公司的起诉作出裁定,判决日本人在澳洲于2000年所设定的“鲸鱼保护圈”内捕杀鲸鱼的行为是非法的,应该被禁止。
   
   这个“鲸鱼保护圈”的范围是环澳洲大陆370公里以内的海域,以及澳洲宣布拥有主权的那部份南极洲周围的海域。
   
   问题是,日本人并不承认澳洲的“鲸鱼保护圈”,他们认为那是公海,澳洲的法律管不着。所以澳洲法院虽然裁定日本人在此范围内捕鲸是非法的,但这个法律如何实施,还是个问题。
   
   在阻止日本人捕鲸的问题上,澳洲新上任的陆克文政府的态度比其前任的态度要强硬一些,虽然目前还没有表示将采取措施强行执行联邦法院禁止日本人捕鲸的判决,但已经开始了监视活动。
   
   从1月21号开始,澳洲政府派了一架空中巴士飞机,带着摄像器材在空中追踪日本捕鲸船,并且拍摄猎杀鲸鱼的经过,除此之外,还有一艘在海上巡逻的大船。
   
   所有这些,都是在做收集证据的准备,以便有朝一日,如果澳洲真想在国际法庭上起诉日本,就有了证据。
   
   澳洲政府的此项行为,很大程度上可说是顺应民意的结果。如果没有民间强烈的呼声和保鲸人士的自发行动,政府不会采取这样的措施。如此看来,澳洲和日本之间的这场“鲸鱼之战”,还远远没有结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