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曾节明文集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1/14/2008

当前中国的转型大势不可逆转,由于中共愚蠢地堵死所有的和平变革路子,因此其政权的崩溃、其党的灭亡已毫无疑问,问题之在于:中国在中共垮台后的命运将如何?能否实现宪政民主文明?


就中国的国情、国际环境和现实的发展趋势来看,中共垮台后,中国最有可能走上的道路不外乎三条:


一,原中国党内的权贵实力派建立权贵资本主义新独裁统治,中国反专制力量的抗争进入新的阶段,在经过若干年的奋斗,推翻独裁者实现宪政,或者迫使衰弱的独裁者不得不实施宪政。


二,中国各派政治力量建立了民主联合政府,在数年内实现了高度的自由民主,但由于新国家政权内部的纷争和混乱、或者新政权低效无能,迟迟不能稳定局势,而被独裁野心家所乘,独裁政治复辟,民主革命成果遭窃夺,中国人又不得不与比中共末代统治者更狡猾的独裁者艰难地抗争,直到强势的独裁人物衰亡,才较有可能再造共和。


三,中国各派政治力量在睿智人物的引导下,汲取了中外历史教训,采纳了适合中国国情的宪政建政方案,建立了稳固的三权分立的政权,经过短时间的振荡磨合巩固下来,迅速恢复了秩序、稳定了局势,新的自由中国走上正规;再经过约五十年的宪政国家教育和体制的潜移默化影响,中国国民的人文素养大幅提高,接近日本国民素养,如是,那时的中国终于实现了宪政民主文明,脱胎换骨,成为一个成熟稳固的自由国家。


相较之下,第三条道路无疑是中国最理想的转型之路,但是历史的拐点的就像一座冷冰冰的天平秤,决定倾斜方向是现实的砝码,而不是好的愿望。当前中国的现实条件的指针无情地指示着:中共垮台后,中国走上第三条道路的可能性最小,而走上第一条道路的可能性却最大。


因为就现实来看,当前以江贼民、曾庆红为首的权贵资本家寡头集团眼见共产党大势已去,为了预防中共垮台后被清算,很可能正在紧锣密鼓地暗中谋划建立新独裁政权以取代中共统治。现在江泽民的亲信完全掌控了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太监监军机构--总政治部部长李继耐虽然忠于胡锦涛,但是老江二太子江绵康早已不动声色占据着总政直接决定全军人事任免的职位--组织部部长,而曾庆红之弟曾庆洋、曾庆源和胞妹曾海生均官拜解放军少将:曾庆洋调任中共军事科学院科研指导部部长、曾庆源和曾海生更是分别升任中共解放军空军后勤部政委和解放军总参管理保障部政委这样的要职。最近江泽民心腹贾廷安放弃军委办公厅主任一职,转任总政组织部副部长一职,表面淡出显眼位置,实则担负了辅佐江太子、抓取监军部、彻底架空李继耐的更重要的功能。就十七大后的形势看,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权贵资本家寡头集团,牢牢抓住枪杆子以自保,却有意放任不懂市场经济的温家宝,和倒退有方、治国无能的胡锦涛青帮集团在前台瞎折腾,弄得大陆社会五年来全面恶化。江曾集团的所为,很难说不包藏着取代共产党建立权贵资本家新独裁统治的野心,他们现在在养精蓄锐、在看胡、温的笑话,只等共产党胡温政权垮台,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必然抢班夺权、“改旗易帜”。如果抢夺政权成功,他们不仅逃脱了清算,而由前中共寡头,摇身一变成了新的“民主”国家的开国元勋。


十七大后随着曾庆红的“退休”,权贵资本家寡头集团的强势人物退居幕后、几无声息,江泽民、曾庆红等人表面上看势头不再 ,实则藏器于身、蓄势待发,一旦全国危机爆发,中共实在撑不下去了,他们必然会抢先发动政变,抛弃中共。普京在俄国复辟独裁政治的成功,对这些野心家来说,无疑是强心针和兴奋剂,只会加快他们筹建新独裁政权的步伐。


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由于权贵资本家寡头集团牢牢控制着武装力量和国民经济命脉,而且这个集团中的要员和干将大多是中共政权党政军官僚,其从政及社会经济管理经验丰富、熟悉政权和国家机器的组织和运作,夺权建政对这些人来说轻车熟路;而反专制阵营的精英人士则基本上没有管理国家的经验、也缺乏政治斗争的实战经验,因此,权贵资本家寡头集团推翻中共后,海外民运精英即使被允许回国,也注定斗不过这些抢得先机的前中共官僚们,一如满清倒台后,孙中山等革命党人斗不过袁世凯等前清权臣一样。


再则,当前权贵野心家集团人才济济。江泽民、曾庆红对知识分子的笼络政策,十多年来为这个集团敛聚了济济的人才,而五年来,中共胡温集团在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上大开倒车、对“自由化”知识分子的铁腕打压、平均主义的“民生”倾向,愚蠢地把知识精英群体赶向江曾集团。随着中国人的觉醒,海外反专制力量虽然人才队伍虽然也在逐渐增长,但其支撑人才队伍的资源毕竟远远无法同操控着国家财政的中共权贵野心家集团比拟,因此,反专制力量也缺乏阻遏中共权贵野心家集团抢先取代中共执政的人才资源。


在没有政权(没有统治地盘)、也没有参政机会的条件下,反专制唯一能依靠的是中国的民众。但是,当前中国民众的素质不仅不如当年东欧共产国家的民众,甚至还不如1989时的中国民众素质:十八年来,在中共新形式的愚弄下,中国民众普遍沦为不问政治的经济动物,完全没有了八十年代那种追求政治进步的热情;而且,在专制制度下畸形市场经济的腐蚀下,中国社会道德大滑坡,出现民族整体性的社会公德大败坏,如今的中国民众,其冷漠、麻木、短视、混账、懦弱异乎寻常,在世界各国民众中成为极其特殊的一个群体。因为中国民众的现状,国内杰出的反专制精英人士即使产生了,也象孤岛一样孤立无援,根本产生不了什么“蝴蝶效应”以及任何效应!前罗马尼亚的异议天主教神父托克什遭到共产当局的软禁、遭到共特流氓的入室骚扰和殴打,结果神父所在地蒂米甚瓦拉市数百市民自发汇集起来保卫这位神父,继而又引发了数千人的游行示威,由于罗共当局开枪血腥屠杀示威者,最终引爆了罗马尼亚民主大革命,一举推翻了共产政权;相比之下,中国的异议精英人士高智晟、郭飞雄、胡佳等人遭受了中共当局更长时期、更加残酷的迫害,在国内却没有引发任何效应,甚至连他们的邻居对他们的受害都漠然置之、视若等闲,高智晟先生的邻居不仅对他避之唯恐不及,还反过来埋怨高智晟连累了自己!


这样素质的民众,怎么可能在关键时刻走上街头,阻止前中共权贵野心家集团建立新的独裁统治呢?


因此,中共一旦垮台,权贵资本家寡头集团得逞的可能性很大,中国的明天不容乐观。针对中共垮台后,中国很可能出现独裁复辟,有关人士应该及早策划周详的应对方案。


由于自下而上推翻中共的时机至今尚未成熟,因此如果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抢先发动建立独裁新政权的政变,中国民众是无力阻止的。但是,政变上台的权贵资本家寡头集团要想巩固统治,就必须彻底否定中共,以谋求政权的合法性:既然他们的权力非来自于选票,就必须来自于某种“功绩”,否则不足以树立权威、号令军队,于是,打死老虎--把中共批倒批臭自然就成了不放弃专制独裁的前提下建立“功绩”的便捷方式,以声讨别人卑鄙来掩饰自己的卑鄙,一如当年中共以揭露国民党的腐败、残暴来掩饰自己的更腐败、更残暴。因此,一旦政变成功,这些前中共中央的高官们将会摇身一变,堂而皇之的成了反共“民族英雄”、“民主”新国家的“开国功臣”;因此,一旦政变成功,上台权贵资本家寡头们必然会否定中共国宪法,效仿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制定时髦而又金灿灿的“宪政宪法”,只不过这种宪法仅仅被用于装饰门庭而已。


不过,一党专制的宪法一旦被否定,就真正为和平演变敞开了大门,因为无论是自上而下的改革,还是社会底层的维权,都有了最高的法律依据。而且,随着共产政权的崩溃,中国有史以来最严密的专制国家机器无可避免地松动瓦解,新上台的权贵资本家寡头集团虽然抗拒自由民主,但为了笼络人心、树立威信,不可能沿用臭名昭著的共产党老套路,他们组建的新国家 机器至少在形式上会仿效西方发达国家,以“与国际接轨”。因此,新国家国家机器不可能再维持共产党统治时期的专制控制力,能够说明这个道理的一个现实的例子就是当今的俄罗斯:尽管独裁者普京倒行逆施,俄政权也恢复不了前苏联的那种专制控制力,除非普京有能耐废除现行宪法,将现政权推倒重来--因为既得利益,普京即使有能耐,也不可能这样做。总之,新国家专制控制力不可逆转地松动,这就为中国向宪政和平转型提供了比共产党统治时期大得多的空隙。因为代价和副作用,暴力革命是不得已的选择,前中共权贵资本家寡头集团推翻中共建立新国家,虽然阻碍了中国一步到位实现宪政民主,但是其统治毕竟比中共统治来的进步,而且,其建立的新国家也使得原先不可能的和平转型之路大有可能,所以,对于这种新国家不宜采取象对待中共国那样的彻底否定、完全推倒重来的态度,以免将中国推入持续动乱、战乱的深渊,一如民国时期那样。所以,一旦中国走上这条道路,中国海内外反专制力量就应当及时调整抗争战略,由在中共统治时期彻底否定其宪法和体制、积极策动包括暴力革命在内的一切革命转变为肯定其宪法、依宪法抗争、以和平演变为主,在时机成熟时策动橙色革命,迫使当局遵守宪法、实施宪政。也就是说,一旦权贵资本家集团抢在民主革命之前取代中共上台,中国的反专制力量应当适时策动中国的宪章运动和人权运动,而不宜再策动暴力革命。


这个战略是最切合实际的一种战略。上个世纪是中国大动乱的一个世纪,其血腥与悲惨,使得中国的精英阶层至今心有余悸,因此中共一旦垮台,中国的主流社会决不希望再乱,在马列毛暴力造反意识形态破灭的情况下,中国的中下阶层也只是关注民生问题、希望改善生活,而不愿充当炮灰,因此,中共垮台后再策动反对新政权的暴动是不得人心的,而和平的宪章运动和人权运动容易得到社会各阶层的支持。另外,和平抗争之路也并不是一条漫漫之路,历史证明:独裁的资本家寡头政权要远比共产政权更有可塑性,更容易转型为宪政政权:台湾国民党政权只经历了两代,便在“宁静革命”和蒋经国先生的主动变革中完成了转型;韩国独裁政权经历了三代人,到全斗焕统治末期,终于在和平抗议的风潮中剧变;印尼苏哈托独裁政权还没捱到苏哈托死,便在金融危机引发的全国示威大潮中垮台;新加坡李家王朝看似威风,实则国内人心思变,一旦垂帘听政的“资政”李光耀死去,其政权必然改变......由此可知:前中共权贵资本家寡头集团推翻中共建立新国家,走和平抗争的道路是最佳选择,表面上看这种方式效果缓慢,但它的代价最小、也最稳妥,而且这种抗争方式的效果缓慢,在国际民主化潮流的冲击下,最多经过两代人,一旦强势的开国独裁者死去,弱势的独裁者便再无能力阻挡宪政民主转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