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余杰文集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圣诞节前夕,北大、清华等名校的十名博士联署的一封主题为抵制圣诞节的公开信,成为媒体上的一大新闻。

   近年来,内地城市过圣诞节的氛围越来越浓。圣诞是商家的节日,是年轻人的节日,是长期压抑的中国人少有的一次狂欢的机会。正如《新京报》“欢娱”专刊的评论员所说,我们所有人都因这个日子找到了一个可爱的借口:去抛开工作,去约会朋友,去接近爱情,去亲吻家人,去改变形象,去装点房屋;甚至去赚更多的钱,认识更多的人,喝更多的酒,制造更多的惊喜和精彩。我们在这个失去束缚的日子里将积压的那些细微情绪全部释放、点燃。
   然而,有人却企图禁止我们过圣诞节。这十个博士的公开信写得杀气腾腾,他们将国人过圣诞节提升到危害中国传统文化、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抵抗西方殖民主义的高度上。这些年纪轻轻,没有经历过文革的青年人,怎么一提笔写文章,便有浓得化不开的文革遗风呢?他们真是姚文元、胡乔木式的刀笔吏的继承人。可惜作为“今上”的胡锦涛缺乏慧眼,他们虽然利用这封抵制圣诞节的公开信暴得大名,但想要在南书房上行走,却还遥不可及。
   我不知道可爱的同胞们过过圣诞节,怎么就崇洋媚外、辱没祖宗了?日本和韩国,圣诞节的气氛比中国浓得多,人家的传统文化却保存得比中国好得多。真正摧残中国传统文化的,不是圣诞节,而是十博士们试图谄媚的这个政权。
   正是这个政权,在暴君毛泽东的驱使之下,焚书坑儒百倍于秦始皇,多少不可复制的文物古迹毁于一旦,连孔夫子的坟墓都被挖了;正是这个政权,强行通过三峡工程,将汉民族古文化保持最完整的一块区域变成一片泽国,诗人王以培在《白帝城》中哀叹说,我们的家园已经沉沦;正是这个政权,在奥运会的旗帜之下,肆无忌惮地毁坏古都北京的老城区,一片又一片的胡同和四合院,成为官商勾结、掠夺式的开发的牺牲品。学富五车的十博士,为什么对明摆着这一切视而不见,反倒拉来一个圣诞节当作替罪羊呢?
   这也正是他们“过于聪明”之处。他们知道什么可以批评,什么不可以批评。批评什么会得罪官家,批评什么会谄媚官家。他们是惯于培养伪君子的教育制度的牺牲品,他们可以上午激情彭湃地去喊口号打倒人家的丑恶制度,下午毕恭毕敬地去大使馆排队办理签证。如今,有面对矿难时冷漠地说“谁让你们生为中国人”的院士,有出席北韩使馆的宴会歌颂“伟大的金正日”的教授,再蹦出这十个博士来,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这十个博士的工作有着落了。他们可以到延安去担任风化警察或文化稽查队队员,那里曾经发生过夫妻在家看“黄色影碟”被抓事件,他们可以再接再厉,继续将那些在家中看黄碟的夫妻抓进监狱;他们还可以追随已经升任江苏省副省长的原宿迁市市委书记仇和,仇和要树立节俭的民风,便规定百姓办喜丧活动,不得超过五桌酒席,他们可以出任仇和设立的道德委员会的成员,每天到酒店餐馆中闲逛,看看谁犯规了。
   一封信便找到了工作,倒不失为一条终南捷径。但是,百姓和商家们照样过自己的圣诞节,十对螳臂焉能挡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