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余杰文集
·昝爱宗:他和她的自由灵魂来源于爱
·香港《信报》对余杰的访谈
·王学进:读余杰的《香草山》
·王丹:余杰浮出海面
·孙昌建对余杰的访谈:在爱与痛的边缘
·人物访谈:“求仁得仁”的余杰
·毕巧林:余杰的意义
·樊百华:寄语没有私交的余杰出访美国
·曾慧燕:大陆文坛的异数余杰为自由写作
·曾慧燕 :北大才子VS江南佳丽:余杰的传奇婚恋
·黄玉振:追求自由民主.挑战专制政权──介绍《拒绝谎言》作者余杰
·朱健国:为余杰说几句话
·朱健国:试看余杰再批鄢烈山
·翟鹏举:纯情与色情——读两本爱情小说
·美国《今日基督教》专访:中国新一代基督徒中人权活动人士
·北村、余杰获得二零零六年度汤清基督教文艺奖
·朱健国:余杰新评余秋雨与魏明伦
·日本汉学家藤井省三评余杰《香草山》
·怀想余杰
·秦晋:余杰、王怡访问澳洲纪要
*
*
1、《火与冰》(经济日报出版社)
·《火与冰》再版目录
·《火与冰》再版序言:文字的破冰船
·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二周年祭
·薄酒与丑妻
·父亲的自行车
·那塔,那湖
·毕业生
·
·水边的故事
·牵手
·屠杀的血泊
·少年气盛说文章
·布罗茨基——诗歌与帝国的对峙
·龙性岂能驯——纪念陈独秀
·玩知丧志
·晚年悲情
·底层体验与体验底层
·流亡者
·婴儿治国与老人治国
·太监中国
·民主化进程中的旧俄、台湾知识分子比较
·卡拉OK厅中的男人和女人们
·钱穆:大师还是奴隶?
·人间世
·失落的“五四”
·军训的回忆——他们的世界
·读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叛徒们
·黑色阅读
·皇帝的新衣——剖析张承志
·今夜飞雪
·历史与历史中的人
·“勇敢者”游戏——与克林顿对话的北大学生
·舟的遐想
·思想札记
*
*
2、《铁屋中呐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目录
·《铁屋中呐喊》修订版序言:铁屋子与窗户
·不可救药的理想者
·残缺之美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一日中午,《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站记者昝爱宗因报道杭州萧山教案,而被杭州警方宣布行政拘留七天。昝爱宗的遭遇牵动了中国大陆新闻界、知识界和广大家庭教会信徒的心。这是继《纽约时报》北京分社助理赵岩、新加坡《海峡时报》程翔之后,又一位秉持良知、说出真话的记者遭受中共当局野蛮迫害的案件。

   此次事件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它堪称中国大陆公民争取和捍卫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的道路上的一个“交集”,它显示出了公民的各种不同的自由乃是密切联系、融为一体的。在一个缺乏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社会里,宗教信仰自由根本不可能得到切实的保障。此次萧山教案发生之后,受到中共当局严密控制的当地媒体,仅仅简要报道了当局拆除“非法建筑物”的“执法行动”。至于拆除的究竟是什么建筑物,有无人员伤亡和被捕,却只字未提。
   此次杭州当局使用暴力手段强行拆毁的,是萧山教会自行兴建的一座规模较大的教堂。当地的家庭教会事先已多次向有关部门申请兴建教堂,其申请却被长期束之高阁。面对政府的不作为,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教会决定自动实践宪法所赋予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当然也就包括兴建教堂的自由。当教堂即将完工时,当局出动大批人马强行拆毁。为了捍卫教堂,当地数千名教友与警方对峙良久。最后,警方使用暴力手段,数十人被打伤,数十人被羁押,据说有一人被打死。
   昝爱宗是我的老朋友,是一位有良知的记者,在其十多年的记者生涯中,撰写了许多呼吁正义、谴责腐败的文章。五年前,他从北京回到杭州,在《中国海洋报》这份比较专业的报纸工作。在此期间,他仍积极支持底层民众的维权事业。比如,他撰文为浙江省玉环县被当局侵占滩涂土地的渔民们呼吁,而深受维权民众的尊重。今年七月九日,昝爱宗正式受洗成为基督徒。像他这样具有基督徒身份的记者,已开始出现在争取新闻自由的第一线。
   萧山教会的遭遇,表明宪法所规定的新闻自由不过是一句谎言。两年前,我曾去过萧山教会,发现他们在神学观念上比较保守,属于倪柝声创办的“小群教会”系统。他们关心教友的属灵生活层面,而不太介入社会生活。比如,当我指出天安门的毛泽东头像和干尸是圣经中严厉谴责的偶像崇拜时,他们认为这样的观点容易触犯当局。即便对于天安门屠杀,他们也认为教会应保持中立,只需恳切为国家民族祷告即可。然而,这类对中共来说基本“无害”的教会,仅仅因为拒绝加入官方三自教会系统,便长期受到当局打压,此次终于酿成惊天教案。
   萧山教案发生后,我鼓励“近水楼台”的昝爱宗前去调查,结果他在启程途中即遭传讯,电脑被查扣。他没有就此沉默,继续撰文批评杭州警方的所作所为,最终被宣布行政拘留七天。对于昝爱宗的家人,我深感内疚;对于中共的倒行逆施,我深感愤怒。我很喜欢昝爱宗那活泼可爱的女儿,如果她问妈妈:“爸爸到哪里去了?”妈妈该如何回答呢?我不禁黯然伤神。圣经中说过:“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阿摩司书》五章二十三至二十四节)让我们为爱宗弟兄和萧山教会祷告,愿爱宗兄弟和其它被捕的萧山教会教友们早日获得自由,也愿公平和公义早日降临到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