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余杰文集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为了在奥运前夕营造良好的国际形象,中共当局从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起实施新的对外国记者的管理规定,对外国记者在中国大陆的新闻采访活动有所放松。路透社成功地采访了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因反对六四大屠杀而被判刑的中共最高级别的官员鲍彤。鲍彤出狱之后长期受到严密监控,不仅不能与外国记者见面,就是普通的中国人要去他家探访也难于上青天。

   此次路透社记者到鲍彤家成功完成采访,对许多外国记者来说是一个重大的鼓舞。他们可以依靠当局的这一新规定,挑战中国大陆对新闻采访的重重限制,突破宣传部门和安全部门设置的“黑名单”。根据官方发布的新规定,只要是中国公民,只要本人同意,无论是异议知识分子、维权律师、坚持新闻自由的记者、追求宗教信仰自由的信仰者,还是西藏、新疆等敏感地区的少数民族人士,外国记者都可以自由地进行采访。长期以来被监控的“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刘晓波、王力雄、胡佳等人士,应当迅速成为外国记者所采访的对象。而西藏、新疆等地更多的真相,也有望被曝光在全世界的面前。
   但是,这一规定却仅仅针对外国记者,中国本土的记者并不享受类似的自由和权利。这是中共当局一直实施的“外松内紧”的政策。就如同外资企业在中国国内享受种种“超国民待遇”,而中国本土的民营企业却受制于政策壁垒和重重盘剥一样,外国记者在中国可以拥有相对的新闻自由,而中国记者却只能在独裁专制、愚民政策的紧箍咒之下挣扎和呻吟。中共当局以反帝英雄自居,动辄拿出当年上海租界外国人建立的公园门口“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的故事,来煽动狂热的民族主义思潮。殊不知,中共自己才是“宁与友邦、不与家奴”的、比慈禧太后还要冷血和无耻的统治者。
   就在外国记者获得部分自由的同时,中共当局对内的新闻整肃却达到了六四惨案之后的顶峰。胡锦涛时代的新闻出版控制远甚于江泽民时代,近一年多以来,《新京报》、《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百姓》杂志等报刊先后遭到整肃,数十名记者和网络异见人士被捕入狱。近日,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舒林在全国图书交易会上下令查禁包括章诒和所著的《伶人往事》在内的八本新书。当下新闻出版控制之严厉,堪称三十年来无与伦比。
   根据记者无疆界组织的调查,中国是当今世界上新闻最不自由的国家之一。中共对新闻出版的严密控制,既是其毫无自信心的体现,又表明胡锦涛政权根本无心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因为任何国家的政治体制改革,都是首先开报禁,才有开党禁。报禁不开,党禁也就无法解除,公民社会和民主制度也就无法建立。从中共当局抓捕记者、严控媒体、查禁书籍等种种倒行逆施的做法可以看出,其末日已经不远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