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余杰文集
·《达芬奇密码》不能禁
·《物权法》的“剖腹产”
·成思考危不以太监为耻
·从《河殇》到《大国崛起》
·中央政府是山西奴隶童工的解放者吗?
·诗歌与坦克,谁更有力量?
·国旗应当插在哪里?
·作为傀儡的孔子
·胡锦涛的崇毛情结
·温家宝为何闻“赵”色变?
·习近平可有习仲勋的眼泪?
·“八荣八耻”对决“三个代表”
·自由是我们争来的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叶利钦与中国
·中共应当还中南海于民
·中国究竟有多么热爱和平?
·中共元老吴南生谈政治民主
·谁是胡锦涛的智囊?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以真话来维权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我所见过的女议长佩洛西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十博士为何不反对奥运会?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两朵金花耀中华
·中共已无改革派
·别了,毛贼
·胡锦涛捐献了多少钱?
·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我为何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兼致狱中的刘晓波
·六万与两亿
·探望刘霞受阻记
·在横眉与俯首之间—为刘晓波五十三岁生日而作
·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她是中国的“犹太人”——写给刘霞
·偶尔抽抽
·签名,还是不签?----由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一)
·如何将真理从谎言中拯救出来?——读茨普金《巴登夏日》
·中共的硬与软
·签名的价值——从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二)
·但开风气不为帅——读《包遵信纪念文集》
·杀戮不能获取正义
·让网络监督的风暴更猛烈
·民权乃公理,宪法实良图——从康有为与章太炎的论争看零八宪章的改良主义
·希拉里进大观园
·我们共同的人性尊严----《零八宪章》与亚洲人权宪章之比较
·围巾送给温家宝,不如送给刘晓波
·家宝原来爱读书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与四川大地震----苏联和中国政治转型的比较
·胡锦涛与查天赐的幸福指数
·当代大学生人权意识的觉醒——论谭卓案与邓玉娇案中大学生的角色
·从邓玉娇案看公民拥有武器的权利
·中国是民主化的例外吗?----"六四"二十周年对中国改革路径的反思
·航母可以实现“强国梦”吗?
·从此革命不输出,自己家里瞎折腾
·从《零八宪章》看一百年前的立宪运动----为刘晓波失去自由一百天而作
·黄光裕与刘晓波
·北韩是中共豢养的一条狗
·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他们让奥运会失去了重量
·盛世出国虎?
·坦克再上长安街
·毛泽东阴影下的胡时代
·释放刘晓波才是不折腾
·莫将罪犯当英雄
·巨资封口 人命关钱
·我可以不喜欢奥运会吗?
*
*
26、《泥足巨人:苏俄崩溃的秘密》(2010年完成)
·元帅在黎明前死去——读卡尔夫《被枪决的苏联元帅》
·“透气孔”和“萤火虫”——读爱伦堡《人•岁月•生活》
·故乡是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那插入天际是十字架——俄罗斯的教堂
·被囚禁的海燕——访高尔基故居
·是非成败,转头不空——读《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真相与自白》
·大堤的崩溃,始于哪一颗螺丝钉?——读雅科夫列夫《一杯苦酒》
·被忘却,是他的光荣——读格拉乔夫《戈尔巴乔夫之谜》
·爱祖国,更爱真理
·记忆之城圣彼得堡
·沉默的夜莺
·布衣出版家的传奇人生
·你的生命被照亮
·星际语言
·那张夺走你灵魂的审讯桌
·他们也不能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读姆列钦《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
·克里姆林宫的女主人们
·老鼠之城梅什金
·白石之城苏兹达尔
·帝国兴衰的缩影:从夏宫到冬宫
·在黑暗深渊的入口处——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爱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爱文学
·斯大林是杀死斯大林的凶手——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他撬动了最下面那块基石——读叶梅利亚诺夫《未经修改的档案:赫鲁晓夫传》
·普京之谜----读布洛茨基《普京:通往权力之路》
·苏联的失败是道德与精神的失败——读《20世纪的精神教训——戈尔巴乔夫与池田大作对话录》
·他们与法西斯何其相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当一座大厦倒塌的时候,人们往往会因为它倒塌速度的迅速而惊惶失措,却很少有人能够超越坍塌场景的本身,而深入地思索“大厦是何以倒塌”的奥秘。其实,任何一次坍塌,都不是在一瞬间内完成的。坍塌必然要经历漫长的过程,每一只白蚁的蛀咬、每一次风暴的浸蚀、每一块墙角砖头的松动,都在加速着坍塌的进程。
   对于大厦的坍塌,有人欢呼,有人悲哀,有人从此无家可归,有人躲在一边幸灾乐祸。作为冷战时期与美国抗衡的超级大国的苏联,早就在地球上不复存在。今天的俄罗斯以及其他独立国家的人民,在这十多年中,饱尝了帝国解体和新兴民族国家成立并巩固的悲欢离合。昔日举手投脚都会引起一场“地震”的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今日成了自力更生的学者;昔日克格勃机构里的中级官员普京,今日摇身一变当上了俄罗斯新一任总统。真是沧海桑田,世事无常。
   这一连串戏剧性事件,阿尔巴托夫都是“深度”的参与者。作为前苏联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的所长,作为六十年代以来一直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外交专家,他曾经为历届苏联领导提供政治和外交决策的意见,甚至起草过若干份具有历史意义的报告。九十年代末,阿尔巴托夫拿起笔,写下了记载自己跌荡起伏的人生道路的回忆录,也写下了他对自己国家的历史沉痛而公正的反思。用音乐家萧斯塔科维奇的话来说,这乃是一份不可多得的“见证”。

   病夫治国
   阿尔巴托夫与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乃至戈尔巴乔夫等苏联最高领袖都有过深入交往。除了戈尔巴乔夫之外,前面三位领袖,都有相当长的一段任期,是在病床上治理庞大的帝国。
   如果说勃列日涅夫在疾病之前,还算得上一个温和、保守、按部就班的老好人;那么,在重病之后,他就成了老年痴呆的、贪婪的、被小人包围的“昏君”。由于没有真正得以实施的领导人退休制度,一般而言,领袖们都会把权力维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不可能像民主国家的领袖一样,正常地下台,享受富裕的、详和的、自由自在的晚年。在斯大林时代,一旦失去斯大林的宠信,就意味着将被送往集中营和绞刑架。在赫鲁晓夫时代,他没有剥夺敌手们的性命,却让他们忍受举国上下一致的羞辱。而在阴谋政变中被推翻的赫鲁晓夫本人,虽然衣食无忧,却成了克格勃重点监视的对象,遭到接二连三的骚扰,连写回忆录的自由也没有。因此,领袖们不会自动放弃权力,即使在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候,仍然会将窥视最高权力的官员和有才华、有威望的新人剔除掉。
   晚年的勃列日涅夫好大喜功,让枪手代笔撰写了三部所谓的“伟大作品”——《小地》、《垦荒地》和《复兴》。这三部可笑的“中篇小说”受到了震耳欲聋的、精心组织的捧场和叫好,获得了苏联最高文学奖“列宁奖金”,并销售到每一所学校和机关。这一事件,比起勃列日涅夫子女的贪污腐败以及其亲信的恣意妄为来,也许并不显著。但是,阿尔巴托夫认为,“公众意识和社会道德所受的精神损失是巨大的。全民演出了一出荒诞可耻的戏,不论演员和观众都并不信以为真。这大大地加深了人们对政权的不信任感,加强了不关心政治和玩世不恭的消极风气,腐蚀了人们的思想和灵魂。从象征的意义上来说,这个插曲犹如为我国历史上我们为之付出很大代价的这段可悲的时期树立了一块墓志铭。”当然,苏联社会十多年的停滞,并不能完全归罪于勃列日涅夫一人,正如阿尔巴托夫所说,这一事实说明:“我国的政治制度和机制根本没有力量能使社会摆脱诸如领导人患病不起、完全丧失领导国家的能力、对正常治理社会束手无策等不愉快的现象。”
   阿尔巴托夫与安德罗波夫是有深交的朋友,他认为安德罗波夫的才能与知识都远远超过其前任。然而,刚刚登上最高权力的宝座,安德罗波夫的身体状况就急剧恶化了。两个朋友最后的一次见面,是在特种病房里。安德罗波夫被固定在带有头托的牙科专用椅上,阿尔巴托夫再也没有机会向老朋友传达加快改革的建议了。那是一次令人痛苦万分的会面,“为了不出现令人难受的冷场,我于是不断地跟他说些什么。临别的时候他向我探过身来,我们拥抱了。从病房出来之后我就明白,他之所以要我前去是为了告别。”
   接替安德罗波夫的是又一个病夫——契尔年科。阿尔巴托夫在领袖的病房里汇报太平洋地区政策的问题,“契尔年科一边听一边咳嗽,往医院用的‘痰瓶’吐痰。”此时,不仅领袖处于“濒死状态”,整个社会也处于同样的状态。因此,阿尔巴托夫感叹说:“国家不能再有一个契尔年科,不能再容忍一个有他同样低下的智力和政治水平的人。……我们国家已对领导人的缺乏鲜明形象、平庸而低微的人品感到如此厌倦。”
   苏联的崩溃,并不是因为戈尔巴乔夫冒失的改革,而是缘于长达半个世纪的病夫治国。阿尔巴托夫在回忆录中对各届领导人都有中肯的评价,既不“为尊者讳”,也不夸大他们个人的过失。他认为,问题的最后症结,还是在斯大林时代遗留的“非民主”的体制上。
   伪造历史
   作为一名有良知和正义感的学者,阿尔巴托夫对于官方伪造历史的卑鄙勾当深恶痛绝。他的回忆录呈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尤其是苏联外交政策的演变。例如,五十年代末开始的中苏论战、双方仇恨情绪达到高潮时发生的珍宝岛之战以及八十年代中期中苏关系的解冻,作者对来龙去脉都有详尽的记述。
   而更引起我注意的,是阿尔巴托夫与篡改历史的斯大林分子们的斗争。赫鲁晓夫下台以后,斯大林分子们再次开始神化斯大林的努力。他们首先从撰写第二次世界大战史入手。他们压制历史学家们寻找历史真相的愿望,因为对斯大林的颂歌与对将军们的颂歌联系在一起。如果保持和夸大那些神话,他们本人也就能够舒舒服服地躺在柔软的沙发上睡大觉了。军队是斯大林主义最牢固的堡垒,“他们敬仰斯大林主义,把它看作是他们所想象的那一套军队秩序的最高成就。”军队将领们从六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中期出版了汗牛充栋的著作。这些足以装满一座图书馆的书籍,充斥着明显的谎言,隐瞒了大量的事实。没有一本书中体现出起码的自我批判精神。阿尔巴托夫指出:“终究必须弄清楚,这是谁搞的,又是怎么搞的。毋庸置疑,除了苏共中央宣传部和科学部(后者在监督其他科学部门的同时也在监督史学部门)外,苏军总政治部、军事出版社和其他出版社,当然,还有军事历史研究所,在这当中也起了很大作用。但是,我想,我们必须揭穿这种大规模地、成批地制造谎言、篡改历史和隐瞒真相的手段。”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的编写过程中,阿尔巴托夫与说谎者们针尖对麦芒。元帅和将军们企图将美国描述为法西斯德国的帮凶,二战胜利的荣誉由苏联独家享用,是斯大林拯救了全世界。作为研究美国的首席专家,阿尔巴托夫手上掌握着丰富的、不可推翻的数据,包括战时美国给予苏联的经济援助。他直言不讳地表明自己的态度:应当实事求是地说明苏联在战争初期所遭受的巨大的失败以及造成失败的深层原因,应当实事求是地评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二战中的正面作用。军方对他的观点十分恼火,特意设置了一场“鸿门宴”,邀请他出席“讨论”。
   阿尔巴托夫应邀出席了会议,一个人“舌战群将”。斯大林官方传记的主编、主管意识形态工作的中央书籍波斯佩洛夫首先发言批判。然后紧紧跟上的是什捷缅科大将,他引用的是伪造的数据。最后由格列奇科元帅作总结:“我认为,阿尔巴托夫同志不是一个真正的军人,因而他不应该提什么军事问题方面的意见和建议。”一百五十名与会者默默地倾听了这场闹剧。而一部写满谎言的煌煌巨著居然出版了。
   篡改历史的企图,显然不仅仅在于历史本身,而在于阻止现实的生活中发生任何的变革。每一次关于历史问题的交锋,都与关于当下社会发展取向的争论紧密联系在一起。历史真相被遮蔽得多一些,整个社会就处于沉闷和窒息的状态;历史真相被凸现得多一些,整个社会就处于向前发展、变化的势态。
   思想的力量
   阿尔巴托夫的回忆录揭示了这样一个真理:苏联的衰落乃至崩溃,根本原因并不在经济的停滞上,而在于长期的思想控制所造成的全体社会成员创造力、想象力和生命活力的丧失。经济状况无论怎样糟糕,经过几年、十几年的时间总会得以恢复。然而,抑制人们思想的自由、剥夺人们言论的权力、垄断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取消人们对自我生活方式的选择,这一系列倒行逆施的举措,所带来的创伤几十年也难以愈合。国家和社会失去的是不仅是改革的有利时机,而且是发展的内在动力。
   作家艾特玛托夫曾经写过一个关于曼库尔特人的传奇故事。这些人的头颅被用生皮带紧箍起来,他们失去了思维的能力,完全变成了顺从和驯服的奴隶。阿尔巴托夫将这个故事移用到苏联的现实生活之中,他写道:“斯大林主义最危险的表现之一恰恰在于经过长达几十年的顽强的、坚持不懈的努力使人们丧失思想的能力,依靠无情的镇压和无所不在的宣传把人们变成极权主义的国家机器上没有思想的螺丝钉。”
   表面上看,没有思想能力的国民容易组织和管理。实际上,这样的国民只能充当廉价的劳动力。在以知识经济为核心动力的二十世纪,劳动力的多寡早已经不再是决定一个国家和民族实力的重要元素。相反,只有活跃的文化、自由的外部环境、多元讨论的学术氛围,才能够催生闪亮的思想火花。思维创新所带来的,将是生产力迅捷的提高和国家实力的扶摇直上。美国有产生比尔•盖茨的环境,而比尔•盖茨回报美国的则是崭新的经济增长点。
   认识到思想的力量,认识到一个社会的成员拥有思想的自由,这个社会方能在危机与挑战中立于不败之地,这是阿尔巴托夫从俄罗斯近百年的历史发展中得出的沉痛教训。勃列日涅夫时代,《共青团真理报》驻美国的记者蓬皮扬基在文章中提到美国有十万个百万富翁的事实,国内主管宣传的官员恼羞成怒,将其召回国并立即解职。人们在沉默中放弃了思考的权利。逐渐地,这种不正常的、不思考的生活,反倒成了常态。思想在还没有发挥其力量的时候就损耗掉了,阿尔巴托夫揭露说,为了迫害少数的清醒者,当局需要动用全部的秘密警察,“这就意味着要更多地监视人,鼓励大家告密,检查私人信件,偷听电话谈话。所有的人,包括地位很高的人,都害怕偷听、监视、告密。”生活在这样的国度,即使它再强大,普通公民又有什么快乐呢可言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