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李柱铭与胡锦涛,谁在“卖国”?]
余杰文集
·《几番魂梦与君同——小山词中的爱欲生死》目录
·几番魂梦与君同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半镜流年春欲破
·不眠犹待伊
·唱得红梅字字香
·可怜人意,薄于云水
·人情恨不如
·问谁同是忆花人
·又踏杨花过谢桥
·紫骝认得旧游踪
·长恨涉江遥
·从今屈指春期近
·人情似故乡
·伤心最是醉归时
·深情惟有君知
·天将离恨恼疏狂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一寸狂心未说
·一棹碧涛春水路
·正碍粉墙偷眼觑
*
*
19、《中国教育的歧路》(香港晨钟书局)
第一卷 凄雨冷风说北大
·谁是北大最优秀的学生?
·北大需要五星级酒店吗?
·北大之殇,可谓国殇
·致没有三角地和旁听生的北大
·北大教授的书房
·北大教授与小学教师
·北大教师的“造反”与教授治校的前景
·中文大学的老树与北大的老房子
·怀念一位远去的北大学长:沈元
第二卷 高等教育的忧思
·还大学生以献血的自由
·大学之门,向谁而开?
·大学的危机与人文教育的缺失
·学历的危机与诚信的缺失
·最有思想的教授最清贫
·“教授”是一种高贵的称呼
·美丽的灵魂,死于不美的时代
·大学不是制造愤青的工厂
·寻求大学的尊严,寻求经济学的尊严——与邹恒甫对话
第三卷 基础教育的困局
·爱的影子
·从中学生萌萌的妙语看今天的师生关系
·忘记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我为什么要揭露“爆破作文”的谎言?
·致人于死地的教育非改不可
·解开芬兰的奇迹背后的秘密
·以“童子军”取代“仇恨教育”-
·捍卫公民的受教育权
·雷锋与盖茨:谁是真的英雄?
第四卷 知识分子哪里去了
·贺谢泳受聘厦门大学
·误人子弟的杨帆应当下课
·知识分子是“牛虻”,也是“春蚕”
·钱钟书神话的破灭
·知识分子的使命是说真话
·余秋雨:文人无行,忏悔无期
*
*
20、《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香港晨钟书局)
·《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目录
第一卷 我们的罪与爱
·一颗历尽沧桑依然发光的珍珠——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迎接中国福音传播的第二个黄金时代——读赵天恩《中国教会史论文集》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三位基督徒在中共劳改营中的生命见证
·超越时空的网络福音——序范学德《传到中国》
·我必不至蒙羞——读《六十三年——与王明道先生窄路同行》
·我们的身体是箭靶而不是武器
·朋霍费尔对中国自由主义的更新
·我们的罪与爱──序北村《愤怒》
·“入中国”与“出中国”并行不悖
·乡村教会如何由隐匿走向开放?——给一位乡村教会领袖的一封信
第二卷 为了这个时代的公义
·中国印刷和传播圣经的真相
·圣经中有“国家机密”吗?
·中国需要更多的“以诺”企业
·站起来便拥有了自由——有感于傅希秋牧师荣获“约翰•李兰德宗教自由奖”
·为了这个时代的公义——致被流氓毒打的李和平律师
·真相是不能被消灭的——致世界报业协会“金笔奖”得主李长青
·从美国民权运动透视基督信仰与社会公义之关系
·如何捍卫我们的宗教信仰自由?——兼评中国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
·坎特伯雷大主教在中国的“波坦金之旅”
·从矿难看中国人对生命的态度
·个体的救赎与民族的救赎——与王军涛的信仰通信
·“宗教局长”如何变成“谎话大王”?
第三卷 从黑暗中归向光明
·桃源乐土的追寻——论基督宗教伦理与当代中国精神文明的重建
·从黑暗中归向光明——论新一代中国基督徒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
·我们是一座桥梁——论中国基督徒知识分子的文化使命
·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如羊进入狼群——论基督徒如何在不公义的世界里坚守信仰
*
*
21、《白头鹰与大红龙:美中关系及其对世界的影响》(2008年香港晨钟书局出版)
·美国民主的真相与根基——与庄礼伟商榷,兼论美国的基督教精神
·纪念那些战死在中国的美国士兵
·希拉里回忆录的中文版是如何被肢解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柱铭与胡锦涛,谁在“卖国”?

   
   李柱铭与胡锦涛,谁在“卖国”?
   
   
   曾特首的“文革论”遭到香港各界非议之后,被迫作出公开道歉。其实,曾特首的看法并非全然错误,香港社会并没有远离文革,大陆的文革文化确实在日益侵蚀着香港。沉浸在文革思维、文革文化之中的,不是追求民主的香港民众,倒是那些惟北京马首是瞻的政客。近期一群亲北京的香港政客围剿李柱铭的方式,便如同一场小规模的香港文革。

   李柱铭在美国的演讲,我曾经前去聆听。我并不认为这位绅士有任何“卖国”的嫌疑。相反,我认为他的表达“欲说还休”,过于审慎。他从来没有说过要抵制奥运会,他认为奥运会是推动中国人权进步的好机会,也是香港争取民主的好机会。人权是普世价值,奥运会是国际性的体育赛事,同时香港也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因此在全球范围内就人权、奥运会和香港的民主发表意见,是中国公民、香港市民的权利与责任,更何况李柱铭还是一名民选的议员。
   退一万步说,李柱铭即便有“卖国”的野心,他也没有能力卖国。他连大陆都不能进去,甚至也不是香港政府的官员,如何卖国呢?那些对他的恶毒的人身攻击,只能显示出攻击者本人浸淫于共产党的斗争哲学,既缺乏常识,也毫无礼貌,不懂得如何用文明的方式表达不同意见,如工联合立法会议员王国兴骂李为“吴三桂”,港区全国人大代表王敏刚骂李为“汪精卫”,自由党主席田北俊骂李“搞破坏”,工联会会长郑耀棠骂李为“汉奸”,个个都像红卫兵一样张牙舞爪。他们的辱骂损害不了李柱铭的声誉,而只能伤害香港的言论自由。
   那些真正的卖国行为才是应当责骂的。抗日战争期间,共产党在敌后搞破坏,夺取政权之后,毛泽东亲口对来访的日本政客说,你们不必道歉,我们要感谢皇军,没有皇军,我们夺取不了政权。毛当年奉行“一边倒”政策,向苏联“老大哥”割让大片土地,像五代十国时候的石敬塘那样以做“儿皇帝”为荣。江泽民与俄国签订边境协定,再度出让面积为香港百倍以上的国土。毛泽东和江泽民才是真正的卖国贼,香港的这群似乎忠心耿耿的“爱国者”们为何一句话都不说呢?
   作为“今上”的胡锦涛,更是主动乞求美国来干涉中国的内政。在澳洲的APEC会议期间,胡锦涛与布什面见记者。布什始终未对台湾问题表态,胡锦涛干脆主动转述“布什的话”,说布什总统再度重申“美国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的立场”。既然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关美国人什么事情呢?胡锦涛何必去讨要美国人的谕旨呢?以“卖国”而论,胡锦涛的档次不知比李柱铭高到哪里去了,王国兴、王敏刚、田北俊、郑耀棠等爱国者为何不敢批判胡锦涛这个最大的卖国贼呢?
   日前,中国的民间保钓人士再次试图登岛,却被日本军方驱逐。他们不仅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任何帮助,当他们回到福建的时候,却立即被国安部门拘押和虐待,并责骂他们“给国家添乱”。香港的爱国者们,与其振振有词地去辱骂李柱铭,不如为这些英雄们好好呼吁,甚至到大陆去陪同他们一起坐牢,那才能够说明你们有一颗真正的“中国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